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方舟计划 05:废城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剑走偏锋》二刷


← 04:救还是不救


  围着年轻人的那群小混混年纪都不大,攻击乱无章法,就像放学后逞凶斗狠胡乱学来的三脚猫伎俩,空有一副架子,实则准头都没有,何况大雨对人鱼来说是优势,一夥人握着球棒铁杆使劲往叶修身上招呼,他反倒不紧不慢地溜着小混混们玩,而苏沐秋瞅准时机,趁隙拉上缩在墙边的年轻人转身就跑。

  年轻人晓得两名少年是来帮他的,即使身上受了伤,每一步都疼出一身冷汗,仍抱紧了背包,咬牙左摇右晃地跟在苏沐秋身后。

  他们很快就绕进复杂的巷子里,苏沐秋赶跑几只大虫子,示意气喘吁吁的年轻人安静,不一会,厚重雨声中有细微脚步声响起,苏沐秋握紧长柄伞朝外探头,是叶修啪搭啪搭地踱了过来,苏沐秋以眼神询问情况,后者点头。

 

  “这么久,你是路上又摔倒了啊。”苏沐秋上下瞄了他一圈。

  叶修诚恳:“看他们姿势大错特错,打了下指导赛。”

  “你能指导他们什么?游泳?”

 

  年轻人诧异地盯着叶修。

  他是跟着苏沐秋跑来的,虽然自认方向感不错,也只能勉强记住他们在巷子里拐了五、六个弯,附带爬垃圾箱翻过矮墙,之后完全绕晕了脑袋,但另一名少年却毫不费力地找了过来。

  他们是先约定好地点的吧?约在这种罕无人至的暗巷里?

  一旦有了这种猜测,年轻人再度紧张起来,深怕自己才出虎穴又入狼窟。

  “你…”苏沐秋问靠在墙上辛苦呼吸着的年轻人,“你还好?伤的严重吗?”

  年轻人艰难地回答:“还,还行……”

  “能走能动吗?”

  年轻人大喊:“可以!!”

  叶修走到苏沐秋身旁,他没主动靠近年轻人,只抬眼看了一下,就对苏沐秋说:“他没出血,但疼的厉害,可能是被踩出内伤了。”

  苏沐秋点头,向年轻人确认:“我们正好要去医院跟家人会合,可以顺道带你一路。”

  “那就太感激了。”年轻人忙不迭地道谢,心底默默想着一有不对就跑。

  苏沐秋撑着伞,将勾在臂弯间的另一把递给他,年轻人急忙摆手,说他已经麻烦两人,实在不好意思再借伞了,苏沐秋干脆将伞柄直接放进年轻人手里,要他别放心上。后者犹豫地看向叶修,只见叶修只身走在大雨中,雨幕让少年的身形影影绰绰的,但不难察觉他脚步轻快,懒洋洋地伸着腰,像是刚睡醒的猫。

  “这家伙就喜欢淋雨,别管他。这把伞你撑着吧。”

  “那…那就谢谢了。”

  年轻人撑开伞,伸臂的动作又是疼的一哆嗦,仍不忘把包护在身边。

  叶修在雨中自顾自地溜达,苏沐秋就放任他在前方闲晃,配合著年轻人的速度慢放步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年轻人本来不断告诉自己要警戒要提防,几个话题后,他已经完全忘了这回事。

  年轻人叫做罗辑,20岁,大学生,提前攻博,专业似乎很复杂。苏沐秋因为赚钱养家,只勉强读到了中学毕业,对大学体系没有深入了解,只猜测罗辑并非一般认知里的学生,大概是一直给导师专门带着培养。

  聊起自己专业,熟悉的领域让罗辑慢慢找回镇定,他望着前头的叶修,心有余悸地说:“你们遇到这种事,不会害怕么?”

