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方舟计划 03:食物短缺 (人鱼末世)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02

 

  叶修已经做出了攻击准备,没想到苏沐秋扯住他转身就跑,他急忙出声:“苏沐秋,等……”

  “还等什么啊!你以为凭两只爪子打的赢一大群巨型蟋蟀?!”

  苏沐秋咬紧牙,大步迈着向前奔跑,没想到手里一重,啪唧一声,苏沐秋回头,就看见叶修整条鱼正脸着地,以相当别扭的姿势摔在地上摊成了一面鱼饼,只有被拽着的那只手悬空。

  现在那种诡异的植物生长速度都赶到他们前头了,大半铁轨都爬满了柔软的藤蔓,叶修摔在上头没受伤,只是立刻拽着苏沐秋的手臂爬起来,侧着脸呸呸好几声,直说像是摔在一摊呕吐物里。

  “怎么回事?被什么绊倒了?”

  苏沐秋谨慎地看着一片绿白相间的轨道,上头长满了植物,确实看不清底下有什么。

  听耳边嗡嗡声在隧道里回荡,不知远近,没等叶修站稳苏沐秋就拉着他要继续跑,反被叶修制止:“别跑了别跑了!”

  “别跑?你还有什么技能就快使出来啊!”

  “没有别的技能了。”被苏沐秋瞪着,叶修气虚几分:“我…不能跑。”

  “什么鬼?不能跑?”苏沐秋一脸莫名,而叶修轻咳,自己向着隧道出口快走起来──真的就只是快走,苏沐秋愣了足足十秒,小跑几步就赶上叶修的速度。

  “如果把你两条腿绑在一块扔泳池里,你能游吗?”见苏沐秋思索后点头,叶修循循善诱,“加个限制,现在要你以这种状态在海里被鲨鱼追,你感受一下。”

  叶修这话说得很形象,苏沐秋马上明白他的意思,四舍五入就是一个手脚不协调。

  他这时一回忆起来,愕然意识到叶修老是慢悠悠地走在人群后边,确实没有跑过!

  “你之前不是跟包子打得很溜吗?!”

  叶修苦着脸:“当时不是暴雨么,水都淹那么高了,我差不多是用滑的啊!”

  嗡嗡声越来越近,已经有速度快的巨型蟋蟀冲了过来,掠过时几乎像道褐色影子,叶修手一抬抓碎了几只,动作轻松,但数量一多,他除非是八爪章鱼否则根本顾不过来。

  叶修如他所说尽可能快的跑了起来,可惜慢的令人发指,偶尔还左脚绊一下右脚,甚至不如用走的快,苏沐秋干脆扯过他的手臂挂在肩上,另一手紧抱叶修的腰,半扶半抗跑了起来。

  “喂!你胖太多了吧!”苏沐秋质问。

  叶修咳咳几声,倒是半点没客气地将全身重量都压苏沐秋肩上,大喊一句哎哟有敌袭,便扭过身专心收拾飞来的虫子。

  苏沐秋确实觉得叶修重了,不过扛起来没有太多吃力的感觉,就是习惯性说这么一句罢了。

  因为叶修攻击的动作太大,起先两人跑的有些东倒西歪,不一会忽然顺畅起来,苏沐秋拔腿向前跑,抽空转头一瞥,才发现叶修不知何时干脆恢复了鱼尾,任苏沐秋拉着他在覆满藤蔓的铁轨上滑行。

  苏沐秋抽搐地嘲了句懒死你,叶修呵呵:“这叫分工合作。”

 

  他一连宰了数十只蟋蟀,一路上落了不少翅膜节肢,这些虫子倒是半点不犹豫地吃了同伴的尸体。藤蔓长的异常迅速,白色花朵越开越多,显然比起人肉,蟋蟀还是更喜欢花蜜,慢慢的虫群越来越多落到地上吃花朵的,振翅声逐渐消失。

  眼前终于出现一点灰蒙的光线与雨声,趁着虫子停下进食的机会,苏沐秋拖着鱼朝出口玩命地跑,冲出隧道口前,却若有所思地停了一下。

  “沐…”

  苏沐秋竖起食指:“嘘,安静。”

  叶修不解,只配合地收声。

  苏沐秋的目光在四周缓慢游移,像是在寻找什么,叶修盯着隧道内的虫群,那些巨型虫子安安静静地爬在铁轨上,啄食着奇怪的白花,只有触须疯狂晃动,时不时发出唧唧、唧唧的叫声,一点也看不出刚才成群飞起的吓人模样。

