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06:言而无信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05:不值一提



  苏沐秋之所以急着安排这一趟外出搜索,除了食水艰难之外,还有两个原因。

  一是他对这个星球实在太陌生了。这星球如他所料,偏远的连求救讯号都发不出去,完美达成了他将黑色机甲带离战场的目的,可出乎意料的是他们都没有在裂缝中壮烈牺牲,反而成了临时盟友的关系──无论叶修的去向与目的为何,苏沐秋清楚记得自己与陶轩、与所有战友说过他会回去,既然活着,那他不准备做个言而无信的人。

  他要找到回家的路。

  那么,确认这颗星球的星系坐标、地理环境等等,最大限度确保存活,并搜括所有可用资源修复沐雨橙风,便是当前任务的重中之重。

  再者,则是他自己的问题。

  离开洞窟后,苏沐秋扫了眼手里的探测仪,随即往记忆中曾看见绿意的方向前进。腰间的伤口隐隐作痛,可远远比不上头晕脑疼的烦躁感。

  他带来的小白片,学名向导素的东西,不够了。

  哪怕找不到没有塔,也没有静室,苏沐秋都必须尽快找个合适环境静坐几小时,想办法将连番战斗而引起的敏锐感知自行梳理过来,再不济,也得寻找能制成向导素的替代成分。

  而与敌人肩并着肩,友好亲密地挤在小山洞里朝夕相处,显然是不可能让他放松休息的。

  

 

 

  目送苏沐秋顶着大太阳离开,叶修长出口气,摸了摸绑在腿侧的短刃,反身折回洞窟内,三两下跃进了一叶之秋的驾驶舱,没了能源的驾驶舱一片漆黑,他在黑暗中摸索。

  这几日间,叶修始终没靠近过机甲,任凭苏沐秋在一叶之秋内使劲折腾都未加干涉,就是因为一叶之秋的能源确实耗得一干二净,而应急能源的启动方法……苏沐秋一个Beta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使用。

  叶修从驾驶座旁拉出一条透明软管,软管尖端的针头足有寸余,映着舱门缝隙间撒入的光线,闪闪发光。他抿着好不容易养出一点血色的唇,正要将银针往颈侧戳,不期然想起苏沐秋那双乍看毫无心计,实则透着敏锐与谨慎的眼睛,动作一顿,转为拉开左臂的袖管,将银针埋了进去。

  鲜红的血液飞快流入软管,血色一路蔓延,接入了不知何处,数秒后,被震荡刃戳出个洞的驾驶台腾地一亮,漆黑的光屏一道接一道亮起,呈现洞窟内的景象,以及与一叶之秋面贴面的雪白机甲放大特写。

  光屏下方,紧急能源始终在0%至1%来回跳动,可叶修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试着操作一叶之秋执行最简单的指令,比如抬手挪腿这类的,可惜机甲丝纹不动,这点能源供系统开机已经是极限。

  应急模式下,供驾驶员使用的仅有紧急呼救功能,那血红色的图示幽幽亮着,只要按下,一叶之秋的当前座标就会加密传送出去,而周围极广范围内所有艾朗星系的机甲都能接收到信息,透过特定运算方式自动解码──当然,这是以假设他仍身处原星系为前提。

  按照艾朗星系的宇宙救助通则,无论求助者身份为何,附近的商船、机甲、星舰都要在力所及的提供帮助,至于登舰的是好人坏人,该杀该留,则应交由帝国第一法庭公正审判。

  虽然人们普遍认为,会傻到救助在诺大星海间漂流或迫降异星的可怜人的傻逼少有,不过每年受救助者出乎意料的多。

  可惜,这偏偏是他唯一不能做的事。

  “那个人……苏沐秋,是不同星系的人吧。”

  叶修叹气,整个人埋入驾驶座内,反手抽出震荡刃,嗖的一刀将发著红光的求助钮洞穿,在电流的沙沙声中熄灭。

  “……是跟他一起落到这里,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叶修在驾驶舱里放空片刻,屏幕上忽然弹出一道窗口,漆黑窗口只有简陋的方向座标及比例尺,以一叶之秋为中心,数十公里外,有个稳定闪烁的小光点,以极快的速度向东北方移动。

