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关键词:修罗忧乐

修罗忧乐

*三月初在别的号发过一次,火速删掉了,可能有人看过,改了改发上来充数

 

 

  沉重的鼓点逐渐与心跳同步。

   

  一片黑暗中,不算宽敞的舞台外,全是吵杂而迷惑的交谈声。

   

  微微汗湿的掌心握紧了麦克风支架,修长的手指间夹着黑色拨片,轻轻搭在电吉他静止的细钢弦上。

  习惯性轻压着弦的指腹传来些许疼感,舞台边上的音箱微亮的电源灯,心脏的鼓动,自己的呼吸,这都是他习以为常的东西。

  调低亮度的平板充当临时流程提示,他最后扫了一眼曲目顺序,清楚知道15秒后,该如何刷出第一个音,唱出第一个字。

   

  很好,没问题。

  就算是临时顶位,怎么说,也是他的首次Live啊──

   

  当苏沐秋睁开眼时,眼底霎时倒映出璀璨的灯光。

   

 

   

   

  一个小时前,苏沐秋刚笑着和其他同事们告别,从某高级餐厅的侧门走出,手里提着顺来的两份晚餐,绕去了乐器行。

  他推开门,门上的挂铃叮铃铃的响了起来,脆耳的声响中,趴在柜台后的人抬起头,大大地打了个呵欠,摆在一旁的手机正播着视频。

  苏沐秋敲敲柜台,放下手里的塑料袋,伸长脖子朝里左看右看:“老魏,三号间有人吗?”

  “你怎么又来了?看到你,就晓得今天肯定是周六,晚六点,比报时还准。”魏琛十分主动地拉过塑料袋打开,可惜才看了两眼,东西就被苏沐秋推开了。魏琛立刻抗议:“做啥呢,这不是带给我吃的?藏什么藏啊?”

  苏沐秋挑眉:“是给你的,不过先把吉他跟练习室给我。”

  “行了行了,都给你空着,你的宝贝吉他也调整好啦,喏,就在那。快让我看看今天带什么好吃的来。”

  魏琛指指墙边,一脸垂涎地盯紧了袋子,苏沐秋道了声谢把晚餐放下,随即满心扑到了吉他上,才刚摸上弦,便直接抱着那把电吉他站起身:“我去确认一下!”

  “喂!你宵夜还吃不吃啊?”魏琛朝苏沐秋急匆匆的背影吆喝。

  “晚点再吃。”苏沐秋喊这句话时,人已经带着吉他蹬蹬几步通过往地下室的楼梯,转往练习间了。

  “不吃?那我可吃光啦。”

  魏琛搓搓手,打开了外带盒,里头各式肉菜玲琅满目,将饭盒塞得满满当当,卖相极佳,可惜每种仅有一两口的份量。

  这些都是苏沐秋打工的餐厅厨房做点单时多出来的一些边角料,光这一盒,就搜罗了他们店里十几种招牌菜,魏琛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大快朵颐,感慨要不是认识了苏沐秋,去那间餐厅一道道吃遍,不晓得要多少钱。

  就着几个搞笑视频边吃边看,魏琛很快就吃空大半,他瞥了眼通往地下室的门,心知无论苏沐秋有没有吃晚餐,这会儿恐怕都不记得饥饿这回事了,便心安理得的吃掉了剩下那几口。

  苏沐秋最开始倒是会带两份来,一份给魏琛,作为便宜出租练习间给他的谢礼,一份当自己的晚饭,然而他一练起来就没日没夜,还得赶宿舍门禁,根本舍不得拨出时间吃东西,后来就干脆只带送给魏琛这份。

  魏琛悠闲地剔着牙,一面发了条QQ给老朋友:嘿,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小年轻没有?这小子对音乐的热乎劲,我看也不输你,你不老抱怨没有好苗子嘛,要不回头来我店里认识下?

