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08:恨之入骨 (哨A)

2019.05.27 因应出本修正=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07:悬崖勒马


08:恨之入骨


  砰!

  

  喻文州蓦地抬头。

  他的目光在窗缝和天花板间来回,眼中有几分深思,似在思索难以参透的难题,而这深思熟虑的神色,在一记敲桌声中收敛干净。

  “喻少校?怎么了吗?”

  喻文州笑了笑:“没什么,大概是我的错觉。”

  对方点头:“不意外……你们这种人老对无聊的事大惊小怪,跟兔子似的。那么,桌上这些东西收拾好之后,会议记录整理一份发给我,可以吧。”

  你们这种人。

  “好的。”喻文州静了一下,“少校。”

  喻文州将桌面留下的资料收成一摞,又唤来人工智能,让它将其他人不小心落下的遗失物返还,确认投影器材跟灯光全关好了,这才关上门。

  他现在没有开关门的权限,因此在他合上门板的瞬间,会议间的大门自动锁死。

  ‎喻文州低头看着门锁,掩去情绪,将表情调整为一如往常的温和,才返身离开。

  门外正巧有几人经过,双方按规定轻叩脚跟并手臂举起,行了标准的军礼。喻文州点头后迈步往走廊另一端前进,其余几人却瞟着他,笑容不怀好意。

  “喻文州,你怎么会在中央驻地?难道我记错了,今天不是帝国亲卫向上头报告的时间,而是你们撒泼讨糖的日子?”

  喻文州张口,尚未说出话来,对方的同行者之一便反驳道:“不对啊,他们三军现在是孤儿了,应该是来讨个新妈的吧。”

  “有道理!”前一人出声赞道,看见喻文州手中的会议纪录,啧啧道,“连打杂都干!为了摆脱那家伙的阴影,第三军颜面都不要了。不过是一个死……”

  “下午好。”

  ‎喻文州突然开口,军姿规范,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微微侧首,彷若未闻地问候:“中央军第六中队李睿李少尉,帝国亲卫第五军白胜先白上士……还有第四军宁远宁少尉,三位,下午好。”

  被喊出军衔的两人有一瞬狼狈,很快挂回挑事的表情,摆着松松垮垮的姿态:“喻‘少校’,文书杂记辛苦您了啊!劳动您一个少校来做书记,想必是上将们的重大会议。”

  “没啊老白,我记得刚才开的会议是决定年底庆祝晚会的活动节目吧?”

  “难怪都是广告文宣。”白胜先对着喻文州手里的纸张做恍然大悟状,“少校这是要转文职人员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一直充当布景版的宁远接话,语气随意,“到他这个位置已经很高了,他们在驾驶机甲上有努力都弥补不来的天堑啊。”

  “估计是靠那个人拉上位的吧?否则他们这种人怎么可能当上少校。”李睿道,“一个Beta……”

  喻文州听着,不做任何回应,只在对方说完后不卑不亢地说道:“今日会议的确是决定庆祝晚会的节目,之后会公开会议结果。两位中午用餐时,欢迎到二楼食堂的公告栏参与投票。”

  几人正想接话,喻文州却迟疑地一顿,眉宇间流露出尴尬和歉意来:“抱歉,二楼食堂仅供校官级以上用餐,两位是要去一楼大食堂吧?放心,一样可以参与投票。”

  白胜先狠狠一噎,嘴角一拉不再言语,他神情上的不满如此显露,李睿也没好到哪去,对喻文州甩下一句硬梆梆的“谢谢少校提醒”,随即大步离开:“老宁!走了。”

  站在一旁打哈欠的宁远应声追上,半途却被喻文州挡住,他看着喻文州,狐疑道:“干嘛?要打架?”

