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龙与魔法 06

定时发布


06.

  苏沐秋畅想了一番如何诓骗叶修,突然想起他还带了一包兔皮,连忙抱到柜台上,问赵彬收不收。

  “收。”赵彬拍桌,“这才是正经事啊!”

  他翻看苏沐秋带来的毛皮,一块块挑拣,对他们普通人来说,这些毛皮的用途比独角多了,自然销路也是。

  法恩大陆的冬季一向酷寒,往年总少不了有人冻死,而魔兽的毛皮比起棉麻织品、动物毛皮都更加御寒,当然价格也贵上许多。大型火系魔兽的完整毛皮,价格甚至超过它们的爪子或晶核。

  而角兔这种连算不算魔兽都有学者分派争论的,外加体型这么小,倒是平民在日常生活中也能使用的毛皮,拿来做大衣不够,手套、小披肩之类凑起来还是能行。

  甚至赵彬本人比起带着独角到公会交任务,也更喜欢收购毛皮,尽管得花一些时间与特殊药剂将灰毛弄软,去掉兔骚味,但这才是能为他店里招揽生意的东西。

  因此他挑的飞快,基本上外观还行的就全收购了,苏沐秋才把黄油跟果酱收好,赵彬已经确定:“行,这次我也全收了。”

  苏沐秋喜上眉梢:“谢……”

  “不过这次毛皮数量虽然多,破损的却比前几次都要严重,我得托人另外处理,所以收购价格要打个折扣。”赵彬摸了摸烧焦的部分,还有几块一摸就是冰渣子,“每张皮17铜币,看你卖不卖了。”

  苏沐秋暗自咋舌。之前他自己小心翼翼地猎兔子时,每张能卖到23铜币,那一冰一火的大魔法砸下来,每块皮就少了6铜币,等于差了好几条白面包。

  不过,既然是白捡来的,苏沐秋点头点的相当爽快。

  赵彬没废话,直接把钱算给他,正抱起毛皮要收进后头,某样毛茸茸的东西突然从层层叠叠的毛皮里掉下,在桌面上打了个滚。

  赵彬出手如电,啪的一下一巴掌将那团毛球拍扁在桌!

  这动作之俐落,苏沐秋愣了好一会,他连那毛团子是什么都没看清,对方却已经出手,中间的素质差距……该说不愧是前佣兵吗?

  赵彬缓缓地将手抬起,低头仔细瞧了眼奄奄一息的毛团,好半天咦了一声:“不是老鼠?这是啥,兔尾巴毛球?”

  苏沐秋:“……”

  苏沐秋把毛团从他巴掌下捞出来。

  毛团子只有他手掌合拢那般大,奶油白的长毛摸起来手感极佳,热呼呼的,在他手里摇晃。

  好一会,苏沐秋才意识到那毛团不是摇晃,而是发颤。

  这是生物。

  赵彬捏起那团白毛,十指并用对团子搓来揉去,不晓得碰到了哪,那团子在苏沐秋的目光中发出“啾啾”的惨叫声。

  “赵叔,这是什么?我没见过这种动物。”

  “听叫声很像老鼠。不过……”

  赵彬沉吟,把毛团重新放回桌上,那团白毛以肉眼可见的频率颤抖,宛如秋风落叶,可怜兮兮地啾啾叫着:“这大概是角兔的幼崽。”

  “角兔?”

  苏沐秋疑惑,看着分不清四肢跟耳朵在何处的毛团。

  “对……我本来不能肯定,因为毛色不对,而且我没看过小兔子。但是这里,”赵彬食指用力一摁毛团某一处,毛团的啾啾声顿时凄厉拔高,“就是这,毛皮下有小小的硬质突起,未来应该会长成独角。来,你摸摸看。”

  在毛球的尖叫中,苏沐秋婉拒了赵彬殷切的邀请。

  赵彬问:“这只幼崽你打算怎么处理?”

  “放回森林里吧。”

  “角兔是群居魔兽,族群团结,但排外。它既然藏在这堆毛皮里不躲,估计它的族群亲人都在这,放回去其他角兔群也不会收它,一样是个死。”赵彬摸摸下巴,“不过它的皮大概够做个小钱袋,这种颜色很讨贵族小姐们喜欢。”

  这么小的幼崽剥皮做钱袋?

