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龙与魔法 04

定时发布


04.

 

  匡当一声,木门被踹了开来,屋里挂着的相框都震了几震,正踩在炉子前忙碌的苏沐橙吓了一跳,捏紧汤勺回头,就见一名少年半拖半扛地拉着另一人,两人跌跌撞撞地进了屋,衣着破破烂烂,带着些尘土与血迹,在地板上踩出一个个脏脚印。

  前者将五官与小姑娘有七八分相似的少年摔进木椅,连带着那把断掉的长弓,和沉重麻袋一并扔给他,接着两手空空的返身朝门外走。

  被扔到椅子里的苏沐秋揉着肩膀埋怨:“叶修……你这家伙,对你房东友善一点行吗?!”

  “房东?你压榨我劳动力,逼我陪你闯黑暗森林这些姑且不说,我是被你强拉来住的吧?”叶修由门外探头,一脸惊讶,上上下下打量他。

  “喂喂,别说的好像全是我强迫你,你没拿分成吗?”

  “这倒是。”叶修想了想,嘻笑道:“哎苏老板,你没事吧?摔疼没有?我扛你回来的钱要算到额外费用啊!”

  苏沐秋气闷:“额外费用?要不是你没挡住,我哪需要你扛?”

  叶修耸肩摊手:“好吧,是我没挡住。”

  “算你有自知之明。”苏沐秋哼哼。

  “可我怎么知道一只兔子就能放翻你?”

  苏沐秋扯下腰间的水囊朝他后脑勺砸,叶修反手接个正着,跟背后长眼睛似的,他笑咪咪地朝苏沐秋挥手,随即叼着水囊走向后院。

  苏沐秋哐的一下脑袋砸桌面,故作忧郁地挠桌,小姑娘递了杯水给他:“哥哥,今天顺利吗?”

  “还行吧,白捡了不少材料。”苏沐秋回答,灌了几口水便脱掉长靴,心疼地摸着上头的破口。

  靴子上的破口很大,足有巴掌宽,边缘参差不齐,带着血迹,但苏沐橙悄悄瞥了一眼,苏沐秋掩在桌下的小腿已经包扎过了,看起来干干净净。

  察觉苏沐橙的目光,苏沐秋仍十分坦然,不闪不避,取软布沾水擦着鞋:“没什么,小伤。”

  真要说小伤,又怎么会让人扶着回来。苏沐橙没有追问,只笑说那就好,转身要勺碗热汤给苏沐秋,却被喊住:“等等,沐橙。”

  “怎么了?”

  苏沐橙迷惑地看着朝他招手的苏沐秋,尽管不明所以,仍走到他身旁。苏沐秋伸手,拨开苏沐橙的长发揉了揉她的耳朵,随即说道:“头发有些松了,我给妳重新扎一下吧。”

  苏沐橙眨眼,答了声好,随即背对着苏沐秋坐下,任由她哥哥摘下发饰,熟练地挽起两旁鬓发,几下便将发束重新扎好,让苏沐橙自己调整发饰的位置。

  苏沐秋严肃道:“家里有陌生人,妳一个小姑娘还是要注意外表,要是……”

  “知道,我记着呢,哥哥说好几回啦。”苏沐橙蹦了起来,朝苏沐秋吐舌,溜到炉子边盛汤,“哥哥,天气冷,喝汤暖一暖吧。”

  苏沐秋接过汤碗,稀哩呼噜地喝干了。他对要接过碗的苏沐橙摆手,就着原本的碗重新添了汤,一瘸一拐地走向后院,不一会就揪着叶修回来了:“……妳说说你,一回屋里就往院子跑算怎么回事?不会帮忙处理战利品啊?就这样一袋子扔给我,我可是要抽成的。”

  “好好好,你别……我吹会风也不行?”叶修躲开苏沐秋扯着他领口的手,揉揉脖子,唇边一晃一晃地叼了根草茎。

  “又啃杂草?嚼草根能饱吗,那东西连老鼠都不吃,就你当宝贝似的照料。”苏沐秋将他按在位置上,直直把汤碗跟勺子塞到他眼皮下。

  “挺好吃的,你试试?”叶修诚恳问道,苏沐秋翻翻白眼,嫌弃他味觉坏死。

  他不在意地耸肩,喝汤的时候,苏沐秋握着小刀,在旁边整理起战利品。苏沐橙有趣地看着两人,留意到叶修的汤里有小半块肉,沉甸甸地压的汤快要溢出碗缘,然而锅里只有一块肉,苏沐橙原先盛给了苏沐秋,如今他将肉分了一半给叶修。

