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方舟计划 12-2:无声的崩塌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似乎被屏蔽了

← 12-1 /    方舟计划 01


  这是‘方舟计划’的通讯盒──

  苏沐秋翻出那支捡来的手机,不知从哪时候开始,时有时无的收讯已经长久为无,可以充电,但作用比一块板砖大不了多少。而调试时还偶尔能接收到一点微弱信号的车载电台,同样沙沙盲音不断。

  在变异动植物遍地疯长后,世界变样,与人隔绝的日子不过多久,苏沐秋这时一回想,却连在珠宝店工作的记忆都模糊的恍如隔世。当前人类社会究竟是什么情况,文明秩序已经重整,抑或人性早在沉默中无声的崩塌,这只不起眼的黑色金属盒,可能是他们取得情报的最后手段。

  “假如能用的话吧……”

  叶修敲敲沉甸甸的金属疙瘩,听见身旁的苏沐秋低语,说出与他别无二致的心声。

  

  

  发现这只金属盒后,当晚罗辑激动的睡不着,在这深更半夜直嚷嚷着要找电话亭,抱着通讯盒撒腿就朝大路上跑。

  两名少年连忙把高材生拦住了,答应他明早就去,罗辑犹豫,颇有一挣开箝制就要狂奔而去的意图,叶修只得仔细回忆一路上哪里有电话亭,给他在地图上一一指出了,后者这才安心休息,抱着铁盒子与地图阖眼。

  苏沐秋和叶修面面相觑,一人一鱼都松了口气。

  隔日,天色蒙亮,在水里过了一夜的叶秋爬上岸甩干尾巴,换好放在桥墩边的衣服,刚打开车门,直接被罗辑精神抖擞的一声“早安!”吓个正着,其余几名未成年瞌睡兮兮地跟着问候,连连点头,明显没醒。至于他那位叛逆期爆发的亲哥,则是干脆拿苏沐秋当靠垫呼呼大睡,睡得巍然不动。

  “快上车!我们去找电话!”罗辑招呼着。

  “电话?”叶秋迷惑,回忆着苏沐橙教过的词汇,指向正把睡到滑下去的叶修扳回肩上靠好的苏沐秋,两名熬夜少年头靠着头补觉,“他有,电话。”

  罗辑两眼发著光:“不,不是手机。一定要线路电话……这用的是不同的通讯方式。”

 

  这是应对眼下特殊情况研发的通讯方式,方舟计划对此早有最悲观的预期。

 

  叶修指出有电话亭的地方,是在他们来时的某条岔路。由于植物疯狂生长,远离水边的地方到哪都像在亚马逊探险,他当时仅是在一片绿意中留意到外壳漆成大红色的公共电话,觉得有些突兀,如今几人绕回去,才知道那电话停是建在废弃的小商店前,只是商店被植物淹没了。

  包子跟苏沐橙几下拨开枝叶,跑进店里开始快乐的免钱大采买,推着嘎吱作响的小推车闲逛,先一步下车的苏沐秋则拿着铁棍,在及膝深的草堆里聊胜于无地左挥右掸,全当驱赶虫蛇。叶修垂着头,一脚踹开了犹带黑褐色干涸血痕的半片头盖骨,并将一套被划得破烂的商店制服及残骨踢到边上去。

  苏沐秋瞥了眼,制服上的划痕边缘规整,不似遭诡异昆虫割裂、抓破,倒像是……刀刃等人造利器。

  他们合力翻开高涨的杂草,近地面处,大片乌黑血迹渗入了泥土,但没有太多挣扎的痕迹。

  罗辑找地方停好车,回头撸起袖子,精神抖擞地准备鼓捣那台绣迹斑斑的公共电话,他嘴里叨絮着这个宝贝通讯盒,整个人只差没抱紧电话机,完全没注意到两名少年体贴地‘清了场’,自然没想过蹭到衣服上的污渍是尘土,或是别的什么。

 

  “原来你们是方舟计划的参与者……太好了,我签过保密协议,一直憋着很多话不能说,心里别说多愧疚……不过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是成员?”

  “生死当头,情况这么特殊还不忘情报保密,小罗你倒是挺讲究的。”叶修夸赞,而罗辑红着脸笑了笑,分不出几分是羞的,几分是尴尬的。

  苏沐秋想着如何解释:“我们不算是正式加入了,只是因为人鱼的缘故,凑巧和研究所有了接触。” 

  罗辑点头,让叶修帮忙拆开公路电话的外壳。如今世界乱了套,电话根本打不通,只有断讯的嘟嘟声,恐怕全世界只剩他们急着找电话。

  他摸了一下黑色金属盒平滑的外表,从边角推开了十分隐蔽的小端口,拉出几条细线,将金属盒与细线一起安上电话机内部线路。

  大概是心急,罗辑接的很随意,线路歪歪斜斜,铁盒像只大蜘蛛安静匍匐在线路板上,然而过了几分钟,话筒内的杂音消失,而电话铃猛然大声作响。

  罗辑没有直接接起,他望向苏沐秋,后者抿着唇,朝所有人招手,不过最后只有罗辑跟充当他挂件的叶修一块听电话,另外两名小队员拽着叶秋,忙碌于搜集吃喝与汽油,来回搬入车箱,对听电话没任何兴趣。

  苏沐秋接起了话筒,紧张地朝对面“喂”了一声。

 

  “苏沐秋?叶修?”话筒那端,一道男声问道。

  “唷,是小张的声音。”叶修马上认了出来。

  苏沐秋答覆:“是我,我是苏沐秋……张研究员?你知道是我们?”

