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方舟计划 07:暴风雨席卷的夜晚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06:夜幕降临



  车门突然开启时,车上脾气暴躁的男乘客、火上浇油的女乘客、越帮越乱的其他乘客们,全像是被按了暂停,静止下来,衬得小朋友抽噎的啜泣声响亮的吓人。

  诡异的寂静中,苏沐秋不由自主心跳加快,他们小团队中离门口最近的罗辑已经完全傻愣在那,看得出他脑袋里正在高速运转,试图以科学的角度解释,导致脸上空白一片。苏沐橙拉住在车内吵起来时就待在她身边的包子跟叶秋,后两位表情没啥变化,不受氛围影响。

 

  而叶修…

  苏沐秋瞥了过去,却被惊了一下。

  叶修的表情很难看。

 

  不过,不是面对生死危难的那种难看,而是脸色发青,脑子里天旋地转,随时需要抱紧垃圾桶的晕车式的难看……

  本来因为恐怖片似的开门而提心吊胆的苏沐秋,眨眼间就让叶修这副表情搞得没劲了。

  车都停了不晓得多久,现在才开始晕车,鱼的反射弧太长了吧?以前没一起搭过这么长时间的车,都不晓得叶修是会晕车的体质?他将叶修往自己的方向拉了一点,后者转头,对上苏沐秋略显无语的目光,以及空出来的肩膀,叶修很干脆脑袋一低,埋到他颈窝间装死。

  “不许吐出来,听见没有。”因为车内太静,苏沐秋以气音说道。

  “嗯。”叶修模糊地哼哼,苏沐秋叹气,望向前方继续观察,一面伸手揉了揉叶修的脑袋。

 

  摆脱自己吓自己的恐慌氛围后,毛骨悚然的感觉消去不少,尽管环境仍是一样诡异,但能冷静思考了,苏沐秋重新确认情况。

  说车外完全一片漆黑,其实有点夸张,长途客车的头灯无比敞亮,车身两侧的小指示灯也有微弱光线,车子附近几尺都是可视范围。

  有光线照到的地方没有异状,就是下个不停的大雨冲刷着四周,习惯黑暗后,他能勉强看见高速路两旁树林的轮廓,显然已经开到半途。

  考虑到空调故障,门突然打开反倒是件好事,至少凉爽了点。

  不过高速路的灯光完全没亮,以及整条路上前后没有任何车辆,这两点还是太奇怪了。

  车内静了不久,首先有反应的是那位充当和事佬的中年人与男乘客,前者走到驾驶席仔细看起所有灯号,男乘客则几步站在他之前怎么撞都没反应的车门前,盯着外头一片漆黑。

  “…啊,我知道了,车子会停下、电话无法拨通,大概是由于大雨干扰了信号。”中年人说着,弯身打开了驾驶席旁的一块面板,后方是主机似的设备,许多五颜六色的小提示灯闪烁不止。

  他对车内紧张的乘客解说了一下无人车的运作方式,确认目的地后,智能会顺着预先输入的路线,感应埋在各处的信号节点,用类似连连看的方式行驶:“大部分自动驾驶都是同一套模式,或许一时感应不顺,为了避免乘客出事,于是自动停止了,空调是连带的。”

  “那门怎么突然…”罗辑追问,中年人扶着下巴苦思,歉然地摇头。

  “是因为车辆故障太久,系统回馈发生错误的信号,可是车站方没接收到,或没有新的指示,于是智能切换到手动驾驶。”女乘客说,中年人哦了一声,惊讶地问她怎么知道这种事,“小时候正好碰过一次抛锚,后来问了赶来支援的司机先生…”

  中年人轻拍红色的错误灯号:“原来如此…可是信号发送失败,大概不会有人知道咱们车抛锚,除非到了应该到站的时间,却没看到车。”

  男孩的母亲有些不安:“请问,这个意思是,我们需要在车上等八个小时以上,才会有人发现?”

  “算上派人来救援的时间,可能更久。”

  中年人思索片刻,坐到驾驶位上,尝试性地踩油门踏板、转方向盘等等,车辆没动,“要是我们能自己把车开到G市…老三,这方面你比较在行,来看看这车能发动不?”

