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方舟计划 12-1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白天很忙没时间码字,只好拿存稿混更…顺带一提这东西存稿发完了


← 11

 

  苏沐秋感到窒息。

  他被扔进了一片浓稠血海,身周是光怪陆离的景象,无论怎么挣扎,使劲摆动四肢,全身上下却没有一处听他使唤,只任由自己逐渐下沉,再下沉。

  血水没过了他的口鼻,苏沐秋瞪大眼,注视着飘近的事物,那些是整片血色中唯一不同于赤红的物体。他逐渐看清了,那是手臂、脚掌……人类支离破碎的肢体。

  几颗头颅飘了过来,那是一张张属于死者的,青白僵硬的脸。

 

  他全身一震,骤然惊醒。

  苏沐秋急促地呼吸,肌肉紧绷,几乎将自己嵌进了车座内。他静静地调匀气息,让疯狂跳动的心脏慢慢恢复,片刻后,抬手摸了下后颈,摸到满手冷汗,只觉嘴里彷佛留有梦境的铁锈味,梦中景象仍在眼前晃荡。

  连续好几天,他都做了同样的梦。

  “不行啊……我要振作。”苏沐秋用力抓了抓头,轻声自语。

  他烦躁地翻了个身,心想即使睡不着也得休息,才能应付新的一天,片刻后,他忽然察觉今晚从恶梦中醒来时,呼吸意外的轻松。

  老是压在他身上睡觉的叶修不见了。

  苏沐秋把脸蒙进被子里,静了一会,最后承认这只是自欺欺人,他郁闷地掀开被子穿上大衣,在寒冷的深夜离开了温暖的车厢。

  外头有点冷,幸好桥边空旷,皎洁月色让视线所及尚算明亮,他搓着手臂跳脚,一面在心底暗骂叶修跑哪,有瞬间,他几乎认为要花一整个晚上来寻找目标。

  

  

  叶修坐在桥墩上,裹着衣物,抱着腿缩成个小球,低头与水里的叶秋交谈。叶修的神情有些无奈,因为叶秋已经忿忿地冲他喊了不知多久。

  ‘……所以说,你哪时候要回海里?!’

  ‘你翻来覆去都是这几句话,不累吗?’叶修说着,作势要起身,‘喝点水冷静一会,我给你找个杯子啊。’

  ‘我要喝什么水!’叶秋愤怒地拨着河水,他的怒火几乎能把水给煮沸了,叶修见状只得坐回原位。

  ‘混帐哥哥,你真的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吗?!’

  叶修点头:‘清楚,世界末日嘛!’

  ‘我不是问这个!你看看你自己……’他目光对着15岁的少年,哽了一下,才继续说,‘你看你,你还记得我们是双胞胎吗?’

  ‘记得啊!’叶修讶然,‘怎么我离家一阵子你就不记得自己亲哥了?失智症早发?’

  少年的目光如此纯然惊诧,堵的人鱼焦急又无措,他咬着唇,换了一个方向:‘那你就这样抛下责任?!海里面现在……而且你明知道这样的后果是--’

  ‘这不是还有你嘛。’

  ‘可那也是你必须守护的族群!’叶秋大喊。

  ‘那就更不用回去了。’

  ‘为什么?!我、我不明白……’

 

  叶修闭起眼静了片刻,最后摇着头,露出无奈的笑容。

  ‘沐秋就是我的族群。’

 

  叶秋神情扭曲,气到无言,黑着脸瞪他,声音忽然沉了下来。

  ‘哥,你知道吗。’

  他冷静地说,‘你活的,简直像个人类。’

  

  人鱼扔下这句话后直接转身,大尾鳍在水面一拍,哗的拍起水花把张口欲言的叶修都给淋湿了,接着潜入水中,不见踪影。

  叶修呸呸几口,无语地抚开身上的水珠,忽然一团黑影罩了下来,在他头上按了一下。

  他抓开遮住视线的毛巾,看到了苏沐秋,他打着呵欠坐到叶修身旁。

  “叶秋看上去很生气,你惹他了?”

