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关键字:骨相空谈

骨相空谈

  

  苏沐秋带着满腹纠结,又一次从某间佛寺灵庙宫观这类的地方无功而返。他回头看了眼立在门边的道士,对方倒是有模有样地对他施以一礼,身上那套铭黄色的道袍平添几分大师气度。然而苏沐秋走了这么多地方试图解决他的小困扰,心里已经有了几分见地,知道这位被称作什么清净居士还是干净居士的人,能给他的帮助还不如一台扫地机多。

  他按了按眼下的乌青,长叹口气,罕见地爆了粗:“妈蛋,又是个骗子,白费我那几张毛爷爷。”

  就在这话出口时,他身后似有高亢女声,飘飘荡荡地尖声嘻笑,无端窜出几丝寒意。

  苏沐秋抬头望向碧蓝如洗的天空与明艳艳的大太阳,心道再这样下去,这鬼日子他是不用过了。

  

 

  对于一位在坚定的社会科学唯物主义下生活了二十多年,深信钱与物质的伟大交互功能的人,实在不是苏沐秋一朝失足陷入迷信,而是他真的除了这些神神叨叨的大师之外,已经到了求助无门的地步。

  苏沐秋缓缓走下阶梯,望着迎面而来的车水马龙,小贩叫卖此起彼伏,又是一阵恍然。

  这些道观寺庙不在灵山圣地这类的地方,反倒在城内有分部,一踏出门槛就吃一嘴车废气,观感上的可信度又得再打折扣。

  他一面胡思乱想,一面向着公交站走去。他不知自己脚步凌乱,面色死白,没察觉眼前的灯号已经由绿转红,车流来往,没察觉自己恍惚中一脚踏出了路缘直直往前走,更没察觉身后有人在叫唤他。

 

  “哎!施主留步!喂喂,有听见我吗?!”眼见苏沐秋置若罔闻,对方深呼吸,扯着嗓大喊,“那边那位帅哥!!”

  “叫我?”苏沐秋猛然回神,嗖的回头。

 

  说也奇怪,他刚才自杀式的向着马路中央走,街口那么多人没半个阻拦他,彷佛没看见他似的,全都一脸漠然地滑着手机,却在苏沐秋这一开口时纷纷惊呼起来,几个年轻小夥子生生架起他将他拉回路边,一位老伯指着他鼻尖大骂:“手机害人!手机害人……走路不看路!这是要送死!轻生!”

  “我没看手机……”

  “还敢辩解!!”老伯震怒,骂的唾沫飞溅。

  “对不起对不起。”苏沐秋连忙道歉,几名路人同样不予以苟同地望着他。

  待苏沐秋从要他爱惜生命的人民群众间脱身,去寻喊他的人时,对方已经拄着下颔,笑意盎然地不知看了多久热闹。

  那人坐在巷子边上的阴凉处,身前架着张小桌小凳子,桌面长长的明黄绸布将将触地,其上摆着罗盘,龟甲,铜币,还有一只空荡荡的竹编鸟笼。两旁立着小旗帜,左书‘铁口直断’,这很常见,苏沐秋一个月来就看了不下数十种字体写这行字,奇怪的是,右面写着‘骨相空谈’。

  更奇怪的是那人的打扮,什么唐装袈裟道服全都不是,反而西装革履,合体西装衬的他肩宽腿长,一双皮鞋擦的黑亮,配上笑弯着眼的神情,让这名二三十岁的男子像个白领菁英,在办公室跟爆乳女秘书不务正业的那种。

  苏沐秋不由得驻足多看了几眼。

  “清,谭嗣同,望海潮?”

  “呦,意外啊,倒是个文化人。”对方赞叹,可惜怎么听都有些嘲讽,苏沐秋嘴角抽搐。

  “你刚才喊住我干嘛?要给我看相?”苏沐秋坦然打开钱包给对方看,“先说了,我一毛钱也没有,就一张半个月没充值的公交卡。”

  “我不喊你,难道要看你被鬼缠着撞车去了?啧啧,造虐啊。”西装男摇头。

  苏沐秋一愣,目光审视起来。

  “……你知道?”

