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龙与魔法 00-01

开篇写太长,拆成3天发。下一更10/2 18:00


00.

  第一滴雨水落下时,街上已完全陷入了混乱。

  庞大的雨势掩盖了人们慌乱的惊呼声,厚重阴云似要压至地面,沉沉闷雷轰隆作响,血液、焦油和雨水混杂为异常刺鼻的难闻气味,飘散在空气中。

  而他松开了手。

  那东西落了地,被血水淹没,连带其上承载的所有愿望。

  

  一道惊雷陡然砸下,伴随着刺目的银色光芒,划开了歪曲的天空,然而惊慌的人群竟对此一无所觉,兀自忙乱,手足无措。

  此时,天际的那端,悠长而低沉的,属于不存在之物的龙吟声响了起来……

  

  

  

01.

  黑暗窄小的空间内,空气滞涩而闷热,笔尖与纸张摩擦的沙沙声早已在片刻前停止,取而代之的,是韧线缠绕树枝的紧轧声响。这声响规律地持续着,不时停止一会,接着又再度响起。

  这阵规律而琐碎的声响持续了不知多久,期间仅有一道犹带稚嫩的青涩嗓音嘟囔了句“好热”,此后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乏味嘎吱声,最后一次撞击声后,那唯一的人声才再度出现。

 

  对方重重吐了口气,对着幽深的死寂自语。

  “好。第四十二次实验。”

  初时还有些压着音量的意味,然而有了起头,那窃窃私语的音量渐渐大了起来,言词条理分明,宛如正向某人说明,尽管这里除了他谁也没有。

  “这次肯定能成,我已经归纳了前面四十一次失败的原因,算出最适合的弓长跟间距,火晶石的份量秤的刚好,也换上了贵的要死的寒霜蚕丝做弓弦,成功率是大大的有……”他砸了下舌,“唔,即使不成功,至少不会再闹差点把手臂炸没的意外。”

  他继续说话,颇有些止不住兴致的感觉:“这蚕丝够厉害的啊,不愧是出自四级魔兽,老头子这次真没坑我钱,隔着手套都觉得指尖要冻僵了。之前那些普通弓线一碰到火晶石就烧起来,这次……哎哎,不说啦。”他轻咳一声,“再不开始实验,晚饭迟到,沐橙又要把我的份拨给那家伙……话又说回来,那家伙这么坦然地吃别人家的伙食,到底有没有昨天才认识的自觉啊?”

  说话者嘀咕起来,在窸窣声中摸黑进行准备,最后止于一句细不可闻的“不过作为拉拢他的投资,这点饭菜倒是划算”。

  他深吸口气:“好,那么来吧!1、2──”

  砰!

  弦线弹动的细微声响中,居然凭空炸出一簇火花!铜币大小的火焰朝前方疾射而去,眨眼便撞到一面满是焦痕的土墙,留下异常鲜明的痕迹!

  那瞬间并开的火光,照亮了周围无数飞散的图纸、一把形状奇异的短弓,以及一张精致好看的脸。

  少年眼底燃起的灿亮光芒,与那迸出的火花相比,竟没有丝毫逊色。

  

  


  帝国历678年,春。

  一只平均等级不好不坏的小佣兵团,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驾着马车进入了斯洛尔小镇。

  斯洛尔镇,与法恩大陆上其他成千上万个偏僻无名的小镇相同,当地常驻人口不过数百,和大一些的城镇有相当长的距离,长到马车来回需要花上大半天,即使依靠只有贵族和教廷才用得起的传送阵,仍要耗费大把时间,在各地转折才能抵达。

  而这个土壤贫瘠,气候干冷,没有特殊矿产、美酒、美人,连帝国驻守军都没派来一位的小镇,之所以能够顽强地存活至今,全仰赖时不时驻扎此处的佣兵团和商人,以及魔兽──黑暗森林的魔兽。

  这小镇之所以有名字,全因为它是接壤黑暗森林的边陲小镇之一。

  在拥有‘魔兽天堂’别称、人类止步的黑暗森林中,那怕不提那些早已经绝迹于法恩大陆的稀有素材,亦或各种勇闯上古遗迹、破开亡灵国度的探险传说,光是最弱小的魔兽的皮、肉、角、爪……就能卖出不错的价格。

  人类是矮妖唯二承认贪婪的种族之一,据传在数千年前最后一头巨龙回归龙谷后晋升成了唯一。为钱财不要命进入黑暗森林的人,那是越来越多。

  不过,斯洛尔小镇在所有靠近黑暗森林的地点中,既不是最富庶的,也不是最危险的,甚至连最偏僻都不是,于是这名气也就不大不小,真正强大的佣兵团没听过斯洛尔,滥竽充数的玩票冒险团不敢靠近黑暗森林,来者不上不下,如同小镇的发展一般。

  

  久未修整的主道上仅有这辆马车驶过,重重的马蹄声在数百尺外就能听见,察觉响动的镇长连忙带上几名卫兵来到镇口,彼时两头火烈马正巧停下,燃着不灭火焰的鬃毛和火蹄没有酿成火灾,只是把草地全烤成了干枯焦黄。

  老镇长快步走到车门边,卫兵则熟练地左右排开,他们满脸和颜悦色,脑中叮叮咚咚全是钱币入袋的声音,暗想不知这组佣兵团能给镇上带来多少生意。

  车夫跳了下来,扭头对着眼巴巴地盯着车门的镇长问道:“你是这里主事的?入镇登记处或着佣兵公会在哪?”