  苏沐秋扬着笑:“有经验了。”

  大雨不止,一些怕水或有毛皮的生物都躲了起来,隐藏在人类不会窥见的暗处,但其他东西如同准备赴一场飨宴,大大方方地溜到街上。

  罗辑说话时,他亲眼看着叶修一脚将一只‘蜗牛’踩碎──那只蜗牛的壳硕大的可比汽车轮胎,边缘滚了一圈白色软毛似的玩意儿,即使主体被踩得四分五裂,那层酷似绒毛的触角仍本能地朝着其他活物的方向蠕动。

  被踩碎的蜗牛硬壳飞溅开来,有一块弹到了罗辑脚边,他的脚踝被湿滑的触角蹭了一下,霎时起了满身疙瘩,接着苏沐秋反应极快地抬腿贴地一扫,将那块碎壳远远踢飞。

  “叶修!”

  “业务不熟练,不好意思哈。”

  见两名少年半点也不怵,反倒他这个成年人需要靠他们保护,罗辑很是惭愧:“好厉害啊…你们应对异变种好俐落。”

  “异变种?”苏沐秋敏锐地问道。

  “啊,什么?这个,唔…”

  罗辑苦着脸支支吾吾的,神情介于踌躇犹豫与不知如何回答之间,最后不自然地带开了话题:“你、你问那是什么品种的蜗牛?观察外型,可能是A国的…”

  “A国?”苏沐秋接过话题。

  对方似乎松了口气,又有些愧疚,苏沐秋暗中观察片刻,得出这个结果。

 

  这回路上没有太多阻碍,顺利抵达了医院。

  医院里人满为患,活像是春节前的年货摊位,挤的人无法呼吸,门一打开几人脸都绿了,叶修直接扒到苏沐秋身上不肯下来,直说头晕想吐,动作间满身雨水过了大半到苏沐秋身上。

  衣服被蹭湿,人多空气不流通,还有老在错误时机发作的耳鸣,每一项都让苏沐秋烦的够呛,唯一令人高兴的是他一眼就找到了苏沐橙。

  说是他找到苏沐橙并不对,因为他先是听到叶修突然埋在他肩头哈哈大笑,止都止不住,然后顺着目光,看到坐在塑料椅上身穿女款睡裙板着脸的‘叶修’,才注意到旁边的苏沐橙。

  “那就是叶秋?”朝沐橙挥手时,苏沐秋悄声问。

  “当然不是,我不认识那种鱼。”叶修秒答。

  苏沐秋直接从包里拿了一套替换衣物塞到叶修手中,吩咐他快去挽回一下女装大佬的形象,转头抱住了朝他跑来的苏沐橙。

  苏沐橙扑进苏沐秋怀里,两人紧抱彼此好一会才松手,小姑娘没有哭,挂着笑容和苏沐秋说话,苏沐秋应声,一面替她整理头发。

  他们俩眉眼相似,一看就是兄妹,家人间的对话罗辑不好在旁边打扰,和苏沐秋道过谢后,就费力地往前挤打算挂号,期间不小心被人撞到伤处,差点疼出泪花来,没想到撞他肋骨的家伙不停手,看他没反应,索性接连撞了好几下,罗辑忍无可忍:“喂喂!搞什么啊!”

  “嘿!很痛吗?”对方问。

  罗辑愤怒:“痛啊!”

  人群里不断拿手肘撞他的是位染着金发的少年,应该跟苏沐秋、叶修差不多年纪,但身量颇高,踮个脚就能赶上罗辑,一副地痞混混似的装扮,罗辑登时怒气消了大半,第一反应就是刚才那夥人来寻仇了。

  不过少年草草裹着的左臂肿的夸张,几乎比他大腿还粗,不像有战斗力,罗辑悄咪咪地想着撂倒对方的可能性,对方却突然哥俩好似的搭住他:“四眼,你是苏老大收来的新小弟?”

  罗辑茫然的“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苏老大?小弟?带他来医院的两名好心少年居然是这种背景?!

