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先行预约 07:冰箱里的牛奶和啤酒

糖罐三十题 BY 该用户正努力保持微笑:)


← 06


  苏沐秋隔天一早有课,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可惜因为宿醉,他只觉得头痛欲裂,天旋地转。行尸走肉一般的漱洗过后他拽起背包出门,途中却突然被绊了一下,险些正脸着地。

  他踢到的是玄关边上一大团拱起的棉被,被他撞到后那团被子动了动,闷闷地传出一句沙哑的“路上小心”,随即没了动静。

  苏沐秋这才迟迟记起昨晚家中来了位不速之客,他家暂时充当了流浪动物收容所。

  那位无家可归的Alpha蜷缩着,背对房间紧裹在被子里,只露出小半张脸。他额头贴着墙,眉头微微皱起,脸色苍白。

  苏沐秋只匆匆瞥了一眼,便抓着背包和笔记本飞奔出门,直到浑浑噩噩地混过了上午的课程才清醒过来。

 

  他去了趟超市,提着一袋海鲜返家时,远远地看见自己家门外有一缕白烟袅袅而上。

  叶修靠着墙抽烟,他深深吸了一口,在瞧见走上楼梯的苏沐秋时吐了个烟圈,挥了挥手:“嗨。”

  苏沐秋惊讶:“你怎么还在?”

  “这么快就赶我走?拔屌无情啊。”叶修稀嘘,接着装模作样地抹泪,“哎,新婚一个月就睡地板,我也是没谁了。”

 

  苏沐秋忽然长腿一跨贴了过去,这动作毫无预警,只眨眼间两人就面贴了面,叶修尚未意识到他要干嘛,身体已经下意识避开,碰的一声撞上门板,烟草味漫开,一只手紧按在苏沐秋肩头,大有掀翻他的意图。

  苏沐秋站回原位:“你要跟我睡同张床?”

  “……地板很好,感谢组织的贴心善解。”

 

  苏沐秋进了屋里,叶修摁熄了烟,慢悠悠地跟了进去,没等他重复提问,自己解释了原因。

  “我能不待在这吗?”叶修无奈,“你把我扔着就自己出去了,我没有钥匙,难道不锁门?”

  “之前说过了吧,我家里没有什么值得偷的,你把门关上就好。”

  “这也是吗?”

  叶修拿出一只眼熟的手机,苏沐秋一摸口袋,果然空空如也。他出门太匆忙,居然把手机给忘了。

  “你的手机大清早就开始滴滴滴滴的响,我没看,记得回覆。”叶修将手机抛给苏沐秋,后者手忙脚乱地接住了,看了会QQ消息后,抬头问了句:“你用了我的手机?”

  叶修点头:“播了通电话给同事,问问他有没有看见我家钥匙。结果果然是落在他那了,我晚上和他拿。”

  新婚期间伴侣大晚上的要跟神秘同事拿家门钥匙,指不定还会邀对方进门喝杯茶聊会天,不管出于什么心态,怎么也该关心两句。要是陈果在这估计已经问起来了,苏沐秋从厨房探头,问:“不能现在去拿吗?”

  “怎么?”

  苏沐秋坦然:“因为我要吃午饭了,可是没打算招待你。”

  叶修离开的脚步一转,哼哧哼哧地将桌椅归位,在自己的老位置坐下拍着桌:“亲爱的,咱家还多久才能开饭?”

  

  叶修其实没想多待,昨晚他倒不是真没地方去,只是正好藉着这个理由来跟苏沐秋为之前的事抱歉。假如苏沐秋不是醉到连钥匙都插不准,怕他半夜吐了闷死上头条,说完话后叶修应该就走人,毕竟两人在尬婚以来默契地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日子,互相不理会彼此作秀以外的事。

  所以叶修本来以为苏沐秋会拿一碟子花生米打发他,没想到半小时后,午饭上桌,是两份芝士焗通心粉,叶修接过叉子掀开烤的金黄的外皮,更加诧异了:奶油海鲜,蛤蜊扇贝等配料一样不缺,虾子还剥了壳。

  “这么惊讶干嘛?对了,你洗好碗盘再走。”

  四人桌,苏沐秋在叶修的斜对位置坐下,叶修点头,仍观察着那份卖相极佳的午饭:“你原来会做饭?”

