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第101次死亡

抱持着掉个两百粉的心态发上来了!!因为实在很想知道反应(?

不是我伞style,不是我叶style,虽然如此还是莫名其妙写了,而且是招黑的题材,看标题就知道。

很狗血,很OOC,像神经病,没有修文,这绝对是短篇,作者可能是连续修仙一个月脑子终于坏了。

 

 

0.

 

  少年仓惶地跑过街道时,眼底已有大半被负面情绪包围,仅存的那一点希望如同微弱的火光,驱使他不断向前奔跑。

  快一点。

  再快一点…!

  被撞开的行人破口大骂,他浑然不觉,死命盯着那个转角,巨大的齿轮时钟在少年身后漂浮着,却完全没人察觉。秒针喀嚓、喀嚓地前进,街旁早点摊子的小收音机正播报着晨间新闻,然而少年身后的大钟已经来到午夜11:57。

  少年跑的那么快,大口粗喘着气,肺叶发疼,看起来随时会倒下,拐过弯见到马路旁熟悉的身影时,却是双眼一亮,不自觉扬起明亮的笑容。

  他正想喊对方的名字,余光却见一辆行驶平稳的卡车突地打滑,歪歪斜斜地加速而来,这瞬间的感觉太过熟悉,少年瞪大了眼,伸手朝前抓去──

  

  “…叶修──!”

 

  对方回头,线条仍稍显稚嫩的侧脸望了过来:“苏……?”

  他来不及说完。

  

  当司机惊恐大喊,卡车急煞,粗厚轮胎擦着柏油路面,重重碾过某种物体的刺耳碎裂声响起,这瞬间,彷佛连世界都震荡起来。

  

  

    ——   第101次死亡   ——

  

  

1.

  不是彷佛。

  苏沐秋在一片黑沉的星海空间苏醒时,他麻木地想。

  那一刹那,世界的确震荡起来,因为他剧烈波动的意识突破了世界规则的上限,并且一路往无穷飙升,卡车、飞溅的血花、刺目阳光与那人回眸的那幕,在他眼中永远静止定格,然而他这回还是不晓得对方最后一眼中是什么情绪,因为系统强制弹出的警告窗口模糊了叶修的表情,只剩下一片半透明的薄红,以及一行冰冷的标准字体。

  

  ‘因宿主数值为正常标准之1377%,并持续升高,状态异常,为了保护宿主安全,系统即将强行停止任务世界。’

  对,就是这行字。

  苏沐秋无所谓地想,而耳边冷淡的电子男声还在继续:‘强制弹出成功,遗失该世界进度获得所有物品与成就,完成之支线任务奖励点数如下…’

  叮叮当当的轻快音效接连响起,苏沐秋摊在那,连看一眼都不想,只恹恹地恍神。

  终于报完奖励后,刻板的系统音一顿,稍微有了点难以察觉的情绪。

  ‘即使用了命运倒计时,还是失败了呢。’

  ‘这是你第97次失败,宿主。’

  见躺在地上的青年不为所动,系统迳自补充道:

  

  ‘这也是叶修的第97次死亡。’

  

  

  

1.5

  “你闭嘴。”

  

  ‘……’

  ‘是。’

  

  

  

2.

  系统如他所愿消音了,苏沐秋的情绪却没因此平静下来。

  

  这个任务世界,他已经重来97次了。

  这同时是苏沐秋唯一一个反反覆覆无数次也不肯放弃的世界。

  

  每一次任务世界,玩家都会有不同的人生,不同的身分、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家庭不同的朋友不同的恋人。

  每个世界的任务不同,他甚至去过以动物为主的世界,当了十几年的豹子,差点忘了熟食是什么滋味。若不幸到了以烂大街言情为主轴,破漏百出的世界,更不幸的成了经典男二号,他也只能摆着温柔款款的笑容和玛莉苏女主搞搞暧昧,再跟脑子有毛病的男主抢人,其他进一步接触,就扔给自动托管,或用一下快进技能卡。

  对他来说这张技能卡实在太实用了,每次结束任务,他都悄悄溜到交易大街收购。

  所以,尽管活了很多次的一辈子,他实际真正投入的时间并不多,大多在快进,以及折腾支线任务累积点数,或是干脆学一些有用的知识。

  只有一个任务,一个C级世界,他一次也没有用过托管或快进。

  甚至连想都没想过。

  那不过是个很普通的任务,若要说哪里特别,大概是主线任务难得有两条可以选择。他若选择当男主角,需要滞留的时间就是十几年,若选择重要配角,就只要度过三年即可。

  “等等啊系统!我刚才没看到任何选项?”

