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方舟计划 11:撕裂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10-4


  车内几人很焦急外面情况,然而狼血恰巧溅脏了车窗,其他灰狼又锲而不舍地拿身体撞车,罗辑满手心汗,抓着方向盘在土路上左突右撞地闪避,其余人同样仅余光瞥到两人,更多心思放在驱赶灰狼上。

 

  又一次,只有苏沐秋直面了血淋淋的现场。

 

  叶修半只手臂顺着喉管没入灰狼的胸腔,在灰狼挣扎着死去的数秒间,血洞发出呼呼气音。他甩了甩手臂,没能顺利将手抽出,便干脆双手齐上,生生将那头狼徒手撕裂开来,被撕开的胸口掉出几团血肉模糊的脏器,与二度小小喷溅开来的血液,天太冷,热气甚至凝结出一小股白雾。

  其余狼只凶性大发,最靠近的几头猛朝叶修扑来,他不闪不避,就这么干脆俐落地拆了几头灰狼,等三头狼尸落地,雨水冲刷沾满血污的毛皮,狼群才止住攻势。

 

  ‘别动。’

  叶修开口,在雨中,人鱼的音调起伏格外奇异。

  他顿了一瞬,改口:‘不许动。’

 

  几头蓄势待发的灰狼僵住了,咧着满口利牙,紧戒地退后。

  “对狼不太管用啊……”叶修啧啧出声,扭头看向身后的苏沐秋,随即笑了:“唷,你这算不算狗血淋头?”

  苏沐秋对着熟悉的笑容与色泽冰冷的金眸,有一会发怔,见叶修调侃完便朝着狼群直直走去,苏沐秋抹开脸上的狼血跳了起来:“喂!你要干嘛?!”

  “要干嘛,这不是很明显?”

  叶修一边走,同时就着雨水洗去手臂上的血污,却只让白黄色的脂块和碎肉糊了开来。

  苏沐秋追上:“完全不明显,你倒是说啊?”

  叶修奇怪地看他一眼:“当然是赶尽杀绝。”

  “赶尽…杀绝…?”苏沐秋陌生地重复着。

  他脑中闪过许多画面,却捕捉不到涵义,隐约觉得绝不能让这种情况的叶修再见血,开口却喊:“别杀了别杀了,它们都被你吓呆了,不趁现在跑还等良辰吉时?”

  “不杀光它们,等会又要来追车。”叶修答得相当冷静,“你不老揪着我跟沐橙一起看动物节目,介绍都忘了?狼的耐性很好,记仇,不杀光留着隐患过年?”

  苏沐秋一把脱开防护背心,艰难地指着背后皮肉外翻的血口:“等你杀光我血也流干了。”

  叶修看了看,笑道:“不会,我很快,定着它们杀起来不用太多时间,你忍忍。”

  苏沐秋不说话了,像是没看到惊惧戒备的狼群,没看到三具逐渐冰冷的狼尸,一伸手,“咚”的狠狠敲中叶修的后脑杓。

  这一下直接拍的叶修踉跄半步,他捂着头,抬起金色的眼眸望向苏沐秋,后者毫不犹豫地扣住他的手腕,拿那件防护背心替他随意抹干了狼血,拽着叶修就往车走。

  罗辑仍在原地小范围乱绕,几头不屈不挠的狼冲撞车身,迷彩都被刮花了。人鱼的天赋技能毕竟不是咒语,仅是以声波影响大脑,面对扑腾的狼只没有多少效果,然而苏沐秋一走近,狼却戒慎地退了开来。

  苏沐秋瞥了眼手里的背心和一旁的叶修,将破破烂烂的防护背心一扔,迅速拉开前排车门将叶修和自己塞进去:“快走!”

