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07:悬崖勒马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06:言而无信




  苏沐秋连连打着喷嚏,使劲绞干了湿淋淋的外衣,一面揉了揉发痒的鼻子,放下发冷的手臂缓过气来,才留意到另一人担忧自责的表情。

  “我没事,应该是有人说我坏话。”苏沐秋忙道,并搭配各式各样的手势,总算表达出他的意思。

  可坐在他身旁的孩子尽管明白了,仍一本正经地起身,弯身一手在前一手朝后,行了个奇特的礼,稚嫩嗓音以郑重的口吻,重复着一串听起来近似“雪雪”的音节。

  苏沐秋猜想这应该是当地的感谢语,出乎意料的,与他所学的语言有几分相似。

  不过比起语言,另一个发现更加重要的多。



  “这个星球上……有人类存在啊……”



  他将拧得半干的外衣抖开挂好,顺势拨开树枝,清澈的河流一路向北方蜿蜒,黄土地逐渐消失,被岸边的少许绿意覆盖,稀疏树林间,偶尔可见砍伐后遗留的矮树墩。

  是人类留下的痕迹。

  苏沐秋瞥了眼旁边的孩子,那小孩自从被他捞上来救醒后,严谨过头地行了好几次礼,现在正小心地拧着水。他身上是一套兽皮与麻混合缝制的服饰,风格奇特,极具异域色彩,即使是驾驶沐雨橙风征战多年,几乎踏遍兰布达星系每个角落的苏沐秋,都未曾见过。

  苏沐秋隐蔽地取出叶修交给他的小圆盘,圆盘正中央,有个应该是代表中心的红点,圆盘边缘金色的小箭头指着他们机甲的方向,而那红点旁,有个略小的绿色亮点,随着小孩移动而变换位置。

  他悄悄将圆盘重新收好,抓着脑袋,叹了口气。

  这绿色跟红色,在他理解就是正常与危险的区别,可这些颜色叶修在那是什么定义,苏沐秋不清楚,也就无从分辨这小孩到底有没有危害。

  他将进水的格瓦雷手枪拆卸成好几个部件,垫在手帕上,挑了个光线佳的位置晒干,顺势一件件卸下身上其他物品擦拭起来。



  见他从裤袋、靴筒、鞋底等各种不可思议的地方取出一大堆武器,由随身激光枪到小刀、机甲维修工具无奇不有,小孩眼都直了。

  苏沐秋察觉目光,那想碰又不敢的神情,立刻让他回忆起许多事,几乎没多想,他就对这五、六来岁的孩子朝手:“来来来。”

  孩子犹豫,好一会才磨蹭到苏沐秋身旁,紧接着被塞了把他两手心都捧不住的枪。

  苏沐秋示意愣愣地抱着枪的孩子坐下,并讲解起如何拆卸:“这是我改造过的激光枪,小心点就不会爆炸。首先从能源匣拆起……无论拆装什么枪,弹匣都是最优先的……嘶,惨了,连里头都进了水。好吧,接下来你按着这里……很好!有滑套的话,要留意分解闩,别硬拆了,下一步是……”

  苏沐秋自得其乐地讲解,语速跟动作都很快,完全把人当成整备组来的实习生,恐怕就连跟他语言互通的人都一知半解,更何况听不懂。孩子跟得手忙脚乱,几乎全照着苏沐秋的指示动作,小心翼翼地按照他指出的位置或压或拆或拔,小小的手掌感受冰冷金属沉甸甸的重量,不一会就出了满掌心汗。

  直到拆解完,孩子望着一地零件,目光茫然,根本没搞懂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能将这件金属物品在手中变成无数精细部件。

  苏沐秋无声地笑了笑,拿了块干净的软布给他,并做了擦拭的动作,让他帮忙把水擦干。相较之前,这动作简单明白,孩子立刻会意,认认真真地进行作业,偶尔自以为隐蔽地摸摸零件上细致的刻纹与接口,满是惊叹,眼底发亮。



  没了能源匣的激光枪杀伤力比玩具水枪还小,苏沐秋很放心孩子拿去玩,然而他拾起能源匣握在手里,倒是有几分忧郁冒出头来。

  就这小半管能量,都是他这几天在沐雨橙风里上窜下跳,从各角落一点一点攒出来的,放到小激光枪里尚能用个几回,也许能侥幸打死几头星兽或虫子,可放在沐雨橙风,则完全不够用──哪怕是发一条‘救命啊’的座标信息都有心无力。