  “老沈,你功力不行啦!”被称作老三的人将简易工具和空调口拆下的零件交给同伴,开着玩笑走到驾驶旁。

  “怎么不行?我觉得这辆车发不动,可能得检查一下引擎,这不是让你做二次判断嘛。”老沈好脾气地笑笑,让开位置,老三摸索了一阵,同样没发动。

  “不好办啊,不晓得是系统故障,还是引擎出事。”老三跟老沈讨论起来,嘴里都是些专业术语。

  看车内乘客一团迷惑,每张脸都写着茫然,还在拆空调的其中一人主动解释:“我们四个年轻时在修车厂待过,虽然现在自己出来当老板,很久没上前线,不过修理简单毛病没问题。”

  有了这句保证,众人顿时放下心来,望着四人的目光或多或少带了庆幸跟感激。

  老沈跟老三商量不出到底是哪里故障,手一招叫来剩下两人合计一番,决定让他们去车后打开引擎盖确认情况。

  “车上应该有供紧急与维修使用的大手电筒,麻烦各位看看周遭有没有?”老沈高声问道。

  众人找了一会,最后是包子在他位置靠后的座椅下,找到两只手摇充电式的手电筒,他拿到前排,几位中年人拿起来试了一下,能用,一抬头包子还站在一旁:“小朋友,怎么啦?”

  “你们会用这招吗?”包子双手好似捏着隐形的线头,做出使用打火石的姿势,“擦擦两下,车子就发动的。” 

  “你说电影里常见的没钥匙发动汽车?”老沈温和说着,“会啊!不过,这招只对几十年前的老车有用,新车都配备了安全系统,过电发动时会感应钥匙是否匹配…”

  他讲解的很简单,就是‘会,但是发不动’,包子听完了,垂头丧气地戳着钥匙孔。

  老沈笑笑:“我儿子跟你差不多大,也对老电影里的招数很感兴趣。不然我拆一遍试试,指不定就发动了?”

  包子期待万分,蹲在一旁眼巴巴地盯着老沈转开驾驶坐下方的几枚螺丝,扳了几下板子,接着遗憾地摇头。

  “盖板卡住了。”

  包子也试了试,那板子像是灌过胶一样,文风不动,这时苏沐秋拽着叶修离开座位,满脸好奇心过剩的模样将叶修塞到驾驶座下:“让他试试,他一身蛮力。”

  叶修幽怨地望着他,苏沐秋回视,两人的目光一触即离,他没说什么,配合地伸手扣住盖板的接缝,咣的一下就把板子拆开,露出底下束成好几捆的密集线路。

  老沈的动作当然是有些技巧的,但看在三位少年眼里,是他摸了一会就找出起动档的两根线,擦了几下,果然没发动成功。他安慰了一下非常遗憾的包子,就将线路跟盖板复原,与老三继续讨论了。

  另外两人提着工具箱跟手电筒,早已经到车后确认引擎状况,而小孩的父亲跟女乘客主动跟了出去,替两人撑伞。

  “我去探路,看一下车走到哪了。”男乘客留下这句话便拿起另一只手电筒下车,大步朝黑暗走去。

  眼见所有人或多或少都主动帮了忙,坐立不安的青年咳了几声,最后抓起雨伞,朝男乘客手里越来越远的灯光跑去。

  叶秋做为一条人鱼,从头到尾都是无动于衷地坐在那散发低气压,浑然不觉自己身旁同样坐着没动的成员是小姑娘、小孩跟小孩的母亲。

  他本来瞪着他亲哥,还有身上都是他亲哥味道的人类少年,突然画着图案的书本横到他面前,叶秋眨了眨眼,看见书本后苏沐橙的眼睛。

  “沐橙?”叶秋疑惑。

  “叶修让我教你哦。”苏沐橙翻着课本。

  叶秋本来不懂苏沐橙要做什么,不过等她指著书本上的图案,对着他认真重复好几次同一个词,在他迷茫地同样发了个“大树”的音,并收到一根小鱼干时,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是鱼干。”苏沐橙说。

  “………”叶秋复读:“鱼干。”

  再次接过小鱼干时,叶秋格外认真地思考,这小姑娘因为太无聊拿他来玩的可能性有多高。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而且容易将心思聚焦在某些感官,除了莫名其妙学起单字的叶秋,老沈老三讨论的语气逐渐焦躁,包子揉着胃,饿的饥肠辘辘,小孩的母亲替彼此加了外套,几乎每分钟都在追问罗辑有没有觉得越来越冷。

