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方舟计划 08:黎明第一枪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0 7:暴风雨席卷的夜晚


  女乘客惊慌地推开门,开始和苏沐秋描述她清晨外出所见时,苏沐秋扶着她到椅子上坐好,并顺势踹醒了叶修,要他去叫醒其他人。

  其实根本不用他叫,晚上没人睡得好,女乘客打开门的声音同样不小,只不过是因为天气太冷,这才醒的慢了点,先起来的人早已察觉气氛不对,聚了过来。

  叶修见状,意思意思喊了下包子等人,就裹着睡袋挪到苏沐秋身旁,靠着他打瞌睡。

  “我早上被冻醒,既然睡不稳,就想着买点吃的送去车子那边,刚好看看情况,说不定有救援了,可是……”在众人陪伴下,女乘客勉强稳定一些,慢慢说道,“走回原处的时候,发现车子已经不在了……”

  打着哆嗦的男乘客睡意朦胧,语气不耐:“不会是妳记错位置了吧?”

  “没有,我没有记错。路上这么空,前后没有车辆,要是车还在,一眼就能看见。”女乘客笃定。

  “小姐,忘了问妳有近视吗?”男乘客说。

  女乘客直接把手里的一袋三明治朝地上一砸,啪的一下摔成了奇形怪状,男乘客愣了一下,回首怒视。

  见气氛剑拔弩张起来,小豆的爸爸按住男乘客,而苏沐秋岔开话题:“不一定是丢下我们走了,也许有别的原因。妳记得周围情况吗?”

  “很正常。”

  “或许只是没有留意?”苏沐秋思索,“比如,高速路上有没有植物、动物的痕迹?与昨晚有什么不同?”

  女乘客愣了一下,显然没仔细注意,想了好一会答不出来:“心里有点急,我没有注意……昨晚又比较匆忙……”

  罗辑忐忑地望着苏沐秋:“你觉得可能是……”

  “只是猜测。但假如真是那样…”

 

  几人对话时,一道短促而高亢的尖叫声响起,其中饱含惊惶,小豆的爸爸立刻朝卫生间赶,他认出那是妻子的声音。其他人追在后头,就怕出了什么事,正好与惊慌地冲出来的女性撞成一团,她惨白着脸,紧紧护着小豆和苏沐橙。

  她原先想着太沉重的事,小孩子就别听了,于是带着两位小朋友去卫生间刷牙洗脸,岂料碰上突发状况。

  男乘客从塌掉的木桌边扯了根木条下来,木条尖锐的那端朝向卫生间,罗辑正在确认苏沐橙跟小朋友是否受伤,而小豆父亲抓紧惊魂未定的妻子问道:“发生什么事?!”

  昨天太多情况,此时的众人宛如惊弓之鸟。

  “那…那个人……他……”她颤着声说道。

  “哪个人?谁?”

  女性无助摇头,开阖着唇,意识慌乱。

  男乘客吞了口唾沫,主动走进卫生间:“看看就知道了。”

  苏沐秋跟在后方,叶修抿着唇,没有迟疑的跟上。

 

  休息站的卫生间分男女,甚至隔出了几乎没有使用机会的人鱼间,但洗手池却是共通的。刚踏进卫生间的隔门,他们就看见了卧倒在地上的身影。

  对方半朝着门,两眼直愣愣地瞪往几人的方向,眼球表面些微混浊、皱缩,肢体一部分肌肉僵硬着,导致姿势古怪而别扭。

  尽管这具开始有尸僵迹象的躯体令人无比陌生,但他穿着昨日那身衣服,几人一眼就能认出,是那名青年。

  他死了。

  叶修是最直观察觉这件事的,他感官敏锐,可以明确感知到地上的躯体温度降低,没有呼吸起伏,已经死亡,他朝苏沐秋确认的目光轻轻摇头。但前头的男乘客没法判断,木棍一扔便奔了过去,大声叫唤着,抓紧对方的肩膀摇晃,手碰到青年时,因为过分冰凉的感觉僵了一瞬。