  “不不不我不是,”罗辑连忙强调,“我碰上了点麻烦,是苏沐秋跟叶修帮了忙,我现在是来看医生的…”

  “哦!原来是老大的同路人!”对方用力拍胸,“我是包子,叫我包子就行,是苏老大手下第一小弟,今天看病人多,正好等会要轮到我的号码,一块进去。”

  “不用了,我自己挂号,谢谢……”罗辑瀑布汗。

  “我排一次队,你又排一次队,这就拖慢了队伍的速度!”包子严肃教育他,“以后都是一夥人,要多为团队想想,从团队的角度思考。”

  “呃,对不起……”对方气场使然,罗辑不禁说了句道歉,茫然地还没想通他干嘛道歉呢,就被包子一道拉进诊间,光明正大插了队。

 

  另一边,被苏沐秋交代了任务的叶修,没精打采地抱着那叠衣服往叶秋的方向挪。

  人鱼模样的叶秋即使披着包子的外套并拉起兜帽,藉此遮掩大半容貌跟耳鳍,仍露出了一段黑色长发,是以他穿着睡裙坐在那倒不是特别显眼,其他人基本上都在留意到他的同时,不由自主地先去看他旁边肿着手臂还活蹦乱跳的包子。

  苏沐橙跑开的时候,包子注意到走来的叶修,精神旺盛地招手后就大喊一声我去接待新人,接着钻进人群,然而叶秋拧着眉,专注地盯着大厅里的悬挂电视,看那些某市警察酒醉殴打老妇、某隧道列车失控多少人伤亡的社会新闻跟看国际局势一样,直到被他亲哥拍了一下头顶,才喳喳呼呼起来。

  ‘哥!’叶秋差点跳起来,不可置信地瞪着叶修,‘你…你怎么变成这副德性?难道你──’

  叶修一下捂住亲弟的嘴:“嘘,安静,你不知道咱们语言在陆地上听起来是怎么回事?你在这边尖叫也不怕引来保安啊?”

  叶秋再次听不懂了,拍开叶修后怒视他:‘混帐哥哥,我就说你不…’

  叶修直接把衣服糊到叶秋脸上,任他张牙舞爪,巍然不动。

  幸好叶秋怒归怒,也没有因此失控,被堵了两次后忿忿地住了口,跟着叶修的指示行动。叶修领着他,尽可能藉由密集人潮躲避摄像头,顺便给睡裙下的尾鳍打掩护,不一会就溜到卫生间去了。

  苏沐秋收回目光,叶秋刚才嚷嚷起来时他留意到了,就怕闹出事来,时刻准备上前帮忙。他问苏沐橙:“叶秋就这样拖着尾巴跟你们一路过来?”

  “对呀。”小姑娘眨着眼,答的没啥大不了,“叶秋很厉害呢!完全看不出来是用尾巴走路。”

  “嗯嗯…”苏沐秋发觉他之前有些小看年仅12岁的亲妹。

  

 

  医院人太多,弥漫着浅淡的血液、疾病气味,他们都不想久待,汇合后就离开了医院。

  包子跟罗辑的伤不重,修养一阵子就能好,几人松了口气,接着惊讶地望向被叶修半扛着走来的叶秋。

  此时的叶秋,身形模样没有太大变化,依然是人鱼时17、18岁左右的外型,只是一下成了黑色短发,所有属于人鱼的特征消失无踪,穿着T恤长裤,以相当难看的脸色,用格外别扭的脚步,靠叶修支撑,虚软地慢慢蹭了过来。

  先前由于语言不通,而且后天人鱼终生都是鱼尾的常识认知太深刻,即使知道叶秋也是纯种人鱼,但他完全没有表现出拥有将鱼尾转换成双腿的能力,苏沐橙就当是叶秋没有办法,没想到他是可以的。

  少年模样的叶修比他弟弟还矮,撑着他怎么使力都不对劲,他连忙招手要包子过来顶一会,苏沐橙同样小跑过来,帮忙拉住叶修一松手就要当场倒下的叶秋。

  叶修夸张地松了口气,主动解释:“咳,就是这样,他走路不行。”

  虽然听不懂,但语气摆明不是好话,叶秋满脸不悦,而苏沐秋的眼神在叶修腿上飘了一会,猛咳一阵才憋住笑。

  “那个…”在场唯一不知情的罗辑担忧:“这位…还好吗?看他的姿势,似乎不习惯行走,是不是之前出过什么意外长期卧床?”

