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方舟计划 10-3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10-2


  当门板发出喀哒一声,苏沐秋和叶修灰头土脸地走进屋子里时,待在玄关的苏沐橙第一时间跳了起来,没留意从肩上滑落的毛巾,着急地扑倒两人身上:“哥哥!叶修!”

  “沐橙?”苏沐秋接住炮弹似的小姑娘,“我们回来晚了吗?”

  随后跑来的女性焦急并略带谴责的说道:“的确太晚了!第三组的小罗小秋他们都出去又回来了,你们却不见人影,大家很担心,怕你们在外头出了事,四个人刚才又出去找你们了……”

  “抱歉,我跟叶修去探路了。”苏沐秋拾起地上的毛巾拍了拍,替妹妹擦拭微湿的长发,并瞥了眼身旁的叶修。

  “我去叫他们回来。”不用苏沐秋暗示,叶修早就把箱子放好,推门出去喊人。

  “探路?”女性迷惑。

  苏沐秋笑着,尽管脸上、身上都带了些泥点,还被雨水淋湿大半,笑容却有种神采飞扬的意味。

  他晃了晃抱在怀里的塑料筒。

  “是啊,找到了有用的东西。”

  

  至于他们找到了什么,却是在所有人聚齐,全数洗过澡,围坐在客厅那张临时清理出来的矮几边上才公布。

  大夥又累又饿,一天饱受惊吓,阿姨带着苏沐橙,两人在小厨房里翻看叶修抱回来的那箱子食物。如今雨势不绝,空气潮湿,没腐败发霉的都是罐头、真空包一类,她们讨论著怎么搭配出一顿美味的晚餐。

  温暖的香味由厨房飘散开来,苏沐秋喝了点水,直接了当说道:“这里,之前有军队来过。”

  “军队?”伯父诧异。

  “对。我跟叶修在村落边找到一间仓库,撬开门进去一看,里面停了几辆军卡,上头只有薄薄一层灰,明显停放不久。除此之外还找到军方物品,里头包含了这张地图。”

  苏沐秋拧开了约有一尺长的塑料筒,取出地图展开在桌面上。这是附近的地图,其上有格线工整地划分区块,标志着不太确定含意的编号,以及通用图示。

  他在地图上点出了村落所在,并向外划去,众人顺着苏沐秋的指尖,发现他指出的那条路,最后停下的位置,是个形状归整的灰色区块,绘有碉堡与小旗子。

  那下面有陌生的字迹写着C-4基地。

  罗辑确认了地图比例,低头思索,很快便肯定说着:“距离我们在的地方,大约六十多公里的路程。”

  “现在情况混乱,一堆奇怪的生物满地跑,我们或许能寻求军方庇护,或透过军方引介到安全的城市、安置地点。”苏沐秋说,“开车的话,顶多几个小时就能到了。”

  罗辑犹豫:“可是,路能通吗?万一爬满了异变植物……加上那些车辆被扔在这,会不会早就抛锚故障了?我们也没有车钥匙。”

  “这不用担心。我们会晚回来,就是因为这家伙不怕死,非得亲自走一趟踩点。至少路段前几公里没什么问题。”叶修接话,“车嘛,也没问题。我试了几辆,其中某个型号的系统估计比较老旧,能靠别的方法发动,不过剩下的还得再试试。”

  包子立刻亮了眼睛,问这是不是之前逃跑那几个家伙教的招式,叶修点头,他懒洋洋地笑了笑,晃着自己的手:“是啊。我手上的机油都还没蹭干净就回来了。”

  当时忙着担任和事佬的罗辑不晓得还有这种教学,直呼错过可惜。

  苏沐秋却是知道这技能远没想像中容易,他也看了老沈的示范,在仓库里摩拳擦掌地尝试,没想到拆开来一大排的线路,根本分不清。一般人即使照着教学摸索都不一定能成,要不是他当时灵机一动,推着擅长死记的叶修去学,如今怕是得找其他办法。