  叶修在操作台上敲了几下,系统计算出光点的移动速度,快的超出人类极限,然而这速度维持的十分稳定,并非遭遇生死危机的死前爆发。

  在这里会向一叶之秋被动发射反馈信号的东西,不做他想,是叶修交给苏沐秋的探测仪。可他离开洞窟时,身上除了探测仪、武器、子弹之外,可没有任何移动工具能使用。

  ──那家伙跟他一样,都藏着底牌。

  看在苏沐秋放倒他之后,没有第一时间杀了他的份上,假如苏沐秋遇袭,叶修会去帮忙;反之,如果苏沐秋跟虫族通过某种方式联系……

  这种情况下,他同样会立刻赶到现场就是了。

  叶修弯着嘴角笑了笑,随即将毯子往身上裹,任血液缓慢地往机甲里流淌,盯着雷达图中向远处前进的光点缓缓阖上眼皮,总算在这几天、这漫长的数个月以来,睡了第一场好觉。

  

  短暂休息片刻,叶修神清气爽的跳出驾驶舱,在他拔起银针后,几秒间机甲便再度因为能源耗尽而重新关闭。

  “哎呦,这非常规开机法多来几次,我都要被榨干了。”叶修感叹了句,回忆苏沐秋最后的位置,这家伙跑到老远去,在同一个地点徘徊,不知是什么情况。

  他叼着一块巧克力,带上震荡刃踏出山洞,走向与苏沐秋截然相反的方向。

 

  两人坠落的地点往南,数十里外,是一大片奇型怪状的岩山,怪奇的石柱高耸入云,放眼望去除了岩层断面就是风沙黄土,两侧岩壁没有一丝绿意,即使偶有枯树,也不知道干枯死去了多少年,毫无生机。

  叶修避着艳阳,浑身汗如雨下,握紧短刃探查了几处岩穴,全是空的,他伸手拈了搓小岩穴洞里的沙土嗅了嗅,又仔细探查了是否有生物的足迹、毛发遗留,最终得出这些岩洞早已空置许久的结论。

  实际上,白天地表气温高达五六十度,这里即使有生物,也不可能大大方方地撒爪子,顶着大太阳满地乱跑……

  叶修晒然一笑,留下记号后起身继续前行,才刚迈出几步,一只生物就大大方方地在他面前撒爪子跑过了。

  不,并没有跑过。

  它迈开四足,在岩壁间轻盈地跳跃,落到叶修前方,一双碧蓝色的眼睛与叶修对视。

  那只动物身型流畅,四肢矫健有力,一身带灰黑色环状斑点的毛皮近乎雪白,与身长相等的粗长尾巴优雅地在地上绕成个圈,全身从头到尾巴尖,可能足足有三米以上。

  叶修几乎要以为这是自己热昏头产生的错觉,毕竟这动物的毛皮看上去奢华厚实,同时热得要命,跟这片热气滚滚的黄褐色格格不入。

  最重要的是,他一路上几乎没有察觉这动物的存在,可看情况,这只大猫是一路从洞窟尾随他至此。

  无论在任何地方,能够以‘不一样’的姿态存活,只代表了一件事,那就是危险。

 

  叶修慢慢压低了身,与动物四目平视,那双有几分无辜意味的蓝眼睛直盯着他,瞳孔深处蓝的发黑。

  “小猫咪,你来找吃的?饿了?”叶修说,“这么巧啊,我也是来找吃的。你是当地住户?附近有自助或餐馆的话给我带个路呗?”

  坐着就有他腰部这么高的‘小猫咪’叫了一声,懒洋洋地打呵欠,露出一口银亮的利齿。

  “这天气很好睡是吧?怎么没留在窝里跟对象多睡一会?我瞧你们星球户口不多啊,就不用管计划生育了,多多繁衍壮大族群嘛!”

  叶修乐呵呵地搭话,跟居委会大妈一样擅自关心别人家的私事。他自己一脸诚心关切,大猫却听得无聊似的,低头开始打理起自己一身皮毛。

  就在它垂下脑袋的瞬间,叶修绷紧双腿,一蹬地猛地弹了出去!