 

  “知道什么?比如你叫苏沐秋,性别男,于十月二十一日出生,住在H市某某小区?”对方笑望着他,“关于你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

  “这还叫什么都不知道?!”苏沐秋瞪大眼。

  “真的不知道,我还等着你亲口告诉我。”对方真诚答道,伸出一双修长漂亮的手,“喏。”

  他手掌一翻,本来空无一物的手指间竟变戏法似的凭空多了张卡,正面向着苏沐秋,而上头印着苏沐秋模样傻兮兮的半身照。

  苏沐秋一惊,连忙翻开自己钱包,果然证件不翼而飞。

  他没好气地夺回了身分证,本欲转身离去,不再跟骗子说话,然而走出半步,对方那句“你被鬼缠着撞车”又不受克制地浮上脑海,苏沐秋咬牙,一屁股在那张凳子上坐下了。

  对方笑了下,相当自来熟地招呼:“你好你好,敝人叫做叶修,‘华叶附菁,云谲波诡’的叶,‘欲其无我,必修止观’的修。”

  “……你是不是很欣赏谭嗣同?”苏沐秋无奈。

  “哪里哪里,最近闲着没事,正巧看了仁学。”叶修答,示意他看向桌脚,苏沐秋这才注意到有几本一看就是盗版自印的文学著述压在短了几分的桌腿下。

 

  “好了,那我们来谈谈你的事。”

  叶修手肘抵着桌,十指交扣成拱,黑眸幽深凝视着苏沐秋。

  “告诉我……”

  他开口说,“你是不是语文老师啊?在哪教书?”

 

  苏沐秋差点没揍他:“……不是所有懂语文的都是老师!H市图书馆你去过没有?我在古籍修复室上班。喂我说你,到底看不看相啊?知道我有东西缠身还不抓紧机会证明你不是神棍?”

  叶修摊手:“抱歉,我不看相。”

  苏沐秋无语:“那你这些标语都是不实广告?”

  “都说是空谈了,那我还费嘴皮子,诈你看相解惑,算这前世今生?说的口干舌燥我喝水要不要钱?”叶修晃着手指。

  苏沐秋再次打量他的衣着,忍不住问:“你真是摊主?不是被临时找来顾摊的路人吧?不看相不算命,你摆这摊还不如卖开运水晶。”

  “我就是摊主。这套行头是我弟塞的,他说开业第一天,哪怕人不乍地也要把卖相包装好看。”

  苏沐秋诚恳地回答:“他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你弟替人看相吗?”

  “他不看,人可是一正正经经的总裁。”

  这下苏沐秋有些想法了,这人根本就是闲着发慌,逮着他聊天吧?!反正左右无事,苏沐秋随意答道:“正正经经是当总裁,那不正经要做什么?”

  叶修哦了一声,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苏沐秋好整以暇,报以微笑,只在脖子后头又被阴风吹的凉飕飕时缩了下肩膀。

  “不正经嘛,就像我。”

  “耍嘴皮骗钱,抢别人证件吗?”

  “不。”叶修笑,“我不看相──我看风水。”

  “风水?”

  “是啊!”叶修回答,突然双手一伸,将亮黄色的大桌布拢起,把桌上所有东西胡乱兜成个大包推到苏沐秋怀中。

  紧接着苏沐秋眼前一晃,再睁眼时,他的钱包不知怎么,又到了叶修手中!

  叶修悠闲地抽出了公交卡,将钱包放回苏沐秋怀里,随即起身走向巷外。

  苏沐秋抱着大包袱,在后头不可置信:“喂,你连公交卡都抢?!”

  “说什么抢,别污蔑我,这是正当收费。”

  “你替我看风水了吗,凭什么收钱?!”

  “这不就是要替你看风水了?”

  “什么意思?”

  “走吧,咱们去你这间房子看看。”叶修转身,晃着那张公交卡,“我倒是好奇,是什么样的屋子能出大白天缠着生人的女鬼,还让你一个八字不轻的人,浑身上下阴气重的像乱葬岗?”

  

  

  


设定:

现代灵异,以为自己是普通上班族的苏x天师叶

    

    


24h目录  /    总目录 


评论(22)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