  “怎么会?当然不是。”

  

  喻文州身形微偏,深蓝色军服笔挺,一晃眼间,宁远似乎看到他颈间那枚银扣刻有不明显的标志。

  枝叶如羽翼环绕,包裹缀有三道冠冕般竖纹的银星--帝国第三军的标志--然而定睛一看,他很快发现是自己的错觉,那不过是枚刻有代表中央军勤务职的权杖钮扣。

  “‘大敌当前,虫族残暴杀戮帝国子民,我等应一致对外,保卫国家’,想必这段宣言宁少尉应该不陌生吧。几位刚才对Beta群体的发言,依照您的军阶与所属,若被有心人士听见,很可能会被视为意图导致内部分裂,那就不好了。”喻文州抬手出示通讯器,让对方看了眼上头亮红色的计时,正由9:08、9:09前进。

  宁远变了脸色:“……录音?!”

  喻文州友好地笑了笑:“对了,你鞋带没系好。”

  宁少尉反射性低头一看,鞋带牢牢系着,可当他被喻文州诈住低头时,一股情绪由心底烧了起来。宁远涨红了脸,咬牙急忙弯下腰假装绑那该死的鞋带,只觉芒刺在背,喻文州的目光若有实质地刺痛着他的背脊。可暗地窥去,对方却望着窗外,摆明给他留了面子。

  宁远在军队里可说无足轻重,忍了忍倒是没吭声,可他这磨磨蹭蹭的十几秒过去,方才先行离开的白胜先大步走回,一把拽起他往前推搡:“磨叽什么,少跟三军的废话。”

  有了台阶,宁远悄然松口气,追上前方等待的李少尉。

  但这一迟,宁远的脚步自然落后几分,他赶上同伴,离去前不忘瞪着喻文州,双方擦肩而过时,喻文州听到一阵细语:“……喻少校,你前主子有精神臆症,满天下乱杀后扔了这堆烂摊子逃亡,陷部下于泥沼,但你有别的可能……”

  喻文州没有回头,在原地站了几秒,随即抱着那叠文件继续向前,神态自若,没有人发现他掌心里捏着方才被塞入手里的东西。

  

  即使发现了也没什么,那不过是个小塑料别针,质地粗糙,活像小孩的玩具。

  唯一特殊的地方,大概是模样大小,全都与他肩章上的星徽相同。

  

  喻文州在长廊上缓步前行,脚步声空洞地回荡,他拐过弯,突然冲空无一人的地方开口:“你继续说,EB-378宇宙航区发现了什么?”

  而后竟然真有声音在他耳边答覆,毫无滞碍地接上:“找到了机甲一叶之秋的痕迹,以及空间裂缝。更精确的地点,需要你的协助。”

  “了解。”

  “喻,你真的有录音?”

  “怎么可能。”喻文州失笑,“诈他一下而已。李睿,白胜先,宁远……我没料到高层把我从战况吃紧的前线摘下来,就是为了让这群只上过模拟机的人,用这种拙劣手段拉拢我。”

  “被看低了啊。”喻文州低语。

  “不意外,那些人一直当我们是僚机。”对方思索着,“或许不是尝试撬第三军墙角,而是试探。后方安全吗?”

  “不比你危险。”

  喻文州由走廊窗边向下望。

  人造草坪上,一张张长桌上摆放着各式美食,好几位肩章纹有金色松枝的军官正言笑晏晏。

  “歌舞升平,一如往常。”

  “三天后,有一艘从艾朗星出发的旅游船,绕全星系旅游。航行路线最靠近时是天琴二时,你找办法离开,我在航线上接应你。”

  “放心,我已经安排了长假跟船票。正巧这几年来一直没休假过。”

  另一头不自然地静默,喻文州等了一会,抬手佯作整理衣襟,调整了别在耳后的隐藏式通讯器,才听对方开口:“你真的要去?”

  “为什么不?”

  “你不恨他?”对方问。

  喻文州将问题扔回给他:“那么你呢?”

  “你有理由对叶修恨之入骨。”对方若有所指。

  “你也是,王中校。”他恰到好处的停顿,带着接近真诚的关心,“我该先问,边荒星巡航的任务顺利吗?”

  “你说环卫工作?很好。”王杰希答。

  通讯器的两端陷入了片刻静默,接着两人都真心实意地笑了起来。

  “一个中校,一个少校,被打发去拾荒跟会议整理。”喻文州语带感慨,“我想说些违纪的话,你介意吗?”

  “不介意。介意的话,我几年前就举报叶修了。”

  “举报自己的上司?勇气可嘉。”喻文州问,“你觉得叶修死了吗?”

