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方舟计划 10-4:日记本的最后一页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10-3


  这件意外的发生,显然完全没有人意料到。

  第一时间,苏沐秋和稍微有点医学背景的罗辑马上赶到女性身边,一人稳住她的情绪,一人去看孩子的情况,全然将是否有潜藏的危险扔在脑后。叶秋倒是直觉将他身旁两个未成年护住了,没想到一个个都马上跑溜,苏沐橙对着女性失神的双眼,忧心忡忡地握紧她的手,包子更是夸张,差点连鞋都忘了穿就往门外跑:“我去找他爸爸回来!”

  包子撞开门,立刻跑的消失无踪。叶秋在原地盯着敞开的大门纠结,正放弃地朝外追去,就见包子跑了回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拉着人鱼再度朝药局跑去。

  叶修来到罗辑身边,朝他望了一眼,罗辑摁紧孩子垂落的手臂,幅度极小的摇头。

  “沐秋。”

  背对着他们的苏沐秋沉声:“嗯。”

  两人的态度很沉着,这种气氛感染开来,有几分惶惶不安的罗辑与苏沐橙镇定了些,紧张地照看着情绪踩在崩溃边缘的女性。

  她怀中还紧抱着小孩冰凉的尸体,没有人出声让她放开。

 

  紧绷的死寂不晓得持续了多久,叶修是第一个听见脚步声的,他几步走到门边望向远方,天色已随晨光逐渐转亮,风雨减弱,细密的雨丝打湿了肩头,而非之前那般淹没一切的狂暴,彷佛昭示某种好征兆。

  但回来的,只有包子和叶秋。

  包子手里捏着一块不知打哪捡来的板砖,用力的指尖发白,那张总是很乐天的脸上难得看不出情绪,他拿着板砖一屁股在门外坐下,没打算进屋。叶修将询问的目光放到弟弟身上,叶秋犹豫地在他面前摊开手,将一只染着血迹的药盒交给他。

  那血迹细细看去,更像人的手印。

  叶修静了几秒,再开口时刻意换了语言:‘药局什么情况,她丈夫呢?’

  ‘药局里一团混乱,架子倒了,屋顶还塌了一小块,不少瓶子摔碎,液体淌了满地,很呛……但比不上里头的血气。’叶秋蹙眉,暗中指向包子,‘他当时很惊讶,明显药局本来不是这样。’

  ‘人死了?’

  ‘应该是吧。’

  ‘应该?’叶修重复。

  叶秋犹疑不定:‘……那里只掉了他一只手臂,手里紧抓着这个盒子。’

  什么情况会让人‘掉了’一只手臂?

  --他被吃掉了。

  门外的叶修,以及屋内隐约听见对话的苏沐秋,心底同时下了这个猜测。苏沐秋神情不变,甚至连安抚的话都没顿一下,他极力摆出镇定神色,没有丝毫露绽,岂料始终垂头漠然落泪的女性猛地拔声高叫起来,惨烈而崩溃,像是从她完全不能听懂的语言中,得知了一切。

  

  

  她的崩溃没有持续太久,像是绷断的琴弦,在一声尖利的惨叫后,颓然地靠墙倒下,双眼睁着,没有昏迷,却也没有其他反应。

  女性的情绪和反应着实说不上正常,但人如今一下子失去两位至亲,谁都会失控,那声饱含绝望的尖叫听的叶修都脑仁一疼,胃里沉沉地翻搅起来,其他人的脸色同样不太好看,只有苏沐秋勉强维持镇静,抬手似乎想去触碰耳朵,最后却没有其他动作。

  几人绝口不提原先的预定计划,也不担忧巨犬是否被叫声引来,各自沉默地做自己的事,或盯着同一页日记发楞,或安静地拉着女性的手。

  按照罗辑之前的说法,巨犬吃饱后会休息一阵子,它现在刚吃了人,正是最好的行动时机,但没人提出这件事。

  叶秋就不太明白为何他们不趁现在行动。

  人鱼数量极少,以族群行动,行踪隐密,一旦离开族群,很有可能数十年都无法在汪洋大海中碰到另一尾人鱼。他们会为保护自己的族群奋战到最后,尤其叶修叶秋这一脉更是如此,但当同伴已牺牲,他们尽管悲伤,却不会浪费机会。

  在他眼里更奇怪的是,叶修似乎对此不抱疑惑,仅仅是沉默地确认所有物资都装箱绑起不会掉落,完全没有催促的意思。

  最后提起仓库跟军车这事的,反而是断电似的女性。她时隔几个小时后虚弱地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要去仓库。