  两人又提起找到了商店,搜集到哪些物品的事,不过光是找到军方地图与车,指出一行人接下来的方向,就令众人大喜过望,后面的发现反而不算什么。

 

  见他们喜形于色,叶修突然开口:“不过有个麻烦。”

  “仓库的卷帘门太老旧,先不说能不能正常运作,都肯定会闹出不少声响。那只大狗离仓库很近,绝对会在仓库门还没开够前,就堵在门外。”

  叶修扫视一圈,平淡地补完后半句:“所以,需要有个人,先去引开那条狗。”

 

  仍旧盘着尾巴的叶秋大致听懂了叶修的话,但人鱼在陆地上的移动速度十分残念,这些人类同样并非他必须保护的族群成员,叶秋没有响应,仅是撇撇嘴,观察起其他人的反应。

  假如不出声就不会被察觉的话,倒有点像捉迷藏,只是要拿命来玩。

  叶修说这话时,似乎没什么想法,如同问了句天气如何,叶秋没能从他脸上看出情绪,然而其余三名人类的表情都有几不可查的变化。

  这变化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沉默也不过蔓延了几个呼吸,包子正举手自告奋勇,坐在叶修旁边研究路线的苏沐秋却突然摇头:“我去吧。”

  “苏老大!这溜狗的任务我去。”包子大声嚷嚷,“为老大身先士卒打前锋是当小弟的职责啊!”

  包子人高马大,挑染着金发,还曾经一砖敲晕他,不过叶秋如今知道他的年龄在人类里并未成年,尽管行事跳脱,此刻说着彷佛搞不清状况的话,目光却是难得郑重。

  叶秋忍不住问:“你清楚……狗,很危险?”

  “哦哦,你会了好多词!”包子惊呼。

  ‘哥,’叶秋纠结地扭头,‘你们真要派包子去?’

  “怎么,你支持?”

  包子一听叶秋那串叽哩咕噜提到自己,加上叶修的回答,他高高兴兴地勾住叶秋的脖子,问他是不是帮忙争取任务了,真是好兄弟。

  “我去就行了!”苏沐秋连忙拦了包子,解释道他比较清楚巨犬附近一带的路线,加上怕包子一溜狗把自己也溜没了,甚至将“保护沐橙是你首要任务”都给搬出来,好一通劝说才阻止了他。

  而叶修只定定地望着说到口干舌燥的苏沐秋,良久,开口说了一个字:“好。”

  压下心底因刚才保持沉默而起的些许尴尬,伯父温和说道:“听起来,仓库门还能不能运作都不晓得,我们先做好准备,明早一块去看看情况再决定也不迟。至于我跟包子同学,我们这组找到一间药局,带了一些应急药品回来,比如止咳、安眠、头疼。”

  “给小朋友吃过药了?”苏沐秋马上问道。

  对方笑着点头,“喝过止咳糖浆,在沙发里睡觉。”

  罗辑也跟着拿出找来的物资,同样是一些衣物、零食等。

  这村落本来就小,又偏僻,有商店跟药局已经出乎意料,他跟叶秋去的地方基本全是崩毁的住房,不难看出他是把每间房都给翻遍了,才搜集出这些零散物品。

  “我还找到了一样东西。”

  几人看着罗辑小心地取出用塑料袋仔细包好的物品,那是以图画纸装订起来的简陋册子。

  “这是……日记本?”苏沐秋疑惑地接过,封面上,稚嫩的字迹以色笔写着DIARY,周边围绕着花朵贴纸。

  他正想翻开,两位女性成员已经端着晚饭过来,苏沐秋于是将地图卷起和日记收在一旁,准备开饭。

  

  