  “我不做没必要的猜测。”王杰希答得平静,“不如说,死了更好。但就算死了,他的尸体,我们要拿到手。”

  

  两人轻松地聊了几句,直到王杰希那头有人叫唤才中断。

  喻文州在结束通讯的同时,借着会议资料整理归档的名义,顺利进入了人员资料室。

  数年来担任第三军团某没下限的人的副手之一,丰富的偷鸡摸狗经验足够让喻文州轻松避开所有留下踪迹的可能。单就这点,喻文州对叶修无疑是感谢的。

  五分钟后,喻少校若无其事地离开,他与擦肩而过的所有人彬彬有礼地问好,没人察觉他手中的那叠资料,夹着一张标注有叶修名字的待销毁档案。

  他把来自五军的那枚星徽收进了裤袋。

  

*

  

  集合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夕阳西下,天色逐渐转暗,站在洞口边观望良久的苏沐秋终于承认了叶修遇难或逃跑的可能性。他回到洞窟里背上绳索与武器,全副武装地刚一转身,就与下落不明的叶修对上了眼。

  对方浑身狼狈,驾驶服添了多处破口,拖着一条以短刃做固定架的断腿,又是尘土又是血地挪到洞窟附近。

  他停在苏沐秋埋有碎虫壳的警戒范围外,冲着苏沐秋笑容灿烂地挥手,配上颊边挫伤的血污,以及额边磕破的洞,整个人说不出来的凄惨。叶修单脚一蹦一跳地,小心翼翼蹭了进来。

  “你被仇家追杀啊?就这样还能活着回来,命挺硬的。”苏沐秋惊讶,随即补充,“不对,我早就知道你命硬,咱们联邦几百几千架机甲都没把你弄死。”

  叶修是联邦语一级文盲,听不懂讽刺,只从苏沐秋的语气中,感觉出了对方没表现在脸上的担心和询问,于是他对这位敌人留下善良过头的印象,并咧嘴一笑:“沐秋。”

  “是苏沐秋。”

  “漱……思……苏……苏?”叶修摊手,“沐秋。”

  苏沐秋轻咳一声。

  也不知道叶修来自哪个星系,显然在他们的语言体系里,苏这个姓对他来说有些饶口,他能念对,可总懒得琢磨。

  苏沐秋有那么一会儿感到了别扭,杵在原地,半晌吐了口气上前,取出放在沐雨橙风里的备用医疗包,但还没打开,就被一袋子东西砸了个正着。

  “喂!”苏沐秋没好气地喊了声,“这是什么?”

  苏沐秋一边发问,一边手快拆开了小包袱,而裹在里头的琥珀色矿物,让他讶然地瞪大了眼。

  一看对方惊喜的表情,叶修就知道,他来的地方也有这东西--这无疑减少了大量的麻烦,毕竟要用比手画脚加上图示说明解释这东西的来历与用途,得从能源的基本构成开始讲起。

  而苏沐秋确实清楚,正因为清楚,这时什么事都被他扔到九霄云外了,只顾着痴迷兴奋地摸着这小矿石。

  “磁能石……居然是磁能石!”

  

  这种联邦称为“磁能石”的矿物,对于兰布达星系的人来说,名称前缀通常会加上几个字,比如“罕见,稀有,已灭绝”。他们通常只能在博物馆里隔着好几层玻璃参观。

  据传,这种矿石在久远到不可考的数百、数千年前,曾作为机甲的主要能源使用。当时的科技远没有现在发达,机甲种类也寥寥无几,少部分民间机械甚至仍使用石油作为能源,而磁能石是继石油之后,被人类发掘出作为能源使用的矿石。

  该矿石因其自然吸收能源的特性,内部形同高度压缩的蓄电池,每单位能转换的能源远比石油多上十数倍,且几乎对环境无害,因此即使产量少,在已遗失大半的文献纪录上,仍可得知有一段时间人类曾以磁能石作为重要能源使用。