  首次进入这个任务世界时,苏沐秋打开状态,看着身分栏上的[???(男主角/重要配角) ]一头雾水。

  ‘你到时做出选择就可以了。’系统轻飘飘地回答。

  成了15岁少年的苏沐秋不解,但系统不能对宿主说谎,于是他就把事情抛到脑后,开始这次几乎算做度假的C级世界。

  

  然后,他认识了叶修。

  

  这一认识,就持续了超过两百年,朝夕相处,日夜不离。

  

  

  

3.

  不是每一次,他都能顺利将选择的时刻押后,直到最终的三年上限。

  大概是第3次被强行弹出任务世界,他淌着满身冷汗,惊魂未定地在星海空间惊醒时,苏沐秋终于搞清楚这个任务世界的主线选择。

  在这个世界中,叶修、苏沐秋都是主角身分,世界主轴是主角18岁开始。

  然而,他们之中注定有一个人无法继续,必须终结在18岁,而另一个人将会进入世界主线,让一切完整。

  任务世界的主角不一定是最强或最出名,甚至可能毕生平凡无奇,但世界进程必然围绕着主角进行,同时,一个世界只会有一个主角,这是亘古不变的铁则

 

  ──苏沐秋偏就不信这个铁则。

 

  “…我要回去。”苏沐秋哑着声说道。

  ‘已失败的任务世界无法再度开启…’

  “你要是在我第二次被弹出来的时候说,我大概就信了。起初我以为是之前拿过什么道具奖励,可以让失败的任务从头再来,但这种道具肯定非常稀有,我要是有两个以上,怎么可能没印象?”

  ‘………’

  “宿主情况异常,系统强制执行保护机制,提示是停止世界,不是终止世界吧?”苏沐秋额上冷汗涔涔,脸色苍白,眼眸却亮的惊人,“我连角色身分都还没做出选择,任务根本没有开始,又何来的失败结束?”

  ‘重启停止的任务世界,需要支付一笔生存点数。’系统问道,‘你确定吗?’

  苏沐秋:“所以你前两次问都没问就扣了我的点数?”

  ‘只是侦测了宿主陷入异常状态的起因,纠错程序自动运行而已。’光团模样的系统飘到苏沐秋眼前,‘纠错两次失败,程序将判断权限交还给智能系统。’

  

  ‘玩家编号01021,苏沐秋,你确定吗?’

  “不能更确定了。”

  

  苏沐秋动了动指尖,手心里彷佛还残留着叶修的温度。

  他扬起笑,抹开额上的汗水。

  

  “只有一个人能走下去的未来,我要纠错纠到正确为止。”

  

  

  

4.

  重启世界,需要的生存点数的确异常巨大。

  苏沐秋什么游戏都擅长,模拟人生当然不例外,经历无数任务世界后,他早就掌握了一些诀窍,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轻松的方式,拿到最高的任务评价,累积最多的生存点数。

  即使如此,他的生存点数也在一次次的重启中飞快消耗着。

  这只是个C级世界,即使超标完成主线任务,也拿不到多少点数,何况他在这个世界唯一不能做的就是开启主线,苏沐秋只得想方设法做一些支线,尽可能降低点数归零的可能。

  比如为日后的主线奠定基础,暗搓搓地发邮件给荣耀公司的程序员,帮助完成尚未成形的荣耀网游;再比如自主提高任务难度,藉此提高奖励系数,虽然他的前置难度本来就不低,背景孤儿、资源极差、抚养幼妹等等,都能让支线任务奖励的点数翻倍。

  偶尔刚重新开始任务,还没碰到叶修之前,夜深人静时苏沐秋都想抱着以他亲妹为模板的苏沐橙默默落泪:“这家伙怎么这么难搞啊!”