  他冲着大猫直奔而去,一下攒紧了握柄上的刻纹,反握在手里的震荡刃腾起幽红色的光痕,大猫鼻尖一耸,抬起眼灵巧一跳,刀刃如一星寒芒闪过眼前,同时探爪朝叶修抓去。

  见银亮的爪子迫近,叶修提膝一撞,碰的撞上那只动物的腹部,将其狠狠撞飞,而叶修顺势就地一滚避开扫来的长尾巴,呸呸吐开吃进嘴里的沙土。

  被他撞翻的那只动物侧身滚了半圈,有力的后肢紧扣地面,危险地伏低上身,肩脊弓起,圆耳朵警戒地侧向后,喉间滚着低沉的威吓声。

  不能背对,不能逃离,不能给对方可趁之机。叶修重复着在野外遇到危险生物的守则,一点一点放出了信息素,试图吓退这动物,或起到吓阻作用。

  处于下风处的动物全身一炸,咧出牙,叶修马上戒备起来,暗道不好,可能起了相反作用激怒对方,接着就见那动物全身雪白的毛皮竟慢慢顺服下来。肉食动物朝他偏头,观望片刻后,居然小心翼翼地靠近叶修。

 

  猫走起路来,都是悄声无息的,这只三四米长的大猫同样如此,叶修根本没察觉它的脚步,倘若不是亲眼看着它越走越近,他绝不会认为这里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其他大型活物。

  叶修不确定这只动物的意图,于是握紧震荡刃耐心等着,任由那只同样提防着他突然出手攻击的大猫接近。

  那动物止步于离叶修仅余半尺的极近距离,低垂的粗长尾巴绷成弧线,近得足以分享彼此的呼吸──这已经是双方警戒圈的最终底线,汗水浸湿了叶修驾驶服里头的贴身背心,他两眼一眨不眨地紧盯动物。

  紧接着,那动物蓝眼睛微微收缩,往前窜了一步,身子一弯钻到他怀里,毛茸茸的大脑袋一侧,湿润微冷的柔软触感在叶修后颈上抚过,竟是冷不防地舔了他信息素腺体外那块皮肤。

  这瞬间,叶修只觉一阵机灵,从脚底到头皮全都毛骨悚然地颤了颤。

  与Omega颈后那块白嫩嫩的软肉不同,Alpha已经不能明显摸出腺体位置了,似乎跟Beta没两样,然而这仍旧是敏感至极的重要部分,突然被这么一舔,叶修惊的差点没把刀脱手。

  大猫前爪按在他肩头,抓着叶修浑身僵硬的间隙又舔了好几口,趁人类尚未反应过来拿刀捅它前退开,乖巧地环着尾巴待在叶修面前,尾巴尖轻晃着,跟吃了蜜一样心满意足。

  叶修复杂地抹了抹后颈,除了一身鸡皮疙瘩之外没摸到满手口水,再看这只大型肉食生物满脸‘我很乖’的萌萌表情,手里的震荡刃怎么也不好意思戳了,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算啦,舔就舔了吧,又不是Omega要大叫非礼,至少省下跟你贴身肉搏的功夫了。”

  大猫像是附和般地叫了一声,尾巴友善地圈住叶修的小腿,后者惊奇地眨眼。

  “哎呦,这只猫咪很通人性啊!难道是谁的宠物吗?”

  感叹着,叶修松开震荡刃,刃上暗红色的光芒淡下,而他掌心不知何时被刺穿了一处破口,混着汗,正朝外滴答淌血。

  

  

  与此同时,一百公里外,苏沐秋猛地从河里钻出头,他重重的打了个喷嚏,一不小心呛了几口水。

  青年奋力渡过河流湍急处,扑腾着朝岸边前进,游过中段后河水一下子变得清浅而温驯,苏沐秋终于踩到河底,他拖着浸水而格外沉重的外衣,精疲力尽地上了岸,喘息未定,便立即将手臂间那位昏迷中的孩子拉到身旁,确保他呼吸道畅通后,让其上身朝地,并迅速按压小孩的背部。

  孩子重重呛咳出声,在茫然中转醒。

    


评论(28)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