  “喂…喂,开玩笑的对吧…?”男乘客僵硬地自语。

  随后跟来的小豆父亲同样吓了一跳,他白着脸将包子罗辑等人挡在隔门外,按了按苏沐秋和叶修的肩膀,轻声嘱咐:“小孩子别看了,这里我们来确认。”

  苏沐秋闭上眼,抚平骤然加快的心跳,任对方将他们小心地推到外头。

 

  他晓得隧道中死了人,知道H市爆发严重灾难,但各种阴错阳差下,这实际上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直面他人的死亡。

  两名少年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让罗辑紧张地安慰着,苏沐秋转头,看见叶修同样心有余悸……他们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他蓦地意识到,其实叶修对于死去的人类没有任何情绪,他只是模仿苏沐秋的反应。

  比起叶秋行走、语言上的小困扰,以及偶尔间对人类漠不关心的态度,叶修简直毫无破绽。

  “沐秋?”叶修低语。

  “嗯。”

  感觉垂在身侧的手被温度偏低的指尖碰了碰,苏沐秋凝视着那双带有关心的黑色眼睛,牢牢回握过去。

  

  

  在场没有人是医生,但任谁都能看出青年死了,走出卫生间的男乘客和小豆父亲不语,直接浇熄了众人那点希望。

  “怎么会这样呢?昨天还好好的…”罗辑茫然。

  “他身上没有明显伤口,也没有流血,其他的,我们不晓得……”小豆父亲摇摇头。

  罗辑尽力推测:“会不会是本来就有什么疾病?心脏病之类的?”

  突如其来的死亡,带来的巨大阴影,他们迫切的需要知道原因,来消弭心底的不安。

  然而他们彼此之间根本不认识,连青年叫什么、家住哪都不晓得,更别提这种隐私了。

  女乘客想起什么:“他昨天一直咳嗽……”

  叶修左看右看,最后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斜指着天花板边缘处的监视器,镜头上的红点亮着,正常运作着。

  似乎为了消除恐惧,男乘客表现出极大的怒意,彷佛突然死亡的是他过命兄弟,而非偶然结识的陌生人。

  男乘客大叫:“对…监视器!我们去找那些该死不尽责的职员,要他们调监视画面啊!出了这么大事,居然还没个人来查看情况?!”

  商量的结果,由男乘客、罗辑、苏沐秋、叶修四人去找休息站人员,而不放心家人的小豆父亲、“周遭危机四伏我要执行保护任务”的包子和路都走不太稳的叶秋留下,陪着几位女性与小孩。

  离开前,叶秋忽地伸出手,扣住了叶修的手臂,眼里是明显的不赞同,以人鱼的语言低喊:‘哥,你还要去?这上面感觉…’

  叶修斜了他一眼,抽手拍拍亲弟的脑袋瓜,几步追上了小队伍。

  小豆的父亲笑了笑,缓和着气氛:“不放心弟弟吗?你们兄弟很关心彼此,感情不错吧。”

  叶秋听懂了一些,僵着脖子点头,在心底把亲哥骂个狗血淋头。

 

  

  几人走进了商场,靠外那圈货架因昨晚的狂风暴雨而吹的东倒西歪,商品落了满地,摔碎的果酱瓶、腌渍食品混在一起,散发黏腻酸涩的气味,四人绕了一会,才找到隐藏在货架后,写着STAFF ONLY的员工通道门。

  门后是一条通往二层的老旧楼梯,卖场的灯光照亮了几阶锈迹斑斑的窄小踏板,再向上却完全看不清了。

  男乘客看了眼一起行动的其他人,一个书呆,两个未成年,他深吸口气,直接抓起那根掰来的木棍,二话不说就打头阵上去。

  比起光线充足的一楼,二楼一片漆黑,和伸手不见五指相去不远。男乘客左右胡乱挥舞木棍,摸着墙前进,忽然背后有人喊道:“等等!别动。”

  男乘客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压着声:“什么事?”