  幼小的苏沐橙歪头不解:“难搞?可是哥哥,你之前不是一下子就把冰箱修好了吗?”

  苏沐秋只能抹干泪水,拿起和邻居借来的工具箱,再次修起回收场捡来的冰箱。

  

  

  

5.

  攒积在心底,对于那个人的回忆,远比想像中的还要多。

  第一次进入这个世界时,苏沐秋不知道自己会跟某人有这么多牵扯。

  窝在指定网吧里和其他人打比赛的苏沐秋听见提示音,然而他打的正起劲,甚至懒得抬头看看这个世界的NPC主角/男配长啥样,只埋首于键盘鼠标屏幕之间。

  ‘宿主,人来了。’系统再次出声提示。

  “等会,这盘赢了是庄家通吃,有一大笔钱能拿。”苏沐秋嘀咕,头也不抬,这笔钱他早就规划了用途。

  直到他在一群龙套NPC的起哄声中,使出浑身解数,打出前所未有的精采操作,仍是败给了攻势突然变得犀利精准的对手,苏沐秋才愕然地从屏幕后抬起头,正对上一双笑弯的黑色眼睛。

  但那双眼睛的主人并未看他,而是看向苏沐秋身后玩笑着起哄的那些网吧熟客。

  “这就是这里最厉害的人吗?受教啦,确实厉害,差点打掉我半血。”对方笑说。

  苏沐秋气闷,一口血险些涌上喉头。

  那群熟客看热闹不嫌事大,在后头闹哄哄地喊:“苏沐秋你今天不行啊!不把人揍回来吗?”

   “苏沐秋,你妹妹来送饭了,还是吃饱了长点力气再来吧!”看前台的小夥子起哄地跟着喊,苏沐秋顺势推开键盘喊了句不打了,自然地将电脑旁那一小叠钞票整理了收进裤袋里,心道打什么打,等你们反应过来我败给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那今天刷的这十几局连胜酬劳都打水漂了。

   “吃饱了再来吗?”没想到对方乐呵呵地问,跟着那群围观的家伙放嘲讽。

  苏沐秋哽了一下,扭头就看到少年侧着身,嘴角微弯地冲他挑眉,加上屏幕上大大的YOUWIN字样,苏沐秋捏起拳没想好从哪揍起,系统提示再度不合时宜地跳出:‘遇见重要角色,世界主线男主角、配角,叶修。’

  好啊,这张欠揍的脸叫叶修。

  苏沐秋在心底狠狠记了一笔,瞪了对方一眼扬起狰狞的笑:“来来来,你也一起吃。”

  少年笑眯眯地起身,又堵了他几句,其余倒是一句不问地和他一块坐到休息区桌边,接过他这个陌生人堆在饭盒盖子上的自家饭菜,又回拨了一大部分给他,接着怡然自得地吃了起来。

  苏沐秋一边吃饭一边观察这个世界第一位重要角色,心想亏这是和平背景,否则放A级世界,这家伙做主角肯定开场就玩完了,一点防备心都没有。

  ‘嗯,是啊。’系统低声附和,苏沐秋没留意。

  那个叫叶修的家伙还跟他妹妹聊天,问她会不会玩游戏,真是相当的自来熟。

  

  假如叶修只是个这样的人,苏沐秋或许不会那么上心。

  在他的记忆中,有一幕,是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看到,他也只见过第一个世界的叶修有这种举动。

  当时已是深夜,苏沐橙早就睡了,连系统都为了保存能量转为休眠,万籁俱寂,苏沐秋却忽然醒来。

  他睡意朦胧,眼皮只要阖上就能迅速回到熟睡状态,然而却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连自己都搞不懂原因。想到隔天还有事要做,他翻了个身,拉高被子想继续睡,却发现另外半边床是空的。

  苏沐秋无语片刻,苦逼的拖着脚步起床,推开房门,不用找,一眼就看到电脑桌旁的叶修。

  客厅没有开灯,窗外的街灯前些日子故障了,上头还没派人更换,一片漆黑中,只有手机屏幕亮着微光,照出叶修平静的侧脸。

  少年垂着眼,指尖轻抚着画有绿色话筒的按键,屏幕上是一行电话号码。

  苏沐秋知道叶修是离家出走的,这家伙早在搬进他家时就风轻云淡地交代了来历,平日从来没提过一句想家,打游戏倒是打的很勤快,彷佛过的乐不思蜀,这会儿倒是原形毕露了?

