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先行预约 05:整理头发

糖罐三十题 BY 该用户正努力保持微笑:)

唉唷…好啦…随便…

事隔多时,说一下前提,是ABO的AA向,一场意外开始的关系,假结婚,对了叶家从军从政,但叶修不是政客,他有别的职业。所以不要说这是学生苏x政客叶啦


← 04



  随着组别积分公布,节目组出于趣味性质把个人积分也公布了,叶修高挂于排行榜之上,甩开第二名一大截,要是苏沐秋没有失手,显然白组就要夺冠了。

  主持人同样注意到这点,针对此事调侃了几句,就转去询问茫然无措的高英杰。

  苏沐秋扬着温和的微笑,咬紧牙根僵硬地转向他的好队友,叶修好整以暇,笑眯眯地望着他。

 

  “叶……修……”

  “哎呀小苏,我不知道你是为了夺冠来的?”叶修故作惊讶。

 

  苏沐秋眼尾抽搐,正不爽地想喷两句,这时余光察觉三号机的镜头转向两人,怕事后剪辑画面被看出端倪,他一手搭在叶修手背上,貌似愧疚地捏指着他的手指,暗中使劲一掐,叶修差点没变了脸色。

  苏沐秋绞着叶修的手指期期艾艾:“哎哎哎……不好意思啊都是我……”

  “没事亲爱的,人有失足马有后炮……”叶修温情款款地回掐。

  “……是乱蹄吧?”

  孙翔似乎说了句什么,黑组的方向一阵喧哗,镜头全转了过去力求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收录,两人唰的一下弹开了手,动静之大引来喻文州好奇的目光。

  “喂,你干嘛这样阴我?没想到你是公私不分的家伙。”苏沐秋压着声。

  “我哪理公私不分了?我们的职责不就是来晒吗,晒瞎观众就赢了。”

  “搞清楚我现在是来帮你们的!”

  “我很清楚。”

  “很清楚你还干这种拆自己队友墙的事?”

  “当然是因为,”叶修笑容满面,“这样更有趣啊!”

  他往苏沐秋肩头充满鼓励意味地拍了几下,最后在工作人员扬声请四组参赛者移动时,抬手稍稍整理头发,飒爽地大步迈了出去。

  气不打一处来的苏沐秋当即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过去勒住了叶修的脖子,很有当场掐死他的打算,被叶修的手臂挡了一下。

  然而喻文州跟背面有眼睛似的,再度转过头打量他们,这位搞流行乐的视线莫名令人觉得能看破真相,苏沐秋忙摆出了灿烂的笑容,手沿着叶修的背脊下滑到了腰间,感觉另一位Alpha恶寒地绷紧腰板。

  喻文州和黄少天说了声,放慢脚步,与白组两人同行,并大方地伸出手。

  “你们好,我是蓝雨乐团的喻文州。”

  “你好你好。”

  两人同时伸出右手,互看一眼,又同时收回,最后只剩喻文州的手孤零零地悬在半空。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好在喻文州不以为意,笑容温和地缓颊:“两位默契真好啊!这句话,刚才玩游戏时我就想说了。”

  “还行吧!主要是互补。”

  “两位Alpha互补吗?”喻文州脸上是适宜的好奇。

  叶修点头,在自己和苏沐秋之间比划:“我积分第一,他积分垫底,加起来不就互补了嘛。”

  苏沐秋皮笑肉不笑:“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努力……”

 

  几人闲谈间,工作人员一路带他们到了一楼大厅,那里搭了个简单的小舞台,舞台后以灯光打亮的看板画着荣耀之星的标志,摆着摸彩似的问号箱。一些电视台内部的职员驻足围观,除了拿绳子圈出的观众区,还有不知怎么混进来的粉丝兴奋地大吼大叫。

  苏沐秋做为被划分到一二级的Alpha,对信息素的感受能力很强,一下就嗅到现场各式各样的味道,跟到了卖场一样。

  “荣耀之星第二回的竞赛,是销售比赛。”主持人介绍,对孙翔问:“孙翔,你觉得这是要卖什么的竞赛?”

  “啊?”突然被点名的孙翔狠狠愣住,茫然地环视一圈,“卖专辑?”

  观众们笑了起来,满口翔翔好呆、翔翔你出专辑吗的叫喊着,孙翔黑着脸即将爆发,最后忍住了。现场人多半能看出他是真恼火,但节目组后制时丧心病狂地给他搭了害羞红晕,直接把他洗成了傲娇形象。

  “会不会是饮料?”高英杰努力争取镜头,“今天有些热,卖饮料很合适。”

  “英杰猜的很接近,那谜底究竟是什么呢?”