  “你们都是很好的孩子……”她流着泪,语气恍惚,哆嗦地轻揉着苏沐橙的长发。

  “阿姨……”苏沐橙绝口不提被不小心扯疼,只担忧她的状态。

  “要活下去。都要活下去呀。”阿姨如此重复。

  她这么说着,眼里却已然熄灭了火光,没有要与他们离开村落的意思,只把孩子抱到屋里一间房内,取被褥仔细盖上,便主动走出了大门。

  她是没打算活了,但相当明白她不走,其他人也不会走。他们还维持着世界崩坏前的道德与良知。

  几人连忙带上东西,叶修扛起几个比较沉的箱子,而苏沐秋只背着一直随身的小单肩包,走到了前头领路。

  那头巨犬已经不在枯树下的位置,他们路上远远地经过了药局附近,几条街外空置的小农地上,巨犬趴在那呼呼大睡,离仓库有一大段距离,不幸的是,它如今反倒离出村的那条土路更近了些。

  仓库内零散地停了数辆军卡,叶修之前试过其中几辆,有一辆确实能够发动,那辆放在仓库所有军卡内都是相当小型的,只算是普通军车,漆着迷彩,外形神似几十年前的路虎卫士,方正、扛撞、底盘高,是经典的越野车型。

  他熟门熟路地钻上车座把车给启动了,引擎发出沉沉低鸣,静候在那像是伺机而动的雄狮,确实相当霸气。

  接着叶修跳下车来手一摊:“来个会开车的试试手。”

  罗辑看着队友们,未成年的包子、苏沐秋、苏沐橙,姑且算个叶修,接着是鱼尾巴的叶秋,最后是待在一旁发呆没打算跟着走的阿姨,罗辑咽了口唾沫,英勇就义,带着他那沉沉大包上了驾驶座,搓了搓手,有些不合时宜地激动起来。

  不管他在脑内如何上演西部拓荒的豪情大戏,开着车在小仓库里绕,其他人各自分工,叶修一台接一台地撬板子扯线试过电,叶秋被拉来帮忙,苏沐橙在仓库内搜集可带走利用的物品,苏沐秋跟包子,则大胆地试起了卷帘门。

  开关镶在一旁墙面上,只有上、下跟代表停止的圈,包子手快,在苏沐秋打量时直接摁了朝上的箭头,锈蚀的卷廉门霎时发出吓了所有人一跳的刺耳噪音,那门不过升了半截指头的距离便停止,是冷汗涔涔的苏沐秋及时按了暂停。

  “看来这门还能运作,只是肯定得引怪了……”苏沐秋吐了口气,“叶修,你那边情况如何?”

  “都不能,新款车跟老沈说的一样,要有配套的钥匙才能解锁。”叶修又扔下一块拆出来的铁板,挥手示意叶秋取走这辆车的汽油。

  “就这么一台啊?”苏沐秋轻啧一声。

  “你想出一个豪华车队还是怎么的,有一台能开已经不错了。”

  苏沐秋本来的预想是至少分两辆,然而小队伍减员严重,如今一辆车也够了。他并未接话,只带着包子在仓库内四处检查起来,尽可能降低意外发生的机率。

  

  最终确定能发动的军卡一共有三辆,但他们将物品全都放在了第一辆车。因为剩下两台一台是根本没有车顶的轻型越野,专门架枪扫射用的,另一台是足足能装下二三十人的疏散用大卡,速度慢,等他们这群缺乏重火力的普通市民开这车招摇地穿过森林,可能骨头都没剩了。

  众人站在准备外出的苏沐秋面前,以忧虑不安的眼神盯着他,为了保证行动灵活,苏沐秋主动推拒了他们在仓库内找到的护具,只象征地套了防护背心。罗辑欲言又止,苏沐橙抿着唇紧紧抱了他一下,包子照样做,片刻后叶秋学着两人的动作也抱了抱苏沐秋,闹的他有些想笑。

  然而气氛太过肃然,他一句准备缓和气氛的“干嘛搞的这么壮烈”都说不出口,张了张嘴,只跟着保持了沉默。

  反倒是叶修,笑着捶了下他的肩膀:“小罗算过了,这门升起来也就几分钟时间,你可别跑太远迷路了。”

  苏沐秋咧嘴笑了笑,回以一拳:“少废话,你才是别带错地点,在昨天约好的地方集合啊!”

  “是是是,沿村出口那条路三公里,你要说几次啊。”

  叶修将一只小东西稳稳放入苏沐秋手里。

  “路上小心。”

  “还用你说?”

