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关键词:Lacrimosa

Lacrimosa】  

  

  

  坐落于沃尔斯河畔的大教堂,在午夜传出了琴声。

  这是件相当不寻常的事,因为这座已有数百年历史的教堂庄严肃穆,对每一日的礼拜、开放与使用,都有严谨的时间规定,而至午夜,那是除了巡夜的修士外,绝不该有任何人流连在教堂中的时刻。

  在琴声不断往复时,一名十来岁的少年悄悄推开了圣堂厚重的大门。

  端坐在琴椅上专注弹奏的,是一位模样好看的青年,他头顶上方有着大片华美的玫瑰窗,因皎洁月色洒落,在地砖上映出大块瑰丽斑斓的色彩,紫色、红色、蓝色相继落到青年身上,却只剩朦胧的洁白光晕,平添几分神圣。

  少年入迷似的,缓缓踱了过去。

  他步行于阴影内,脚步悄声无息,如同徘徊不去的亡灵,演奏中的青年丝毫未察,却在少年的步伐止于月色与黑暗的边际时,琴声嘎然而止,青年活动了下平放在琴键上的手指,挑起眉,对上朝他眨眼的少年。

  “老实说,我很惊讶你会主动来找我,而不是逃得远远的。”青年开口。

  少年故作诧异:“为什么不?你的琴很好听,我没道理不来。”

  青年沉吟。

  “或许是因为,其他的‘碎片’全都在感应到我的瞬间逃走了。厉害点的还能冷静地消除气息,用人类的手段逃离,弱小的连钻地缝的都有,闹的我得带铲子去追……我这么可怕吗?”青年感叹,随即扬起笑,“死前让你知道一下,我叫苏沐秋,别找错人报仇。”

  少年回答:“哦,你好,我叫叶修。”

  苏沐秋这下是真的惊讶了:“一块碎片也有名字?”

  “为什么没有?”叶修耸肩,“在我看来,你们人类有名字才是奇怪的事。数十亿同样以鲜血、骨肉构成的个体相差无几,却每个都有自己的身分与姓名,你们人类可真有耐性。”

  苏沐秋:“别用这种人类真有趣的中二口气行吗?”

  叶修没啥所谓地应了。

  他抬步大方来到苏沐秋旁边,踮起脚,伸手想碰那座华丽的管风琴,双排琴键色泽温润,风管银光闪闪,指尖却猛地烫了一下。他抬起手,苍白的掌心有一道星芒似的深刻焦痕,深可见骨的伤口没有流血,以肉以可见的速度复原,消失,仅留下浅浅的痕迹。

  既然能复原,那就不介意这点小小的陷阱了,叶修迳自靠到琴边好奇地抚摸,少年纤细的四肢柔韧而灵活,苏沐秋却因攒在手心里的银球发动后轰然崩解而暗暗吃惊。

  叶修大半个人都要挂在琴键上,似乎对管风琴很有兴趣。

  “我是第几块碎片?”

  “你是第二十一块。”苏沐秋停顿片刻,“是最后一块碎片。”

  “这么说来,你已经横越二十个世界了。”

  “对。”苏沐秋手插着腰,靠在琴边,任由不过只有他胸口那么高的少年随意按着琴键,然而风管没有出声。

  因他插腰的动作,洁白平整的外袍微微掀开,露出其下的精干装扮,皮带将几把纹饰华丽的枪枝牢牢绑在腿侧,腰间一串刻有不同记号的短试管,而他胸前挂着一枚色泽黯淡的银质挂坠,却不是圣十字架,而是星芒一般的符号。

  他遵从不同法则的力量体系,自然不用本世界的信仰符号。这或许不能让他成为一个很强大的圣职者,但每一块碎片都在星芒下胆寒,除了这位叶修。

  叶修瞥了眼全副武装的猎手,却只道:“弥撒。”

  苏沐秋心头一动,小心地试探。

  “……你是指?”

  “Lacrimosa。莫札特的安魂弥撒中未完成的部分,他直至死前,只为这乐章写下第8小节。”叶修越过他,拿走了摆着的琴谱,“你若认为一首该死的半成品安魂曲可以消灭我,我得说你比我以为的还要无趣的多。”

  叶修一张张翻过琴谱,然而其上是一片空白,即使苏沐秋刚才对着这几张空白乐谱一刻不歇地弹奏着。

  苏沐秋拿回了谱面,将纸张折叠,三两下折出了一架纸飞机,他满不在乎地滑动手腕,任纸飞机飞了出去,打着旋,紧接着坠落地面。

  “弹琴驱魔这可不是我的风格,何况我弹奏它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叶修挑眉。

  苏沐秋报以一笑:“我吸引你前来。”

  不是我的琴声,而是我。

  少年笑出声,有趣地绕着他打转:“你很有自信嘛!”

  “那当然。”

  “你要杀了我吗?”叶修问道。

  “杀是肯定要的,可是我得先搞清楚,你在这个世界的角色是什么?”

  叶修惊讶,接着瞭然:“不愧是猎了二十块碎片的人,你的确掌握了点东西。”

  “所以老实点乖乖配合,结束后我尽量给你个痛快。”苏沐秋咧出阳光灿烂的笑。

  “那这次的任务恐怕会让你很棘手啦。”叶修弯起眼,“你对这个世界的经典知道多少?认识撒旦吗?”

  苏沐秋皱眉:“你在这里是路西法?”

  叶修晃着手指:“是也不是。”

  撒旦从来不是特定事物的代称。不是古蛇,更不是堕天使路西法──他们不能代表撒旦的全部。

  

  “我就是恶。”少年摊开手,笑了起来。

  “沐秋,你打算如何除掉整个世界的恶?”

  

  苏沐秋头痛的抱着脑袋,尽管他知道叶修没有骗他。他大可现在一枪砰了这块碎片……或着说叶修,可是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恶。要是无关紧要的路人就算了,苏沐秋很容易就能替代碎片的位置,维持一阵子就能足够世界继续正常运行,接着转到下一个地方,这才算是彻底收拾了碎片。

  可是世界之恶的话……难道要去拯救世界吗?他瞥了眼笑眯眯的叶修,料到他不会轻松说明他该做什么,苏沐秋心想他需要确认这个世界的文献了。

  想了好一会,他最后决定道:“没办法,暂时留你一条命。不过有条件,为了避免你逃跑,从今天起你得搬来我家了。”

  “……哈?”

  叶修笑容一僵。

  “不对,应该这么说。”苏沐秋脸上是灿烂过头的笑,“碎片叶小朋友,我要捡你回家。”

    

 

 

设定:

穿越苏x恶龙叶

大概是类似无限,任务是到各个世界摧毁不该存在的碎片

虽说是恶,但参照了一部分旧约译本跟启示录还有个人偏好,是恶龙

21块碎片与苏沐秋跟大阿尔克那塔罗有点关系,名义上自称第21块碎片的叶修是The World世界,苏沐秋就是The Fool愚者,他的力量体系也遵照这个。不过实际上到底谁是世界谁是愚者,随着剧情演进苏沐秋开始不能肯定,忌惮于此只能把叶修看着等他破绽

 

叶修跟苏沐秋其实是同一个地方来的,这个世界没有安魂弥撒。


24h目录  /   总目录 

评论(18)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