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关键词:新海言

新海言

拉丁黄苏x剑走叶

←01 (预告)【伞修】关键词:怜中戏喻

 

  

  叶修觉得自己的后脑勺有些多灾多难。

  被打闹的学生推了一下,脑袋摔伤,住院;伤未愈又不走运撞到苏沐秋,头晕,被糊药油……而现在……

  他碰了下后脑勺,看了眼指尖上沾着的血液,放下手时便听到熟悉的声音对他的举动不予以苟同:“别碰,我给你上个药,很快就好。”

  “谢谢。”叶修诚心说道,“沐……苏沐秋。”

  苏沐秋手上的动作一顿,继续小心地替他上药,轻声嘟囔:“被你叫全名感觉好诡异。”

  “那我怎么称呼你?”

  “你一般怎么喊?就那么喊吧。”

  叶修想了想:“苏同学?”

  苏沐秋诧异:“你都这么称呼‘我’的啊,叶老师?”

  两人相视片刻,接着笑了起来。

  “没时间开玩笑了。”一旁的王杰希提醒,“情况不乐观……”

  叶修深吸口气,听着不远处临时围栏被咚咚敲响的回音,以及空洞的嘶吼声,捏了捏还有些发软的指尖,抬头问道:“这是哪里?”

  听见这个问题,即使是喻文州都皱紧眉头:“叶先生,我明白你对于现况的困惑,不过现在不是个好时机……”

  “靠靠靠,怎么不告诉他等科普完大家都死透了?!”挣扎着爬起来的黄少天嘶哑着嗓吼道。

  “S市,xx商场附近。”

  苏沐秋突然开口。

  “你要问的是这个对吧?”

  “对。”

  叶修解开了马甲的钮扣,抽开领带,将摔出裂痕的眼镜塞进怀里,朝苏沐秋伸手。

  “我看到你有一台笔记本,借我呗。”

  王杰希皱眉:“你要做什么?”

  “这要看你们打算做什么。”

  叶修接过苏沐秋递给他的电脑,手上迅速调出了好几个窗口,飞快地敲着键盘。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站在他身后看了一会,而将电脑交给叶修后,苏沐秋便没有理会后续,只吩咐苏沐橙把烧到站不稳的黄少天牢牢按着,自己提起枪和弹药包,带着王杰希上了楼顶。

  躂躂躂的子弹喷吐声连串响起,叶修敲下最后几个键,数秒寂静后,一个个窗口弹了出来,从模糊到不断拉近,赫然是周围的实时卫星画面,尽管仍有些失真,但已经能看到邻近街区的情况。

  丧尸走动着,追逐着新鲜血肉,砂砾一般,在卫星监视内移动。

  喻文州望向他,只见叶修额上出了一层细密薄汗,眼神亮的惊人。他随意用袖口抹开汗,把电脑递给喻文州:“时间仓促,只能勉强应急,幸好卫星空着,不太麻烦……文州,这就交给你了。”

  喻文州有些诧异:“你认识我吗?”

  叶修一顿,望着比他印象中的‘喻文州’还大了几岁的青年,友好地笑了笑:“带过一阵子。……你跟黄少天、王杰希,都是、或着曾经是我的学生。”

  

  

  靠着叶修黑出来的卫星影像,他们从丧尸潮较为薄弱的方向硬生生碾出一条路,面包车与厢型车一前一后驶离主街道,挑了一栋郊区大楼落脚。

  真正能够放下过热的枪口时已经是深夜,众人疲惫不堪,但他们看看沉默的跟着队伍的叶修,也知道不能倒头就睡。

  苏沐秋率先翻出药罐,朝叶修走去。

  “白天辛苦了,我替你换药。”

  “正好,我有事想告诉你。”叶修将笔记本屏幕对着苏沐秋,指尖在图上比划,“图上的红点代表丧尸,看这里,二街口和另外那条街有包围的迹象……我猜沿着河走这条路也许比较合适……你认为呢?……沐秋,你有听见吗?”叶修无奈喊道。

  不小心恍神的苏沐秋连忙道歉,“你说走这里?我们明早执行撤离,到时丧尸的情况又不确定了,要不明早……”

  叶修想了想,说道:“黑进卫星跟监视我不太擅长,A国有设置自动修复的防毒程序,我没法保证随时能抢来卫星的操控权。”

  “好。”苏沐秋点头,把药罐子塞给叶修,自己匆匆接过笔记本埋头查看,几乎有点掩饰恍神的意味。

 

  刚才苏沐秋留意到一件事,就是比起他的叶修,这位叶老师似乎更习惯团队协作。

  或着说,这里的叶修已经习惯了事事自己扛下,什么都用漫不经心的笑带过,而那边的叶老师虽然言行中同样留有这种影子,但当有了思路,第一时间他选择的是说出来,与‘苏沐秋’讨论。

  他很信赖,或着说很习惯与‘苏沐秋’协作,并且相信‘苏沐秋’这个人的品质--那怕因为世界差异太大,他第一眼就看出不对,仍安静地配合陌生的苏沐秋的所有行动。

  ‘苏沐秋’是作为并肩前行的人受叶修认可的。

  尽管可笑,但他几乎开始忌妒另一边的‘苏沐秋’。

 