  “你前面有箱子……啊,我找到电灯开关了。”

  天花板上挂着的一只灯泡啪的亮了,昏黄灯光照出站在开关旁的苏沐秋,而小心翼翼地走在最后的罗辑伸着脖子,观察二层的构造:“休息室,监控室…还有杂物房…嘶,好冷…”

  一阵刺骨寒风吹来,罗辑起了层疙瘩,发现二楼尽头处的小窗开着缝,他说着难怪,顺手关好了窗。

  “人应该在休息室吧?”男乘客答,迳自上前,他敲了敲挂有休息室吊牌的房门,听里头毫无声响,便尝试性地去扭门把,没想到门一下就开了。

  他大步走进里头,接着蹭蹭几步倒退了出来,碰的一声撞到墙面,脸色难看至极,额上渗出了一层细密冷汗。

  “里头怎么了?”

  男乘客咬紧牙,才制止了牙关发颤:“里面…”

  对方这模样令苏沐秋起了不好的猜想,他越过对方进入房内查看,这一看,也是惊出一身冷汗。

 

  如同卫生间的场景重演,休息室里同样有人瘫倒在地,有两人,都穿着休息站的制服,然而这是死了多久…苏沐秋完全看不出来。

  躺在地上的两个人,竟呈现木乃伊似的半风干状态,干瘪起皱的皮囊紧裹着骨头,露出衣外的手臂细得宛如鸟爪,眼眶凹陷,眼球外突。只庆幸天冷,尸臭味并不浓,但那淡淡的气味一扑来,想起那是同类死亡的味道,男乘客和罗辑脸色一变,胃液翻涌,压抑不住地吐了出来。

  苏沐秋也想吐,心头发虚,但不知怎么就是耐了下来,淌满冷汗的手拾起掉在一旁的木棍,定了定神,果断地接连推开了其他房门。

  幸运的是,不是每间房都有这么大惊喜迎接,不幸的是他们没法调监控了,监控室内被切割成十几个窗口的屏幕幽幽亮着,其中一格可以看见聚在一起的其他人,而操控用的台面上,倒着同样成了诡异干尸的警卫。

 

  ──在他们无知无觉地跑进休息站,在卖场找东西吃、打地铺时,头上不过几尺的地方,有三个死人静静待在黑暗中,与他们睡在同个屋檐下。

  苏沐秋头皮发麻。

 

  叶修靠了过来,紧紧攒住他的手,力道大的差点要捏碎他的指骨,苏沐秋一时间疼的直抽气,那丝顺着脊柱窜上来的战栗似乎都淡了不少。他掐了下叶修,却没感觉对方松手,反倒使了更大的劲,将他从监控室里硬拖了出来,这才松了点箝制,但仍紧扣他不放。

  “我…查看一下他们的情况。”勉强缓过来的罗辑自告奋勇,“我读过一些医学书,说不定能找出线索。”

  罗辑这话说的底气不足,不过在场除了他,其他人更不能指望,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罗辑的动作很谨慎,没有直接上手去碰,保持一段距离细细观察了几处,随后隔着死者衣袖捏过关节及肌肉,得出这三人都是在短时间内死亡的推测。

  “尽管看上去像是…唔,按照常见的说法,像是自然风干的,但皮肤、眼球的状态,不像是经过长时间。”说完后,他自己尴尬了一会,补充要是经过长时间,腐败臭味怎么也会漫开来,这也是判定点之一。

  想到二楼有这么几具尸体,他们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粗略检查过没有其他特殊情况,就匆匆下了楼。

  落后的苏沐秋往下走了几步,忽地止住步伐,待在楼梯口不知想些什么,最后脚步一转,再次回到职员休息室,推开了门。

  那两具尸体自然还是在地上的,没有诈尸,苏沐秋却直觉有什么遗漏,犹豫再三,仍然抬腿走近,弯腰蹲下,慢慢伸出手。

  他即将碰到职员尸体时,却让人拦了一下。

  单膝跪在他身侧的叶修将苏沐秋朝后推,把他挡在身后:“别碰。”

  “但…”

  “你打算做什么,告诉我,我来动手。”

  “身先士卒,不错啊叶修大大。”

  苏沐秋冲他挑眉,就像平时一般,然而心跳略快,显然清楚自己原先的举动十分冒险。叶修笑了笑:“那是,把感激放心上就行。你一个脆皮后边站去。”

  苏沐秋没有推拒,配合地退后,但离叶修不远,是一伸手就能拽着他朝外逃命的位置。他指挥着叶修把侧躺的尸体翻个身,后者才推了下尸体,尸体下方眨眼间便窜出了数百只小虫子,受惊吓似地沿着尸体干瘪的表皮爬出,向外逃窜!