  奇异的是,叶修眼里没有犹豫。

  像是他早就清楚自己不会拨出这通电话,半夜不睡,全部想做的就只是握着这串号码。

  手机屏幕暗了又亮,亮了又暗,叶修凝视着那串号码多久,苏沐秋就看了他多久,不记得那是第几次按亮了屏幕,叶修终于抬头,丝毫不讶异地看着一旁悄声无息的苏沐秋。

  叶修笑着:“口渴啊?”

  苏沐秋愣了愣,下意识答了声嗯。

  于是叶修指尖一点,轻巧地删去了那行号码,将手机放回电脑屏幕旁,进厨房倒了两杯水,转身递了一杯给苏沐秋,一边喝,还一边满脸诚恳地提醒“别喝多了小心尿床”。

  苏沐秋伸手就去掐叶修的脸皮,后者不甘示弱地一肘撞上他的腰,两名少年张牙舞爪地闹了一阵,直到差点吵醒苏沐橙,这才回到房里,推推挤挤地窝回床上睡了。

 

  睡着之前,苏沐秋听着近在咫尺的平稳呼吸声,脑海中首次窜出这个想法:

  叶修真的只是个NPC吗?

  

  

  

6.

  “…他太不一样了。”苏沐秋低喃,“喂,你在听吗?”

  ‘有有有。他哪里不一样?’系统无奈应声,一行小号字体飘出:你都说几百次了。

  望着空间内繁星一般的默认背景,苏沐秋忽然翻身拽住身旁的光团,掐在手里捏紧:“哪有NPC像他这么欠揍?!你老实说,叶修是不是玩家?”

  ‘不是。’系统即答。

  “真的不是?”

  系统不语,但光团上方再度飘出文字泡,淡淡的〔呵呵]才刚浮现,便被一串串数字及加减乘除刷过,系统慢悠悠地做着数学题。

  “强行骇进你的系统,修改代码让内部程序可见真是对了…否则都不知道你在心里吐槽我。”苏沐秋缓缓收紧手,系统捏在手里没有任何实感,然而条理有序的算式接连错漏几行,最后干脆成了一团乱码。

  系统挣了开来,在半空飘了一会,文字泡才消失。

  ‘宿主,系统是没有心的。’

  “好吧,那就内核中枢。”苏沐秋从善如流。

  ‘……’

  “回答我的问题。”苏沐秋眯起眼,“否则根据系统守则第…”

  ‘行了我知道了。’系统无语,过了一会答道:‘死掉的那家伙,真的不是玩家。’

  苏沐秋心底一刺,片刻后问道:“你确定侦测没有错误?我给你维修一下?”

  系统飘远了,沉默几秒才回答:‘除非他兑换了认知妨碍,并持续运行。’

  平板冷漠的电子音里彷佛带着点不甘愿,苏沐秋只当系统不耐烦回答,心想他才问了不过十几次,相较之下同一个任务重来几十次的自己真是相当有耐性。

  “认知妨碍的定义,你再说一次。”

  ‘认知妨碍的效果是可以阻碍身份辨识,让玩家伪装成其他身分。比如玩家A在任务世界里是反派,利用这个技能,可以让其他玩家及系统误判为男主角。’

  “你上次提到,认知妨碍因为效果特殊,有最高权限,即使玩家以完全相同的模样,说曾经说过的话,做曾经做过的事,其他人也不会联想到他就是A。”得到系统冷冰冰的一声‘是’之后,苏沐秋思索着,“那叶修为什么要大费周章装成NPC?”

