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方舟计划 09:废墟中伸向天空的手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08:黎明第一枪



  外头已经被植物彻底包围了。

  

  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路面下竟然覆满密密麻麻的藤蔓,空气中有股属于植物的潮湿腥气,繁茂枝叶遮挡住连绵不断的雨水和大部分的阳光,明明是早晨时分,却昏暗无比。

  几人对突如其来的变化都有些不知所措,然而真正令众人陷入恐慌的,却是甫一开门便汹涌而至的巨大昆虫!

  宛如隧道内的场景重现,数量没有当时的蟋蟀那么多,但这次扑过来的十数只昆虫却是谁也没见过。泛着金属绿的甲壳,参差不齐的大腭畸形突变,朝四面八方岔去,薄翅嗡嗡拍动着,大腭开阖的刺耳摩擦声响令人发颤。

  “啊……啊啊……!!”

  女乘客惊恐地尖叫起来,发了疯似的直接将背包一股脑甩扔出去,慌乱中她完全顾不得方向,准头极差,连几尺远都没有。

  背包砰的砸在脚边,而眼前一只畸形昆虫扑了过来,细长的脚足一张一扣,倒勾绞紧了她的头皮,女乘客在极度惊恐间哑然失声,只能眼睁睁看着虫子动作。

  钢钳般的大腭擦着鼻尖张开,触角与数对复眼在她眼前颤动着,女乘客死命瞪大了眼,却猛然感觉头皮一阵撕扯,她痛叫一声,就看见苏沐秋手里拿着一根木棍,狠狠将昆虫砸飞出去。

  “没事吧?!”

  “没、没事……”

  面对苏沐秋镇定的眼神,女乘客恍惚回答。她轻触头上的伤口,两侧耳上被扯出渗着鲜血的刮痕,幸好并不深,而在她心有余悸地盯着指头上沾到的鲜血与几缕落发时,苏沐秋拿着木棍又赶跑了几只昆虫,与叶修分工合作,两人很快赶跑大半。

  其余乘客没好到哪去,全都摔的东倒西歪,六神无主。

  才踏出休息站就受伤,这是众人始料未及的事。

  而且,外头都是这种东西,在某处潜伏着吗?

  罗辑临出发前曾给包子与自己换过药,他很快跑回休息站内找出医药箱,为女乘客包扎了伤口。

  “现在呢?”叶修蹲在一旁,问着苏沐秋。

  苏沐秋帮罗辑拿着纱布,正欲回答,便被突然出声男乘客抢答:“继续走。”

  “继续……?”女乘客尖着嗓子重复。

  男乘客坚决地扫视众人,语气强硬,“不然妳还想退回休息站?等待救援?你们觉得这种情况,救援进得来吗?何况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除了抢车逃跑的那四个!”

  这是女乘客之前的论点,此刻却被男乘客拿来使用,堵得几人哑口无言。

  “我……”

  “而且休息站里有某种东西,把人都杀死了。”男乘客逼近她,尖刻地质问,“妳想走回去,跟尸体共处一室?”

  女乘客回望身后休息站的大门,不知是否受言语暗示影响,只觉得里头黑洞洞的一片,像是怪物的血盆大口。她缩着肩膀,不再出声。

  男乘客颇具压迫感的目光转为对上叶修。

  叶修悄悄歪向苏沐秋,见他微微点头,也就无所谓地耸肩:“唔,我没意见。”

  “这样最好。”男乘客强调,“所有人,都跟上了。”

  

 

  实际上,不用男乘客发话,他们迟早会发现,除了踏入树林外别无选择。

  如今休息站的四面八方,都是雨林般的景象,即使心里忐忑,众人仍不得不咬咬牙,向着森林内部前进,试图穿过这片植物丛林,走到有人烟的道路上。

  此刻已是白天,但温度竟比昨晚更低,罗辑哆嗦地拉开袖口,登山表上诚实地显示着气温。

  几人呼吸间吐出阵阵白雾,刚才又叫又跳暖起来的热能散去,免不了冻的发颤。森林内的枝叶过于密集,雨水砸落在叶片上的声音,都像是隔着一层薄膜,寒冷的潮湿空气围绕,除了伪装成人的人鱼以外,其余几人都觉得彷佛有气体梗在喉间,年纪最小的小豆直接在母亲怀里咳嗽起来。

  然而,在这种湿冷低温的环境下,居然有鸟类与昆虫正常活动,他们能清晰听见忽远忽近的鸟叫和虫鸣声,联想到刚才的巨虫,不由得升起某种被窥伺的错觉。

  女乘客因刚才那一吓,仍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摇摇晃晃地跟在队伍间,而男乘客不知何时走到了队伍最前头,自作主张地成了领队:“注意脚下……走快点!我们没有拖延的时间……妳小孩的情况不能克制一下吗?”

