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先行预约 06:寻找丢失的钥匙

糖罐三十题 BY 该用户正努力保持微笑:)

是的,张姓艺人本来是乐乐,但我又把他拉出来客串朋友了,反正是个很随兴的无脑文

不过张姓艺人的戏份本来就那么寥寥几句,不太影响

 

← 05

 

 

  苏沐秋再三确认了邮件内容没有错误,展示用的小程序也在压缩后加入为附件,深吸口气,鼠标一滑,郑重地点击了发送。

  随着传送百分比达到满格,墙上的电子钟正好滴的一声,提示现在已是午夜十二点。

  屏幕上弹出‘发送成功’的提示时,小研究室内炸起一阵欢呼声,几人纷纷越过满地的纸张和线路涌了过来,团团抱紧了苏沐秋又叫又跳。

  “终于完成啦!再也不用来熬夜啦!”张佳乐扔开VR镜片,勒着苏沐秋的脖子欢呼。

  “我再也不要在学校留到半夜!白天上课还不够吗,哪有大四生活这么苦命的!苏大大你这欠我人情啊!”方锐手一张,抱紧共患难的张佳乐和罪魁祸首的苏沐秋嘤嘤假哭。

  苏沐秋无语地拍拍两位同学:“别拐弯抹角,要什么报酬不能直说吗?”

  “下次考试罩我,你知道大孙C语言不擅长。”张佳乐速答。

  “有点追求嘛张小乐。”方锐光明正大地说,“老苏,下次考试你的答卷填我的名字!”

  “方大大,找我当枪手是另外一个价码。”苏沐秋露出悲天悯人的微笑,接着转头问了一声,“小安,林学长,这么晚回去没问题吗?”

  安文逸将测试设备放好,戴回眼镜,“不用担心,我等会直接回学校宿舍。”

  “我也没关系……没想到我毕业这么多年了,还能听到后辈叫我学长。”林敬言笑了笑,“恭喜你完成。”

  方锐哈哈大笑,凑过去勾着林敬言的肩膀,“虽然不是咱们计算机系,但老林你也是杰出校友嘛,他叫你学长很正常的!怎么样,免费试玩虚拟实境游戏,我就说很好玩吧?”

  “嗯,很有趣。”林敬言笑。

  “还不算完成,只是做出了雏型。”苏沐秋道谢,“抱歉,耽误你们好几天,谢谢你们帮忙测试……”

  “等等等等,苏小同学,你这道谢是不是少了个人啊!”

 

  蹲在研究室角落裹成雪球似的物体动了动,扔下手把和VR眼镜,一下揭开了口罩,下面是乐坛超人气团体蓝雨黄少天那张广为人知的脸,他喳喳呼呼地叫道:“我可是一分钟几十万上下,找我上节目都要提前几个月预约,今天我潜近你们学校帮你做测试,要是被狗仔队拍到……”

  “拍到也无所谓吧,我们老苏如今也是电视名人了。”张佳乐低头发著消息。

  黄少天想了想,“话不是这么说,我们这屋里可是有Omega的,要万一传点绯闻……”

  安文逸横了他一眼,黄少天想起这位是拿手术刀的高材生,立刻高举双手,表示无心之过。

  “哎哎哎,黄天王,黄巨星,您别气,气坏了怎么办呦……”方锐凑了过来。

  “方小同学你可别以为我忘了刚才你在测试里猥琐的打法!你说,你要干啥!”黄少天故作警戒。

  方锐嘿嘿笑着,掏出几张蓝雨的历年专辑,以及一只金属蓝色的签字笔:“陛下,能不能给小的签个名啊?您的宝剑冰雨在此!”

  “等等!我也要!”张佳乐扑了过来。

 

  当那边办起小型签名会时,苏沐秋把东西收拾完毕,将满地纸张资料与笔记本放回背包,抬腕看了下时间,就听方锐高喊:“老苏别走!等会一块去唱歌啊!老林小安子一起!”

  “唱歌?这三更半夜的不回去休息,你们明天是打算翘课睡觉?”

  苏沐秋按着额角,没想到工作党的林敬言跟读医学的安文逸直接点头,似乎毫不意外,连黄少天都没什么异议,只把全副武装重新戴上。

  “老苏,在场就剩你不知道,”张佳乐拆台,“他早就瞒着你订好位了。”

  “……”苏沐秋问,“……对了小安,你带来的同学呢?”

  “方明华?他回去了。前几天方学长问大家有没有兴趣一块唱歌的时候,他就拒绝了。”安文逸提起自己的背包,“他说要回家陪女朋友。”

  方锐大叹:“有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夜生活全成了泡影……”

  黄少天突然抬头。

  “这里不还有个人有家室嘛?苏沐秋你不用守门禁过朝九晚五的日子,定时定点回报动向?”