  “太残忍了。”苏沐秋正气凛然,“能卖多少钱?”

  赵彬比了个数,苏沐秋双眼一亮,而毛团不抖了。它晕了过去。

  

  最后苏沐秋返程时,带着鼓鼓的钱袋子,黄油果酱面包等等,还有一篮子新鲜蔬菜跟吓晕过去的毛团。

  当日晚餐前,苏沐橙好奇的问起时,苏沐秋正拿着一根胡萝卜戳着没反应的毛团,试图找到它的嘴,一面说明了来龙去脉。

  “哥哥要养吗?”听完解释后,苏沐橙歪着头问。

  “养一阵子吧,至少等它有能力活下去……毕竟我们祸害了它爸妈,用它爸妈换来的钱填饱肚子。而且,赵叔说像养普通肉兔一样照顾就行。”

  苏沐秋说着,手上一没掌握好力道,毛团立刻被胡萝卜打的从桌面这端滚到那头,直接掉下桌面,正巧端着盘子走来的叶修手一挡,顺势挽救了毛团的生命。

  在苏沐秋面前装死的毛团,向叶修讨好的啾了一声。

  “嗯?”叶修眨眼,挑高了眉。

  接着,毛团再度被当作面团,惨遭叶修无死角蹂躏,毛团哀莫大于心死不再吭声,任搓任揉,直到看不过去的苏沐橙把小毛球夺到手里保护,才保住了脆弱的小命。

  “哥哥,叶修!这样做是不对的。”苏沐橙教训。

  “对不起。”两人同声道歉。

  “不可以玩弄食物。”

  苏沐秋:“……”

  叶修质疑:“它还不够塞牙缝呢。”

  苏沐橙:“哥哥说过,肉再小也是肉呀。”

  苏沐橙呵护地捧着毛团去了厨房,到处找碟子让它喝水,叶修趁机悄声对苏沐秋说道:“喂,你们真要把那个当兔子养?”

  “怎么了,不行吗?好歹是储备粮。”

  叶修蹙眉:“不是,那东西不能养……感觉很危险。”

  “危险?虽然长大了可能会放风刃,不过现在……”

  叶修打断他:“不是风刃的问题。”

  “那问题是什么?”

  叶修看着苏沐橙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我觉得,那不是角兔。”

  苏沐秋疑惑:“不是?你确定?”

  “我确定。可那是什么……哎,想不起来。”

  叶修思索,尚未开口解释,苏沐秋就拍了下脑门,跳起来风风火火地冲到房里,叶修下意识跟上,就见苏沐秋扔开一堆杂物,趴在简陋的书桌下,掀开一块木板。

  那木板只有不显眼的边缝,苏沐秋却一摸一抬就将那小块木板拉起,动作极为熟练,露出底下狭窄的空间。下方的空间有点深,也不知都藏了什么,不过叶修来不及琢磨里头是不是藏有金银珠宝,苏沐秋便捧出一只木盒,三两下将地板复原。

  木盒的材质极佳,叶修一眼就能辨认出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也不该拿来做个盒子,苏沐秋稀松平常的打开,里头收着一沓写满凌乱字迹的的羊皮纸,和一本用皮绳小心穿起来的褐色本子。

  本子外观陈旧,边缘打卷,里头纸页的尺寸跟泛黄程度都不大相同,像是不断朝本子里添加新页一般。苏沐秋不断翻页,有目的的寻找着,浑然忘我,连叶修喊他都没反应。

  叶修耸肩,回到餐桌旁坐下。那只毛团正就着小勺子喝水,苏沐橙在厨房切蔬菜丁,叶修一靠近,那毛团便炸开似的猛地蓬松起来,僵在原处,像是想逃,又不敢动。

  看它这反应,叶修有趣地弯起眼:“怕什么,我们不吃狐狸。”

  毛团一动不动。

  叶修学苏沐秋那般,拿胡萝卜戳戳毛团,偏就是不退开,毛团只能僵硬地拄着。

  “就是这个!”苏沐秋大喊一声,抱着本子跑到桌边,碰的坐了下来,毛团顺势滚开,躲到离两名少年最远的桌角。

  苏沐秋读道:“……落火狐。出没于黑暗森林,外型近似赤狐,体型较大,因为毛色接近干酪的奶白,又取昵称为酪狐。不过酪狐的毛色,其实是由于毛皮会自然吸引光属性元素,帮助伤口快速愈合……”

  “哟,你识字?”叶修瞥了眼,上头是写得尚算工整的大陆通用语,而内容竟然是魔兽的特性。

  “废话。”苏沐秋继续往下读,“……肉食,性狡诈,成体能使用火系魔法……三级魔兽?!……”

  叶修好奇:“从哪里学的?哪来的这些资料啊?”

