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关键词:三纳米秒

三纳米秒

    

  只见问题棘手程度超乎想像,而时间越来越紧迫,首席整备师急出满头热汗,面红耳赤,手上的动作越发杂乱无章,最后用力一摔光板,摊在地上力竭道:“不行……我修不好!”

  众人闻言,霎时为之一惊!

  这时没人敢继续嘲笑之前放弃的整备员了,因为连首席都失败了,其他人自然不可能办到,他们望着首席噤若寒蝉。

  首席恨恨道:“SS-02……机甲一叶之秋的系统是自行编写的,与我所知的所有系统都不相同,完全为指定驾驶员量身打造,里面有太多衔接我连看都没看过,甚至不可能兼容的程序都正常运行着。假如要检错……按照标准程序,这机甲全是错误!!”

  “要是不小心把正确程序误当蠕虫病毒驱除,万一机甲行驶中有任何错误,哪怕是三纳米秒的延迟,都可能是驾驶员生与死的距离!”

  首席憾然退开,他的对接端口一退出,漆黑机甲的检修口立即闭合,彷佛这台功绩累累的高傲机甲也不乐意让首席触碰。

 

  由系统数值,能得知里头的驾驶员正有条不紊进行调整程序,可外部却毫无进展,这么多人围在机甲脚边傻看,跟参观似的,竟没人拿得出办法。

  站在最外围的实习生抱着光能版,焦急地望着首席,期望他能快点想出办法。他的朋友在战场上,正奋斗着,苦撑着,等待着一叶之秋支援,一台SS级机甲,能够大幅改变战况。

  就在他跟着众人束手无策地绕着机甲打转时,实习生的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回头一看,是位神色疲倦的青年,一身白大褂下是犹带血污的驾驶服,然而他胸前的身分卡是属于整备员的天蓝色,腋下夹着块上一代的维修光板,还是得靠实体键盘操作的那种老骨董,这是他第一次在史迹馆以外的地方看到。

  “不好意思,让个路。”

  实习生回神,就听旁边一位整备员气急败坏道:“前面正忙呢!一叶之秋不能出击,程序故障,大哥你来收废零件能不能别挑这时?!”

  “所以才要你让让,否则你们真要叫收废品的来了。”男性翻过证件,背面是火焰燃烧般的橙红色五星叶,专属一叶之秋的印记。他咧出笑:“喏,我是专业的。”

 

  

  苏沐秋一跨进包围圈,周围少数认得他的中高阶整备员,当即低声惊呼起来。

  “是苏沐秋……”“苏沐秋?!”“他不是被逐出……?!”

  也有完全不解的:“他是沐雨橙风的驾驶员吧?为什么在这?凑热闹还站前排?”

  苏沐秋没理会这些琐碎疑问,只大步跨向机甲,迅速核对指纹和身份,将光板接上端口,一屁股坐下,当即调出几个悬浮窗口,用他那块旧式键盘敲起字来。他脸上本来没什么神情,在看清信息后逐渐严肃起来,飞快揪出几个帝国无人干扰机植入的小病毒,通通打包清理,一叶之秋特殊的编写方式对他来说,竟如鱼得水,毫无影响。

  他敲打键盘的速度越来越快,规律的清脆敲击声不断,尽管实习生看不清,也看不懂这位驾驶员究竟会不会维修,然而从旁边众人由冷漠到哑然,由专注再到狂热学习的目光,想来是非常成功。

  就在他松口气,并暗自决定要更加努力,再也不要束手无策时,那韵律的答答声却猛地一停,他紧张抬头,正对上苏沐秋的眼神。

  苏沐秋朝实习生招手,见所有人的目光移向自己,实习生当即紧张地小跑上前。

  “抱歉,一帆,麻烦你件事。”苏沐秋说道,“能去医疗室帮我拿止血棉吗?”

  乔一帆先是震惊于苏沐秋认得一叶之秋机组里的小小实习生,再是详细确认:“好的,要多大块?多少?需要其他东西吗?”

  “再拿点止痛药片,止血棉……大约这么大就行。”

  苏沐秋拉下贴身驾驶服的拉炼,露出腰间一处巴掌长的碎裂伤,伤势极重,可处理非常草率,粗糙的缝合线正淌着血,彷佛仓促而就。

  乔一帆二话不说往医务室跑去,而周围人低声谈论起沐雨橙风驾驶员遇袭的传闻,唯有首席及副手,待在重新进入状态的苏沐秋身后,神色越发凝重。

  首席看着他的光屏片刻,愕然开口:“这样不行,不可能……会失败的,这只是浪费时间!你想用这种方式除错?!你会害死驾驶员!”

