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废话什么,看就是了,上文啊!

【伞修】关键词:医珄

医珄

  

  方锐费了千辛万苦才从那见鬼的任务活着回来,这下说什么都不肯帮忙,只窝在他和林敬言的房间里将伤口包扎好,小睡片刻,稍微恢复了精气神,才拉着林敬言去寻他两位倒楣的队长。

  可出乎方锐意料的是,这个时间点,苏沐秋跟叶修居然不在房里,他们又绕了几个两人常去的研究间,关榕飞一个人埋头研究他们带回来的道具和几张技能卡,苏叶两人是连个影都没有。

  “或许在会议室?”林敬言猜测,“每次回来后,他们都是整理好获得的信息才休息。”

  “这么快就开反省会,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方锐嘀咕,倒也迈着步子去了。

  会议间一向不锁门,他们基地又随兴惯了,方锐喊了句“老苏老叶在吗...

【伞修】关键词:白木

白木

  

  在秋季结束,严冬来临前短暂回暖的阳月十八,柳山山脚下的吴家村,街头巷尾挂满红绸,锣鼓敲的震天响,端的是一派欢喜景象,在茶楼中歇脚的人无不好奇,纷纷打听何事发生?


  吴府有喜事了。


  “吴府?”

  小二上了菜,答道:“就是咱们吴家村的地主吴老爷呀!”

  客人探问:“唔,吴老爷要纳新房?佩服佩服。”

  “当然不是!吴老爷平素对吴夫人最是情深,怎么可能是吴老爷?”小二用力摇头,“是吴府的少爷要娶妻啦!”

  “吴府的少爷有一二三四五,你说的是哪一个少爷要娶亲?”

  小二:“客官,这您就有所不知啦,不过吴府的热闹话,我可...

【伞修】关键词:新海言

新海言

拉丁黄苏x剑走叶

←01 (预告)【伞修】关键词:怜中戏喻

 

  

  叶修觉得自己的后脑勺有些多灾多难。

  被打闹的学生推了一下,脑袋摔伤,住院;伤未愈又不走运撞到苏沐秋,头晕,被糊药油……而现在……

  他碰了下后脑勺,看了眼指尖上沾着的血液,放下手时便听到熟悉的声音对他的举动不予以苟同:“别碰,我给你上个药,很快就好。”

  “谢谢。”叶修诚心说道,“沐……苏沐秋。”

  苏沐秋手上的动作一顿,继续小心地替他上药,轻声嘟囔:“被你叫全名感觉好诡异。”

  “那我怎么称呼你?”

  “你一般怎么喊?就那么喊吧。”

  叶修想了想:“苏同学?”

  ...

【伞修】关键词:小R_妷

小R_妷】 

  

  

  叶修新奇地看着他的鱼尾巴。

  哎哟,一穿越来就换了种族,这是何等有意思的体验。

  他坐在椅子上,对着亮银色的大尾巴到处摸摸碰碰,尝试鱼尾能做什么样的动作时,蹲在他面前的亲弟弟黑着眼圈瞪他,递给他一个小人偶:“你拿着。”

  “这是什么?”叶修问。

  小人偶大约手掌长短,做成长相模糊性别不明的Q版人形,材质类似矽胶,手感却好得多,不过摸起来湿漉漉的,叶修把东西接到手里,就沾了一手水,不知是什么玩意儿。

  在叶秋的指示下,叶修让尾巴微微弯起,用在他感官中大概是膝盖弯的位置将那小人偶轻轻夹住,摆了个很古怪的pose。

  由于小人偶...

【伞修】关键词:神马鬼

神马鬼

  

  苏沐秋离开萧城之后,按照原先订下的行程一路向南。

  他路上多是靠步行,能走的地方从不费事托人一程,不忘到处收收厉鬼超渡冤魂,他那面从不离身的小招魂幡对引魂、渡魂都相当好用,偶尔应付特别嘴硬的客人,就掏出一铜币一把的劣质黄符漫天飞洒,兼之摇一摇路边掏来的大铜铃,场面声势浩大,算作给自己打招牌,只差没把热情的陈老板娘赠与的那杆‘祛邪捉鬼’旗背上。

  然而每当有同路人问起他为何只身向南方去,苏沐秋都道“北边太冷了”,对他真正的目的讳莫如深。

  “有一日过一日啊……真闲。剩下七个生肖星到底在哪呢……”苏沐秋晃着腿,悠闲地卧在树下,顺带把招魂幡拿出来晒晒太阳,祛除鬼...