  叶修维持被苏沐秋圈在手里的状态,重量压在他身上,由于拖着尾巴在地面滑行了很长一段距离,银白色的鳞片外黏糊糊的一片,视觉效果跟异型似的,反胃的要命。他想找地方把颜色联想极差的花蜜跟沾上的花朵蹭掉,才刚勾起尾鳍,整个人便忽地一歪,被苏沐秋带的向后一仰,叶修吓了一跳张口想喊人,便被捂住嘴紧抱着摔到地上。他先是被苏沐秋按在怀里,接着听脑袋上的人啧了一声,搂着腰翻了几滚,两人撞到隧道边最角落的地方,这回是叶修压在苏沐秋上方了。

  叶修按着发晕的脑门,以口型喊了句‘你干嘛’,手臂撑着地想起身,又被拉下,两人紧密相贴,苏沐秋还将手缩到了胸前,做出埃及木乃伊的标准姿势。

  他的脑袋就搁在苏沐秋颈边,后者略一侧头,唇瓣就能贴上叶修,正方便他俩咬耳朵:“喂,你还记得蟋蟀一般怎么移动的吗?”

  “嗯…嗯。”叶修只想抬手揉耳根。

  “它们其实不算会飞,多半靠的滑翔,刚才那距离已经是极限了。我有种预感,等它们吃光新长出来的植物…”

  话没说完,这时,忽然有只蟋蟀触须一晃,仰起圆亮的黑褐色脑袋,高高地跳了起来!

  普通蛐蛐都能跳身长十倍以上的高度,这些至少20厘米的蟋蟀一只只成群结队地跳起来,苏沐秋几乎能脑补超级玛莉的效果音,数百、数千乍看像巨型蟑螂的蟋蟀跳跃宛如一大片乌云压境,几乎能看清圆筒状腹部层层节节的模样与细长尾丝,大钳子似的口器间,甚至有不少带着血肉和衣料碎片。

  叶修背对虫群,他听见身后传出无数沙沙声响,苏沐秋的表情一瞬间扭曲起来,像是看到什么恶心到差点吐出隔夜饭的惊悚画面,并死死拽着他不放,充分表现了拿叶修当肉盾的决心。

  蟋蟀的弹跳力极强,虫群本就离隧道出口不远,不晓得原本是不是想吃他们这两块小点心,反正这一跳一大群都出了洞去。隧道外是一片小树林,符合食性的东西颇多,加上那诡异植物只长到光线边缘,没有向着隧道外继续生长,不少蟋蟀一跳出后就四散开来。

  趁着时机,苏沐秋赶紧爬起身拉着叶修冲出隧道外,往蟋蟀数量少的方向跑,可是他俩身上的甜香味道太重,几十只啃着树叶的蟋蟀马上方向一转跳了过来,不少干脆撞在一块,当场互相攻击起来,咬的前肢、薄翅落了满地。

  这大概是苏沐秋第一次感谢这种昆虫有自相残杀的特性。

  但仍有不少蟋蟀追了过来,苏沐秋目光朝周遭看去,挂在他肩上的叶修忽然抬起手,指着高速列车护栏外的方向:“沐秋,那里有水。”

  苏沐秋只来得及扫了叶修一眼,收到胜券在握的回视后,他带着鱼翻过护栏,就往那百米冲刺,然而跑到近前一看,的确有水,那是一处溪谷,河水很深,不算湍急──但那条河距离他们至少有三层楼的高度好吗?!

 

  苏沐秋在边缘脚步一顿,而叶修看看直追两块下午茶点心而来的巨型蟋蟀,抱住了迟疑的苏沐秋,尾鳍一拍直接往溪谷里跃去。

 

  

  从忽然被抱住到入水,不过是一两秒的时间,猝不及防的苏沐秋呛了水,肺里的空气受压迫一下子全咳了出去,连串的气泡间,他看见叶修的侧脸,那尾人鱼严肃地紧盯水面外掠过的蟋蟀,半点不受影响。

  没几下就要窒息的苏沐秋挣扎着,勾住了叶修的颈项,面色狰狞地凑过去就是照着唇一咬,舌尖撬开了牙关,毫不迟疑地抢了几口气过来。

  这下换叶修要窒息了,他在水里瞎扒了几下,颈侧自然地开了几道微微翕阖的细缝,这才稳定下来。

  一人一鱼在相对平静的河水里泡着,任鱼群在身边游来游去,观察那群蟋蟀的情况,顺势洗去满身花蜜甜味。

  等那群吃人肉的虫子不晓得都跑哪去,叶修搭住了苏沐秋的肩膀,正想游上岸,苏沐秋摇头,比出方向,叶修会意地一晃尾鳍,顺着河水游去。

  人鱼的速度极快,游了不久便再次看到轨道护栏,远处有个小车站,站名正是乘务员提过的,离最近的车次还有一小段时间。

  叶修选了枝叶低垂的隐蔽处上岸,苏沐秋撑在岸边咳了几声,全身湿淋淋的,好一会才喘过气来,仰躺在草地上装死。叶修倒没什么,拉着上衣拧干水,甩了几下脑袋就跟平时没两样,只除了泡在水里的尾巴。