  女性轻拍孩子咳嗽发颤的背脊,不悦地回答:“这里空气不好,小朋友的支气管本来就比较脆弱。”

  男乘客轻啧一声,嘟囔着麻烦。

  前进间,树上垂落的藤蔓沾了一下他的手臂,男乘客当场火冒三丈,硬是扯断了细藤,几下绑成了大麻花扔开,似乎仍不解气,转身又踹了树根几脚,不耐烦地抹开震落到脸上的雨水,一番作为弄出许多不必要的动静。

  苏沐秋走在队伍中,抱着小笔记本,时不时对着旁边奇形怪状的植物写写画画,他咬着笔杆沉思片刻,想与罗辑讨论:“罗辑,你看这……”

  “啊,什么,我看看……”

  “安静!”男乘客扭头怒吼,“你们当这是郊游?!”

  罗辑吓了一跳:“我们只是…”

  “万一引来奇怪的东西,你负责吗?”对方压着声恫吓。

  罗辑气闷。

  苏沐秋被吼的莫名其妙,望着面红耳赤的男乘客,不知怎么的,也被激出了一点火气,他忍了忍才把本欲出口的话咽回肚里。

  男乘客见他俩闷头不说话,转为笔谈,他踹开路旁的小石子哼了一声,又带着众人往不知何方前进。

  男乘客分明是存心找人吵架,队伍气氛一时僵硬起来,为了不让战火进一步升级,罗辑和苏沐秋都板着一张脸。

  小朋友的父亲悄声安慰两人,只说别跟对方计较,他或许有些情绪控制上的障碍。

  “我假日时常去做志工,照顾一些缺乏陪伴的孩子。”他温和地笑了笑,“他这刚才的表现,让我想起其中几位特殊情况的小孩……虽然昨天并没有如此。”

  他暗示性地指了指脑袋,以口型说着精神疾病。

  苏沐秋瞭然,难怪对方一直对他们几人很友好,原来是习惯照顾年纪小的。

  对方望向他左右,又问道:“对了,你朋友呢?”

  “叶修?”苏沐秋愣了愣,往四周一看才发现叶修又掉到了队伍尾端,缀在那慢吞吞地走着,队伍被拖出长长一串尾巴。

  不只是他,包子和苏沐橙同样在队尾,两人似乎是习惯了叶秋平地仆街的情况,即使如今叶秋走起路已经没有太多不自然,仍一左一右的提醒他小心,叶秋倍感尴尬。

  不过人鱼毕竟是海洋生物,对森林相对陌生,叶修还好,但叶秋满脸写着新奇,偶尔会在带着雨水的泥泞地打滑,抑或遭藤蔓绊一脚,苏沐橙的关心是有理由的。

 

  整只小队里单体战斗力最高的两位是这样,森林战绝不能打……

  苏沐秋想着,放慢脚步,慢慢与叶修同行。

  才与叶修汇合,两人并着肩,他耳边便突然嗡的一声,杂音再度响起,在脑中拍出烦人的沙沙声响。

  这次的杂音更吵了,苏沐秋龇牙咧嘴地揉起了耳根。

  “沐秋?你怎么了?”叶修抓开苏沐秋的手臂,“脑子里进虫了吗?”

  “你才脑子进虫……”苏沐秋咬牙。

  叶修支撑着苏沐秋:“很严重?”

  “头晕,我休息一会就行。”察觉他平静语气内的紧张,苏沐秋摇了摇脑袋。

  他靠着叶修,静待杂音自然消退,岂料脑海中的杂音一反常态,是越来越响,直到脑仁隐隐作痛的程度。

  这下不仅是叶修,其他人留意到了异状,同样停下脚步,不安地看着冷汗涔涔的苏沐秋。

  就在叶修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拨开他的刘海,触碰到他的额头时,苏沐秋脑中猛然大乱,充斥各种混乱杂讯,在暴涨后那些杂音却同时降了下来,如同收音机在反覆调适中找到正确的波频。

  他终于听清了那杂音是什么。

 

  是海浪声。

  高涨的海水,一波接着一波,拍打岸边礁岩、砂砾的声音。

  

  他陡然抬起头,以极为严峻的目光紧盯森林深处。

  因缺乏光照,那里一片黑暗,只有在这个区块,遍部各处的虫鸣鸟叫是静止的,然而面对那个方向,仅有他能听见的虚幻海浪声,却逐渐增大。

  叶修疑惑:“你搞什……喂!”

  “快跑。”苏沐秋扣紧叶修的手腕,朝包子比划手势,后者马上扛起了同样迷惑的叶秋,苏沐秋提高音量,厉声喝道:“所有人!快跑!”

  他拽着叶修,朝相反方向一马当先狂奔起来。

  包子等人紧随其后,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五名乘客为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万分迷茫,眨眼间,方才略显虚弱的苏沐秋已经跑出了几十米远,完全是玩命逃跑的模样,而他们迟了这么几秒,很快便惨叫着,跟着慌乱地窜逃起来──

 

  森林深处,方才苏沐秋盯着瞧的位置,一大团黑影追了过来!