  “我让人盯紧你们通信盒的编号,一收到联络就立刻通知我。”

  张新杰语气如往常平静,但几人都听出松口气的意味,“你和叶修没事?旧城区情况太混乱,我只获得你们搭乘的列车脱轨的消息,其他的,军方回报找不到你们,下落不明。你们的联络比我预计晚了一天又三个小时。”

  “那啥小张啊,我有件事想跟你说。”叶修严肃地咳了两声,“你把通讯盒交给我们的时候没带上使用说明,我们一直把这东西当块砖带着。”

  “这是标准配置……”

  张新杰不解,顿了一瞬后,想到这通讯装置是基于军式设备的改良版本,而这两位无论身分是人鱼或是少年,都没有兵役受训的经历,旋即坦然认道:“是我的失误。当时情况危急,我没预料到高层后续将我们全数扣留在B市,来不及向两位说明。这么说,你们遇上了其他知道如何使用通讯线路的人。军人?”

  苏沐秋没多解释,直接把话筒交给满脸紧张的罗辑,后者一接过电话,便焦急喊着:“张教授!大家还好吗?我导师跟你们一块避难了吗?现在发生的事究竟是什么情况?一二级异变,不,甚至三四级异变随处可见,还有H市,我们离开时的那场大火,后续其他同行者的剧烈情绪变化……”

  “你是……罗辑?”张新杰有些惊讶,但很快理清了思路,“张以川教授没事,他在B市的庇护所。你和他们在一起?”

  “我搭乘的无人车中途故障,后来到H市转乘,碰到了他们。”罗辑沉下声,吸了吸鼻子,“一路上遇到不少情况……要不是雷精灵跟苏沐秋他们,我大概没法活到现在。”

 

  忽然从罗辑口中听到耳熟的名词,苏沐秋心头微动,记起这是他们相遇时,罗辑曾大喊的名字。因为太像重度游戏宅了,加上那声找不到出处的犬吠,所以他留了点印象。

 

  另一边,张新杰继续说道:“通讯受卫星讯号影响,随时可能中断,我稍后会说明目前所知的情况,只说一次,请你们务必记住。”他强调,“这只通讯盒不需充电,它是卫星讯号的强化接收器,之后你们无论在哪里停下,一定要想办法找到最近的电话将通讯盒接上,以免错过联络。我会尽可能定时联络你们。”

  “好。”苏沐秋答应。

  “你们目前的座标是?”

  座标?罗辑跟苏沐秋茫然四顾,看着大山大水,完全没有标志性景物,叶修开口,报了相当精准的号码,参杂着数字与字母,“我们找到了军方的地图。按照那张地图,这是我们所在位置座标。”

  对面低声嘱咐几句,有陌生的声音报出座标与H市的距离,张新杰瞭然:“你们应该找到了交通工具,才能移动到这里。在外移动,尽量保证使用交通工具,有几种变异昆虫体型细小,不易察觉,这至少是一层防护。你们的目的地……是G市?”

  罗辑意识到不对劲:“本来是的,我原先要替导师走一趟喻家,而他们没处去,我邀请他们同行。但附近有个军方基地,目前正在往那里前进,找庇护所……张教授,您的意思是,让我们自己行动?军方没有派人营救民众吗?”

  “那座基地……”张新杰说,“那座基地,已经终止使用了。”

  “终止使用?”苏沐秋疑惑,“我们现在用的车辆,没猜错的话,就是来自那座基地,而且看起来时间并不久,至少半年内,甚至是近几个月内曾有人用过。”

 

  话筒那端,响起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张新杰身旁喀喀哒哒的键盘敲击音逐渐消失,他移动到安静的角落,压低了声音。

  “那座基地终止使用的理由,以及军方抽不出人手的原因,是相同的。因为那里没有人了。”

  “他们……全都撤离了吗?我在附近的村落,看到了三级近四级的异变生物,是一头巨犬,至少杀害两名以上的人类。但军队没有按照《异变生物处置规范》,就地格杀……”罗辑小心翼翼地问。

  撤离,就代表放弃了该地点。然而,连手无寸铁的他们都能从巨犬嘴下逃脱的话,荷枪实弹的军方应当有办法应付,为何选择匆匆放弃了一处军事基地?

  军事基地可不是旧谷仓、老危楼,说弃置就弃置!难道,有更危险的事物存在?