  “一开口就鄙视,我这么没信用?”叶修慢吞吞地擦起头发,“这次还真不是我,反而我才该生气。”

  苏沐秋挑眉,于是叶修在脑中总结着,覆述了叶秋找他说话时的开场:“他说‘混帐哥哥,跟你待在同一辆车里我就想吐!’,宣布要在水里睡觉。啧啧,尾巴长齐了连亲哥都敢吼了。”

  “他没事怎么会说这种话?”苏沐秋质疑,满脸写着肯定是你气了对方。

  叶修连连感慨,他这么诚恳的一条鱼都被怀疑,真是没天理:“就是又喊了一些催我回海里的话吧。”

  苏沐秋应声,与叶修并肩静了一会,淡淡地望着平静的水面上倒映的月影。

  “叶修,你不下去泡个水?”

  “不了。”

  “为什么?机会难得啊。”

  叶修裹紧了厚重大衣,将微潮的毛巾在脖子上绕了几圈,像条围巾似的:“水好冷,不想游。”

  “少糊弄我。”

  苏沐秋翻翻白眼。

  陆地上冻的路面结了层冰渣,呼吸间吐出阵阵白雾,相较下,对于能在水中生活的人鱼来说,水里说不定更加温暖。

  以前住在他家时,叶修三番两次在深夜溜进浴室,偷偷地在窄木桶里泡水,如今有了一大片水能游,他反倒缩在陆地上瑟瑟发抖。

  “是真的,叶秋那是他皮厚。”叶修朝掌心呵着气,“而且,我跟叶秋都下去了,万一地上出了意外怎么办。”

  他哼哼唧唧地哆嗦着冷,挨到苏沐秋怀里取暖,后者难得没嫌弃一番,只把自己的外衣拉开了一些。叶修从善如流地凑过去后,才惊讶地望着苏沐秋,问他是不是冻坏脑子了。

  苏沐秋犹豫半秒,还是伸手揍他一拳,接着裹紧了叶修。

  “你这么怕冷,在海里怎么过啊?”

  “冷……倒是不怕,只是可以暖和的话,谁会没事找罪受?”

  苏沐秋低头看了看,这才发现叶修的确不是冷的抱成团打抖,而是在搓揉着脚踝,标准的‘很想游’。反正也睡不着了,苏沐秋索性开始忙活些白天没空做的事,他回车上找出之前一直随身的单肩包,打算将之前被灰狼抓出的小破口补起来。

  当他试图就着月光将线头穿过针眼时,叶修打量起苏沐秋放在一旁的物品,有鱼干、小本子、纸笔这类东西,还有个被挠了几道爪痕的黑色金属盒。

  “这是张新杰给你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他掂了掂沉重的金属方盒。

  苏沐秋耸肩:“不晓得。不过,要不是这东西替我挡了一下,估计心脏都得被那几匹狼掏出来。”

  他说的风轻云淡,叶修就跟着笑了笑,说这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苏沐秋下了第一针,随口提起:“对了,那时候,你的状态……”

  “啊!!!”

  苏沐秋话没说完,身后传来一声尖叫,惊的他当场用力过猛扎到了指头,两人急忙回头,只见罗辑抱着一卷厕纸,异常震惊地紧盯叶修手中的黑色金属盒。

  “那个……那是……”

  罗辑急的咬了一下舌头,顾不上说话,扑过来对着金属盒左看右看,忽然肃声说道:“……七日后,诺亚再次将鸽子放出,傍晚时分,鸽子返回,并衔着一片刚啄下的橄榄叶……”

  “什么?”

  “《旧约圣经》,”他仔仔细细地抚过上头的暗纹,“创世纪第八章的内文……”

  苏沐秋和叶修对视一眼:“咳,所以,你认得这东西?”

 

  “橄榄象徵着希望,鸽子带来了消息,两者代表和平。这上面画的,是橄榄树枝组成的羽翼。”

  罗辑望着茫然的两人,满脸惊喜,彷佛得知下一个黎明到来时,一切将恢复原状,世界回归正轨。

 

  “这是‘方舟计划’的通讯盒!”

    


评论(80)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