  他倒是自行检查过机甲的情况,损伤严重到差不多能直接送报废,空间钮里面那点备用材料只能求挡住机身上漏风的窟窿,或把吞日炮筒的铁皮补起来。

  可惜,在机甲有能源启动前,他怎么修都是徒劳。

  苏沐秋郁郁的望天兴叹,那孩子也跟着看天,惊觉太阳已过正中,微微偏斜,随即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朝苏沐秋说了什么。苏沐秋连蒙带猜,勉强听出孩子应该是说他要离开了,于是无可无不可地点头,那小孩便一溜烟钻树林里去,很快没了人影。

  苏沐秋继续整理物品,从容而淡定,不慌不忙,几分钟后,他抬眼瞥向孩子离去的方向,那孩子已经走得很远,可是苏沐秋的感官何其敏锐,从层层叠叠的枝叶间找到孩子的身影。他迅速收起物品,循着孩子离去的痕迹,悄声无息地跟上,缓缓隐入树影中,那怕此刻阳光普照,一身军装洁白,居然愣是难以一眼发现他的身形。

  他跟了一会,忽然脚步一顿,靠在树干上拍了下脑门,摇头叹气着又朝原路返回:“算了吧,跟踪一个小孩有啥意思……”

  苏沐秋的确很想知道人类的聚集地在哪,不过从衣着来看,双方文明必有巨大差异,万一来到什么不妙的星球,比如进化出高度智慧的虫子统治世界,而人类是粮食,他这一去肥羊入虎口……即使不做如此夸张的想像,感染不具抗体的当地病毒而死也是很常见的下场,他不该毫无准备地深入。

  只要知道这个星球有人就好,之后顺着水源找,有的是机会。



  他将所有武器确认完毕,下水痛快地洗了个澡,恢复整洁笔挺的模样,正套好靴子打算找容器装水回去,就听草丛一阵窸窣声响。

  顶着激光枪口钻出草丛的,赫然是半小时前离开的孩子。他怀里抱着几颗褐绿色的果实,个头不小,每颗至少都有成人拳头的三四倍大,孩子没注意苏沐秋握在手中的激光枪,吃力地抱着果实摇摇晃晃走近,随即一股脑将沉甸甸的果实放在草地上。

  孩子小声舒了口气抬头时,苏沐秋早收好枪,新奇地观察着果实。

  前者指着果实,对苏沐秋重复着‘姿’跟‘宝达’,见苏沐秋没明白,便直接动手扒起果实的外壳,拿着尖锐的石块又敲又撞,好一会儿终于敲出一道歪七扭八的裂缝。

  果实里淌出带有清淡香气的汁液,从裂缝能看见里头深绿色的果肉,以及果肉中被黏稠液体保护着的种子,还有一丝丝肉红色的纤维……以苏沐秋的经验来看,这玩意像是异型电影吃了会死人的东西,或异化星兽巢穴里不知名物种的幼卵。

  “姿。鹅。”小孩对着裂缝啜了口汁液,又努力伸指掏了一小块黏糊糊的果肉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咀嚼,同时将那枚果实递给苏沐秋,一举一动很是认真。

  “……你是说‘饿’?”苏沐秋这才意识到,时间过了正午。

  他从军,几顿不吃进行任务是常态,此外他本身对饥饿的忍耐度尤其高,几块干粮就撑过了这半周。

  不过有的吃苏沐秋从不为难自己,当即扬起笑容,从善如流地接过果实:“这个果实叫宝达吗?哦,不是,宝达是报答谢礼的意思?拿来吃?刚才就是特地找这个给我吗?”

  苏沐秋婉拒了小孩递给他的石块,拿起小刀对准正中一插,再朝下一划,手脚麻利的将坚硬外壳整齐剖成了两半,半边有指头挠出来的洞。他转手便将另外完整那半塞回小孩手中。

  孩子不解地推拒,苏沐秋摇头。

  “饿了吧?你帮忙擦了武器,还找到食物,在我这所有参加劳动的人都有饭吃。加上你早上还掉水里去,吃点东西压惊,这半分给你,一起吃吧。”

  他的笑容爽朗,言词亲切,不提容貌加分,光是氛围便令人放松,板着一张小大人样严肃表情的孩子拒绝不得,肚子咕噜一声,害羞地吃了起来,苏沐秋转头切起了另外几枚果实。

  等苏沐秋忙完时,孩子已经将那半个吃的干干净净,并在赧然犹豫中接受了苏沐秋新切好的一份,又是一通镇重道谢。苏沐秋观察着孩子,确认他确实全吃下去,未有异状,直到对方疑惑回望,才咧嘴答以一笑,吃起最开始被小孩一指头戳出个凹陷那半。