  不过,即使是为了应付紧急状况而在内部设置了多种供能形式的沐雨橙风,也没有将磁能石转换为机甲能源的装置--毕竟在兰布达星系磁能石已几乎绝迹,连它的驾驶者都没见过磁能石几次,这还是第一次真的摸上手。

  

  鸡蛋大小的矿石被苏沐秋翻来覆去观察了个遍,又摸又嗅只差没舔一口。过了好一会,狂热劲略有消退的苏沐秋皱眉,盯着几枚磁能石忧愁。他握着没处可用的能源,最后展颜一笑。

  “正好,我现在别的没有,只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研究磁能石作为替代能源的方法吧。”

  他眼睛一转,猜想既然叶修认识这种矿石,想必他们星系有将磁能石作为能源的技术:“叶修?”

  “嗯?”

  他指着石头,又比了比一叶之秋,后者意会点头,苏沐秋双眼一亮。

  “你肯定不介意我偶尔进你的机甲参考一下设计吧?不?不介意?”

  叶修试图理解:“嗯?不……不介……?”

  “很好!那就当你答应了。”苏沐秋果断截住他的话,笑容满面地拍拍自己好奇很久的黑色机甲,感觉之后的日子会过得充实又忙碌。

  总比毫无方向来得好,倘若要探索异星球,有机甲能用总归安心点。

  而这即是代表,为了方便提问,他要学会叶修的语言。

  或者应该让叶修学会他的语言--假如他们落难的这个地方,语言与他更为相近的话。

  思及此,苏沐秋放下石头,叶修不知何时捧起他带回来的果实,正拿匕首挑着果肉吃,半点不怕被毒死,甚至没让苏沐秋亲自尝上几口试毒。

  发现叶修只草草收拾了下身上的伤就忙着吃,苏沐秋随手捏起他那条伤腿,几下使劲喀嚓掰正过来,在叶修疼得冒出的涔涔冷汗中重新包扎后,严肃地谈起了先前在树林里遇上的事。

  “人类。叶修,我碰到人类了。”

  这个星球上有人类--至少外观上是人类,这代表了很多可能,最重要的一条是有了获取补给与维修机甲的可能。

  “要是这里有机甲维修站……不,给我个空轨车或飞梭的私人工厂……或者哪怕旧文明时期的金属加工厂都好啊,我就能修理沐雨橙风了。至少,在这个星球上搜集材料,我们需要熟悉地形矿产植物的当地向导带路,不然白费时间……”

  苏沐秋画出三个火柴人,着重圈出了第三人,象征有其他人存在,一面分心地回忆着那孩子的衣着,心底有几分惴惴。

  假如最开始还能说他们周遭之所以杳无人烟,是因为坠落地在无人区,可如今看到那孩子一身纯天然的兽皮装饰,粗糙的衣物制成技术,对激光枪的新奇与陌生……基本可以确定,他们坠落地点相当地偏僻,或者更糟,这里是未开发星球。

  这种地方,真的能找到机甲材料?

  虽然矿物中可能有不少好东西,比如叶修就从某个旮旯角落找到磁能石了,可难道他们要在这星球发展采矿?

  苏沐秋想像了一下自己蹲在旧时代煤矿坑似的地道里,拿着小锤子,铿铿锵锵地朝石壁上砸的画面……接着思绪一跳,脑子里自动罗列出沐雨橙风的备用零件,采矿用小机器人的设计图构想一二三四五冒了出来。

  他一哆嗦,连忙制止过度自动自发的脑回路,正想找叶修讨论分分心,刚好瞥见那人微微收紧了眉。

  “叶修?”

  叶修偏了偏头,望向他,待两人目光相接,叶修眼里的反对已经彻底消失无踪,仅剩中立的疑惑。

  苏沐秋试探道:“你同意……我们跟当地的人类接触一下吗?”

  他凝视着对方的眼睛,缓慢地询问,确保叶修有足够的时间理解他的意思。

  叶修点头,从怀里摸出根烟叼在嘴边,无所谓地低头把玩几颗磁能石,但苏沐秋确信他眼底有一瞬流露出些许不赞同。

  可是他仍保持着平淡的表情,配合苏沐秋的决定。

  与其说是合作……不如说叶修在观望,观望他的行动,一直都是。苏沐秋突然意识到了这点。

  不过他有什么好观望的?