  “胡乱做的,把面条跟海鲜煮过以后全扔一块,进烤箱,成败看天。”苏沐秋冷静地从自己盘子里叉出一块半生不熟的鱼肉。

  “……”

 

  说归说,这顿饭吃起来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叶修在苏沐秋坦承“因为家里人喜欢所以学着做”后,肃然起敬一番并吃得飞快。姑且不论是不是因为他饿了,或着他本来就是好养活的类型,两人进行了认识以来气氛最融洽的一次用餐,尽管他们完全没有半句对话──苏沐秋一边吃一边开笔记本收发邮件,而叶修熟门熟路地找出他那块平板,看前一天的新闻联播。

  荣耀之星过后,因为他们没有再出镜,国民CP这类的话题慢慢降了下来,取而代之的,还是叶秋和Alpha沙文主义候选人的对局,双方互相斗法,叶秋前脚刚办了一切阶级里当平等的政见说明会,后者就找学者开了ABO金字塔有助于社会稳定发展的学术发布。不过政治实在无聊的很,叶修看了半小时就觉得脑袋晕乎起来,他干脆放下平板,专心用餐。

  他吃了口面,感觉有些头晕。

  叉子往嘴里送了一块虾,他的脑门再度晕了一下。

  叶修警觉起来,盯着已经吃光大半的通心粉。

  “苏沐秋啊……你这里头都用了哪些材料?”

  “怕我下毒就别吃啊。”

  “不是,我好奇而已。”

  苏沐秋疑惑,照实回答:“用了冰箱里的牛奶和啤酒、通心粉,以及下午买回来的海鲜……”

  叶修望着他:“啤酒?”

  “昨天跟朋友出去,他们买了太多啤酒没喝完,我分了几瓶,给海鲜去腥味正好……怎么了?你酒精过敏?海鲜过敏?”

  叶修静了一会。

  “没有。没有过敏。”

  他撑着额头,陷入沉思,表情凝重,目光却有些发飘,让苏沐秋都奇怪的看了他几眼。片刻后,判定自己无法醒着走出这栋楼的叶修诚恳问道:“你下午有事吗?能不能再跟你借个地睡午觉?”

  

  

  苏沐秋租的小套间是典型的学生房,有简单的厨房已经很少见了,生活区域并未与厨房划分开,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奶香味,是他中午做通心粉用了牛奶和芝士的缘故。

  浓郁的奶香气将苏沐秋的信息素味道盖过不少,加上误打误撞吃下参了酒精的东西,昨晚没休息好的叶修一缩进被窝,很快就放松地睡熟了,满脸无忧无虑,连气闷的苏沐秋替他收拾碗盘时那硄当声响都没能吵醒。

  苏沐秋并没有因为叶修的存在而改变日常安排,他抬脚跨过某人下楼散步消食,在楼道被八卦的Omega邻居缠住聊天,接着又回屋里削了颗苹果,啃着苹果越过叶修坐回桌边,劈哩啪啦的开始打游戏。

  就在他扔掉果核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苏沐秋肩膀夹着电话洗手,刚“喂”了声,对面就爆出一串欢天喜地的感谢,语带哽咽,只差没感激上天。

  “沐秋?太好了!至少你有接电话……”陈果万般庆幸,“叶修不知道去哪了,打他家座机都没回应,他平时不老是待在家吗,居然不在……”

  苏沐秋掩着话筒移动到窗边,推开窗后搭在边上回答:“你找叶修?他在我这。”

  “他在你家?”陈果愣了愣,随即喜上眉梢,“那可省了不少事儿,我要找的是你们俩。你的电话能不能开免提?”

  “能,可是叶修在睡觉。”

  “这个时间?”陈果疑惑。

  苏沐秋瞥了眼蜷在他家角落的Alpha:“他昨晚没睡好,刚刚醒来吃过午饭又睡了。”

  “怎么没休息好?”陈果惊讶。

  苏沐秋摸了摸后颈,叹气道:“大概是因为我吧。我昨天醉了,可能没克制住……”

  “呃……”陈果一惊,脑内霎时好几出狗血电视剧跑过。

  但转念一想,这俩虽然在她面前总表现的很拘谨,好像跟对方是陌生人一样,甚至还分居,不过都扯证了,私下打得火热完全是执行合法权益,对外生疏估计只是害羞,被叶修框得深信他俩是真爱的陈果如此猜测。

  于是她心道看不出苏沐秋说话这么露骨,同时大度地表示理解:“行,你让他好好休息,等他醒来你再问问他的意见。”

  苏沐秋问:“关于什么的意见?”

  “秀秀那边又收到了发给你俩的节目邀请……他们希望你和叶修能去参加。但我觉得还是拒绝吧,那节目风评不太好。”陈果犹豫着,她压低声音,“我简直怀疑节目组全都心理不正常,咒怨级单身狗,以拆散家庭为乐。”

  苏沐秋倍感新奇:“这是什么节目?”

  

  “爱情摩天楼。”

  

 


评论(42)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