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吼~吼



“何人在此喧哗?”有一清冷男声冷哼,“难道不知,此处是昭仪殿?”

正窸窣的细语声霎时停止,噤若寒蝉,众朝臣全数望向发声处,心底有了不可思议的猜测。

只见早已宣布本日不适告假的狐王,从层层叠叠的帘幕后走出,他身长玉立,狭长的凤眸扫了众人一眼,只一眼,便有狐臣软腿跪下。

狐王缓缓走上属于他的玉座,身后象征滔天妖力的六或七或八或九条长尾,若隐若现。

他拢了拢绛蓝色的狐裘,“怎么了,突然都安静下来?本王会吃人吗?”

众狐臣你看我我看你,终于有一化型犬妖走出,行礼跪拜:“皇上,不是我们静了,而是今晚整座狐宫都静了。我听女官们传着一些谣言,闹的狐心惶惶,现在恐怕都用他心通在私聊。”

 

“今夜确实安静过头了。”狐王说着,爱惜地摸了摸抱在怀中的一件事物。

那是黑色的方盒,造型别致,看着重量颇沉,不知何用,众人暗自揣测时,狐王怜爱地摸着黑色方盒,“安静正好,没碍了我与PS4的兴致。”

 

小狐崽一听,与另一位熟识者嘀咕:“劈爱死佛?这是什么,听着好威风啊!咱们陛下这是,这是终于要率军出征,铲平西域神佛了?”

对方白他一眼:“你傻的吗,劈爱死佛,劈爱死佛,这一听就不是咱们这儿出来的事物,你想还能是谁带给陛下的?”

“啊……”小狐崽转过弯来,忿忿道,“自从陛下认识那位叫落埙的什么贵客,并奉为上宾,好吃好喝地养在寝宫里,就镇日跟那位沉迷梦间,本来一时一更,成了一日一更,如今又……”

对方跟着长叹:“可那位在怎么说,都是有上古神血统的,滑不溜丢的,次次避开险境危机,即使想下绊子吓跑他也没用。咱们奈何不了他,无法清君侧,莫非我狐族振兴无望?’

俩小狐兀自嘀咕,不见狐王目光,直到有同僚猛地清了清嗓,俩狐回神,才惊觉已被狐王幽冷的眼神注视许久,登时魂飞魄散,跪地磕头,只求狐王饶命。

狐王摆手,不与小辈计较,两狐大喜过望,情绪一悲一喜大起大落,竟是当场昏了过去,被同僚抬出朝堂。

这一出过后,再没人敢碎嘴,倒是听了一耳朵的狐王起了几分念头:“行了,都别怕,来告诉我,今夜发生的都是什么事?怎么一个个这么浮躁。”

 

狐群狗党们一拥而上,将事情如此这般地说了。

狐王颔首,轻拍着腰间玉佩,萌萌狐爪印散发著绵软温热的治愈光辉。

他倒也没针对狐宫谣言说是抑或不是,只抚平了衣袖,又开口询问。

“对了,前几日宫外不是有个路过的,他如今人在哪?”

“秉陛下,那路过的见诺大狐宫气势磅礡,心生畏惧,吃了口粮后就到人间去了。”

“哦?他离开前,可有留下什么作为食费?”

问路人在狐宫歇息,可尽情享用食水,但按律令需留下一纸诗签,或道谢,或比评,作为曾到此处的凭据,这是毋须言明的规则。

“没有。”被推出来答话的小狐崽哆哆嗦嗦,“那路过的他看着咱们巍峨殿宇,接着笑嘻嘻地说……狐王配萌狐爪,住什么宫殿,小狐笼更适合。”

“岂有此理!大胆狂徒!”

狐王震怒,只觉被啪啪打脸,打完了脸还被摸了把似的,当即起身,一挥袖,施展狐族神通,只见眨眼间狐王变成了人类模样,西装大背头,气宇轩昂,剑眉星目,可惜身高一米五。

小狐王气呼呼地踱着脚朝通往凡间的入口走去,一边奶声奶气地宣示:“本王要亲自吼~吼他,教那路过的好看!……”

话语间泄漏的气势与萌萌,众狐无不胆寒,跪地拜服,高呼恭送吾王。



- 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是你多心 -

评论(1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