【伞修】关键词:黄鱼鱼

黄鱼鱼

*因为中后收不住没写完,干脆删成了千字段子

  


  叶修拖着满身疲惫下班,和警局里满脸调侃看戏的同事们挥手告别,一打开宿舍门,连衣服都没力气换,人一倒直接窝进沙发里,舒服地喟叹一声。

  就在他翘着脚看电视,即将陷入美梦前,一只小不点摇摇晃晃地走出房间,抬起小短腿费了好大功夫爬上他胸口骑着,与睁开眼的叶修四目相对。

  “修修!”那张与他本人极为酷似的小脸贴着他,颜色偏浅的大眼睛眨巴着,“我想吃黄鱼鱼。”

  “不会煎,用鲜虾鱼板凑合一下?”叶修认真打商量。

  “是泡面吗?”

  “是啊。你喜欢泡面吗?”

  小家伙咬着手指神游片刻,最后点头:...

【伞修】关键词:木木西西

木木西西】 

    

  

  “女主角定下来了?”苏沐秋诧异,“是谁?我怎么没听说征选会的消息?”

  “你当然没听过征选会的事,因为根本没有征选。”提起这事,陈大经纪立马咬牙切齿,满脸怒相,气的妆容都要崩了,“女主角的演员叫冉栖栖,是马沉毅花钱买后门塞进来的!”

  苏沐秋直觉反应这是作梦:“在叶修的剧组买后门?不可能。”

  陈果本来也觉得不可能:“他买不了叶修,但他趁叶修住院,买通了制作人跟编剧!”

  “嗯?”

  苏沐秋略一思索,就明白为何陈果这么愤怒了。


  近年来,华夏区锋头最盛的导演,肯定是凭藉电影《辉煌》抱了一座小金人回国,紧...

关键词:怜中戏喻


=== 午间休息(没这回事) ===

本时段已经发过啦,
请走:

(预告)【伞修】关键词:怜中戏喻


  叶修松开他,苏沐秋便绕过他身侧退开两步,两人喘息着交换目光。

  “居然敢虎口夺食,好大的胆子。不过滋味很好,感谢你的盛情款待。”叶修舔了舔唇,也不知是在说什么东西滋味很好,指尖抹开嘴角一点淌出来的唾液,笑咪咪地说着,“不过,你是哪位?”

  苏沐秋匀了气息,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叶修:“……我才想问你是谁?叶修呢?”



好想看后续啊(等等
话又说回来了,一年前是想写末世哨苏x剑走叶老师的,如今…

    


24h目录 ...

【伞修】关键字:骨相空谈

骨相空谈

  

  苏沐秋带着满腹纠结,又一次从某间佛寺灵庙宫观这类的地方无功而返。他回头看了眼立在门边的道士,对方倒是有模有样地对他施以一礼,身上那套铭黄色的道袍平添几分大师气度。然而苏沐秋走了这么多地方试图解决他的小困扰,心里已经有了几分见地,知道这位被称作什么清净居士还是干净居士的人,能给他的帮助还不如一台扫地机多。

  他按了按眼下的乌青,长叹口气,罕见地爆了粗:“妈蛋,又是个骗子,白费我那几张毛爷爷。”

  就在这话出口时,他身后似有高亢女声,飘飘荡荡地尖声嘻笑,无端窜出几丝寒意。

  苏沐秋抬头望向碧蓝如洗的天空与明艳艳的大太阳,心道再这样下去,这鬼日子他是不用过了。...

【伞修】关键词:寒色

寒色


  “零食,咖啡,纪念品……”

  摇摇晃晃的列车内,车间乘务员推着小车走过,以标准的英语重复着商品内容。

  老旧车厢内人不多,他不需加大音量,声音便清晰传入乘客耳中。一位着装入时的年轻女孩正敲打手机,她忿忿地扔开没信号的电话,嘀咕了句“这乡下破地方”,完全不期望时好时坏的网络能畅通,听见乘务员的声音,她夹着张钞票回头招手,语气不耐地喊道:“那谁,给我一条巧克力……”

  女孩的声音在看到乘务员的长相时逐渐减小,直到瞪大了眼哑然无声。

  推着车的男乘务员笑了一下,从呆愣的女孩手中抽出钞票,并将巧克力和找零放进她手里:“谢谢惠顾。”

  天啊。女孩心想。...

