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关键词:Amberance

Amberance

不小心写成Ambulance了

    

  苏沐秋眼睁睁看着那只逃脱的鸟蛇缩小,再缩小,由遮天盖地的巨大身形,嗖的一下变成小草绳一般,震着翅膀钻入街边的空瓶子里。他一把跳上前攒紧那只小水晶瓶,未曾察觉他身在马路中央,一辆卡车朝他驶来,司机惊吓地踩紧刹车,却没起任何作用,炽亮苍白的车头灯照亮苏沐秋回头的侧脸……

  再接着,苏沐秋倒飞出去,没了所有感觉,丰厚的求生经验让他拼命维持清醒,只恨口中溢满鲜血,不能给自己来一记清水如泉,遗憾地陷入黑暗前,他眼底映出一名黑发男性的身影,某辆车头以镜像字体倒写着的Ambulance,以及鸣笛不止的蓝色闪灯。

  他昏迷了,以为自己咽下最后一口气。

 

  救护车驶来时,他的心跳确实几近于无,而叶修刚买的一纸袋苹果、面包和牛奶散落满地,他卷起了袖管,敞着领口几枚钮扣,十二月寒冬里出了一身热汗,一刻不停地执行心肺复苏。随他外出采买的年轻学生哭花了眼,她尚未亲眼见过一两升血液从人体内不断流淌路面的景象,幸好没忘了自己带着手机,早在青年被撞飞,叶修拔腿上前时,慌慌张张地拨通了112。

  这该死的救护车总算有次来的及时,在叶修力竭前抵达。

  “已经两分半了,请尽快。”他冷静地说,额际淌着薄汗,低头朝血淋淋的青年口中渡气。

  急救员点头,迅速接替他的工作,剪开了青年的衬衫,盐水纱布和除颤器同时上阵,保住了倒楣人微弱的心跳。

  叶修松了口气,揉了揉发酸的手臂,交代小姑娘自己回院里之后,跟着跳上了救护车,并不贸然插手急救,却一针见血地指出几次遗漏,叶修在急救人员诧异不解的目光中,朝司机使了眼色。

  “开车,到医院。”

  调派来的急救员茫然:“先生,您是他的家属?”

  叶修熟门熟路地摸出食盐水漱口,洗去满口血味:“不。我是那间医院急诊室的医生。”

  

  

  苏沐秋是被叮叮咚咚的细弱声响吵醒的。

  他意识昏沉地醒来,四肢发软无力,头晕脑胀,天旋地转,尤其全身疼的像是遭受过一打钻心咒,痛得死去活来,差点从床上摔到地板。放眼望去,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苏沐秋迟迟地想起他被麻瓜卡车辗过,心头一惊,惊疑自己该不会被撞瞎了吧,随即意识到这只是因为房内太暗,而外头已是深夜。

  “Lumos。”

  苏沐秋细语着指尖一晃,一团小小的微光亮了起来,他一摸床头柜,那只叮当响着的小水晶瓶摇摇晃晃,苏沐秋取来一看,只见瓶子里的迷你鸟蛇鳞羽褪色,两眼打旋,疑似缺氧过度。

  他连忙拧开水晶瓶的盖子,霎时浓郁打了喷嚏,香水味扑鼻,鸟蛇可怜兮兮地钻出瓶子,嘎了一声,小牙咬住他的手指。

  大难临头时,苏沐秋没想到生死,只想着把这小家伙关好以免又乱跑还得追,他从英国追到法国,漫漫千里长征可不想再来一次,天知道他会被车撞,导致这只钻到香水瓶里的鸟蛇差点薰死。