  “我不会。”

  “怎么不会!?你对Σ参数的使用从根本就……不,这竟然能跟∆数值共通处理……好吧,那θ曲线率和宇宙λ-II射线的干扰,你居然试图靠光能枪自动溢散的能量缓解,这构想……不对,苏沐秋,”首席猛然惊觉,“你拿一叶之秋当实验品?!”

 

  苏沐秋置若罔闻,弓着肩,任光屏的微光映在他侧脸上,着魔般地扫视一个又一个窗口。

  见他没听见,耳闻过苏沐秋工作习惯的首席放弃多说什么,然而副手不明白为何首席满脸不赞同。

  “他做的不对吗?他的处理方法,确实不可思议,但细想后又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的确没有。”首席皱紧眉,“……假如他是一台光脑的话。”

  “您的意思是……”

  首席沉下脸:“一叶之秋的智能程序中,有多少乱数要计算,多少错误未革除,但他跨过了修复这步,直接植入新的代码,这是要不同体系的东西,在一叶之秋内部争夺战场!所有错漏都要人工处理,但是无法预测哪里出错,错多少,或许只是其中1个代码有误,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亲自揪出那1个错误代码!”

  “这、这怎么可能?!”副手惊呼,满眼不可置信,听到解说的其他整备员议论纷纷,然而脸上更多的,是明晃晃的嗤笑。

  数万个程序字符滚落的时间,不过是短短几秒。

  换算成其中1个代码闪过的时间,那已经不是毫秒能形容,何况要除错?除非是光脑,否则哪怕联邦对数字最敏锐的张以川大师,都不敢夸口自己能办到!

  而现在,这分不出驾驶员跟整备员哪个身分才是兼差的苏沐秋,竟然试图自己除错?

 

  在众人嗡嗡讨论中,苏沐秋深吸口气,将所有窗口汇聚成两个,聚精会神地紧盯起来。所有代码在他眼里清晰不过。

  一叶之秋的所有特殊字符,每一个环节,每一处零件轮轴构造,都来自两名少年儿时天真草率的讨论。哪怕在当年,他都无数次在脑内想像,完善这机甲,深刻到即使是今天,他仍能记起一叶之秋的所有细节。

  苏沐秋捕捉着所有不对劲的环节,失血带来的晕眩一阵强过一阵,脸色越发苍白,直到一串不起眼的字符,流过他眼前──

  “成了!”

  苏沐秋闪电般出手,一下截住了错乱源头的两端!

  他迅速将这段代码拉出,修改回它正确的型态,接着像是想把代码塞回去一般,啪的拍中光能板。

  苏沐秋一把甩开戴在脸上的辅助镜,顾不得擦干滚落眼底的汗水便立刻仰头望去,双目灼灼地盯着机甲的电子眼。

  数秒后,一叶之秋眼底闪过幽幽的红色光芒,嗡的一声,机甲内置的光能主引擎启动,漆黑的人型机甲灵活地舒展着手指──

  首席愕然:“成了?!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概率……难道这家伙比光脑还厉害?!”

  整备组一阵喧然大波,然而在一叶之秋抬起头后,机甲便停住了,周围的光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

  副手惊讶:“这是怎么了?能源明明充足的!”

  首席冷声道:“不是能源的问题,是他失败了。有东西没清除,贸然运作起来导致混乱扩散开来,像绷开的毛线球,无法挽回!”

 

  苏沐秋却没有任何震惊神色,重启光能板,切出通讯器大喊一声:“喂!叶修!”

  在众人以为他要谢罪时,苏沐秋中气十足地冲通讯器大吼:“你有没有干活啊?!!”

  电流声沙沙作响,通信频道那端一片沉寂。

 

  片刻后,死寂的机甲内部,重新传来低沉近无的运转声,灰暗的电子眼缓缓亮起,人形光甲的胸口处腾地分开,传出一道声音。

  “有有有,喊什么呢,沐秋。”

  驾驶舱开了道缝,叶修探头出来,浑身是汗,和掉水里没两样,扬着与苏沐秋别无二致的笑。他身旁悬浮着一块光屏,居然同样是内部代码,正正截住了漏掉的一小部分。

 

  这时,副手突然想起一件虽然在星舰大幅传开,但因太过天马行空,而被定为笑闻的消息。

  据说,SS-01机甲沐雨橙风的驾驶,和SS-02机甲一叶之秋的驾驶,两位联邦Ace,同时是彼此的首席整备师。

 

 

 

 

设定:

机甲,星际,怎么苏怎么来的不科学爽文流

真是写的好爽了

    


评论(28)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