  那种虫子格外小巧,甲壳纯黑,无任何花纹,外观像是无害的小瓢虫,但一个个肚大浑圆。这些黑色瓢虫若非一大群全冒出来,在阴影中钻动,否则这么暗估计是察觉不了的。

  逃窜中的虫子像回避大石块般错开叶修,其中一小部分却往苏沐秋的方向爬来,苏沐秋一看这情况,腿一抬就直接戳叶修边上去了,途中不慎踩碎了几只小虫,细微的腥气飘散开来。

  在两人沉默的注视中,那群小虫原地转了几圈,片刻后不甘心地散了干净。

  “这些虫子会怕我。”

  “显然如此,看它们害怕的。原来你还能驱虫啊?”

  苏沐秋抬脚,鞋底是红褐色的黏稠液体。

  叶修望着苏沐秋,意有所指:“即使我很强吧,但陆地昆虫会知道要害怕深海人鱼?这些虫子对你有兴趣,却因为我而逃开……”

  苏沐秋揉着发疼的额角。

  他完全没想起数分钟前的胆寒,直接领着叶修拿剩下两具尸体实验,那些虫子尽管还只会傻呼呼地朝目标直线前进,但似乎有了吃软怕硬的迹象──或许其他人即使察觉了,也不会放心上,毕竟猫狗宠物都知道撒娇有糖吃,调皮会挨打,虫子懂得吃软怕硬怎么了。

  这其中暗示的问题可大了。

  …它们有了初步的思维能力。

 

  

  他们掉队太久,简单检查尸体后赶紧下了楼,一回到集合处,便感觉氛围躁动不安。

  男乘客已将二楼的情况尽数告知众人,想到楼上有死状诡异的尸体,而且通讯仍然失败,众人倍感无措,母亲抱紧了孩子,女乘客则呆愣地轻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我们走,离开这里。”男乘客直接决定。

  这话说的非常强硬,不容反驳,放数小时前,女乘客大概又要跟他讲道理,但此刻他们心里惶惶不安,强硬语气反而说动了众人。

  苏沐秋和叶修没反驳,加入了收拾的行列,毕竟他们看到虫子是真,但又没上去给虫子咬一口,不能轻率肯定三人的死因,万一黑色瓢虫只是食腐呢。

  更何况,死在卫生间的青年,显然是另一种情况。

  众人只想着尽快离开处处透着诡异的休息站,什么都没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跟在男乘客身后推开桌椅,出了大门。

  门外却是大变样了。

 

  来时是深夜,周围太暗,下着暴雨,他们都没有闲心观察环境,可也清楚绝不该是现在这般景象。

  植被茂密,花草丛生,密集繁茂的林木枝叶挡住了小半雨势,停车场地面被底下窜长的根系与杂草顶的开裂,数道丑陋伤痕般的裂缝划破了灰色的水泥地,露出下方纠缠成网的细弱藤蔓,与积了浅浅一层的雨水。

  

  看这势头,要不了两天,这周围就会变拼命疯长的植物覆盖,像是……

  “热带雨林……”罗辑喃喃自语。

  

  

*

  

  斩楼兰到了竞技场,找到之前在谈话中仓促约定的房间名,输了密码进去,里头已经站了两个角色。

  察觉他的到来,本来正在讨论的两人止住了文字对话,其中一人开了语音问好:“昨天谢谢你了。”

  “都是朋友,唐姑娘别客气。”斩楼兰答,“对了,另一位是…”

  “是我同事,也是上城区人,可以信任。他一样是来讨论现况的。”

  “嗯。”最后一人答道,似乎略嫌冷淡,不过他的角色上方很快飘出文字泡:你好。

  “哦哦,你们好。”