  “这个啊!他目前确实很不习惯用脚走路。”

  罗辑忧心:“啊!是来医院复健的?”

  “就这么理解吧。”叶修沉重地点头。

  包子激动大叫:“原来是这样!叶弟弟,你一路滑过来也不早点说脚不行,刚才我们就一块进诊间啊!”

  苏家三口登时用微妙的目光望着分明见过人鱼版叶秋的包子。

  “用滑的?轮椅吗?”罗辑顺着思考。

  “不好说。”叶修打断了包子的答覆。

  他冷不防的插话让罗辑意识到自己似乎问太多了,说不定触及了人家的伤心往事呢,还喋喋不休地刨根问底,罗辑涨红了脸,诚心说了一声抱歉,苏沐秋主动回答别放心上,算是结束这个话题,以免还要找更多藉口塘塞。

 

  因为苏沐橙提过唐柔及店里的号码找不到人,苏沐秋想到不少店家被人砸毁,不放心珠宝店情况,打算先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而罗辑接下来要去长途汽车站,准备搭车到G市去。

  “这至少要16个小时吧?”苏沐秋惊讶。

  “我导师有些事得去一趟G市,但老人家不想跑那么远,于是让我代他去。”罗辑叹气,“本来给安排订了机票,可是大雨停飞,去了车站发现列车停驶,只能搭长途碰碰运气了……对了,你知道在哪里乘车吗?我一阵子没来,都认不出这附近了。”

  他拿出一张打印地图,上头的字跟路线沾了雨水糊成一片晕开的色彩,苏沐秋看了半天,最后道:“我们送你过去吧,正巧顺路。”

  其实,以罗辑的记性,即使没有地图,按照大致方向前进,边走边问,总是能找到地点,但下午问路反遭莫名打劫实在害他心里有了阴影,再来就是…

  “认不出路,实在不怪你啊。”叶修说道。

  罗辑感觉不记得街景,是完全能理解的。

 

  ──因为街景几乎完全不同了。

 

  大雨中的街道,绿意盎然得不可思议,清脆欲滴的植物由花圃、绿化带漫了出来,不仅街灯上有细藤攀附,宛如精致的装饰,建筑外围更是零星可见各式各样的花草。

  “这里以前就种了这么多花吗?绿化很成功啊,空气很好吧。”罗辑推正眼镜,细细观察爬在栏杆上盛开的牵牛花。

  “那这大概是速成绿化了。”

  “速成?”罗辑迷惑。

  叶修偏头:“它们长成这样,连一天时间都不到。”

  罗辑瞪大了眼,手一抖,不小心将开到最盛的牵牛花抖落下来,浓紫色的花瓣落进了满上街道的积水中,染成污浊的颜色。

  满街花海换了一个地方,或许是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但绝不该是邻近H市商业区的街道景象。连从小在这里长大,为了打工跑遍城市,算是熟悉附近的苏沐秋,若是看照片,绝不敢轻易断言这在H市内。

  罗辑苍白着脸,跟着走了一会,接着克制不住拿出手机计算,嘴里不断自语:“重量,生长长度,时间,面积密度…”

  “植株越大,其生长效能就越高…假设其主体仍为普通的爬藤植物…不对,能够在缺乏养分的地方疯长,一级变异?二级?……”

  “按照这个前题,三天…不,两天又七个小时之后,这里就会变得像是…”罗辑咽了口唾沫,不确定地说道:“像是…热带雨林。”

  察觉苏沐秋的目光,罗辑急忙摆手:“也许是我漏算了哪些因素,比如天气,比如其他特殊情况,哈哈,哈…”

  苏沐秋摇头,从手机里调出几张照片,递给罗辑:“碰到你之前,我们回了趟家,这是离开前拍的照片。”

  罗辑不可置信:“这是枫藤?”

  比起街道上的植物,照片中的巨大绿色方块更为触目惊心,建筑看着随时会瓦解坍塌,藤蔓顺着电线与围墙延伸出去,覆盖了一小片天空和地面,完全是百年以上的废城弃镇才该出现的情景。

  但这荒谬的画面却是几个小时以内,足有数百万人居住的城市一角。

  “植物不可能这么无限制生长下去的!一定有极限,必须有,否则……”罗辑赶紧补充,有些胆战心惊的意味。

  “可是在到极限之前,人类就活不下去了吧?”叶修问。

  苏沐秋想起什么,缓缓说道:“…否则,那些植物,要以什么为养分?”