  发完了消息,见对方一分钟内没回,大概猜出那家伙又是日夜颠倒地补觉,魏琛就扔开手机,开开心心地吃起饭后甜点。这年头甜点都比正餐昂贵,哪怕这么一块做塌的水果塔都贵的要命,这么一想即使对甜食没兴趣,都有种吃钞票的快乐。

  然而甜食吃多了没几口就让魏琛牙疼,他翻出掩埋在一堆杂物下的杯子,起身趿着拖鞋烧水泡茶。

  而事情就是在他拎起茶包往热水里放,一边把响个不停的手机夹在耳边“喂喂”之后开始。

   

   

  苏沐秋扭开瓶盖仰头灌水,单手搭在弦上,他指节明晰,手掌匀称,黑色花瓣一样的拨片随意地夹在手中,这动作本该赏心悦目,可惜他练习时嫌热把外衣给脱了,就剩一件白色衬衣,还把袖子卷到肩头,这会儿夹着吉他休息,活脱脱成了送水的小哥。

  魏琛火急火燎地敲开三号练习间时,入眼的就是送水小哥背着电吉他翻乐谱的画面。

  房里隔音很好,苏沐秋又专注,没发现魏琛溜了进来,只是嘴里含着水,盯着谱不自觉地在弦上拨弄,轻声哼着:“千机伞锋芒辉煌,一如既往远方……从头再来,巅峰辉煌……”

  魏琛惊道:“你写的歌啊?这么中二?”

  苏沐秋呛了一声,抹开唇边的水渍心虚道:“什么中二?不是我写的,这是前阵子有个电视剧的片头,你有没有关心流行啊?”

  魏琛瞥了眼乐谱,歌词第一句就是什么‘寒风飘雪街灯残影,往日足迹消隐’,非常符合时下中二的口味,和他老友的品味也挺相近的。

  察觉他起了兴趣,苏沐秋忙转开话题:“什么事找我?”

  魏琛一拍脑袋:“快快快,帮忙顶个场,随便唱几首歌就行!这里有几首常见口水歌的谱,你看看有没有能唱的啊?!”

  他急切地将手里的谱塞到苏沐秋手里,苏沐秋被动接下,反射性翻了几页,确实大都是他练过的歌,相当通俗,会弹吉他的人大多都练过这几条曲子。

  “这几首啊……还行吧,什么时候?地点?”苏沐秋继续翻着谱。

  魏琛重重地咳了几下。

  “咳,时间地点……十五分钟后,转角那间酒吧。”

  苏沐秋霎时表情扭曲。

  魏琛心虚地吹起口哨。

  苏沐秋扔下谱:“不干,魏老板你另请高明。”

  “别啊!!”魏琛当即狂呼,简洁地把事情给交代了,“等会本来要出场的《修罗忧乐》乐团临时出了情况没法唱,可下下一组路上堵车,能准时就不错了,不可能提前上台……要是有其他高明能请,我用的着问你这没登台经验的小朋友?!”

  “…………”

   

  他们转角那间酒吧,在附近算是小有名气。

  一般酒吧一但入夜后多少有些龙蛇混杂,只要找对地方,违法的不可描述交易随处可见,然而这在那间酒吧全被严格禁止。

  那是间属于音乐的Live酒吧。

  酒吧每天邀请三组乐团或歌手演唱,晚间八点半开始,一组一小时,除了乐团上下台的短暂准备时间外,能不间断地享受音乐。酒吧内空间不大,比普通教室宽敞一些,挤满了也只能坐六七十人,更别提进门就要先缴一百五,只送一杯免费酒水,其余追加须另外付费,消费昂贵,筛选掉不少纯粹出门找乐子混一晚的人,大多客人都是真正喜欢听Live,甚至音乐界有份量的名人都会来坐坐,现今乐坛就有几位大神是由此踏上成名之路。

  苏沐秋自己有玩音乐,当然认识那间酒吧,只是他虽然会在网上上传一些翻唱、试弹,现实中音乐却只是一个舍不得放弃的爱好。

  苏沐秋摸着拨片思考,如果能去那里唱歌,的确是很难得的机会。

  但是准备时间只有十五分钟,何况这可不是他上台自弹自唱就行,贝斯、键盘、鼓手一个也没有,视觉效果恐怕相当凄惨。

   

  魏琛撸起袖子:“你要真少个鼓手,我来!”

  “啊?”苏沐秋诧异。

  魏琛看苏沐秋活见鬼的表情怒了:“那什么眼神,老夫当年可是神一样的鼓手。”

  苏沐秋想了想,问:“下下一组,堵车的情况严重吗?”