  斩楼兰打开他彻夜未眠搜集来的资料时,顺势扫了眼房中的角色,除了他以外,都是新号。

  神枪手,一枪穿云;战斗法师,寒烟柔。

 

  昨日深夜,他接到一通电话,对方直接坦言是一叶之秋的朋友,希望他帮忙通个关,斩楼兰诧异,但没有太多犹豫,很快地将人通过特殊管道放进了B市,这一接触才晓得找他帮忙的,竟然是唐家大小姐。

  她形色仓促,衣着上带有些微尘土,略显狼狈的外貌让斩楼兰不由得关心几句,才震惊地得知旧城区各种异形生物四处乱窜的消息,并定下了这次讨论。

  楼家和唐家在上城区B市都有一定权势,然而是面向不同领域,交换情报正是刚好。

  不过,这些全是上头有意隐瞒的消息,他们不晓得哪些会触动上方的敏感神经,将讨论地点挪到游戏里,多少存着争取时间的想法。高层无法直接对上层区的权贵出手,但让他们断了联络方式,比如干脆断个网是很容易的。

  “军队出动了。”斩楼兰清楚时间紧凑,开头直接扔出最紧要的讯息,“不仅是旧城区,上城区也有军队巡逻。军队有一次大型出动,目前确定他们派出的车辆和士兵总数,与回来的数字不符合…那不是演习。”

  “你是指,军队在上城区某处,与某些东西战斗,还有了伤亡。”寒烟柔诧异。

  “对。而且,这不是一两周内才开始的事。除此之外……”斩楼兰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不只是人鱼……也有人被带走了。”

  “被带走?”

  “你说看见旧城区的人情绪不稳,变得容易激动,迷惑,产生破坏欲……像是集体失控,对吗?”

  斩楼兰问,在得到寒烟柔肯定回答后,他叹口气:“上城区有好几批人产生相同症状,全被带走了。”

  寒烟柔惊讶万分,这意味着,如果这种情况是源于某种突变疾病,那封锁根本徒劳,因为病毒显然早已进入上城区。

  斩楼兰接着说了几条一般人从未在媒体平台见过的新闻,都是前面那些衍生的连带问题。

  “军队……我碰巧听过一件事。”寒烟柔说着,“近十年来,市场上某些金属突然增值,价格波动不大,但因为涨价的金属特殊,不是金银那类,所以被少数人留意到了。”

  “是什么金属?”

  寒烟柔回答:“是钛、铝这两类为主的几十种金属。通过某些消息确认,这些金属材料绝大部分送入了军部,不过几年前开始,金属的去向换了地点,流入世界各地,无迹可查,而金属的交易总量没有降低,甚至增加了。”

  “金属,难道是军备?”斩楼兰说。

  若作为军部暗中储备可以理解,然而军队各式武器、装甲车使用的金属以钢为主,混合其他合金与材料,而钛铝……他想了一会,没能将这些情报联上,就暂时放一旁了。

  “妳有调查到人鱼的去向吗?人鱼为什么被带走?而且军方后来是开没有编列在军部名下的车,偷偷摸摸的,要不是我正好认得车牌号码,大概认不出来。”斩楼兰感慨。

  寒烟柔遗憾的答覆:“没有呢。”

  “这样……那我再打探一下。”

  “人鱼…”

  突然听到比较陌生的声音,斩楼兰愣了一会,才想起这是那位一枪穿云:“一枪老兄有人鱼的消息?”

 

  “有。”

  一枪穿云答,几乎让人怀疑自己掉线的漫长沉默后,他才接着开口。

  “后天人鱼,异变了。”

 

  家中有亲人是人鱼的寒烟柔和斩楼兰对这条消息惊讶无比。

  “这个消息确实吗?”寒烟柔谨慎确认。

  不是不信任,只是这太过匪夷所思。

  “确实。”一枪穿云肯定答道,另一头的唐柔想起这位同僚的家世背景。周泽楷的双亲是专门诊治人鱼的特殊医生,从某方面来看,平日或许比研究员更加贴近人鱼,有机会得知这些消息并不奇怪。