  张新杰停顿片刻,这数秒间,置身异变植物构成的热带雨林的几人,心脏不断下沉。

 

  “没有,他们没有撤离。”

  他缓缓说着,“正确来说,军队内部发生了事故。……该基地已‘无人生还’。”

 

  几人心头一跳,什么事故能让一整个基地的人无人生还?而且张新杰提到了军队内部,这让苏沐秋想起了那些状态明显失控的乘客们:“军队里……也有人发疯了?”

  张新杰:“军情机密,无可奉告。”

  叶修:“刻意给了这么多提示,这句无可奉告是不是有点欲盖弥彰啊。”

  张新杰再度重复了一次“无可奉告”。

  这声无可奉告,基本能视为他间接肯定叶修的说法了。

  军队都能出事,那一般民众……罗辑顿时有种不知何去何从的巨大茫然。他不自觉望向苏沐秋,那名少年察觉他忐忑的目光,像是从思绪中回神,眨着眼,回以镇定的笑容,罗辑霎时吃了定心丸,刚飘起来的情绪又稳定下来。

  他没看到苏沐秋在背后紧了紧拳,又松开,摸索着,温热的掌心覆盖住叶修的手背。叶修反手扣紧,两人都没有分毫颤抖。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不是爆发了什么病毒啊?‘秋冬换季,注意保暖,小心感冒’这类的?”

  叶修模仿了一下耳熟能详的广告宣导词,像是说件没啥大不了的事,眉间略显凝重的神情,旁边两人却看的分明。

  “那不是病毒。”张新杰的声音平稳,隐含一丝疲倦,“病毒至少能找方法治疗。”

  “这是方舟计划展开前就观测到的可能发展。太阳的异常与地球磁场互相影响,以及旧时代战争遗留的辐射问题,多方面的负面干扰在当时导致了人类……不,导致了所有物种全面性的繁衍負成长,尤其以灵长类、女性、雌性最为明显……”

 

  “这是‘人鱼计划’的起源。”苏沐秋突然出声。

  张新杰飞快肯定:“是。”

 

  “然而,提出人鱼改造手术,除了增加繁衍手段,还有其他因素……可惜终究只能解一时之急。这个月内,异常磁场数值到了数百年来的最高峰,极大幅度扰乱了生物电循环系统,造成相当麻烦的影响。”

  他修正用词:“不,是‘转变’。”

  “以人类来说,不仅是所有用电力、信号的设备无法正常使用,人类本身同样失去了自制机制,所有情绪被放大,失去控制。导致……”

  电话内忽然传来沙沙声响,专注倾听的罗辑马上急了,喂喂的喊着,苏沐秋闪电般出手,在叶修无语的目光中狠敲了几下电话机,全把东西当老旧电视机处理,没想到张新杰的声音再度清晰起来。

  “……而如今现存的生物体内残留的辐射影响,与转变的磁场交互,产生了各方面的异变……”

  罗辑急得满头是汗:“张教授!刚才断讯了一会,您能不能……”

  “此外,天灾也因地磁异常……”

  “他那边听不到我们说话了啊。”叶修叩了叩话筒。

  苏沐秋望着逐渐阴沉的天色,天空中,有细白的雪花飘落:“天气变差了,卫星讯号不稳定。”

 

  “──而眼下的情况,实验室的超级电脑经运算模拟后,都曾给出相关的可能性。这些最糟糕的预设,全都成真了。”

  那端的张新杰兀自说道:“方舟计划就是为‘最糟糕的预设’诞生的。计划为了解决……有两种……第一是……沙沙沙……而这需要足足……的漫长时间……”

  “第二,也是最终手段,那就是……”

  然而,这最终手段他们没听到,只听见“希望不会如此”的低沉尾音。张新杰交代完毕,不知几人如何心焦,转入下件事。

  “你刚才提到,你们要去G市喻家……”张新杰吐了口气,杂讯间可听见隐约的沉重呼吸声,“G市的话,那里已经……沙沙沙…”

  “……喻文州……人鱼──”

 

  几人屏息,聚精会神,深怕听漏一个字,而线路似乎感应到他们紧张的心情,电流杂讯跟着静止下来。

  寂静中,他们等待着张新杰的后文。

  等了很久。

  久到叶修动了一下,就抖落肩头一层薄雪,而罗辑冻的打起哆嗦,苏沐秋老方法拍了几下电话机仍是安静,才终于承认,电话再度断讯了。

    

 

 

缘更

 

=

 

*海中月 01

  ……因太阳异动,加上旧时代战争时使用的核武器遗留影响,人们在迟了半个世纪后,才惊觉生育率不断下降,并在数十年前跌破学者警告的数值,朝谷底坠落。此外,新生儿中女童的数量锐减,未满1岁前的女童因不明原因突然暴毙的案例节节攀升,导致女性人口不断减少,照此下去不出数百年,人类就会灭亡。 

  世界各国的顶尖学者被招集共同协商,从数千数万种改善现况的可能性中,选出了当时看来最为异想天开的一个,成立专业专案组,称之为:‘人鱼计划’。……




没想到点梗表单出现这么多方舟计画…(原来点梗表单真的有用?!

评论(144)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