  “你能不能别老打岔?”苏沐秋横他一眼。

  其实,叶修问的这俩个问题,是同一件事。

  数年前有位学者来镇上住了几个月,没有雇佣兵或侍卫,与镇上的住民也不太来往,没人知道他的身分,以及他的目的。那时苏沐秋年纪虽小,但迫于生计,已经在各式店里打下手,赚取微薄的工钱,他偶然被对方看中,付钱让他每隔几天帮忙打扫屋子和书房。书籍在法恩大陆是很昂贵的东西,他们这种偏僻小镇只有在教会可以看到,然而学者发现苏沐秋偷偷翻阅他的书籍时并未责骂,反而教会他基础字符,以‘随意看书’为报酬,要求苏沐秋帮忙整理书籍。这本册子,其实就是他趁空闲时,作为习字一点一点抄下来的东西──当时的苏沐秋并不知道这份资料的贵重性。

  所有关于黑暗森林中魔兽的信息全都价值连城,毕竟没有佣兵会平白将知识分享给别人,而情报能增加收益,有时甚至能救命。

  苏沐秋可以汲汲营营地挣一两个铜币,却从来没有想过将这本子里的内容拿去换钱,尽管时过境迁,记忆中学者的音容样貌早已模糊。

  

  看他没有解释的意愿,叶修耸耸肩,溜进厨房与苏沐橙换手,而苏沐秋静下心,以极快的速度扫视他抄写下来的信息。

  对于魔兽,人类所知甚少,哪怕苏沐秋手里这份已算详尽,也不过半页纸。他盯着自己模仿着画下的插图,除了强调危险之外,并没有纪录落火狐幼崽的模样。

  那小毛团会长成尖牙利齿面貌阴狠的大狐狸?苏沐秋怀疑。况且,假如这真是幼狐,那它是从哪来的?他和叶修只有在森林外围行动,不会碰见三级魔兽。

  苏沐秋朝厨房喊道:“喂喂叶修!你确定不是认错了?那东西脑门上有个小包,赵叔说会长角……”

  “啊?”叶修大声回应,“那不是被你们打出来的肿包吗?”

  “……”难怪别人一碰它就叫的撕心裂肺。

  苏沐秋半信半疑,在亲眼看着那只毛球吃光了苏沐橙手里的蔬菜丁时直接成了质疑。小姑娘开心地喂着菜叶子,毛球吃个精光,躺在苏沐橙掌心里喵了一声。

  苏沐秋苦思:这东西叫声到底是喵还是啾?三级魔兽会这样叫?它不是肉食魔兽吗?

  果然是只角兔吧?!

  

  他百思不得其解,不自觉紧盯那团白毛球,毛团瑟瑟发抖地躲到了苏沐橙身旁,回避了苏沐秋紧迫盯球的视线。

  苏沐秋埋头在小本子里补充着新观察到的信息,忽然听见妹妹的笑声,抬头一看,是那白毛团蹭着苏沐橙的掌心打滚。

  “哥哥,我们可以把它留下来吗?”苏沐橙期盼地问。

  苏沐秋分心回答:“养一阵子吧……怎么了?”

  “因为你跟叶修刚才在讨论它是不是很危险,我以为要直接送它回森林了。”苏沐橙笑着点了点毛团,“太好啦,笑笑,可以留下来了。”

  “笑笑?”

  “是呀,是它的名字。”

  苏沐秋脑中有什么闪过,他问道:“笑笑?醉卧沙场君莫笑的笑吗?”

  “不是,就只是笑笑,因为它很喜欢笑。”

  这东西的叫声哪里像是在笑了?苏沐秋望着笑笑无语片刻。

  而苏沐橙好奇地看着她哥哥。

  “哥哥,那是什么意思呀?”她费劲地重复拗口的音节,“‘君莫笑’……这是什么语言?”

  “嗯?就是……”

  是什么?

  苏沐秋开口,却蓦地愣住了。

  


评论(36)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