  “好!坐稳了!”罗辑急忙踩下油门。

  车子飞掠出去,将紧盯不放的狼群甩在后头。直到后视镜中再也看不见灰狼的影子,罗辑才放下半颗心,咽了口唾沫,偷偷瞄了眼身旁的两名少年。苏沐秋正艰难地扭头观望背后的抓伤,而他另一只手,牢牢地钻入了叶修犹带狼腥气的指缝。

  

  车走的很快,罗辑盯着前方,后排的包子沐橙朝前给苏沐秋包扎,叶修被他紧按不放,认命的叶秋朝车外望去警戒,避免又有生物袭击却无人预警。

  飞逝而过的景色中,他似乎看见有几台报废翻倒的军车,以及破碎的高大玻璃圆筒散落在茂密的森林中,一闪而逝。

  

*

  

  绵延的雨势持续了七天七夜,直到第八日清晨,随着晨光洒落,终于拨云见日。

  天气很好,简直好的要命,一片碧蓝,点缀几朵悠闲的白云,令人难以回想起这数天几乎吞没世界的大雨。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放眼望去,毫无人烟的苍郁景致以及树顶那层稀薄的落雪,看上去美得像梦,以往估计得被人拍照,加个地球秘境等标题,如今已是习以为常。

  伪·路虎的宽厚轮胎辗过路面上的冰渣,载着四人两鱼,第十次绕了路。

  车内的暖气已经开至最强,全员也换上了冬季衣物,但长期不动仍感觉冻的哆嗦,肢体僵硬血液不通,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停下车,四处活动活动,顺便给罗辑和苏沐秋留出讨论方向的时间。

 

  “这条路也不行……”

  罗辑在地图上划了叉,此时地图上,由巨犬所在的村落向外,一连串的红叉几乎要将基地的灰色区块包围起来。

  “刚才应该左拐的。”苏沐秋说。

  “不行啊,刚才左拐的话,你看这里……过桥……下高速,就会跟第二条路撞上,不通。”

  “直线前进几十公里的事,居然花了这么多时间。”

  苏沐秋盯着地图咋舌。他听见妹妹欢快的笑声,包子正和苏沐橙在外头追追跑跑,裹成球的两人跑起来特别有喜感,察觉苏沐秋的目光,小姑娘开心地挥手,包子拉起坐在断裂桥墩上的叶秋,让睡眼惺忪的叶秋跟着挥,苏沐秋笑了一下,继续研究地图。

  他以手肘捅了捅扒在身旁的叶修。

  “醒醒,起来辨认一下,哪边是北边?”

  叶修花了几秒睁开沉重的眼皮:“这我哪知道?你觉得我能辨识方向啊?”

  “不觉得。”苏沐秋回的相当真诚,“只是不想让你睡的这么爽。”

  “苏大大,你说说谁家养的鱼每天不是由吃饭游水睡觉三件事组成。”叶修打了个呵欠,紧贴着苏沐秋,含糊地梦呓:“沐秋,你好暖和……”

  “我看你只有吃饭睡觉,去游个水吧!”苏沐秋越过叶修,打开了车门,一脚把他踹了下去,勒令他跟着跑跑,呼吸下新鲜空气才准回来。

  叶修沉痛地回以你残酷你无情的眼神,一会后,桥墩上坐着昏昏欲睡的叶氏兄弟。

 

  苏沐秋抱着地图琢磨,罗辑看了眼两位人鱼队员:“原来气温过低,为了减少耗能,人鱼的本能也会调节身体机制,降低体温心跳,进入类似鲸类潜泳的状态啊……”

  “不是冬眠?”

  “不是的,如果是冬眠,动物会……”罗辑艰难地想出比喻,“会睡的像是死了一样。”

  苏沐秋嗯嗯应声,咬着笔杆,没放太多心思在冬眠的问题上,片刻后一阵脚步声跑近了,苏沐橙站在车窗边,神秘兮兮地要自家哥哥靠近点。

  “你看!”在苏沐秋迷惑的目光下,她扬起手中不断挣扎的物体。

  那是一条不知几斤重的大鱼,啪哒啪哒地在苏沐橙怀里甩着尾巴,青褐色的鳞片边缘畸形如不规则齿轮,背鳍带刺,单边暴凸的眼珠里有两个瞳孔,和小姑娘灿烂的笑脸成了巨大反比。

  “哥哥,我们拿这个当午餐吧!”