  说句大实话,无论最终叶修对苏沐秋的判断为何,都不能改变什么,毕竟眼下两人落难,他这个合作者对叶修是有利用价值的,苏沐秋认为叶修至少有脑子判断这件事。

  依靠喜恶做决定,那是孩子才享有的权利。

  即便叶修当真与联邦有什么深仇大恨,不顾一切也要铲掉苏沐秋,下场很可能是两败俱伤,他们实力相近,决定生死的最终会是彼此尚未翻开的底牌。

  出手必须是能一击必杀的时刻。

  

  苏沐秋心底转着的想法格外现实,笑容却十分阳光无害,他拍拍叶修的肩膀喊了句“那就决定啦”,随即拿起树枝在地面上涂涂抹抹,列出清单,嘴里嘀咕着磁能石的利用计划。

  “机甲维修需要材料,这件事先放一边……首要任务果然是改善生活,发送求救信号,嗯,还有语言。如果沐雨橙风的智能可以开启……”

  一旁的叶修瞥了几眼潦草奔放的图形与线条,果断放弃解读,转头好奇地观察起苏沐秋的医疗包,他打量那些瓶瓶罐罐与针剂,想找出伤药,接着发现医疗包角落有只大玻璃瓶。

  玻璃瓶里头装着白色的小药片,随叶修取出的动作,药片在瓶子里敲出清脆声响,即将见底。

  瓶盖边缘被摸得平滑,似乎时常使用,但瓶身没有任何标签,而叶修在几天朝夕相处中,也未曾见苏沐秋吃这些药片。他打开来嗅了一下,随即被微妙的气味弄得一呛,说不准这是什么味道,但令他浑身不自在。

  叶修连忙头一扭把瓶子关好塞回去,揉着鼻尖,借烤火盆把烟点上驱散那股味道,兴味盎然地继续开其他东西。

  他正跃跃欲试地要将某种药膏糊到手上,就听到一声压抑的低咳,叶修止住动作望去,苏沐秋蹙眉咳嗽着,脸色略差,然而本人对此却毫无感觉一般,一边写一边咳,还趴在地上全心专注地画他的草稿。那片草图不知何时已经扩展出很大的面积,逐渐往洞窟内部延伸。

  叶修夹着自己的烟看了眼苏沐秋,这烟是特制的,淡而无味,对普通人没有影响,但苏沐秋的咳嗽声就没停过。

  望着自己被仔细包扎好的左腿,叶修遗憾地捻熄了烟收回,拖着伤腿,慢腾腾地爬进了一叶之秋的驾驶舱,窸窣一阵后,叶修将一块透明板子朝下扔出,正正落在苏沐秋手边。

  苏沐秋马上留意到抹糊了他一小片草图的板子,只当叶修找事,不耐烦地伸手拨开,没想到指尖刚触及表面,其貌不扬的板子腾地亮了起来,无数红色细线闪过,构成了一张张设计图纸。

  --完全没看过的设计,未知的文字,属于陌生星域的科技。

  “这些到底是用什么作为动力源?光能?电能?星能?”苏沐秋两眼放光,心情激荡不已。他摸索着光板,半晌后,目光幽幽地飘向那架漆黑机甲。

  如果能拆了这架机甲,看看里头的线路……顺便卸了敌人的爪子的话……

  

  叶修缩在驾驶舱内,舔了下指尖的小破口,打开他早前交给苏沐秋的探测仪。

  圆盘上忠实呈现了数小时前的纪录,正中间的光点弯弯绕绕地前进,在某个区域打转,然后揪起了一个小绿点。

  整整一个下午,那一红一绿两个小光点都没有分开,直到苏沐秋返程。

  “绿点啊。”

  叶修轻叩探测仪,撑着下颔瞄了眼底下的苏沐秋,后者正爱不释手地抱着光板研究。

  专注于各自思绪的两人并未察觉到,被他们小心翼翼地收在储存盒內的磁能石,有一枚矿石核心的液体,诡异地晃了一下,如有活物在其中游动。

  


→  09:亲力亲为


评论(29)

热度(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