  “被蛐蛐逼成这副德性,你也是够凄惨的。”叶修笑着戳苏沐秋的胳膊。

  “差点变成饲料的家伙没资格说我。”苏沐秋翻白眼,抬手招了招,掌心贴在叶修颊边抹开一小块污泥。

  他们歇了几分钟,等呼吸都喘匀了,分泌过头的肾上腺素逐渐消退,苏沐秋想到刚才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还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撑起身,正打算去车站找站员告知隧道里可能出了重大灾害,就被叶修扯了一下。

  “怎么?”

  “沐秋,你看。”

  苏沐秋顺着叶修的目光,朝两人刚才跳进的河里望去,河面上竟漂浮着许多粉白色膨胀的碎块,从少数碎块上附着的细小鱼鳞来看,竟全都是被撕碎的鱼尸。碎裂成块状的河鱼尸体泡了水,成了那副模样。

  然而叶修特意要他看的,却是溪水里不时出现的奇怪生物。

  那东西体型像鱼,然而背鳍尖利如刺,前额突肿,那身长足有一米的生物浮出飘满鱼尸的水面,一张嘴便露出内里层层环绕的细密齿列,将浮肿的鱼块大口吞吃入腹,整个过程异常安静,几乎没有溅起任何水花。

  那生物来去悄声无息的,加上颜色不起眼,刚才居然没意识到他们在有这种东西存在的溪水里待了这么久。

  “那是…鱼?”这回连苏沐秋都不是很确定。

  “三文鱼。”叶修回答。

  “三文鱼…?!”苏沐秋纠结。

  可是三文鱼怎么会在这里?!季节不对,地点也不对啊!

  那些怪异三文鱼的眼球构造似乎有了大幅度变化,每回浮出水面,视线都明显盯着两人的方向,其中有一条体型特别巨大的,本来慢悠悠地游在的另一头,忽然入了水,几乎眨眼间便嗖的从岸边跃了出来,一口咬住了叶修仍垂在水中的尾巴。

  怪鱼的利齿咬上鳞片拼命咬合,诡异的嘎吱声响个不停,却没能在银白鳞片上留下任何痕迹,叶修尾巴一甩,直接把怪鱼扔到岸上,在怪鱼挣扎着弹跳起来时一尾巴拍烂了它半截。

 

  “光长了牙齿,智商没进步不说,本能还倒退了。”

  叶修撑着地,晃了晃尾鳍甩去上头的血水,血点落到苏沐秋未干的衣摆上,立刻晕了开来,曳出粉色的痕迹。

  苏沐秋看着血迹出神片刻,低语道:“可是,这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变化?为什么之前没有人发现?…这不可能突然发生吧?”

  他们望向彼此,面面相觑。

 

  虽然疑似加入了很高端的计划,接触到只有极少人知道的异变情况,然而他们此前过着与普通人完全相同的生活,真要说哪里特殊,大概是时常到人鱼博物馆,能接触到不少后天人鱼,可惜这对他们瞭解现况并没有帮助。

  张新杰来不及跟他们说的,是关于生物异变的事吗…?

 

  轨道旁的指示灯忽然亮了起来,表示列车即将进站,苏沐秋将其他想法扔到一边,连声催促叶修把鱼尾收好:“你裤子呢?”

  叶修摊手:“落隧道里了,当时情况危急嘛…”

  看着叶修大方地露出两条白晃晃的长腿,衣摆将将盖过臀部,在大腿边上晃荡,苏沐秋就一阵头晕目眩。尽管外观与人类无异,然而叶修腿上是覆满收起的细密鳞片的,导致那双腿莹白的不可思议,非常吸引目光,这样出去绝对不行,情急下苏沐秋只能脱了半干的外套披在叶修腿上,拿袖管在腰间牢牢打了个结,给他应急地弄了个不伦不类的大高叉短裙,就急忙往站台跑去,赶在发车前最后一刻冲进了列车。

  

  