  众人猛然惊觉,盯着愣住的苏沐秋,对啊这家伙是有家室的,似乎还很恩爱--那期荣耀之星收视率破纪录,至少他们在场所有人都看了。结果每天拉他们在学校加班加点的,反而是脱单的苏沐秋?

  “我干嘛跟他回报?”苏沐秋下意识回答,迟了几秒才想起塞在抽屉里的结婚证,“咳,那不是……我们Alpha跟……跟Alpha谈恋爱的风格不太一样。他不太过问我的行程。”

  安文逸顺口接话:“他问都不问,你不介意吗?我看方明华每天被他女朋友问,又痛苦又甜蜜的。”

  “他那是女朋友,我跟叶修是……法定伴侣。”苏沐秋回答,有些恍惚地自语,“……我结婚一个月了?”

  “看来他很信任你。”

  方锐大喊:“救命,放过我的狗眼吧!张小乐快扶我去医院,我看看这副狗眼瞎了没有?!”

  “方锐你说啥?”一直低头发讯息的张佳乐问道,滴滴几声后,他开心地说着:“大孙还没睡,他等下到KTV集合……方小锐你突然跪下干嘛?”

  方锐捂着眼双膝跪地,痛苦地摇头,林敬言好笑地拍拍他的肩膀。

  “你同学还没见过叶修吧,找他一块来唱歌啊,都扯证了没让朋友看看自己老婆这怎么说的过去,不道德,没义气。”黄少天隔着口罩说。

  “他……睡得比较早,别打扰他了。”

  苏沐秋吐了口气,手在裤袋里碰了下手机,撑起笑,“而且我有答应要去吗?”

  “你不去吗?!”

  面对几双直瞪着他的眼睛,苏沐秋叹气,揉了揉头发。

  “好吧,我还了钥匙就去,门口集合。”

  

  

  

  热热闹闹地唱了歌,又被灌了几瓶啤酒下去,苏沐秋踩着摇摇晃晃的脚步走回家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

  他住的这栋楼比较老旧,廊道的感应灯早坏了,要手动去开,苏沐秋懒的折腾,只想在热水澡后倒头就睡,于是他从包里翻出钥匙,撑着门板,试图将钥匙插进锁孔里。

  他余光瞅着一件大型物体扔在门边,迷惑地试图从糊成一团的脑子里找出这是什么,苏沐秋弯下腰眯起眼,就着微弱的光线观察。

  这一看,苏沐秋惊的酒意都去了一半,裹在那团大型障碍物外的,似乎是那个谁的大衣?

  接着那东西突然动了下,一只手掀开大衣,露出叶修倦困的脸。他在苏沐秋愣愣的目光里打了个呵欠,揉着乱糟糟的短发:“你去哪了,这么晚回来?”

  “我……”

  苏沐秋呆愣地开口,脑中突然闪过一段对话--他问都不问,你不介意?

  可他真问了,苏沐秋反而陷入某种荒诞的搞笑中,不知从何答起。

  这问题如此居家日常,不该发生在他们之间,尤其是在荣耀之星录制完成,尴尬地分开,有半个月没见到彼此的前提下。

 

  所幸叶修只是随便问了句,没兴趣追根究柢。苏沐秋撑着门板俯在他上方,开口就是一股酒味儿,叶修挑了挑眉,避过他站了起来,从苏沐秋手里拿过钥匙开了门,一溜烟钻进屋里。

  苏沐秋沉默半晌,跟在叶修身后进了自己家,关上了门。

 

  “你怎么这个时间在这里?等多久了?”

  “我忘了带我家钥匙,跟你借个地过夜……没有很久。”

  叶修表示他试图去寻找丢失的钥匙,可摸遍了全身上下也没找到,才迟迟地想起可能落在工作地点了。

  察觉苏沐秋质疑的目光,叶修笑了下,“真的没有很久。我刚下班--有同事请假,我顶了他的班。”

  苏沐秋缓缓点头,扶着发晕的脑袋踱进厨房倒了杯水,同样倒了一杯给叶修:“现在搞政治的也这么忙?”

  “搞政治?我吗?”叶修道谢,慢慢喝着水,“我们叶家的确和军政有些关系,但从政的只有叶秋,我是普通人。”

  苏沐秋没有进一步询问,换了话题:“你没带钥匙,怎么会到我家来?”

  “你家比较近。”

 

  这是事实,但同时是个谎言。

  比如他大可去找叶秋的几个助理,既然她们能够把没睡醒的叶修运到他家来,有把备份钥匙一点也不奇怪。

  苏沐秋想,叶修只要一通电话,就有人送他回家。

  “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除非必要。”

  叶修反问:“为什么不会?”