  见气氛热起来,主持人说明起第二轮的规则。

 

  销售竞赛卖的是一些常见的零食饮料,由各家赞助商提供,各组带着简陋的销售台子,以电视台大楼四个方向为各组销售据点,实际要在哪条街哪个巷口卖全依他们决定。

  “竞赛时间为下午两点开始到五点。销售所得扣除成本后,将计算为各组本回得分,实际收入则做为胜利组的奖金。”

  黄少天挥手大喊:“我去这节目组也太穷了吧!让参赛来宾给你们打工赚奖金呢,难怪我就觉得午餐盒饭的鸡腿缩水,要是倒赔了会不会扣我们车马费啊?”

  他转头就问:“你说是不是啊周泽楷?”

  “……”周泽楷眨着眼,蹙眉认真思索,好半晌点头:“……嗯。”

  “是吧是吧?你也觉得他们会扣车马费是不,哎我就说……”

  周泽楷:“鸡腿缩水。”

  黄少天:“你下回再这样大喘气我就去找小高同学玩了我跟你说。”

 

  抽销售项目与选择方向是一并进行的,于是叨完了周泽楷,黄少天便兴高采烈地上了台,宣布他们蓝组要去南边称霸南商业街,摆了几个表示紧张心情的夸张姿势后,伸手在问号箱里摸了项目。

  “对啦,在揭开之前,我想问问你们不会出一些卖键盘鼠标之类的题目吧?”黄少天问。

  主持人点头,“放心,都是食物。”

  “好,今日就让大家瞧瞧我们蓝雨的厉害!”黄少天啪的撕开了项目,当即陷入傻眼,“……沙蟹汁?!”

  “那是什么玩意儿,饮料?”叶修挑眉,一旁扶着额头的喻文州苦笑一下,对新任国民CP解释,“是一种蘸料……你们看过舌尖上的华夏吗?”

  苏沐秋想了一会:“也许可以沾盒饭的鸡腿。”

  “所以,节目组的意思,”叶修沉吟,“是要你们把这蘸料插着吸管拿去卖?”

  在黄少天茫然失魂的时候,工作人员将一大箱装满灰色调料的玻璃罐子塞给他,将他和喻文州送到节目组的车上,载往南商业区。

  出了这么奇葩的项目后,其余三组提心吊胆,好在似乎是黄少天今日点背,其他人都抽到了比较普通的东西。

  周泽楷和不可置信地大喊“卖、卖柠檬汁?”的孙翔去了东边,而抱着一箱子各种口味蜜饯的王杰希,带着高英杰选了北边。

  最后一组没啥悬念,只能去西边了。

  “白组有赛前宣言要说吗?”主持人问。

  叶修正想摊手,瞧他那副坐没坐相的德性,苏沐秋暗中踩了他一脚,他连忙坐直了,正经回答:“反正不要沙蟹汁就行,感谢蓝雨同志的努力。”

  苏沐秋上台抽签,朝镜头撕开了指定卡上的封条,看到指定的商品时,不经意地勾起嘴角,露出稳操胜券的笑容。

  “奶茶。”

  

  

  剩下的西边是住宅居多,但苏沐秋不太忧虑,请司机将他们载到某条街口后,就带着摄影和灯光下了车。工作人员搭好了台子,就是个简陋的木头柜台,带两张高脚椅,除了侧边贴着XX奶茶的品牌LOGO显示出无处不在的赞助外,其余非常美式,不晓得节目策画从哪里抄来的灵感。

  叶修一下车就坐到高脚椅上,看苏沐秋忙里忙外地搞布置放东西,叠起的袖口下,是一截线条结实漂亮的小臂。

 

  他好几年没打过零工,但苏沐秋做起来,却半点不违和。叶修心里突然升起某种被忽略的感慨,他想起这名倒楣的年轻Alpha,的确还是个学生。

  只是被牵连了,逼不得已,在这里忙碌。

 

  “没地方放了,你拿着。”

  苏沐秋把一叠纸杯递给他,叶修哦了一声接过,露出手腕处一条不伦不类的幸运绳,间隙的皮肤上,透着一点浅淡的青紫色瘀痕。

  他轻触消退的差不多的痕迹,感觉到可忽略不计的刺痛,静了片刻,同样撸起袖子,热火朝天地开始忙活。

  “叶修?”