  “这哪来的玩意儿?”苏沐秋不晓得自己有没有受到惊吓。

  “是叶秋抓来的。”苏沐橙如实回答。

  顺着她的目光,车内两人看向桥墩,那里只剩一个瞌睡兮兮的叶修,而包子蹲在断桥边,朝下方说话。

  一条比苏沐橙手中的鱼只大不小、模样更狰狞的生物突然被扔到了桥面上。紧接着,第三、第四条鱼同样被扔上来,等那些鱼堆成了一座小山,一只手臂撑着桥面窜了上来,叶秋披散着湿漉漉的长发坐在边缘。鱼堆中有条鱼无预警朝包子跃起,人鱼那扇看似柔软无害的尾鳍一拍,啪的一声,再挪开时,那条怪鱼完全溅成了鱼泥。

  苏沐橙拿着一柄小刀折回,谨慎地望着外观诡异的大鱼,不晓得从何下手,叶秋问清楚她要干嘛后,直接伸爪子按苏沐橙说的比划,刷刷几下就去了硬鳞、腮、鳍,又剖开鱼腹扔开脏器。

  苏沐秋提着汤勺锅子朝众人走去,而随后抱起调料的罗辑脑中,冒出三个字:

  掠食者。

  

  人类自诩为猎人,认为自己居于食物链顶端,但唯有面对真正强悍的生物,人类才会猛然意识到,他们仍是猎物,而对方是掠食者。

  …

  数万年来,物种繁衍,产生了两种倾向。一是产下大量后代,或许其中八九成在未长成前就会夭折,但总有幸运儿能活下来,延续族群;或是后代数量极少,然而每个都会受族群保护,且个体较之前者,通常拥有更强的能力。

  没有疑问,人鱼属于后者。

  人类不晓得的是,做为深海中的顶级掠食者,体型并不算大、数量极少的人鱼其实靠的是集体捕猎,其中却有一脉最为特殊,肩负着无法抗拒的职责,战斗本能格外突出,突出得足以选择独自生存,在海中随处飘游。

  这并非常态。

  而这一脉,又诞下了一尾强大到足以在陆地上自由生存的人鱼。

  

  

  经过叶秋确认,由于雨势导致水位高涨,附近地貌大幅改变,桥被淹没冲断,同时一些危险植物跟生物基本都被淹了,相对安全,他们决定趁着天气好,今日干脆在断桥边扎营,顺便将车厢内剩下的物资清点一番。

  由于没点亮料理技能,罗辑跟包子被安排顾着鱼汤,一人拿汤勺搅拌,一人看着时间洒调料下去。

  枯燥的动作间,他看向其他几位夥伴,苏家那对兄妹支起了简易的小桌板,蹲在那像是过家家一样地拿刀切鱼。苏沐秋手持菜刀的姿势俐落的像个鱼贩,而力气小的苏沐橙已经懂得如何用汤匙开罐头,叶修眯着眼坐在一旁,偶尔趁苏沐秋没留意,手一伸便捻起鱼肉往嘴里塞,每条鱼都让他偷了几口,接着被少年猛敲脑门。

  他们相处实在太自然了,总令人慢慢忘了叶修的身分,尽管罗辑从未见他露出尾鳍。

  他想起刚逃出村落时的事。

  那时候,车内安安静静地沉默了六个小时。

  没有闲谈,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仅在驶出森林转上正路的途中,苏沐秋曾出声让他暂停一会。苏沐秋把满身是血的叶修拽下车,拿盆子装雨水克难地将他洗干净,并换了套衣服,而罗辑终于能降下车窗,让车内通了通气,令人窒息的铁锈味散去些许。

  而一直很安分的叶秋同时夺门而出,扶着车身大吐特吐,脸色发青,头晕目眩,苏沐橙连忙找了晕车药给他。

 

  正将散到脚边的纸张拾起,拍开不小心踩上的鞋印,罗辑碰巧听见另外两人的谈话声。叶修晃着被扣紧的手指,说道:“沐秋,松手,我手指快被你掐断了。”