【伞修】关键词:Day-Break

Day-Break

*假装是拉丁黄前题

  

  

  关于谁有话语权的重要课题,叶修决定先在卢瀚文小朋友心里建立阶级观念,他按着卢瀚文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卢啊,你在蓝雨军里,最听谁的话?”

  卢瀚文大喊:“黄少!”

  叶修:“……”黄少天这家伙,到处带坏新人,叶修换了个方向,“那从军衔来看,黄少天要听谁的?”

  “当然是我们队长啦。”卢瀚文答。由于新兵时期,喻文州曾带过他们小队一阵子,卢瀚文便一直这么喊喻文州,完全忽视他身上两杠三星,怎么也改不过来。

  叶修循循善诱:“那么,假如遇到你喻文州前辈的前辈,你该不该听对方的话?”

  卢瀚文揪紧眉深思,最后点头:...

【伞修】关键词:无面之冕

无面之冕】 

  

  轰隆震耳的巨大地鸣声如同叶修预言的响起时,韩文清当机立断大吼了一声“过桥”,随即自己一马当先踏上了石桥!

  苏沐秋抹开额际的血污,大声喊道:“不要推挤,放慢脚步小心走!”

  黄少天惨叫:“靠靠靠,这要怎么放慢?!”

  剧烈地震中,整座地下宫殿的外墙应声而塌,块块崩解,头顶上不时有或大或小的石块与夜明珠砸下,宛如世界末日,只有手电的灯光摇晃着照亮前路,一步踏歪,就是被石块砸入下方的万丈深渊!

  幸好看上去脆弱无比的石桥相当争气,愣是在天摇地动中扛住了一夥人的重量,让他们整只探索团队有惊无险地通过。

  十几个大男人,一踏过让人脚下发软心底...

【伞修】关键词:白衣戴雨

白衣戴雨

  

  再一睁眼,苏沐秋愕然地坐在这古色古香的大街上,穿着一身现代服饰──衬衫牛仔裤,还卷起了袖子跟裤管,因为他本来在家整理自己的某宝店库存,热出满身汗──加上那些儒裙短衫发型酷似古装剧的路人经过时频频投来的异样眼光,苏沐秋意识到,自己活脱脱是个大杯具。

  两个加粗高亮的大字,冷不防地蹦进苏沐秋脑中。


  穿越。

  ……他穿越了?!就因为抽空填了一份抽奖问卷??

  别人穿越带金手指外挂随身空间,可他带了什么?!


  苏沐秋兀自沉浸在不科学的氛围中,久久无法回神,突然间听见一连串的马蹄声,他朝城门口望去,见到微微细雨中,一道人影...

【伞修】关键词:修罗忧乐

修罗忧乐

*三月初在别的号发过一次,火速删掉了,可能有人看过,改了改发上来充数


  沉重的鼓点逐渐与心跳同步。

   

  一片黑暗中,不算宽敞的舞台外,全是吵杂而迷惑的交谈声。

   

  微微汗湿的掌心握紧了麦克风支架,修长的手指间夹着黑色拨片,轻轻搭在电吉他静止的细钢弦上。

  习惯性轻压着弦的指腹传来些许疼感,舞台边上的音箱微亮的电源灯,心脏的鼓动,自己的呼吸,这都是他习以为常的东西。

  调低亮度的平板充当临时流程提示,他最后扫了一眼曲目顺序,清楚知道15秒后,该如何刷出第一个音,唱出第一个字。

   ...

【伞修】关键词:喵喵

喵喵

   

  苏沐秋缩着腿,挥手赶跑那只一直飘过来试图捉弄人的小梦妖,然而这一动,森冷寒气立刻从外衣缝隙间钻入,冰寒刺骨,他打了个哆嗦,看向身旁同样靠在洞窟角落的叶修,他缩成个球,两人仅有的一条毛毯正裹在他身上,可叶修还是冻的没精打采,哪怕伊布跟一红一白两只六尾,三只毛茸茸全都紧贴着他,仍没任何起色。

  苏沐秋挪动过去,抱开伊布,稍稍掀起毛毯一角,飞快地将自己也塞进毛毯里。叶修被乍然侵入的寒气冻的打颤,斜了眼苏沐秋,半晌主动靠近了些,两名少年缩在毯子里取暖,望着结满寒霜的洞窟顶端,眼中有几分挥之不去的茫然。

  六尾裹紧尾巴瑟瑟发抖,与主人一样冻的难受,苏沐秋的六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