  “可、可是,后天人鱼,原本是人类啊!”斩楼兰懵住,呆在屏幕前万分茫然,一丝丝寒意攀上心口,“如果后天人鱼都会异变,那么……人类──”

  

  就在此时,他感觉脚下的地板猛然一颤,震动幅度不大,但他却像是冷不丁被撞钟锤个正着,大脑有瞬间被强烈的迷茫感侵袭,原先握着鼠标的手一晃,拍倒了一旁的茶杯,绘有游戏LOGO的马克杯登时砸个四分五裂。

  更糟的是,啪的一下断电了,他房内所有电器同一时间全数停止运作,面对漆黑的屏幕,斩楼兰看见自己的惊疑不定。

  被发现了?!他心头一跳,几步到了窗边,掩在窗帘后悄悄朝外看,就怕看到好几辆车团团包围楼家大门,部队高举机枪要求他束手就擒。但他这一看,发现不是只有他家断电,肉眼所及的区域,从近处别墅区的邻居,到远方闪烁的灯光,霓虹灯,大型招牌看板,全都没了动静。

  老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询问楼大少爷有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事故受伤。

  “…B市北区,断电?”斩楼兰仍不可置信。

  假如属于权贵的北区都能产生这种情况,那代表一个可能:

  整个上城区,全数断电了。

  

*

  

  B市军区,最偏僻的位置,电梯面板上不存在的地下五层,几只足有三尺高的巨大筒状装置顺着密道,由地表的特殊装载区运了下来。

  特制的升降梯因供电不稳而停了一瞬,接着继续平稳下降,到了它原先在的地方。一旁待命的人员们在圆筒就位的同时动作起来,监测情况,与原有数据比对,一一确认完毕后,统一执行了接入程序。

  闪烁着幽蓝色灯号的装置外层,特殊材料制作的保护壳退去,露出其后的物体,那是由加厚的钢化玻璃制成的玻璃筒,外型像极了巨型试管。

  每只巨型试管内,都盛装着约七分满的透明溶液,以及活物。

  “人鱼都平安回收了吗?”

  “报告,是的。”

  一名研究员抚着玻璃筒,与内里的人鱼对上目光。

 

  这些玻璃筒完成接入后,便与地下室内的大型水池联通,其他玻璃筒里头的人鱼被关在狭窄地方早就不耐烦,一甩尾巴游回了大型水池,和其他同伴待在一块。

  大型水池占地宽广得教人咋舌,人造阳光与海浪系统稳定运作,阳光、沙滩、海水及数十只悠闲嬉闹的人鱼,且随时有人员为人鱼送上他们想要的服务或美食,让这里像是奢侈的南洋度假小岛。

  可惜这都是假象。

  他的助理站在一旁,望着水池的方向傻笑:“啊,真好啊,返祖的人鱼,是不是就和真的人鱼一样了呢……”

  听到这句话,青年脑中闪过一句当他仍是别人助理时,自己上司曾说过的:没有所谓返祖现象。

 

  这算什么返祖现象?

 

  这里不过是上城区的地底,而那些也不是真正的人鱼,都是以人类为素材,透过科技强行殖入人鱼细胞,诱发病毒式增殖,最终完成的昂贵仿冒品罢了──最明显的差异就是,它们不像真正的人鱼可以一辈子活在水里,却又离不开水,不上不下,伪劣至极。

  他意识到自己分神中不小心把话说出口,幸好及时打住,将后半段截在途中,即使如此,助理仍受了不小打击:“为什么不可能是返祖……他们都有了不可思议的能力不是吗?”

  “即使返祖,返的也不是他们本身,而是体内人鱼细胞的基因本能被诱发、活化。怎么搞得,这话我要说几次?”

  助理赶紧道歉:“是的,对不起……”

  纵是如此,连连道歉的助理心里免不了嘀咕,他们这位上司,对待高层和下属,态度可谓天差地别,一边是察言观色小心翼翼,一边是毫不掩饰的坦露不悦。做人这么双面?