  “嗯?”

  叶修松开手里敲散的一袋冰块,看看苏沐秋还有什么指示,就被扔了好几张纸卡过来。厚纸卡背面画着荣耀之星,翻过来一看,居然是猜谜、推里之类的,还有数学题,以及当街唱歌获得五人掌声这类的题目。

  “这是什么?”

  “是材料。”苏沐秋出示三大瓶奶茶,两叠纸杯,一包吸管,“你看见了吧,一开始只提供这么点,要换东西需要答题,答错了就损失那张材料卡……”

  “我还说这游戏只有两关呢,原来第三关在这里。”

  两人都不打算唱歌或其他行动,只好在炙热的太阳下,一边挥汗叫卖,一边埋头写题。本来叶修看左右无人,这场势必得惨败,换那么多材料也不晓得干嘛,没想到远远瞧见他们之后特意跑来买奶茶的人挺多,而且一半以上都是Omega,个个不仅自己买,也拉亲朋好友来买,每个都不忘对着镜头喊一声“真爱万岁”、“直A癌落选!”,闹的像助选拜票,节目组头疼得要命。

  俩Alpha人生头一遭让如此之多的小O包围用水汪汪的眼神盯着,顿时手足无措,真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心里上感觉被逼到墙角的俩人嘀咕起来。

  “苏沐秋,你记得上节目前楚云秀怎么说的?”

  “有,她说节目中绝对不可以跟任何Omega有肢体接触,以免事后被碰瓷,像某张姓艺人……”

  苏沐秋把奶茶递出去,收了钱火速缩手,仍被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蹭了把手背,那小Omega半个身子都趴台子上了,和朋友嘻嘻哈哈地喊着‘Alpha哥哥’,直叫他起了层密密麻麻的疙瘩。

  叶修的情况没好多少,被揩了几把油之后他整个人缩到木台子下,抱紧了唐柔塞给他避免跟苏沐秋打起来的清新剂狂喷,他毕竟是纯正的Alpha,一下子被这么多Omega信息素包围,整个人都不太好,恹恹地算着钱。

  “那她后来说Omega扑上来的紧急情况怎么处理?叫非礼吗?这群Omega根本不把咱们当Alpha看啊!出柜的Alpha没人权?”

  “她说话你还睡觉,这会知道错了?”

  “你再不说我真要叫非礼了。”

  “咳,实际上,她说情况危急的时候……”

  苏沐秋也觉得不妙,想着迟早要叫防暴警察来控制场面,这整块区域Omega密度太高了,要是哪个Omega一激动,怕是难善了。

  “她说……宁可你跟我抱着彼此喊非礼叫救命,也绝不能碰任何Omega一根头发。”

  “哦,那你抱吗?”

 

  两人互视一眼,读出同一个讯息:坚决不要。

 

  他们齐齐退到了尴尬的Beta灯光师身旁,拿人当肉盾,继续坦然地干着把瓶装奶茶倒进纸杯贩售的业务,还提早收了工。

  平心而论,他们的名气和另外三组人完全没有可比性,但眼下时机很好,正是他们高调宣布结婚之后,不少人带着好奇心来看看两位Alpha实际长啥样,顺手买点东西就当支持了。

  第二轮收益经过统计,不意外的由奶茶夺冠,蜜饯次之,出人意料的是凭藉黄少天能说善道的嘴,沙蟹汁也卖了不少。

  “柠檬汁居然输给了沙蟹汁哈哈哈哈!”黄少天笑疯,笑着笑着歪到了白组那头,让两位来宾自然地入镜,“这是怎么办到的,忘了收钱?被人打劫?还是节目组给你们一框柠檬自己榨汁啊?”

  “俩大帅哥杵在街头,引起骚动摊子翻了吧?”叶修跟着笑,笑完了察觉观众里不少Omega死盯着他,镜头也直直朝着他的脸,赶紧深情地回眸注视苏沐秋:“虽然比起他俩我觉得你更有吸引力,是不是啊宝贝?”

  苏沐秋看了他一会,转向黄少天:“我刚才被出轨了是吧?”