  罗辑觉得自己几十次回答这句话了:“夜间气温降低是很自然的事,因为地表温度来自太阳辐射,入夜后气温会持续降低,直到日出前后最冷,现在还不是最冷的时候…”

  母亲抱紧打了个喷嚏的小孩,喃喃自语:“可我…我还是觉得太冷了,不太对劲…”

  听见对话的叶修一把抱紧苏沐秋:“沐秋,我也好冷。”

  “滚。”完全不觉得冷的苏沐秋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到叶修脑袋上,又让包子去他们大背包里拿饼干,转头就继续观摩别人修车。

  不多时,出去探路的两人回来了,并带来一个消息:“前面大约十五分钟路程的地方有出口,下去有休息站!”

  “已经半夜了,休息站还开着吗?”小孩母亲忧心地问。

  “是大型休息站,还开着,虽然没找到值班的员工,不过小超市有自助结帐台,我们先买了一些吃的过来了。”青年连忙举高手里的塑料袋,而男乘客将在外头顶着大雨检查引擎的人叫进来,把简单的加热食物跟饮料发给众人。

  他们买的食物不算多,就是几盒子微波速食,分着吃很快就没了,显然也不是真的要靠这些让大家吃饱:“假如待在车子里,不晓得哪时候会连灯光都故障,既然不知道哪里出问题,要不干脆去休息站吃东西,睡一晚上,等明早派救援?”青年建议道。

  确实,如果车修不好,待在车里远不如去休息站来的心安。

  对于这个提议,小孩的母亲第一个赞同,她的理由很实际,她先生刚才在外面帮忙撑伞,早就浑身湿透,而小孩会冷,比起车门关不上的抛锚长途,去休息站换套衣服更舒适点。

  女乘客却觉得留在车上更为稳妥,万一救援的人提早来了,那怎么办?而四位中年人同样支持原地等待救援的想法。

 

  这下两个意见支持率各半,一群人刷的全看向了苏沐秋等人。

  尽管不是非投票不可的场合,但人类习惯服从多数决,他们这里足足有六票。

  苏沐秋本想问问其他人意见,结果就对上五双看着他的眼睛──这是要他决定?苏沐秋倍感头疼,这时无论支持哪边,势必会让另一方心生怨言,因为抛锚的事,所有人都又累又烦,万一引发新纠纷那可难办。

  苏沐秋想了想,开口:“我们…”

  “等等,我投休息站一票。”叶修举起手,唉声叹气,“沐秋,我们快一天没正经吃过东西了,而且我想去卫生间。”

  罗辑正要开口建议如果很着急,他可以去路边解决一下,接着察觉苏沐橙忽然揪紧衣摆,不好意思地朝叶修身后挪了挪。

  众人同样留意到这个动作,这还有什么不懂,小姑娘早就把她的面包分给大家,自己没吃多少,估计饿着,现在想去趟卫生间,谁能真的硬下心拒绝?就算真的有,其他人估计都是乐意陪小姑娘走一趟休息站的。

  于是接下来的决定就容易很多,大夥转移去休息站,而四位中年人卷袖子,主动提出留下来修车,试试能不能早点大家离开这里。

  “要是成功,我们开下去接你们,在休息站等就行。”老沈说道。

  “那就谢谢了。”男乘客诚心道谢。

  众人将剩下没拆封的食物跟饮料留给他们,各自带好随身物品,由男乘客领头,青年殿后,一行人小心翼翼地朝休息站移动。

  下车时,苏沐秋被人戳了一下腰,回头迎上笑咪咪的叶修跟苏沐橙,两人悄悄对他比了个V字。

  “…害我白担心一场。”苏沐秋瞪着妹妹,小姑娘转身躲叶修后头了,三人撑着伞,在雨中小小打闹一阵,气氛倒是好了一些。

  

  

  休息站包含停车场在内,大概有几个操场的面积,在黑漆漆的雨夜里亮着灯,看起来格外令人安心,一踏进门,空调同样令众人暖和起来。

  然而,如探路的两人所说,里头空无一人。

  这么大的休息站,亮着灯,有空调,甚至用餐区的电视机都还开着,可是一个人都没有,确实有几分异常,但或许是他们一群十几人走在一块,并不觉得怕,反而聊了几句不晓得值班的员工或警卫到哪偷懒了。