  两名少年的视线一触即离,苏沐秋毫不犹豫地由侧门跑入雨中。

  叶修冷静的安排所有人到车上做好准备,罗辑对表读秒,而包子站在门边,专注地盯着车上的叶修,只等他下指示。

  叶修对着某个方向倾听。

  在人鱼的感官中,约定好的五分钟后,高分贝的警报音准时响起,在远方飘忽不定,叶修手一抬,包子准确地按下了开启。

  铁门在吵杂的刮擦声中缓慢升高,透出外头的光线……

 

  

  苏沐秋抓着巴掌大的防狼报警器拔腿狂奔,四处溜着狗跑。

  体型庞大的巨犬跨一步就是苏沐秋的好几步,本该轻易追上他,不过苏沐秋反应快,动作灵活,老是挑着建筑物附近跑,巨犬视力、嗅觉不行,只懂得跟着声音傻呼呼地追,靠蛮力撞垮挡路的房屋,行动一缓再缓,倒是让苏沐秋的压力减轻许多。

  他不禁感叹起以往自己的决定,担心苏沐橙一个人放学回家遇到变态,随时在妹妹背包里准备着报警器,这会儿正是拿着那东西吸引巨犬注意。

  苏沐秋时不时还将拉环插销插上,报警声一停,找不到方向,巨犬就急的原地打转,变相替众人争取时间。

  他缓缓将巨犬引向不碍事的地方,蹲在墙根旁,任巨犬的大脑袋在头顶上方迷惑地晃来晃去,一面在心底计算时间。

  这时候,顺利的话,叶修他们应该开着车,往出村的那条土路前进了,苏沐秋小心翼翼地贴在地上,朝外探出脑袋,眯起眼盯着数公里外的道路尽头,等车子驶过,他就该转往集合地点了。

  然而几秒后,他等来的,却是足以响遍全村落的巨响!

  空袭警报一般的高亢警示音在雨中回荡,巨犬头颅一转,直接朝声源的仓库飞奔而去!

  “靠!搞什么鬼?!”苏沐秋骂了声,磨着牙迈起两条腿,追在巨犬身后。

 

  仓库内的众人在巨响中同样慌了神,大门只差那么半尺就够车辆驶出,偏偏停在这时。叶修掐了下慌张的罗辑,疼痛让后者拾回些许理智,听见他叮嘱:“小罗,你看紧门,一够高度就马上出去,绕到仓库侧边,我从窗口跳上车。”

  “叶……”罗辑喊了声,可叶修快步朝二楼的监控室走去。

  起先大门升降相当顺利,但不到一会便没了动静。现今环境潮湿,门都锈了,升降开关同样好不了多少,不管包子怎么按都用。

  当时叶修反应极快,马上想起这间仓库内侧有条小铁梯,通往一间小监控室,里头也有大门开关,不过一但有任何意外,待在二楼的人可能来不及逃出。

  他本想由自己去,一直呆坐在旁的女性突然起身:“我替你们按。就当我们一家为你们尽最后一份力。”

  她进去监控室后,铁门的确继续升起,但就在即将升够高度前再次停止,仓库内还爆发出一阵警报声。

  那瞬间,简直令人质疑那阿姨是不是想带所有人陪葬。

  叶修迅速地爬入监控室,只看到女性卧倒在操控面板上,侧脸与手臂同时压住了许多按键,错误操作的红色警示灯疯狂闪动着。他立刻伸手将女性拉开,警报声骤然停止,岂料对方就这么顺势倒在了地上,连带着一大板散落的药片,和那只带有血迹的药盒。

  她吞药自杀了,但正规药品不可能如此速效致死。叶修听见她喉间发出奇怪的咯咯声,鲜血和着白沫由嘴角淌出,由她微敞的嘴里,隐约能瞥见一点银色……她将药片连包装塞入口中咽下了。

  叶修不再多看,按紧了上升键,确定罗辑踏着油门嗖的一下钻出仓库后,连忙踩在窗沿边上看准时间跳下,一咕噜摔上了车顶,并在差点滚下车时被叶秋跟包子手忙脚乱地扯进车里。

  叶修被他们抓住时,只听见罗辑惊呼,后脑勺一凉,被拉回车里后他马上朝车外看,那头巨犬果然被引来,一爪子拍毁了工厂外墙,与此同时,他眼尖地瞧见苏沐秋追在后方,少年气喘吁吁地猛瞪他一眼,拔开插销,苦逼地带着狗又往来路跑。

  见苏沐秋就在附近,罗辑打着车就想直接接他上来,叶修扣住方向盘制止他,揉着摔痛的头,直指着原定方向:“朝那里开。”

  “可是,苏……”