  系统懒洋洋地回答:

  ‘宿主,你提问的前提是,叶修真的是玩家。’

  

  

7.

  第30次重启,再度停止时,苏沐秋的精神状态非常差。

  他做什么都救不了叶修。

  

  一次又一次的重来造成苏沐秋相当大的损耗。

  叶修每回都能遭遇些不大不小的事,有回苏沐秋动用了追踪技能卡下标记定位他,都能莫名其妙地把人看丢,只在几天后接到警方的电话。好几次为了改变叶修的结局,苏沐秋只能主动做些足以让系统判断宿主状态异常的事,利用保护机制停止世界,争取重启的机会。幸好钻系统bug他很擅长。

  副本世界每次重启都会给他完好的15岁身体,但星海空间不会骗人,恢复原本青年模样的苏沐秋面色惨白,冰凉的指尖微微发著颤,意识混乱,思绪停留在叶修*的瞬间。

  

  ‘他只是副本世界的NPC人物。’

  好一会,苏沐秋才清醒过来,长出了口气。他有些神经质地抬手抹过颊边,并没有摸到某人体内溅出的温热血液。

  “…叶修还活着。”

  ‘放弃他吧。’系统静静地漂浮着。

  ‘在点数还够更换任务的时候。我可以替你挑个容易点的。’

  

  “他才不是什么副本人物。”苏沐秋呢喃。

  他是我漫长的生命中,拥有过最好、最珍贵的。

  

  ‘你真的不放弃?’

  

  “放弃什么?”苏沐秋反问,“放弃这个词,只用在能够松手的事。”

  

  ‘……’系统回答,‘我明白了。’

  

  

  

8.

  ‘宿主,你真的不放弃吗?’

  “这个问题你还要问多少次?”苏沐秋站起身,活动了一会,感觉状态不错,“把所有资源跟帮助调整到最低,我需要大量的生存点数。”

  ‘破釜沉舟啊?’

  苏沐秋扬起笑:“有几个想法可以尝试,这回肯定能成。”

  

  ‘我明白了。’系统说道,‘那就去试吧。’

  

  “这次不阻止我了?”

  ‘都到97次了,要是阻止你有用,还会一直在同一个世界吗。’

  “不甘心啊。认识这么久,没能看到他18岁之后的模样。”苏沐秋感叹,“这些时间累积起来,都够我跟叶修认识三生三世…”

  系统接道:‘十里桃花?’

  “你居然知道那部戏?”

  ‘…你妹妹常常在看,我都跟你一块重来97次了,还能不知道吗?’系统无奈。

  “这倒也是。待会又要去网吧等人了。”苏沐秋躺下,点击了漂浮在视野中的确认重启,缓缓闭上眼,等待倒数结束后投入那个熟悉的地方,他随口搭话:“不晓得重启一百次之后,会不会触发特殊奖励。”

  ‘可能会。’

  “可能会?有人试过?”

  ‘有,资料库纪录中,曾有人重启一百次。’

  “结果呢?”

  系统静了一会:‘……触发了奇迹。’

  “什么样的奇迹啊。”

  苏沐秋轻声问道。随着倒数进行,他的意识越来越昏沉,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只是惯性回问了一句。

  明知苏沐秋根本不可能记得,系统仍是认真答覆:‘他启动足以改变整条世界线的SS级隐藏任务。假如失败,会失去至今累积的一切。’

  “成功的话呢?”

  ‘可以获得一次机会。’

  苏沐秋呢喃着说了句听起来真令人期待,这句话几乎含在唇边,系统飘到他身旁才听清。

  ‘是啊。’

  …那待会见。

  ‘待会见。’

 

  光团漂浮着,守在处于进入世界过渡期的苏沐秋身旁。

  青年的身影逐渐透明。

  系统没有说话,但上方却不受控制地飘出一行小字,写着〔待会见,Mu Q…〕,还没来的及完全成形,便被一大串数字给刷掉。

  倘若苏沐秋的星海空间有第三人在,肯定会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到说不出话来。

  假如之前为了盖掉内核中枢的吐槽,系统会刷个数字泡出来顶掉,这回却是上万、上亿的数字自小小的光团喷涌而出,淹没了它的宿主,以及整个无边无际的星海空间。

  那是一道完全无解的题目,数字运行的极其疯狂,系统用上了所有内存来运算,才把发个微弱光芒的沐秋两字彻底洗掉。

  在字体消失的同时,那串运算也停了,光点黯淡不少,彷佛力竭一般,摇摇晃晃地落到苏沐秋的颈窝间。

  ‘算了,反正你也看不到,我紧张什么呢。’