  小姑娘晃着腿,坐在叶修旁边,吃着她独享的最后一份奶油面包。

  稍后,苏沐秋和叶修埋头苦干,在那堆战利品里挑挑捡捡。数量太多,他们花上大半天才完成,算一算这趟白捡了独角三十几只,勉强完整的兔皮十几张,这些都是能卖钱的。

  “扣掉给老赵赚走的部分,这些可以卖23银16铜。”苏沐秋精确地宣布。

  苏沐橙跟叶修啪啪啪的倾情鼓掌。

  这里面,有三成按约定要分给叶修,而剩余的比如角兔肉若干、兔胃里找出来的种子和碎块若干等等,则是随意分配──也就是如果叶修不拿,苏沐秋就全收走了。叶修不禁叹道:“活着好难啊!我这么舍生忘死地宰兔子,到头来只有7枚银币……”

  “活着不难,是生活难。”苏沐秋将东西分做两堆,一堆要带去卖,一堆收着,强调道:“嫌少你可以不要啊,我还没跟你算炸掉的长矛。”

 

  “那不行,我跟商队谈好了路费,现在正缺钱。”

  苏沐秋动作一顿,抬头望向他,而苏沐橙瞪大眼:“叶修要走了吗?”

  “当然,借住你们家一个月,够久啦。”叶修坦然道。

 

  “哦。”

  苏沐橙抿着唇,半晌后悄声低语:“我最近,一直觉得我们多了个家人,两个哥哥让家里热热闹闹的,真好呢。”

  叶修笑:“哎,我恐怕要被妳哥宰了。为了不让他被我比下去输得太惨,哥哥的位置我就还给他吧。”

  “喂!”苏沐秋吼。

  苏沐橙笑了笑,尽管她努力了,仍能看出几分低落。

  苏沐秋轻扣桌面,缓缓开口:“出发时间是哪时候,收了你多少路费?”

  “下周三,到皇都50枚银币。”

  “顺路多带你一个,居然收50银币。”苏沐秋咋舌,随即懊悔拍桌:“谈价钱这种事你竟然没找我?我可以谈到45银,那5枚银币拿去吃顿大餐多好啊。”

  “干脆给你当辛苦费不是更好?”

  苏沐秋叹道:“既然你这么有自觉,我也能勉为其难接受酬金。”

  两人相视而笑,倒是冲淡不少离别的沉重气氛。叶修起身,转去后院准备刷洗身上的衣裤,苏沐秋索性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下来扔给他一并泡水,换了套干净的服装,就提起麻袋出了门。

 

  走在路上,想到叶修将要离开,苏沐秋没表现出来,但心底却是相当遗憾。

  他和叶修各方面相处得不错,无论生活上,战斗上,甚至战利品分配──利益能让兄弟反目,夫妻结仇,不过叶修的物质需求相当寡淡,除了攒路费,他对吃喝住甚至武器都无所谓,苏家兄妹给什么,他就接受什么。

  由这点来看,加上叶修从一开始就说过他要去皇都,苏沐秋暗自猜测他大概有个贵族身分,家族至少是男爵、子爵,或着与贵族有关系。叶修恐怕早见惯了各式珍贵物品,对这些小战利品没兴趣,这正方便了苏沐秋。

  钱固然重要,但苏沐秋同时看中了别的东西。

  那是非常稀少的,能从角兔的胃里挖出来的零散晶石。

  那种晶石都是小碎块,色泽各异,呈半透明状,只有少许杂质,表层泛着薄薄的微光。当这些晶石一色铺开,光线打下,看起来美不胜收。

  而这些碎晶石,正是当初让苏沐秋下定决心,以猎捕角兔做为生计的原因之一──尽管细小而破碎,但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元素晶石。

  角兔本身对魔法、魔力的感应能力非常弱,若非如此,也不会发生这种两个元素法师躲在后头偷偷念咒,但角兔们仍追着他俩打的情况。

  但它们之所以与兔子不同,就是独角带来的改变,独角会自主吸纳周遭以风为主的元素,而其他用不着的元素存在体内,经年累月就可能自然凝结成不完整的元素晶时。

  元素晶石相当珍稀且昂贵,葡萄大小就能卖到几十枚银币甚至金币,但角兔之所以能安然无恙地活到今日而不是被人杀光,是因为它们胃里几乎全是派不上用场的小碎块,而且还不是每只角兔都有。

  不过苏沐秋要的就是这些碎块,他做了无数实验,最后设计出一把怪模怪样的特制短弓,以弓弦带给晶石冲击,用所有法师看了都会扼腕的粗糙手法,极其奢侈浪费地利用晶石蕴含的能量——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毕竟,他不懂魔法。

  所以他用了些小手段,‘制造’了魔法。

 

  有叶修这样对其他事情不上心的合作者,这段日子确实让苏沐秋方便很多。可惜他早就清楚,叶修不可能留下太久。 

 


评论(27)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