  几位女性结伴去了洗手间,男士们进了小超市各自选了些吃的喝的结帐,因为这间休息站的自助结帐系统只接受刷卡,苏沐秋本来想找罗辑帮忙,前头碰巧在付帐的父亲就顺手结了,苏沐秋道谢,询问金额时,对方笑着婉拒了。

  “一点吃的而已,别客气。”他抱高手里拿着几包巧克力糖球的小孩微笑,“谢谢你妹妹刚才把面包分给小豆。他和我说,小姐姐没有吃到,全都分给大家了。”

  小朋友举起包装鲜艳的零食:“一包给小姐姐!”

  “你要送糖果给沐橙?”苏沐秋问道。

  “嗯!”小朋友肃着小脸镇重点头,“送给她。”

  看着一个才丁点大,得让长辈抱着移动的小朋友大声说着要去找马麻跟小姐姐,苏沐秋对着父子俩的背影心情复杂。

  负责提东西的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女儿大了,看开点。还是你要小追求者的狗腿?”

  “这种事,要让她自己选择嘛。”苏沐秋淡淡说道,接着沉思,“不过,想靠一包巧克力娶我妹妹是不可能的。”

  “一包不够,那两包?”

  “你想什么,重点不是数量,是对象的质量。”

  “要看巧克力的品牌?”

  听两名少年旁若无人地商量着妹妹的婚事,跟在后头的罗辑目光沧桑,莫名感觉虚弱,狗眼要瞎,默默端着餐点远离。

 

  众人各自找了桌子吃宵夜的同时,男乘客从服务台里找到遥控器,转了几个新闻节目,错愕地发现,没有任何一台报导H市的火灾。

  “这怎么可能?”他瞪大眼不断转着台,从头转到尾,都是些无关痛痒的新闻,“那场火这么大…”

  从他刚看到起火时表现出来的焦急,不难推测H市有家人朋友,于是任他近乎疯狂地不停切着电视画面,也没人阻止,只是沉默地跟着看那些新闻节目,从某地的奇人异士,一直到某地的家传汤面,都是些鸡毛蒜皮的无聊新闻。

  彷佛那场大火是他们集体幻觉。

  “也许一会就会重播到,不要慌。”小孩的母亲温声安抚,就连跟他不对盘的女乘客都在帮呛着而咳嗽不止的青年开矿泉水时,跟着附和一声。

  “希望如此…”男子恍惚自语,再度拿出手机拨号,仍然是不断的失败。

 

  众人沉默地吃了一会,忽然有人大喊一声:“快看,是火灾的新闻!”

  这是一个地方小台,电视里的主播一本正经,语气平板的说道:‘今晚某时某分,在H市发生恶意纵火事件…火源起始点尚未找到,受波及的区域甚广,包含以下……所幸已及时控制火势……将嫌犯逮捕到案…’

  男乘客紧绷地盯着伤亡清单,等最后一个人名消失,他才重重吐了口气,揉了揉眼眶:“太好了,太好了……”

  “对吧,不会有事的!”

  “嗯,谢谢大家……”

  在其他乘客恭喜男乘客亲友平安,肯定很快就能联系上时,苏沐秋吃饭的动作慢了下来,听着主播剩下几句话。

  电视上,记者拍摄了几处成立应变中心的医院,里头人满为患,惨状宛如人间炼狱,家属与伤者的哭声、尖叫此起彼伏,记者说着:‘如有需要协助,请拨打…为避免其他危险,在纵火犯未捉捕完成前,警方通知请各位市民安心在家,尽量减少外出。’

  “又是尽量减少外出?”叶修撑着脑袋,“再不出,就不用出啦。”

  苏沐秋心中微沉,摸了摸放在包里的笔记本。

  新闻里,完全没有提到异变生物。重点全放在火灾与纵火犯,其他一概模糊过去,比如火势为何能够一下子延烧那么广?为什么医院中有不少人明显并非因火灾受伤?难道,全都以逃难中推挤碰撞来解释吗?没有人怀疑吗?

  网上的谣言有人看到了吗?