  “是你自己要乱跑!啃我干什么?!”苏沐秋指责,这一低吼扯动肌肉,痛到龇牙咧嘴,面目扭曲。鸟蛇蔫蔫的又啃了他一口,扑通滚到枕头里,装死不动弹了。

  苏沐秋哼声,确认鸟蛇没事,这才关心起自己的情况,打量周遭。他身上那块镶嵌了一次性盔甲护身的挂坠碎了,庆幸于此,身体算不上有大碍,痛是痛得厉害了点,但命还在总有方法治好,最麻烦的是他居然被送到麻瓜医院。

  被换过衣服,魔杖与随身物品不翼而飞,插着一堆塑料管线,一些往他身体里打着不明液体,一些塑料管里有他的血,看的苏沐秋头皮发麻,暗骂布斯巴顿不靠谱。刚踏入法国地界时,他老早就派护法联系过布斯巴顿的校长,可他们居然让他被人送到麻瓜眼皮子底下,任他们拿手术刀或别的什么对自己戳戳划划。

  “魔杖飞来。”

  病房内毫无动静。

  苏沐秋咬牙切齿地喊:“魔杖飞来!”

  水晶瓶一晃,滚落桌面,chanel字样摔成碎片。

  鸟蛇嘎嘎叫了几声。

  苏沐秋掐起鸟蛇,毫不留情,给它打成了麻花。

  然而在他把鸟蛇闷进被子里的下一秒,病房碰的门板大开,苏沐秋吓了一跳,想着自己喊的不是阿拉霍洞开啊,却见一位披着白大褂与听诊器的男子踉跄几步,彷佛被无形大手扯进房里。他手里拿着一根其貌不扬的小木棍。

  小木棍受咒语牵引,像条看到家门的黄金猎犬,拚了命的想从男子手里挣脱,狂奔着扑回自己主人的掌心。

  一般人或许会惊吓于木棍闹鬼,下意识朝相反方向使劲,不过男子反而跌跌撞撞的被小木棍拉着扑向病床,在苏沐秋愕然的视线中,一下扑到了他身上,两人撞作一团。

  “哎哟!”

  “靠!”

  “哔哔哔!”

  那是手持苏沐秋魔杖的救命恩人,被撞出二度伤害的苏沐秋,还有响了几声警报的维生仪器。

  

  叶修听见重伤患痛呼,连忙撑起身,看那名青年痛的眼泛泪花,眼里写满控诉,手上却果断俐落的夺回了魔杖。

  “咳咳。”叶修摸摸鼻子,诚恳道:“嗨,我叫叶修,是你的主治医生,不过半夜三点到病房刺杀你不是我本意。你醒的真快……那是你的东西?”

  “对。”苏沐秋答,“我叫苏沐秋。感激你救了我。”

  “不客气,跟死神抢人是我的工作。那个,”叶修指着小木棍,谨慎询问,“那是……是魔杖吗?你是巫师?”

  “对──”

  苏沐秋拖着长音,魔杖不动声色地暗中对准好奇的叶修,他舔了舔唇,开口道:“一忘皆──”

  叶修:“我也有同样的东西。”

  苏沐秋一下噤了声,朝这位医生讶异地瞪大眼。

  叶修说着:“是我弟弟送给我的玩具魔杖。唔,他说是旅行纪念品,在对角巷的小摊买的,内存两种咒语,漂浮咒跟萤光闪烁……像你那样。他曾在德姆斯特朗读书,你听说过这所学校吗?”

  苏沐秋一拍额头,难怪他一眼被看穿是巫师!要是在美国,他会被魔法国会的傲罗包围,当场架走。

  他嘀咕了句Nox,病房霎时重新归于黑暗,距离极近的两人朝彼此眨着眼,好一会才看清彼此的五官轮廓。

  “听说过,那是德国的黑……咳,魔法学校。你也是那里的学生?”苏沐秋问。

  叶修坦然笑了笑。

  “不,我是个麻瓜。”

    

 

 

设定:

巫师苏x医生叶,HP paro,冒险

接着要一起去Hogwarts啦,一个当教授,一个当参观的家属 



24h目录  /   总目录 


评论(12)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