  “那必然是的。”黄少天抹干泪正色道。

 

  其实苏沐秋只是对叶修那狗血台词倍感无语,很想问他是不是只看过霸道总裁剧,忍了又忍才转对黄少天说话。至于事后他又一次上了微博热门,无奈的侧脸截图被人P了个明媚忧伤,这就是意外了。

  黄少天回头又逼问答案去,周泽楷沉默地看着孙翔,后者绷着脸,好半天才在众人的期待中公布原因:“我没发现纸箱底下还有题目,以为卖完一箱就完成了……不准笑!”

  直到将奖金颁给以微弱优势胜出的白组,孙翔仍板着难看的脸色,一宣布本集顺利录制完成,他就怒气冲冲地拔腿走了。周泽楷和他一块搭褓姆车,只得追上,都来不及和其他人告别。

  “他这种性子,难怪轮回高层这么紧张。”望着孙翔的背影,喻文州轻声叹气。

  王杰希走了过来,附和道:“如果他不改改,这条路恐怕走不远。对了,不晓得你们蓝雨下半年有什么安排?”

  “暂时没有。”喻文州沉思片刻,“……王编剧想找我们为电影写主题曲?”

  “是的,有这个打算。我听过你们专辑,觉得风格比较合适……”

  两人谈起合作,一块走回后台,而高英杰跟在王杰希身旁,落单的黄少天视线一转,就溜达到两位嘉宾中间,一左一右地搭起话来:“我说你俩,第一次上节目怕不怕啊?灯光是有点强了,不过习惯就没事啦……其实你们第一轮打的不错,果然结婚了比较有默契?……”

  “你这话跟你蓝队的喻小队长说的一模一样,你俩也挺有默契的。”叶修打断他。

  “那是,我跟他都几年的组合了!你们认识多久?怎么谈起AA恋的?A对A够呛的吧,不管是生活或是那啥啥都?”黄少天好奇问道。

  叶修刷的冷汗窜了出来:“这……”

  黄少天误解了他的尴尬:“这么惊讶干嘛,没了偶像光环之后我也是个会刷微博会看电视会聊八卦的普通人啊!别这么有压力,就聊会天,不然说说你们第一回的配合,居然能把我送出场了,真是……”

  舞台阶梯旁有处不明显的凹陷,正和黄少天侃大山的叶修没留神绊了一下,眼前一晃,差点倒头栽了下去。

  “喂!小心!”

  苏沐秋余光留意到他身型一歪,下意识伸手去捞,手臂箍在叶修腰间将人拉回。

  情急中他一时力道没拿捏好,叶修直直撞进他怀里,手肘重击了他的肾,苏沐秋疼的倒抽口气,反射性弯腰,一下撞到了叶修的后脑勺,接着被唇边的味道呛红了眼圈。

  目睹一切的黄少天吹了声口哨,冲着搂搂抱抱又亲吻对方后颈的苏沐秋啪啪啪的鼓掌:“哎呦这厉害了,我人生第一次看见俩Alpha揽腰抱……”

 

  他话音未落,只见叶修触电般一低头,避开苏沐秋的唇瓣,“啪”的一声拍开环在腰间的手臂,退出半步。

  与此同时,细微的警报音响起,后台处,现场监控屏正上方,信息素异常升高的提示灯亮了起来。

 

  几名正准备下班的医生吓了一跳,忙朝外头跑去,也没看清楚到底是哪个颜色的灯亮了,只道怎么节目中没出问题,录制一结束反而出了事呢?!然而刚揣着东西跑了两步,灯又熄了,几位医生摸不着头绪。

  在场几人中,有几位顿了一下,只觉鼻间掠过一丝气味,不过一瞬间便消失无踪。

  高英杰迷惑地四处找着信息素来源,目光放在观众席间,王杰希制止他:“味道没了。”

  “哦……我、我以为是观众那边发生了什么情况……”高英杰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跟上王杰希的步伐。

  只有被信息素直接冲击到的苏沐秋停了脚步,望着他的法定伴侣拢了拢衣领,与黄少天聊着射击游戏的窍门,平淡地走入了后台。

  

  没有一般劣质烟刺鼻的气味,那缕烟草香气甚至可说是有点高雅,但不可否认,这气味隐晦地显露出强势,饱含了攻击性,像警戒地咧出獠牙。

  一瞬间,幽暗的员工休息室,两人粗重的喘息声,纠缠的四肢,甜腻过头的人造Omega信息素,血液的铁锈味,伴随着Alpha身上浓重的雪茄气息,袭上苏沐秋的脑海。

 

  那是叶修信息素的味道。

  --他对过度接近的苏沐秋,有强烈的抵抗反应。

  

 

→ 06

评论(48)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