  还是,和斩楼兰提起的马上就‘消失’的视频,受到一样的处理?

  …越想越复杂啊。

 

  苏沐秋郁闷地抓着头,几口扒完了饭,本打算扔了空盒,却在即将起身的刹那,毫无理由地一颤,他立刻扭头看向了门!

  这一瞬间,休息站的大门碰的一声猛然左右大开,一阵狂风夹杂暴雨吹了进来!

  不少物品被直接吹翻,摔碎在地,在众人惊呼中,休息站的电力跳开,里头陷入一片昏暗,被风雨刮进来的石砾、树枝树叶顿时成了伤人的利器,包子捧着的饭盒被吹走,他反射性追了几步,一根细小的尖锐树枝扫来擦过了手臂,顷刻间血流如注,接着被罗辑用力拽到桌子下。

  叶修第一时间拿外套将苏沐秋牢牢护住了,然而后者一使劲,直接把两人连扯带拉摔到了地面,他在狂风中朝着叶修大喊:“你!去!关门!!”

  “不行,你──”

  “我什么我,去关门!”

  苏沐秋的后半句话,被狂风绞碎,但与他贴在一块的叶修听清了,他说:除了你这皮厚的还有谁能关门?!

  叶修费力地挺起身,皱着眉撑在苏沐秋上方盯着他,苏沐秋忽地抬手贴在叶修耳边,“啪”的一下,一块弹珠大小的石块砸到他的手背,苏沐秋在黑暗中痛得直抽气,他捂着发红的右手,以目光朝门的方向瞪了一眼,他知道叶修能看清。

  果然,叶修缓缓退出桌底下,苏沐秋扯起外套护着脸,在心里思索大门被吹开时,沐橙在谁旁边,接着他突然感觉有某样湿热柔软的触感舔过他受伤的手背,很轻巧地,最后轻咬一口就离开了。

  大约半分钟内,苏沐秋听见有东西被砸毁的巨大声响,最后砰的一声,风一下止住了,他连忙抬头,叶修抵在门边,朝他使眼色,苏沐秋跑上前跟着按住被风撞得发颤的门板,出声招呼其他人来帮忙,几位成年男性赶紧起身,一起摸黑推了好几张桌子挡住门。

  察觉桌椅隐约有被撞开的趋势,青年忙拿了根铁棍卡在门把间,众人总算松了口气。

  几声通电不稳似的啪嚓声后,备用电源启动,室内重新亮了起来,照出满地狼藉,以及彼此狼狈的模样。

  男乘客颊边一块瘀青,心有余悸地问:“大家没事吧?有人受伤吗?”

  苏沐秋喊着几人,接着瞧见桌底下有只血淋淋的手臂举了起来,包子这下两只手都伤了。

  “哎呀!好严重…”小孩的母亲忧心地拿手帕替他按紧伤口,等其他人找来药箱,小心地清理伤口,包扎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众人都带了点伤,幸运的是,除了包子之外,其他人都是不见血的小伤而已。

  众人给伤口包扎上药,合力整理出一小块干净的地方后,早已累得够呛,其他商品是管不着了,只能说天灾无可奈何。

  见所有人满身疲惫,眼下却连可以趴着休息的干净桌面都没了,男乘客翻进服务站找了片刻,本想拿几条毛毯,却意外找到了供旅客租借的睡袋,还挺新的,他不客气地发给了大家使用。

  “你能睡着?”青年抱着睡袋狐疑,他紧张地觑着门。

  男乘客找了角落盘腿坐下:“我想能睡多少就睡多少吧…睡不着,就当休息了。”

  众人无奈,接过了睡袋找地方躺下,有人张着眼瞪向天花板,有人阖起眼希望能逃避一切。

 

  大灯很刺眼,然而在这个暴风雨席卷的夜晚,不确定性因素太多,他们绷着神经,没有人提出关灯。

 

  苏沐秋闭着眼睛,听门板被风声拍的硄硄作响,那声音极重,他听见小孩胆怯地偷偷问着母亲,外面是不是有一头可怕的怪兽,想撞破门冲进来吃掉他们。

  “嘘,不要怕,睡吧。”母亲低声说着,

 