  魏琛翻出消息:“说是插翅膀飞来也会准时。那组人你也认识,是少天跟文州。”

  好歹是同学兼舍友,苏沐秋马上想起来了,他打工结束换衣服时顺手刷了下微博,上头全是黄少天疯狂抱怨堵车,每几分钟就发一条烦不胜烦。他和喻文州的蓝雨组合在某站小有名气,甚至接过商业邀请,替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手游唱了广告曲,短片里两人都扮成游戏中的职业,因此日后又被粉丝称为剑与诅咒。

  只是没想到,他俩已经红到能受邀在Live酒吧登台演出的程度,想来应该是魏琛从中牵线,音乐圈子不大,不难猜想酒吧老板和魏琛有交情,难怪酒吧演出缺人,会是魏琛急着找他补上空缺。

   

  勉为其难地答应帮忙的苏沐秋立刻被魏琛扯到酒吧,一见到两人,蹲在外头看场子的金发青年马上扭头朝里喊了句:“老板!妳说的人来啦!”

  一位姑娘飞也似地冲了过来,一手一个,把他俩拽进酒吧里:“终于到啦!好慢,我还以为这回真要上台表演吹直笛了……”

  “找人花了点时间。”魏琛摸摸后脑杓,讨好地嘿嘿笑着。

  “那个……”苏沐秋扫了眼对方别着的小铭牌,上头写着陈果,“陈姊?贝斯和键盘……”

  陈果投给他放心的眼神:“我们现场正好有能帮忙的老师,就等着你们来了,行吗?都准备好了吗?”

  从这姑娘说话的语速,不难感觉她的急切,魏琛赶紧出声:“可以可以,这次带来的虽然是新人,但实力很好,不用担心砸场。”

  魏琛说了一堆话连带拍胸保证,其实心里挺慌的。魏琛清楚苏沐秋吉他玩的好,但现场和练习,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远的两码子事,刚才那堆保证不如说是说服他自己。

  可当他回头,发现苏沐秋已经和两位热心帮忙的老师打过招呼,讨论起演奏曲目和一些细节,心下顿时定了几分,等苏沐秋说完了才把人拉过来八卦:“哎呦?你有经验啊?”

  “Live?”苏沐秋聚精会神翻谱,手指飞快地虚按着位,“没有啊。”

  “哦哦……”魏琛欣慰点头,半途才惊觉不对,“等下,你说没有?那你刚才这么熟练都是唬人的?!”

  苏沐秋挂上微笑。

  “被黄少跟喻文州找去帮过几次忙──做为幕后staff。”

  魏琛捏紧两只老旧却保存得宜的鼓棒,忽然意识到,似乎得靠自己的鼓技拯救世界了。

   

   

  苏沐秋唱出第一个音时,酒吧二楼,一间杂乱拥挤的小休息室里,弯着腿躺在沙发上的人手指微颤,将盖着脸的谱本取下,随手扔到一旁,桌面上,纸笔与草稿凌乱地散落开来,遮住了闪动着消息提示的手机。

  他眨着睡眼惺忪的双眼,揉了揉脑袋,随即放下手,侧着头,彷佛在倾听一般。

  隐约而模糊的乐声传入耳中,他听着听着,打了个呵欠。

  “……这是谁在唱歌?”

  叶修听了好一会,才嘀咕着从裤袋里掏出烟盒一叩,在唇边叼着烟,想了想却没燃上,就这么拖遝着脚步,慢腾腾地下了楼。

  他有些兴趣,想见见这把明亮、干净嗓音的主人。

 

  久违了,能把他从睡梦中拉起来的歌声。

  唱得……好烂。

  叶修饶有兴致地弯起眼睛。

 

 

 

设定:

乐团,新出炉的主唱苏x职业词曲偶尔兼任鼓手的叶

会和蓝雨组团(黄=guitar,喻=keyboard),一共四个人,后期添上苏沐橙,增加女声

组团后沐秋是练bass的,贝斯手兼任主唱的功力都好强啊

另外,贝斯手很~~~重要,不过通常妹子迷上的都是主唱跟吉他

 


24h目录  /   总目录 


评论(20)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