  镇长看都不看,随手指了个方向:“那里。”

  “哪里?”

  “就是后边左拐第三个街口右弯直走到底再右拐那栋楼。”

  车夫极目望去,差点把两只眼瞪的凸出才看见远处插着小旗帜的佣兵公会:“哦……明白,那我们马车停这儿行吗?”

  “行行行。”

  老镇长不耐烦地摆手,却在车夫掀开斗篷时察觉不对。他身上穿着的并非一般平民的服饰,而是一整套银光闪亮的重甲,腰间别着巨大战斧,而胸甲心口处,刻有星芒似的金色铭文。

  这是受教廷认可的圣骑士才能拥有的标记!

  “那好,我去办登记,其他接应就麻烦你啊。”

  “等、等下!”老镇长与一众卫兵没想到驾车的会是圣骑士,急忙补救,“圣骑士大人,请问您是哪个家族的大人?您这样的大人物来咱们这么偏远的小镇,是不是中央教会有什么指示……?”

  圣骑士都来自教廷直属的骑士团,而其中不少都是贵族子弟,是以老镇长询问他的家族,避免直问姓名冒犯。

  对方瞭然,朝镇长使眼色:“我现在不是以教会骑士的身分行动,只是普通佣兵。”

  他并未摆出任何高姿态,一身斗篷掩住了重甲上的教廷铭文,老镇长见多识广,立刻意会,也像对待一般佣兵招呼,从怀里拿出纸笔,公事公办地询问,不过语气和态度都好上数倍:“哎,我是这里的镇长,佣兵大人车马劳顿,可以直接向我登记,等会就能去旅店休息。麻烦让我看下您的身分证明,以及您来这里的原因是什么呀?”

  担心这位圣骑士不清楚佣兵的情况,镇长悄声提示:“就是走过场的事,不会检查。”

  “我是灯花夜,隶属二铜级的蓝溪佣兵团,我们接了中央商会长期委托的任务,来此地定期探查黑暗森林的情况。”灯花夜满意地亮了下佣兵铭牌,与镇长握手。

  镇长察觉有东西被塞入手心,他不动声色地接下,以余光悄悄瞥了眼,差点被掌心里金灿灿的光芒刺瞎。一枚金币可是一百银币的价值,在他们这种边陲小镇,够一家三口过上一个月了。

  来的是贵客啊!镇长笑颜逐开。

  就在镇长吩咐卫兵务必好好招待几位佣兵团贵客的同时,马车门开了。这辆马车外部没有装饰,仅车门上镶有两片铜叶象征等级,朴素而低调,走下来的男子的身分却让一切截然不同。

  男子身上雪白的法袍绣有金纹,相貌平凡,不过身周某种气息令人靠近便觉得心平气和,给普通的长相平添几分舒心。

  然而刚才尚能保持冷静的镇长目瞪口呆,看着男子手中半人高的圣十字架,呆愣着说不出话来!

  “还没好?”

  灯花夜埋头写字:“快了。雷鸣跟云归呢?”

  老镇长哆嗦着:“教、教廷的圣牧师……啊不不不是,请问这位佣兵大人,您、您是灯花夜大人的同伴?”

  “跟他一样,我只是佣兵,叫我系舟。”系舟浑然不在意地摆手,观察着在他眼里简陋到掉渣的小镇,一边回答灯花夜,“他们俩先去逛逛了,说是会准时归队。”

  “只要不耽误‘任务’就行。”灯花夜点头,两人隐蔽地瞥了眼车厢。

  里头没有任何声息,宛如空无一人。

  系舟接过登记表扫了眼,确认无误便交给战战兢兢地等在一旁的镇长,老人家硬是摆出接神谕般的慎重姿态,小心翼翼的收起佣兵团登记,一面战战兢兢地问:“两位大人的其他同伴有没有带侍卫?镇上有些地方……”

  灯花夜安抚着对几名好奇的卫兵不耐烦跺脚的火烈马,直接回答:“放心,两个元素法师不至于被不入流的落魄佣兵撂倒。”

  镇长一听是元素法师,不是又来几个圣牧师之类的,心底顿时松了口气。虽然法师在帝国有一定地位,毕竟能感觉到元素存在的人是千分之一,而同期几十个学徒里可能只有一位顺利获得法师称号--这前提还是不管资质优劣。

  不过,比起教廷直属的圣牧师,法师可真是烂大街了,至少绝大多数的佣兵团都能邀请到法师。

  安下心的镇长殷勤道:“两位法师大人先去逛了哪里啊?我找人给两位大人带路?镇子不大,但巷子弯弯绕绕挺多,外来者容易搞不清方向。”

  “晚点吧,他们不在镇上。”系舟接话。

  镇长一愣,就听他继续说道:“他们进了黑暗森林。”

  

 

评论(41)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