  两人跌跌撞撞地冲进即将紧闭的车门,在车厢内摔做一团,大口粗喘着气。车厢与车厢之间都有门阻隔,没有乘客看见两名少年灰头土脸的逃难模样而大惊小怪,不过两人看看彼此,觉得实在太狼狈,苏沐秋拽着鱼溜进卫生间,迅速将两人打理整齐,这才走进车厢,找到镶在一旁的紧急通报铃。

  为避免乘客误触,通报铃除了与驾驶室通话外没有其他功能,苏沐秋顶着零星几位乘客神色各异的目光,直接摁下红色的通话钮,喊了几声却没得到回应。

  “是不是在查票?”叶修问。

  “或许是吧。”

  他们上的是最后一节车厢,于是沿着车厢一节一节向前走。隧道里出了这么大事,估计还死了人,若不尽快通报怕是会引起灾难,苏沐秋打算找车掌或任何一位人员,请他们立刻联系车站进行后续处置。

  然而直到走到了车头,也没找到乘客以外的人。

  ──车上没有列车长。

  叶修摸出苏沐秋的手机,尝试着拨号,能开机,但无法顺利操作。

  由于两人离开H市时天色不佳,出于保险起见,苏沐秋包里的东西都另外用塑料袋装起来,张新杰交给他们的金属盒跟一些随身物品没受影响,可惜刚才逃命加跳河,放在裤袋里的手机进水明显不行了。

  两人分头去问其他乘客借手机,试图找方法联系车站,但所有乘客全都表示无讯号,电话无法拨出,无一例外。

  尽管他们没特别说出了什么事,仍有乘客看出不对,一位度假回来的女士见叶修赤着脚,送了他一双便宜的沙滩拖鞋,并友善建议道:“就算车上没有职员,但肯定有驾驶室。既然列车能正常行驶、进出站,证明能正常接收磁信号,驾驶室里应该有能联系车站的方式。”

  苏沐秋道谢,两人转去了驾驶室,果然是锁死的,仅能透过小窗口朝里看,若要操作里头的设备,就非得撬开门不可。

  驾驶室需要刷证件开锁,叶修很干脆地在门旁比划几下,觉得花点时间应该能暴力破解,但即使在门板上刨出洞,倘若门依然开不了,人进不去也无济于事。

  他们尝试了各种方法来对外联络,可惜没有一种成功,眼看离到站没差多少时间了,最后只能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休息。

  

*

  

  列车抵达H市后,两人马上向站务员告知了情况,对方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我没有开玩笑,也不是恶作剧。”苏沐秋冷静重复。

  站务员点头,在纸上胡乱撇了几笔:“好好好,知道了,我会填维修表格,谢谢两位小朋友的热心…”

  叶修干脆趴到柜台边上,伸手笑眯眯地夺过签字笔,在对方面前指尖一弯,当场单手掰断了签字笔。站务员懵了一下,目瞪口呆地瞪着眼,在他视线不自觉地飘往警卫的方向时,苏沐秋转头,皱眉斥责道:“喂喂喂,万一又把人揍重伤送急救,谁要付钱?上次那个断肋骨的跟上上次脑袋缝了几十针的都还没赔完,再揍一个你是要卖肾还是肝?”

  “哦,抱歉。”叶修老实道歉。

  苏沐秋点头,以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叹气,朝向站务员时又扬起舒服的微笑:“不好意思,刚才说到哪啊?”

  站务员立即答道:“没,都说了,我正要联系上去”

 

  两人一搭一唱,总算逼得对方老实将事情上报,出了站,却发现H市的氛围如同受这场轰然而至的暴雨影响一般,浮躁又烦乱。

  这天是平日,大多数人被关在学校或办公室里勤勤恳恳,加上天气极差,街上本该没什么人,两人却意外地看到不少商店人满为患,车站附近一间大型卖场甚至出现了哄抢的情况,彷佛这些店家全都说好了同时展开一折大减价一样。

  两人进了卖场,苏沐秋让叶修等在服饰区外头,自己挤进人群里,费力抢了几套衣裤付款,两人溜更衣间内换上,一边听外头其他抱着战利品离开的大妈们叨念:“瞧他们抢的这么凶,结果这里的东西全都涨价,抢的那么起劲干嘛,真是,白瞎我跑这一趟……”

  另一位大妈接话:“可不是嘛,今天雨这么大,我本来不想出门了,结果我儿子在学校不好好上课,打电话回家非要我买一堆吃的喝的回去,说什么肯定要食物短缺了,不晓得是什么漫画书看太多。”

  几名大妈呵呵笑了起来。

  率先拉开门帘走出的苏沐秋格外迷茫:“食物短缺?”