  “那狗跑得太快,我们现在拉他,只延迟那么半秒,就够大狗把沐秋一口咬成半截。”

  罗辑一刹那想到那只砸到他脑袋上的女鞋,狠下心踩紧油门,朝村外疾驶而去。

  

  出村的路格外顺畅,反而等待令人心焦,度秒如年,包子在车内急的抓耳搔腮,好几次拿起板砖就要去找苏沐秋,被众人拦截,以免他跑出事了。

  幸好不久后,全须全尾的苏沐秋便出现在土路那一端,朝车辆跑来。

  “这里这里!”罗辑探出车窗外,高兴地喊到。

  苏沐秋又叫又跳地用力招手,彷佛劫后余生欣喜若狂,罗辑笑着同样用力挥手,瞧见苏沐秋正喊着话。

  “他说……让……?”

  叶秋听得清楚,他摇头:“是‘狼’。”

  “狼……?”

  就在这时,车身突然被撞击,力道迅猛,重量颇沉的越野狠狠晃了一下。不过眨眼间,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由森林内钻出,张着血盆大口,直朝车窗扑来,直面满口利齿的罗辑懵然,措手不及,只感觉后领一紧,他被叶修扯开,而后排的包子伸手一板砖砸中了狼脑袋!

  那匹被砸破脑袋的狼哀号着倒地,与一般灰狼的身形相差无几,然而沾了雨水的灰色毛皮,隐约泛着银针般冷硬的光泽,利齿突出下颔,令人毫不怀疑可以一口咬碎猎物的脖颈。

  不知何时,车辆周遭竟被一双双阴狠的眼睛包围,放眼望去,十头……不,二十……三十……难以细数!

  

  为什么这座突然疯长的丛林里只有昆虫及黑影,没有其他哺乳类生物?

  为什么一拍爪就能把人类扇成肉泥的巨犬,一直留在没东西可吃的村落内?

  

  因为森林内,有更可怖的东西。

  

  拼命跑来的苏沐秋身后,不远不近地追着几头灰狼,它们在百尺外停住,强劲有力的后腿俯低蓄力,转眼间便跳腾起来,苏沐秋凭直觉一弯腰,尖长的利爪擦着他的后心处,在防护背心和背包上划出几道口子。

  他在地上滚了半圈,惊险地闪过灰狼沉重的扑击,再起身时,树丛里冷不防挠出的爪子却狡诈地对着他背心破口一划,直接卷起了一小块皮肉。苏沐秋顾不得背后滴滴答答的淌着血,只管死命地跑。

  这一切发生不过数秒间,包子板砖刚放下,苏沐秋已经在鬼门关前晃了两遭。

 

  “哥--”苏沐橙一声惊叫余音未落,叶修踹开了副驾驶座的门板跃了出去。

 

  他跑了几步,身形却猛然踉跄了下,叶修深沉的目光由自己双腿掠过,深深吸了口饱含雨水腥味的空气,人鱼站直了身,慢慢走了过去。

  叶修的姿态甚至可以说是悠闲了,看的人急上火,但却十分准确地捕捉到狼群与苏沐秋之间的空隙,一下挡在了苏沐秋前方。有了人鱼保护的苏沐秋并未松了口气,反倒略瞪大眼,以古怪的表情望着叶修的背影。

  面对狠扑而来的灰狼,叶修不闪不避,只在狼只跳起时微微低下身,带着蹼一般透明薄膜的五指并拢,笔直前伸的手臂宛如一杆长矛,直直钻过了灰狼柔软的喉管。

  收势不及的灰狼登时发出破碎的惨嚎,鲜血四溅,没入它体内的半只手臂在这重量下稳的骇然,飞溅开来的滚烫血液泼上了车窗,洒了叶修满头满脸,甚至溅到了他身后的苏沐秋颊边,却没能令人鱼纯金色的竖瞳产生丝毫动摇。

  金眸深处不带情感,但叶修嘴边挂着漫不经心的笑。

  

  

  罗辑放置身旁的涂鸦日记,在车身遭灰狼撞击,剧烈晃动下被甩飞出去,啪哒一声落到脚边,纸张凌乱地飞散开来。

  日记本的最后一页,以红色的蜡笔,画着某样奇形怪状的生物。

  像是一尾人鱼。

  

  

  

=

因为答案不是老叶为沐秋受伤怒了,所以不用这么猜

日记本当然不是预言也不是叶叶,所以同样不用这么猜

鲜血,减员,死亡,末世浪漫

 

我攒了三章存稿…(很欣慰

可是今天就发掉一章了

  

  

→ 11

评论(60)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