  果肉清甜不腻,些许酸涩因气温高热反而开胃解暑,一大一小和乐融融地分食完毕,眼见时候不早,双方告别,孩子一下就不知窜溜到了哪,应该是回家去,而这回苏沐秋一错眼就看丢了人,想来那孩子待他态度友善,或许是出于救命恩情,本人并不缺少基本防范意识。

  苏沐秋独自到树林里摘采这种可食用的果实,以带来的绳子绑成一大串提在手中,心情轻松地返回集合地点,想着这回探勘一次性解决饮用水、食物跟生物调查的问题,不知叶修那边,又有什么发现。

  

*

  

  ‘……叶’

  ‘叶修……清醒点……’

  ‘……别继续下去,你杀了……还不够吗……’



  ‘…………上校,该是你悬崖勒马的时候了。’

  砰!

  

  攀在峭壁上的叶修猛地低头,因刺目的阳光眯起眼,对着下方几尺处的白色大猫喊道:“猫咪,刚才是你在说话?”

  那动物轻巧地踩着岩壁跳跃,几下便追上叶修,停在叶修的攻击范围外,朝着他摇晃尾巴。强光下,猫科动物的瞳孔又大又圆,蓝色的眼睛水汪汪的,仰着脑袋的模样无辜至极。

  叶修看了看大猫沉声嗷的回应时露出的两排利齿,脚尖一动,鞋旁一块石头朝下滚落,他继续朝上爬:“好吧,我知道不是你,你要是会说话就太逆天了……我只是没想到这会儿我连幻听都出来了。”

  叶修自语时神色如常,但身上热汗将贴身背心全浸成了深色,而扑通奔腾的心跳骗不了人──至少骗不了他自己,大概也骗不过后方目的不明的肉食动物。叶修每爬行一段,就得停下来攀着岩壁调匀气息,好几次后,饶是适应力强大如他,都有些愤愤起来。

  “这破星球没有人造气层,这事我不意外,可氧气含量太低了吧……”叶修抬起手臂蹭开汗水,默默估良一阵,低声道:“估计只有艾朗星的八九成,要是跟那谁打起来,恐怕会吃亏啊。”

  他气喘吁吁地趴着装死,心跳快的像是进行一小时强压训练后,晒在后背的阳光闹的他感觉自己像是烤架上的人肉干,狼狈至极,不禁唏嘘着自我调解:“那么久以前的事都冒出来充当幻听,迟早要犯缺氧症了。”

  这短暂休息的片刻间,大猫几下越过他超前,在叶修有气无力的目光中停在五尺开外,像是等着他继续往上爬,也像监视他所有动作。

  那身毛皮,看的叶修热汗直冒,大猫却好似不受气温影响。在叶修端详大猫时,那动物雪白的身影竟像是信号不良,有瞬间变成了半透明,隐约可见身后岩壁,可叶修一眨眼,又没了任何异常。

  “除了幻听,连幻觉都来了……”叶修老头子似的叹气,龟速向上,大猫嗷了一声,叶修喊道:“我不是来攀岩的,你那要我快追上的小眼神是怎么回事啊,健身教练?谢谢我不用……唷,这里有蛋。”

  大猫疑惑地看他停下,趴在原处,探手奋力地朝岩缝里掏。

  那岩缝狭窄一道,不比巴掌大多少,但内里极深,都不晓得是怎么裂出来的,叶修一面揣测是什么动物会挑这种地点下蛋,暗自祈祷别是毒蛇,一面取出他刚才余光瞥见的那窝蛋,打算拿一叶之秋的机甲壳煎一蛋三吃,反正没能量的一叶之秋除了这也没啥能干──

  指尖一勾,他把圆滚滚的物体拨进掌心,眉眼愉快地弯了一下。

  阳光下,躺在他手里的,是一枚形似鸟蛋的琥珀色结晶体。这结晶体通透晶莹,入手颇沉,经光线照射,结晶体每一片如有朦胧光晕,而晶石核心似有几滴液体晃动,传出细小的劈啪声,如枯枝被踩断。

  然而看清‘鸟蛋’的真面目时,叶修惊讶地瞪大眼,人一分神,没察觉脚下的石块松脱,整个人碰的滚下山崖。

  


评论(22)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