  他不过是自言自语,没料想被耳尖的大妈们听到,拉着茫然的苏沐秋就开始大聊特聊,左一句右一句都是因为食物短缺某某菜涨多少钱、某某肉贵了多少,可是当苏沐秋问起原因,却没有人说得出口,都说是“别人告诉我的”。

  这条谣言传的相当凶,连临时调涨都没能阻止抢购热情,卖场本来抱着收银机乐见其成,在发现货架扫空的速度太快,根本补货不上,买不到的客人太多反而滋生事端后,维护买场秩序的店员无奈地大著嗓门不断重复请勿听信不实谣言,理智购买。

  不过惨遭抢购的主要是食品、日用品两大类,其他比如家具、3C之类的倒是情况正常,苏沐秋混在大妈里听完了八卦,回头去找叶修时,那条鱼已经非常自在地摸到电脑展销区,熟练地打开一台笔记本联上了卖场的wifi,搜索食物短缺这个关键字。

 

  这消息是从外国一位颇负盛名的预言家开始的。

  大约数天前,她突然发了一条推,写了一句不明所以的‘Food shortage’,都不晓得她是发推抱怨在家附近的商店没买到喜欢的小饼干,亦或真的煞有其事地搞了个如此令人恐慌的预言。

  由于她的粉丝足有数百万人,遍布全球,这消息眨眼间传开了,微博同样传得轰轰烈烈,各式各样的分析帝考据帝都冒了出来,一个个全都长篇大论带图表带论文,有的支持全球饥荒的说法,有的反对,认为小题大作。

  苏沐秋看到一则比较中立的发言,是个叫冷暗雷的v号,用词客观公正,语气温和,没针对到底会不会粮食短缺发言,仅是说明了一些专业数据,让人自己判断,也获得了不少转发支持。

  冷暗雷v:

   ‘有不少朋友@我,所以稍微看了几个热门的转发分析……因此,根据世界联合粮食及农业组织的估算,由于人类总人口比旧时代下滑许多,而科技化生产的能力并未降低,即使运作停摆,当前各国的粮食总储备,若分配得当,足够维持全世界人口十五天左右的正常生活,不会立即陷入食物短缺。//@最速时事:某国的某某预言家于前几日发布了这则预言……’

  他另外带了一些链接,大抵上是说明半个月的时间,足够有科技基础为后盾的人类重启文明,建立一个新的暂行秩序。

  下方有位叫海无量的v号转发,嘻嘻哈哈地艾特冷暗雷问那你买了多少啊,像是好友之间调侃,可以忽略,不过冷暗雷正经回覆了,仍然维持了比较圆滑,能做多种解读的风格:‘@海无量v 买了能维持生活的份量啊。’

 

  不少是海无量这样的回覆,但两人留意到,在冷暗雷这条微博下数千留言中,有几位问,这是否可能和近期某些不正常的情况有关。

  大部分民众估计是暂时没机会碰到怪虫怪鱼,可是城市内宠物失控的新闻越来越多,这些新闻乍看稀松平常,顶多令人猜测有新型狂犬病毒大规模感染宠物,少数人却倍感不安。他们不一定看了微博,只是谨慎地开始大量购买食水储备,不自觉中为这波潮流添了柴火,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短短一天内不少小型商店的货架便直接清空。

 

  反正店员忙着照顾食品区,没空来赶,两人把卖场当网吧,仔细看过每一条新闻,突然间一声玻璃碎裂的巨响,居然是买不到东西的顾客跟卖场人员争执许久后失去理智,暴怒地随手抄起一罐汽水扔出,砸破了店门玻璃。

  保安喝止:“先生!请您冷静……”

  这却不是唯一一个。

  接二连三的,不少客人都拿东西乱扔起来,不小心砸伤了一位女店员,小姑娘额上冒出了血,在保护珍贵女性与人鱼已成为常识的现在,有些本来站在一旁的顾客看不过去,推开人高马大的保安就和几名肇事的家伙打骂起来。

  眼看冲突不断,情况持续恶化,一团混乱中,叶修小心地护着彼此,两名少年混在人群中离开卖场,踏出门框时苏沐秋那只泡水手机铃声响起,他愣了一下,连忙点开。

  号码 xxxx-xxxx…

  From 未知来电者。

 

 

=

1.就是[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Food and agriculture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不过考虑到文中世界观就改了一下名字

 


2.关于世界存粮的天数,其实是2010年英国的统计,当时英国的存粮可供英国总人口生活11.8天。


评论(47)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