  众人将物资整理好,裹着屋里翻出的被褥各自找地方休息,抓紧时间养精蓄锐,只等天亮去确认仓库与军用卡车的情况。

  入夜后小朋友的感冒复发,在母亲的怀抱中难受地啜泣,他父亲找出药水喂了一些,而轮班守夜的罗辑帮着倒了热水,让他补充水分。可情况没有好转,半小时后,小朋友发起了低烧,并迟迟无法降温。

  他的双亲直犯愁,父亲想去药局找找其他药品,白天他去过一次,清楚记得地点:“我去去就回,否则要是转成肺炎……”

  母亲挣扎着,最后对幼儿的担忧压过了一切,她忧心地点头,嘱咐丈夫快去快回,一路小心。后者抱了抱不安的妻子,穿好雨衣,与罗辑告知一声,就带着手电筒踏入夜色中。

  母亲抱着孩子,不断轻声安慰,这似乎起了效果,小孩哭喘的声音小了,陷入熟睡。

 

  深夜时分,苏沐橙突然醒来。

  她跟包子两人维持着睡前的姿势,将叶秋牢牢夹在中间,三人身量都不大,盖两床被子暖烘烘的。他们都睡的很熟。

  包子睡相有点差,睡梦中的他不晓得是梦到爬山还是登阶,腿一伸踹到了皱紧眉的叶秋,在平滑的鱼鳞上猛蹬了几下,后者干脆以尾鳍压住了包子的脚背,微微弯起的鱼尾撞了一下苏沐橙。

  客厅开着一盏小灯,罗辑读着那本涂鸦日记,发出细碎的纸张摩擦声。

  但这都不是她醒来的原因。

  苏沐橙直觉有什么不对,不安的情绪令她惊醒,小姑娘半坐起身,在黑暗中寻找着苏沐秋和叶修的身影,想将这莫名预感告诉他们。

  可屋里实在太黑了。

  忽然间她听见苏沐秋的声音,苏沐橙看了过去。

  似乎是夜间空气寒凉,熟睡中的苏沐秋无意识地低低咳着,他身上那团被子一拱一拱,掀开了一道缝,叶修顶着一头毛茸茸的黑色短发探出头来。

  他大半个身子都压在苏沐秋上方。这不是个舒服的睡姿,只坦承地表露出保护姿态。

  “沐秋。醒醒。”叶修低喊着。

  苏沐秋没醒,只闷闷地咳。

  叶修凝视着她哥哥,停顿片刻,摸到放在一旁的水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接着低头吻了上去。

  四片唇瓣相贴,闪着一点湿润的水光,他亲吻苏沐秋十分熟练,不假思索,而睡的迷迷糊糊的苏沐秋伸手勾住他后脑勺的动作,似乎也是如此。

  叶修接连渡了好几口,直到苏沐秋的闷咳停止,才松了口气,抹干唇边的水痕,转头望向苏沐橙。

  “沐橙,睡不着?”他问道。

  “啊……”苏沐橙望着叶修唇上那点红色,愣了愣神才摇头。

  “哦,还是要去洗手间?”叶修说着就要起身,“妳哥睡死了,我陪妳去。”

  苏沐橙本来就不晓得自己为什么醒来,这时听到叶修的话,她感觉确实有些想去厕所,婉拒了叶修的陪同,她去了趟,又披着厚外套在客厅陪罗辑坐了一会,发了会呆,直到悄悄打了呵欠,才回被窝躺下。

  可惜这次,她注定没能睡着。

 

  一声惊叫吓醒了所有人,苏沐秋拨开缠在他身上取暖的叶修,扶着发晕的脑门撑起身,只见罗辑急忙按开了大灯,骤然亮起的灯光让苏沐秋不适地眯起眼,待他能看清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满脸泪痕的女性,和她怀中沉沉熟睡的小孩。

  倚靠在她胸前的孩子神情安稳,但面色青白,细弱的手臂无力地垂在一旁,胸口毫无起伏,已经没了呼吸。

 

  他悄声无息地死了。

  

 

→ 10-4

评论(62)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