  另一边,叶修摩挲着药罐,同样开始思索。

  他认识的苏沐秋,也曾经拿漂浮着甲虫壳的自制药油朝他后脑勺猛拍,而今天,这位苏沐秋拿出来的一样是自制药膏,不过主原料换成了植物。

  叶修摸摸包扎好的伤口,彷佛还能碰到木头渣子。

  两边的苏沐秋其实有不少相似处。

  察觉他的小动作,苏沐秋笑了一下,说明到:“这是自制的云南白药,做成了外敷用的。里头有草乌这类完全不在公开成分里的植物。”

  叶修笑道:“末世当前,云南白药对大众公开绝密配方了啊。”

  “没有啊。”苏沐秋低着头,对照着卫星画面在地图上标记号,“这些材料,是‘你’告诉我的。”

  叶修有点好奇自己在这里是干什么的了。

  这时,一个小姑娘跑到两人身边,她看了叶修好一会,叶修跟着回视,半晌发现这姑娘他也认识,正是苏沐橙——比他印象中的苏大美女缩水几个尺码,是12岁的小苏沐橙。

  她朝一身西装革履,可惜灰头土脸的叶修歪着头,喊道:“修修?”

  “你都叫‘我’修修?”叶修故作大惊失色。

  “没有呀,我都叫他叶修。不过两个叶修,要有区别嘛!”苏沐橙笑嘻嘻地开着玩笑。

  叶老师沉思片刻,诚恳地与小姑娘商量:“我叫叶修,他叫修修吧?”

  “嗯……好啊!”苏沐橙大方接受了,并递给他半块黑面包。

  叶修笑着向苏沐橙道谢,小姑娘脆生生地回了句“不客气”,就在他旁边一块啃起另外半块面包。面包很磕牙,硬得教人牙酸,又干又涩,难以入喉,叶修吃着险些噎到,又让小姑娘紧急救援了半杯水。他看向身旁苏沐橙灰扑扑却溢着笑容的小脸,以及坑坑洼洼的钢杯里那点带有铁锈味的水,又环视一圈其他分工明确的几人,清点物资、整理枪枝弹药全都有条不紊,忽然明白自己在这里,恐怕是法师定位──空有智力,体能短版。

  叶修不自觉思考起两边的差异,这里的苏沐橙,是当年在咖啡厅与他搭话的年纪,可是她哥哥和自己那边的苏沐秋年纪差不多……这里的‘修修’是做什么的,又怎么会认识苏家兄妹呢?

 

  他神游着,忽然听专心研究卫星画面的苏沐秋问了个问题,像是无关紧要的闲谈。

  “叶修,你过来之前在做什么?”苏沐秋问道。

  当他是确认‘修修’的情况,叶修坦然回答:“在办公室等沐秋带午饭过来。下午我们俩要陪几个网上认识的小姑娘看电影,好像是位叫新海言的导演新作品。”

  苏沐秋缓缓笑开:“……听起来很好。”

  “不过我没等来苏沐秋。有个人……”叶修捂着脑后的破口皱眉:“有个人从后面砸了我后脑勺。我大概是晕了,再醒来,已经是丧尸冲进来,一照面就给我一爪子,被你跟文州捞回来的时候。”

  苏沐秋听的一愣:“有人砸你?为什么?”

  “……我也不晓得。”叶修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苏沐秋却觉得他避而不谈,听他自语,“希望沐秋不要太担心……”

  苏沐秋从里头察觉某些东西,小心探问道:“你跟我……你跟苏沐秋,是什么关系?”

  “师生。我是他指导教授──对外是这么说的。”叶修笑了下,抬起手,坦然亮出无名指上的素面戒指。

  这位苏沐秋按着脑门沉思许久才开口:“……你和那边的‘苏沐秋’是这种关系?”

  “是啊。”

  “他学的跟你一样?编程……不是学医?我是学医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苏沐秋嘀咕一句那就头痛了,叶修挑眉,正猜想这里的苏沐秋难不成对师生关系持保守态度,就见他一脸绝望地盯着他。

 

  “老师,我想你得开始为你学生祈祷了。”

  “难道不是反过来,他应该期望他老师不要被丧尸一口吃掉?”

  苏沐秋抹了把脸。

  “不,最好你身边所有人,都祈祷别出什么事,或是出事之前,那边的我能及时惊觉。”苏沐秋叹气,苍白着脸低声道:“因为叶修身上,有丧尸病毒。”

 

  他把不存在于你们那边的病毒,带过去了。

 

  叶修脸色一变。

  苏沐秋压着声解释:“这件事,在这里只有我知道。叶……咳,‘修修’知道的,或许还没有我清楚。根据我的观察……假如他处于无意识状态,本能上会先朝我的方向来……或许是因为我有阵子一直开着能引起他追色反应的车,导致他的大脑自动将我和反应连接在一起。”

  “追色……?”

  “那是我自己取的名字,丧尸……或着你要叫它们活死人,会本能优先追着感染病毒那瞬间──通常意味死前──眼睛所收到最强烈的颜色。因为人类会反射性盯着疼痛的位置,也就是被丧尸咬开的伤口,所以一般是红色。”苏沐秋解释,“但叶修不是。”

  叶修想到一个可能性,面色凝重起来:“你是说,那位修修……”

  苏沐秋揉着脸,长叹:“对。”

  “假如他失控了,第一个感染的人,就是你那位苏沐秋。”

    

    


24h目录  /    总目录 


评论(28)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