 

  那团黑影像是凝实的烟雾,说不出是由什么构成,在充满障碍物的森林中,人类需要左弯右绕地避开,但黑影移动起来完全不受阻碍,快的吓人。

  众人很快就跑散了,苏沐秋只以余光确认大家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跑,便顾不上其他,因为那团黑影分做好几小股四处追去,其中大半却紧跟两人不放。

  完全抽不出时间回头,苏沐秋尽可能向着直线跑,忽然听见叶修咂了下嘴,他脚步顿了一瞬,来不及询问,便被叶修按着脑袋直视前方。

  “后面我看着,你继续跑。”

  苏沐秋扯紧了叶修的手腕:“什么情况?”

  叶修从容答道:“哦,被树枝擦了一下,你跑的时候不能看下路吗。”

  “信不信我揍你?”

  叶修笑,甩了甩不小心被黑影擦过的手指。

  白净的指尖上头,划开了数道细小血口,肉眼难辨的微小黑色生物附着在伤口旁吸吮,手指一蹭,便扑簌簌地落了下来。伤痕在人鱼强大的愈合力下很快就消失无踪,没留下任何痕迹,是不足为奇的小伤。

 

  但是,这玩意儿聚成团时,连人鱼都能轻轻松松破开皮肉……

 

  苏沐秋只觉得揽着叶修的手臂一紧,肩头一沉,叶修便灵巧地翻上他的后背,双手压在他脑袋上,指着前方大声呼喝:“沐秋,往那里!”

  “别乱晃!给我下来自己跑!”苏沐秋沉的一噎差点摔倒,手忙脚乱地抓住勾在腰侧的两条腿。

  “别啊,逼一条鱼玩丛林生存,良心呢!”

  苏沐秋:“让我背着你玩丛林生存,我才想问你良心呢?!”

  叶修哼哼唧唧,随手抹了把隐隐有些麻痒感的后颈,掌心蹭了一层薄薄的黑色粉末,参杂少许血迹。他斜了眼身后逼近的黑影,拉高衣领,牢牢贴在苏沐秋背后,反手敲他的肩头:“快点快点,大概要出森林了。”

  他说,“我闻到雨水的味道。”

 

  

  叶修所言不假,当苏沐秋憋着一口气,卯足了劲冲刺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他们便一头冲出了幽暗的森林。

  外头是一处废弃村落似的地方,雨势未停,但厚重乌云短暂的散了开来,洒下大片阳光。苏沐秋一路跑进了围墙倾颓的村落内,被叶修扯了下,才气喘吁吁地放慢步伐,喘得肺部发痛,一边战战兢兢地回头。

  那团锲而不舍的黑影,出乎意料地没有追来,在村落边缘好似撞上无形屏障而散开,折回了森林中。

 

  苏沐秋狠狠松了口气,将叶修扔到一旁,后者叫着唉唷他也没管,砰的一下大字型瘫倒在地。

  肌肉酸痛,四肢无力,苏沐秋眯起眼躺在温暖的太阳雨中,半晌不肯动弹。

  自世界骤然变样开始,阴沉的乌云便覆盖了整片天空,而今阳光明亮,纵然雨未停歇,仍令人身心松懈几分。

  苏沐秋眨开落入眼里的雨水,抬起手,自废墟中伸向天空的手在半空虚晃几下,朝太阳挥了挥,像是试图留住金黄色的雨滴。

  余光有银亮的东西闪过,他下意识抓住,抓了满手湿润柔软的触感。

  巨大的银白尾鳍在雨中泛着一层浅淡的海蓝,在苏沐秋上方盖下一小片阴影。

  苏沐秋手指微动,将鱼尾巴拉进怀里捏了几把。

  “哎,好像几辈子没见你了。”他郁闷地说。

  “别跟尾巴说话。”叶修无奈。

  苏沐秋顺了几下尾鳍,尾巴尖在他手里细细地颤着。在他沿着向上一路摸到鳞片时,趴在旁边的叶修忽然翻身坐起,尾鳍从苏沐秋手底溜了开。

  叶修若有所思地摸了摸平整光滑的鳞片,片刻后甩开水收回了鱼尾,拾起长裤套上:“这里不太对劲。”

  “显而易见。”苏沐秋叹气。

  两人扫视着空无一人的村落。

  周围低矮的房屋毁损大半,如苏沐秋家那栋老楼一样爬满细藤,无法藉此判断这些房子无人居住有多久。

  然而,墙面砖石是朝内在屋里落了一地,疑似遭外力击破。

  叶修心想,森林里那些东西连他都敢咬,有两种可能,一是智能没有跟着发展,二是它们根本不怕人鱼──但那团黑影,又确实在村落边停下。

  苏沐秋观察片刻,同样沉思着某些细节,一会后撑着膝盖起身:“我们去找其他人吧,他们应该也跑到这里了。这里可能有更麻烦的东西存在,一切谨慎。”

  叶修应声,一块朝村落中心走去。

  但是随后,他们便听见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正惊慌地高声呼救着!

  叶修眉头一跳:“这是……”

  话音未落,尖叫声突兀地嘎然而止。

  苏沐秋呼吸一滞,剧烈狂跳的心脏,在这瞬间,彷佛同步跳停。

 

  “……沐橙?”

  

→ 10-1

评论(25)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