  骤然变强的暴雨,在后半夜缓缓歇了,恢复原先大雨倾盆的状态。

  沉沉雨声中,苏沐秋听到一阵极细微的窸窣声,他睡袋侧边的拉链被人开了一小道缝,苏沐秋习惯成自然地侧了侧身,接着对方溜了进来,两人将不算宽敞的睡袋挤得满满当当。

  对方在很近的地方喊他的名字,差不多要累得睡着的苏沐秋含糊应声,脑海中再度浮现逐渐熟悉起来的杂音。

  他觉得自己快要能听清了,那不是杂音,应该是白噪音的一种。

  他想着:那听起来,像是……

  “喂,沐秋?”叶修察觉苏沐秋的呼吸平稳下来,“睡着了?”

  他摸索着,捞出苏沐秋的手臂,在仅剩些许泛红的手背上舔了几口,最后呛了满嘴的清凉油。

  

  

  清晨醒来的时候,苏沐秋睡倒在凉丝丝的地板上,身上压着个微沉的物体。

  这感觉太熟悉了,不用睁开眼,他就晓得是叶修滚到他怀里。

  他刚想起身,一动作就发现叶修的脚搭着他的小腿,同样的动作,以鱼尾巴来说应该算卷着吧,两只爪子还埋到他衣服里头,抱着他的腰取暖。

  人鱼和人类一样是恒温动物,不过体温偏低,自从叶修担心他夜里出事而几次跟他紧贴着睡之后,就常常睡到他身上,扒都扒不开,此时苏沐秋就习以为常地以有人紧抱着他的姿势坐起身,一下被清晨寒冷的空气冻了个哆嗦。

  叶修皱了皱眉,睁开一只眼睛瞟了他一眼,松开手,接着慢慢滑回了温暖的睡袋深处。

  苏沐秋面无表情的将手伸进睡袋底下,精准地在叶修脸上狠狠掐了一把,这才钻了出来,搓着手臂穿上外套,勉强暖了起来。

  大概是太冷了,加上时间尚早,多数人犹在熟睡中,一只只颜色各异的睡袋像是某种昆虫的蛹,蜷缩在里头……突如其来的联想让苏沐秋一阵恶寒,连忙抛到脑后。

  他去休息站的卫生间捧了把水拍到脸上,霎时觉得要被冻掉一层皮,脑袋清醒许多,顺手冲了一条冷毛巾,打算残酷的在冬天清晨把叶修糊醒。

  苏沐秋悠闲地往回走,没几步就察觉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侧门被人推开,女乘客气喘吁吁地扶着门,手里提着四份三明治。

  她抬头,惊慌无措的目光对着年纪小她许多的少年:“怎么办…车…”

  “风太大,吹翻了?”

  “不是…不是…”

  苏沐秋心头一跳。

  女乘客捂着脸蹲下:“车子…开走了。”

  

  “他们四个…把我们全扔下来了!”

  

  

    

 

 

没啥意义的场外

 

  尽管室内乱成一团,最显眼的还是其中一张桌子,不知怎么的垮了一半,小男孩眼尖地发现苏沐橙的衣服颜色,指着那里大喊,众人吓了一跳,正要合力抬起桌子,就听苏沐橙喊:“哥哥!叶修!我没事。”

  “妳还好吗?”男孩的父亲担忧问道。

  他朝半毁的桌面下看去,底下的小空间中有两个人,他看不太清楚,只知道应该是苏沐橙压在另一个人腿上。

  “我没受伤,只是有点害怕,一时站不起来…我跟叶秋在一起。”

 

  有点害怕?站不起来?…叶秋?

 

  “我拉妳出来。”苏沐秋灵光一闪,扯了条桌巾跟着钻进桌下,就看见苏沐橙尽可能挡住叶秋的大尾巴。

  苏沐秋沉默地把桌巾交给他,将妹妹拉出来,拍干净身上的树叶尘土,趁其他乘客去整理环境时,一脸尴尬抱歉的叶秋围着桌巾挪了出来。

  叶修找了一把菜刀过来,递到苏沐秋手中。

  “哥哥,叶秋是为了保护我跟包子,那时候他护着我,看见包子受伤,本来想过去帮忙,情急之下…”

  由于妹妹的解释,苏沐秋勉强接受了,叶修啧啧两声,被气闷的叶秋怒视。




→ 08

评论(30)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