  罗辑没有出声,他的表情回答了一切。

 

  无论叶修或着苏沐秋,说的都是正确的可能性。

  街道上生长的植物,没有被爬山虎占领的危楼那么夸张,现代人对环境变化极不敏感,且人类思索途径非常主观,多数人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件异常,顶多从窗口朝外看一眼时,思考以前有长这么多植物吗,或着如同罗辑,首先觉得绿化成功,几秒后便抛诸脑后。

  假如放任这些植物生长下去,人类不是被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植物阻碍了逃亡,就是那些植物为了生存,改变养分来源──

  隧道里小朵白花浅红色的花蜜,爬山虎不正常的鲜红叶片…

 

  这时,某热门女团的畅销口水歌骤然大响,捏着腔调卖力唱着甜腻歌词,几人神色各异地盯着苏沐秋,后者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他那只山寨机的铃声。一看来电者是唐柔,他连忙接了起来。

  可惜雨声太大,苏沐秋对着话筒吼了半天,也没让双方听见彼此在说什么,一旁的叶修忽然叫了声哎呦,苏沐秋侧头,就看见他抬起踩在水里的右脚,像是被撞伤一样捂紧脚踝揉着。

  大雨不绝,排水设施失效,水位越来越高,都要淹到小腿肚了,人鱼大概不太好过,个子小的沐橙同样走的艰难。

  苏沐秋拿着手机,目光四下一扫,发现乘车站就在前头拐角处不远,赶紧领着众人过去暂避。

 

  乘车站不是一根牌子戳在那,由于这站算是大的站点,假日时人潮、班车众多,乘车处设置在建筑内。

  站内空调舒适,灯光亮堂,广播除了即将出发的电子提示,还播放着轻柔音乐,比起外头暴雨不止,简直像两个世界,落汤鸡一样的四人二鱼格外突兀,还好这个时间没有多少人等长途。

  罗辑去确认车次,苏沐秋就近靠墙坐下,叶修一蹦一跳地蹭到他旁边,卷起一小截裤管揉着脚踝,嘴里嘀咕哎好痛好像被木渣子戳了,一边以诡异的姿势扭着腰凑过来听电话。

  苏沐秋翻了翻白眼,点开了免提。

  “能听清了吗?”

  “苏沐秋!太好了,终于联络上…”唐柔继续说道:“…我家里电话没人接,担心沐橙出了意外,刚才回家一趟,发现整栋大楼外拉了封锁线,电梯意外坠毁引发爆炸,火势太大了…保安说住户已全数疏散,但是我问了所有能问的人,都没看到沐沐…”

  听这姑娘声音紧绷,显然非常自责,苏沐秋赶紧说道:“别担心,沐橙在我这里,她带包子去了诊所,碰巧避开意外。”

  “那就好…”唐柔一下放心了,接着疑惑,“意思是,你跟叶修回来了?还有,沐沐带包子去诊所是…”

  “这说来话长…但有其他事更要紧。”

  “是问店里吗?”唐柔说了店面被砸毁的情况,“我跟周泽楷跑出来时,那些人还围在外头…店里不能去了。”

  车次提示音响起,正是要往G市,是自动架势的中型长途,几分钟后就会准时出发。乘车站内等待的乘客们开始依序上车,找位置坐下,罗辑捏着票跑了回来:“谢谢你们帮忙!车到了,那个,你们如果……”

  免提模式下,唐柔也听见了:“你们在车站?”

  叶修忽然出声:“小唐,你跟小周都是上城区人吧?”

  话题转得太无预警,唐柔愣了一下才答了句是啊。

  “上城区要封锁了,今晚八点。”叶修说。

  “如果要回去,你们没有时间犹豫了。”

  

  一片静默蔓延开来。

  而苏沐秋看着罗辑,心里有了决断。


评论(34)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