  苏沐秋扶着桌面,小小地打了个酒嗝,“因为……”

  瞧见他颊边泛红,目光有些发散,一副满腔愁思即将脱口而出的模样,叶修赶紧将他推进浴室:“好了好了,你浑身酒臭,早点洗澡睡觉吧,明早还有课是不是?”

  “……”

  “别盯着我看了,我给你拿衣服,等下放门边。”

  苏沐秋挡住了浴室门。灯光由身侧照亮他的瞳孔,半明半暗,他开口:“你……”

  他起了个头,却不继续了,在叶修的目光中伸手,掐上他的脸。叶修一头雾水地挣了几下,苏沐秋松开,却在叶修没留神时突然去碰他的后颈,一手去扣他的手腕--几乎在苏沐秋的指尖贴上他皮肤时,叶修垂在身侧的手缩了一下,像是强行抑制躲闪或拍开他的反应,整个人僵的像水泥版。

  苏沐秋察觉了,他放开手,探究地看进叶修眼底。

  “别说对不起。”叶修果断抢答,“你还有啥要说?”

  两人四目相对。

  片刻后,叶修笑了一声,将苏沐秋推进浴室,并站在外头,关起了门。

 

  苏沐秋洗过澡出来,看上去也没清醒几分,直接扑到了床上,要叶修一切自便。叶修跟他借了浴室,大方地用了他的洗发水沐浴露,热气腾腾地踏出来时,苏沐秋已经安然地躺入被窝阖眼,而在离床铺最远的地方,桌子被挪开了,木地板上放了一叠被子和枕头。

  本想拿大衣凑合一晚的叶修看着那叠整齐的被子,站了许久,才摊开棉被铺成一个窝,磨磨蹭蹭地躺了进去。

  刚拉上棉被,叶修眼底不明显的情绪便被惊讶取代,他在被子和枕头里嗅了几下,闻到了清爽的香气,可能还有些收在柜子里的轻微闷味,唯独没有苏沐秋呛人的味道。

 

  叶修看著有段时间没踏进的屋子,察觉里头有细微的不同。

  并非摆设跟陈列有变动,而是屋里的空气格外干净,苏沐秋在此生活的痕迹仍在,但那无处不在的硝烟味,却荡然无存。

  一般只是普通清洁的话,是办不到这么干净的,除非刻意用特殊溶剂,将屋里所有东西彻底大扫除一番,才可能将气味消除。

  而他记得清楚,最后一次来的时候,屋子里可还是到处飘着另一位Alpha的信息素气味,他光是坐在里头就寒毛直竖。

 

  “谢了啊。”

  “谢什么?”闭着眼的苏沐秋含糊问道。

  听他睡意朦胧,喝了酒还有些口齿不清,叶修笑了笑,说了声没事,便安分地陷入蓬松柔软的枕头里。

 

  室内静了下来,没有任何声响,也无人说话。

  沉默着,叶修偶尔会听见窸窣的布料摩擦声,他无聊地在心里计算苏沐秋翻身的次数,同时等待睡意将他带进梦乡。

  大约翻了几次身后,苏沐秋睡熟了,不再乱动,在他舒缓的呼吸声中,有人低声开口,呢喃似地说了句话。

  “节目那天的事……不好意思啊。”

  叶修揉了揉手腕,团起棉被微微蜷缩起来,背朝着苏沐秋,进入睡眠。

  苏沐秋都能接受陌生的Alpha强行打乱他的生活,踏入私人领地,逼的他一步步退让,那叶修又有什么该纠结的。再多了,难免得了便宜卖乖。

  给他一点时间,他会适应。

 

  可感觉没过多久,他猛然从昏沉的睡梦中惊醒,只觉得一股令人翻肠搅肚的恶心感涌了上来,叶修痛苦地捂着口鼻,好半会才意识到这不是那谁的信息素吗?!

  苏沐秋平时醒着自然晓得收敛,这一睡着又醉酒,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瘫在床上打着小呼噜,霸道的信息素全都溢了出来,直逼的叶修脑仁发疼,拳头发痒,很想把苏小朋友揪着衣领扔出窗外。

  他摸到了大衣口袋里的清新剂,很想对苏沐秋照着脸喷,但一想到不久前他才下定决心跟这位无辜的Alpha好好相处,只能挣扎着将那罐喷剂扔开。

  这下换他痛苦地翻来覆去,久久无法入眠。

  

  然而他实在太累了。

  叶修在绷紧神经的状态下,煎熬了一两个小时,直到清晨的光线缓缓透过窗帘洒入室内,清脆的鸟叫声响起,他终于熬不住,昏昏沉沉地在苏沐秋的味道里睡去。

  

 

→ 07

评论(34)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