  青年没管助理暗地腹诽什么,他自己就是一路爬上来的,哪能不知道?可权势放在这,现在由他当家作主,就像紧绷到极致后的反弹效应,他是一点都不想对这些没必要的人装孙子陪笑脸。

  他拍拍玻璃筒,里头唯一一只没有马上游回水池的人鱼望着他。

  那尾后天人鱼金发碧眼,年轻的外貌精致漂亮,占尽优势,水蓝色的眼睛似乎看什么都带着单纯的好奇,他在水中微微笑着,小幅度摇晃嫩绿色的尾鳍,试探地朝青年说了一句:‘你好?’

  青年望向助理:“031的最新检测报告呢?给我。”

  助理拿起平板点了几下后交给对方,一边主动说道:“031的脑部受人鱼细胞侵蚀的速度越来越快,比起上周又快了7%,他的长期记忆区域已经毁的差不多了……所以您千万不要伤心他又忘了您……”

  “谁会伤心这种无聊事?”青年随口回答,察觉助理的目光,他塞了个理由:“它们会远离主……远离家人和伴侣,到咱们这里,是为了人类存亡的大事,在这些问题前他记不记得我不重要。”

  “他表现如何?”青年又问。

  提起这件事,助理兴奋起来,那张尤带青涩,偶尔还会展现出不切实际的天真正义感的年轻脸庞,闪现初露端倪的病态狂热:“是的!非常好,特殊部队方面发回来的资料显示,031的人鱼之歌对迷惑异变生物非常有用……不过这次同行的034,夜视能力虽然很强,但果然比不上现有的红外线侦察机……”

  明明讨论的是自己的事,泡在水里的031一无所觉,在玻璃筒内小心地触碰内嵌的仪器,就像他真的是条刚从海里被捕获的人鱼。

  “等机器失去作用后,人鱼就会派上用场。”

  研究员眼底泄漏出几分没能掩饰好的,属于野心的阴冷,面上却是露出和气的笑容。

  助理积极点头:“我们这可是,为人类存亡之战打响了黎明第一枪啊!”

  他没啥所谓的点头,敷衍地表扬助理这话说的很对很好。

  “对了,实验室方面有没有新回覆?新的实验体直接施打人鱼细胞,模拟诱发的情况如何。”

  “有回覆了,他们说结果无变化,失败。”助理读完消息,抬头问道,“是拿小白鼠作实验失败了吗?这个我很在行,不如我去帮忙……”

  “不用。”

  小白鼠?他们是拿失控的人类做实验,至于失败,那自然是死了。

  当然这话他可不会说,只扔一句机密,就让对方紧张地乖乖闭嘴。

  助理汇报完毕后,青年指派了新任务给他,近期带回来的人鱼太多,让他去帮忙照料:“如果有抗议太激烈的,就登记一下送它们回去,反正派不上用场。”

  “人鱼……那个,请问,要怎么照料人鱼?”

  助理掏出了纸笔,神情认真,研究员却满不在乎地扔了句:“让他们吃好睡好,尽量跟细胞被诱发的那些人鱼待在一处就行。”

  “这样就行了吗?那些可是人鱼…”助理犹豫。

  “你就当做养了条金鱼,养不死的。”

  总之还活着就行,这句话研究员没明说,全看助理有没有意会。

  “好的!承蒙您的指点,谢谢……”

  助理道谢,本想喊对方的名字拍几句马屁,却猛地卡了壳,搜肠刮肚也想不起对方名字,只得连忙改口,“呃,谢谢您!”

  他踏出门离开前,转身再度恭恭敬敬地说了声谢谢,他们计划的新主导者随意地点了点头,放下了手里的资料本去察看屏幕,新人这才看见对方别在胸前的金色名牌。

  他费力地看去,只希望自己不会再犯忘记上司名字这种错误。

 

  那上头,写着的名字,似乎是…

  陈…Ye……

 

  “还有其他事?”陈研究员回头问了句。

  “没有!谢谢您的指导!”自以为不动声色的新人吓了一跳,不敢再看,连忙鞠躬道谢,慌张地跑开了。

    



==

接下来我要控制字数,每章三千,不能更多…(痛苦
这文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异能,什么风火水土都没有,所以不用紧张异能怎么还没刷出来


→ 09

评论(27)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