  系统笑了一声,‘重启一百次,会超过主神系统的极限值,得到偷天换日的可能性,让不合理的人成为存在…机会仅此一回。’

  ‘…沐秋。’

  我相信你。

  系统忽视自己正上方刷出的这行字,在苏沐秋即将完全消失之前,飘到他心口处,光芒慢慢融了进去,与苏沐秋一同进入第98次的副本。

  

  

9.

  资源调到最低,这回的副本的确很难。

  难到爆炸了。

  苏沐秋面无表情的想。

  之前他住的地方,好歹房间不错,窗明几净,电脑还行,书柜甚至摆满了书籍,虽然他一样光忙着养家糊口,翻都没翻过,不过叶修是看了一些的,还曾啧啧称奇说没想到苏大大会有神曲。当时苏沐秋正双开游戏抢BOSS,一句“那是什么CD”没过脑就溜出嘴,被叶修狠狠嘲了一顿。

  而现在…家徒四壁,破机两台,放在会摇晃的旧电脑桌上,两把瘸了腿的木椅,其他,没了。沐橙的房间大致还行,而他的房间…先不说那张不足一米宽的窄床,天花板漏水。

  多次重启,习惯使然,苏沐秋撸了袖子,向邻居借了工具迎头就上,一会对桌椅敲钉子,一会爬梯咣咣咣地补着经过天花板的水管线路,第N次嘀咕为何不能维持他本来的模样进来,身高一米八三,修管线多容易啊!还用在这踮脚尖吗?

  忙活大半天,等苏沐秋擦干汗水,欣赏完自己的劳动成果,一看电脑屏幕下方的时间,才想起这个时候他应该在网吧等人,苏沐秋一拍脑门,嘀咕系统又溜号,连忙将自己收拾一番冲出门。

  

  气喘呼呼地抵达网吧时,他待了97次的老位置上,居然坐了个人。

  网吧里的熟客全都围在那台电脑旁,一阵又一阵的惊呼赞叹传出,全都是在夸这操作技术太逆天,只应天上有:“我看吊打苏沐秋没问题啊!”

  苏沐秋走到了叶修曾97次坐在那的位置旁,此刻那是空位:“谁要吊打我?”

  “我。”

  屏幕后,有人抬起头,两名少年四目相对,同时看见对方眼中属于自己的倒影。

 

  “唷,我等你很久了。你是这里最厉害的人?”

  “是啊。”苏沐秋坦然点头。

  对方弯着眼:“哦,来打一场吗?”

  

  苏沐秋拉开椅子坐下,熟练地开机,启动:“比赛有奖励才有意思,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口气挺大的啊!这就觉得能赢我了?”对方思索一会,最终耸肩,“我没有东西能当赌注,不如我输了,就跟你回家?”

  

  “输了带你回家?这什么道理。”

  苏沐秋鄙视,最后忽然笑了起来,没人知道他在笑什么,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不过,我就勉强接受吧!”

  

  

  

10.

  有天晚上,叶修睡得糊涂,不知怎么滚到他怀里,苏沐秋顺手一揽,两人挤在一块熟睡时,苏沐秋梦见他不知何时问了系统某个无聊问题的回忆。

  那是系统第一次不再刻板回答他。

  

  “对了系统,世界重启101次之后,会发生什么事?”苏沐秋记得自己问得很无所谓。

  悠闲地给自己设置编号为0529的系统的回答更加无所谓:‘唔,从100次的死亡,变成101次的求婚吧?’

  

  

   

评论(64)

热度(470)

  1. 白离_为了沐秋在所不惜路过@lof 转载了此文字
    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