  “哪有这么容易捏断?头低下来。”

  叶修哦了一声,安分配合,接着被苏沐秋倒了满头冰冷的雨水,洗去脑袋上的血迹。

  那盆清澈透明的雨水落到地上时,全成了淡粉色。

  他被苏沐秋按着冲了好几次水,金眸的视线不经意与罗辑对上时,罗辑看向前方,几秒后,他才愣愣地意识到自己莫名转开了目光。

  随后两名少年归队,车辆发动,叶修拉开苏沐秋的上衣,小心地碰了碰包扎仓促的伤口,他伸手向包子拿急救箱,后者递给他,手却在擦过叶修的指尖时陡然一颤,急救箱框当一声掉了下去,苏沐秋连忙扭身去接,不小心扯到伤口,疼的嘶声抽气。

  包子一脸迷茫,望着自己不住发颤的手,还疑惑地掐了掐虎口。

  当时叶修只是笑,闲闲地说了句掐虎口治的是嘴歪牙痛去肺火,你这情况掐是没用的。接着他起身,摆了摆手,试图钻过车座。

  “我去后备箱找点东西,你们接着开车。”

  “别去了,在这坐好。”苏沐秋淡淡道,将他按在身旁,把绷带塞进叶修手里。

  

  直到他们顺着地图开向基地,发现第一条路彻底被水淹没了,苏沐秋带着叶修下车探查时,罗辑才隐约想明白了一些事。

  

  就像是朋友养了头狮子,对方每日吃住都与狮子一起,甚至敢将手伸进狮子嘴里替它拔哽到的骨头,你慢慢地敢伸手去摸一摸狮子的毛皮,将它视为大猫。但在亲眼看到那头狮子咆啸着将贼人咬的血肉糢糊后,即使心里清楚狮子不会没事咬你,本能仍残留了一丝畏惧。

  与理智、情感无关,或许越发伤人。

  

  “小罗?小罗--”

  听见叶修喊他,罗辑回神,发现苏沐秋正用小炉子煎鱼肉。他用肉罐头里的油脂凑合著煎,一股焦香味飘散开来,令人食指大动。包子不知何时已扔下调料,蹲在炉子旁边等开饭了。

  罗辑揉揉胃,感觉自己也饿了。

  “小罗啊,沐秋说他这边还得再一会才能吃,你鱼汤好了没?先让我喝一碗,我快饿死了。”叶修嗷嗷叫着。

  “好了!”罗辑应声,盛了满满一大碗汤,又勺了最大一块鱼肉,小心翼翼地端着快满出来的汤碗走过去。

  在将汤碗交给叶修之前,他眼前冷不防晃过从包子手中落下的急救箱,以及叶修不甚在意的微笑。只这么一瞬,罗辑在稍远处停下脚步,将汤碗递给离他较近的苏沐秋。

  “嗯?”苏沐秋愣了一下,空出手接碗。

  “啊,我……汤好了,那个……”罗辑抓着突然发痒的脖子。

  “来来来,沐秋,把汤给我。”

  “饿死你算了,省得别人误会我们没喂鱼。”苏沐秋没询问,转手将汤碗塞到叶修手里,后者只是嘿嘿笑了一下,稀哩呼噜地喝着汤,叼起鱼肉往嘴里吞。

  “小弟!我也要汤!”包子呼喝,苏沐橙同样眼巴巴地盯着罗辑。

  苏沐秋制止:“汤还很烫,先盛起来凉一会再喝。”

  罗辑点头,连忙将剩下的鱼汤平均分出五碗放凉。

  他拿起空锅,正想去水边洗锅子时,一转身,碰巧看见两名少年的动作。

  苏沐秋拿筷子翻着煎鱼,微微倾身,瞥了眼抹着嘴的叶修,后者点头,凑到苏沐秋耳边说话。

  他看到叶修的口型,他说的是:放心,人能吃,没有毒。

  

  罗辑心底的羞愧几乎焦灼起来。

  

=  

    


发一发存稿,没了就没啦


→ 12-1

评论(53)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