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我吃的cp糖发歪了 01

娱乐圈

跟  @-落殞- 来联个文,说要不带脑瞎写,缘更。

我也不知道落总到底标题要选《这个真的不是苏黄cp》还是《我吃的cp糖发歪了》还是什么

 

 

  苏沐秋坐在保姆车里,郁郁寡欢地瞪向车窗外,他捏在手里的手机屏幕上仍停留在经纪人发来的讯息……不对,是通知上。

  老实说,听到这条通知时,苏沐秋真有十几秒是傻兮兮地掐自己的脸,以为梦没醒,才有这种荒唐事。

  他叹了口气,几下点开了企鹅图标,对跳得像发癫似的微博通知视而不见,找出罪魁祸首的头像,哒哒哒的猛敲着屏幕打字。

  

  秋木苏:[猫咪炸毛.gif]

  秋木苏:两个小时以前我还在床上睡的正爽,现在呢??

  秋木苏:这下好了,都是你这白痴!

  秋木苏:醒了没?!

  

  对方没有回复,苏沐秋毫不意外,并顺势关了手机。

  这也是理所当然,闹出这么大麻烦,那家伙要能继续睡觉就怪了,肯定跟他一样,大清早睡意朦胧地被助理、经纪人……甚至头顶大老板从被窝里掐出来,捏着脖子扔进车里,被运到某个隐蔽性够强的包间,准备展开一场对两间影视公司都攸关重大的谈话。

  想到未来可能的种种安排,苏沐秋烦躁地扒了下刘海,这一动作就撞上紧挨在他身边的保镖,他低声道了歉,才发现保镖根本没理会他,正津津有味地读一份报纸。

  这位染金毛身高直逼一米九酷似街头混混的保镖先生,万分投入在看八卦小报的情感天地,谁爱谁谁不爱谁,谁出轨谁泪如雨下,这份报纸全充斥着这种内容,而对着苏沐秋这侧的头版,赫然印着他的照片。

  好嘛,今年度他第一回上头版就在这了,可恨这照片拍的……好吧,拍的很好,月色撩人,暗巷街灯,他略低下头专注凝视的侧脸,还有半阖的眼眸,镜头如同自带柔焦美颜,好看的堪比硬照,难怪这照片放大印了几乎半张版面。

  撇除角度明显来自对街墙后这种偷拍视角,一切都好。

  挡住他另外半张脸的,是某个人的后脑勺,照片中苏沐秋把对方强硬地壁咚在墙边,那人矮他些许,一手搭着他手臂,彷佛隐晦的欲拒还迎,然而却不见女性姣好身段,街灯下短发和喉结那么的清晰。

  照片中的两位男主角,竟然疑似当街激情拥吻。

  “哎你在看头版吗?反正我没看就送你吧!”

  察觉苏沐秋的视线,保镖热情大方地拆下头版,啪的将那张印有鲜红加粗大字‘影星苏沐秋激情热吻!对象竟是……’的照片糊到苏沐秋脸上。苏沐秋火速扔开报纸不忘呸呸两下,生无可恋地抹着不小心与照片亲密接触的嘴:“不用了,你把头版烧了我会更……”

  “嗯?”保镖皱眉苦思,拿起报纸放在苏沐秋脑袋边,摇头晃脑地比对,“咦?头版上这个跟男人舌吻的是不是你?你是苏沐秋?”

  “……”苏沐秋说,“是……不,不是!”

  保镖指正:“你不能同时是又不是,所以到底是不是啊?”

  “是,我是苏沐秋,不,我没有舌吻一个男……”

  “不是舌吻那是怎么亲的?”保镳抓着头版瞪起眼研究照片,“是这样再那样吗?唔?还是那样再这样?”

  “这张照片连我的嘴都没拍到,你这么肯定我们亲没亲?”苏沐秋心想八卦小报你也信,这三观该有多豁达奔放。

  保镳答的天然又诚恳:“报纸都说了啊!激情热吻,原来你不识字?”他眼中溢满安慰,“没关系,我读给你听,‘于深夜1:47分,xx街口与oo商店的……’”

  苏沐秋深呼吸,吐气,深呼吸,接着露出微笑:“不用了,谢谢。麻烦告诉我你的职员编号还有上司电话行吗?”

  

  司机从后视镜瞥了一眼,正好瞧见苏沐秋那张迷倒大街小巷的招牌笑容,还有捧着报纸朗读的金毛,他默默拿起手机,看着经纪人几分钟前发来让他试探情况的短信:‘他现在情绪怎么样?’

  沉默寡言的司机经过观察,如实以告:‘气炸了。’

  ‘气得很严重?’

  这时,后座的苏沐秋正一把夺回那份报纸,作势要撕个漫天纸花纷飞,但最后一刻只是气冲冲地把报纸三两下摺起,塞到椅缝去眼不见为净。

  于是司机藉着等红灯的短暂片刻回复:‘还记得八卦小报一份要2块钱。’

  ‘那能叫他手机开机,看下微博吗?’

  这回,不用司机转头,没报纸可看转为滑手机的金毛抢先一步大呼小叫起来,他兴高采烈地勾住苏沐秋的脖子,把手机塞到苏影星的眼皮底下:“哇!你上热搜榜啦!恭喜恭喜!”

  被架住脖子的苏沐秋不得不看,他一眼就看见了那张画面唯美用心险恶的偷拍照,转发四舍五入就是个百万,这狗仔显然知道没耐心看字的人多,而且照片铁证如山,于是无须多言,仅配字一行:

  【另一位是谁?】

  这句话,带着#苏沐秋#的标签,一路杀进了热搜,直冲云霄。

  众人近万条捕风捉影的评论中,某个人的名字,按捺着呼之欲出。

  

  

  

  

  在今年开春某个寒冷的早晨,因一张男男街头激吻照抓遍眼球的苏沐秋,与人既定思维不同,他不是个需要靠这种手段争取版面的十八线小演员。

  实际上,他出现在话题与屏幕上的频率挺高的。

  苏沐秋的初登场来自某个动辄半打的小鲜肉男团,因表现突出而由那群实习生中单独拎出来,经宣传包装后,接过一些小品牌代言,拍过两部收视率还行的狗血电视剧,几部剧情别出心裁的小网剧,最重要的是演过一部高投资大制作的商业电影。串场龙套。

  可虽然是龙套,导演愣是给了他整整三分钟的出镜时间,甚至还有几次特别好看的特写镜头,刷足了存在感,待遇辗压塞钱进剧组的男配五六七八。

  算不上大红大紫,但小红小紫肯定有他一份。

  苏沐秋这个人,跃入世人眼中不过几年,能做到如今绝大多数观众都叫得出他的名字,靠的是什么?──靠脸。

  每位认真的影评跟微博大v都有志一同地如此评价,以称赞与惋惜的语气。

  这不仅是说他长得好看,在一众俊男美女中仍显得出色,同时是指他相当擅于解读他人脸色,做人做事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同台过的演员、合作过的导演、剧组的工作人员,几乎清一色对他留下好印象,因此也不介意在各个地方不经意地提起苏沐秋的名字,这无疑替他拉来了不少机会。

  可惜也就如此了,截至目前,他还不够出众到接到提名电影的邀请。此外已经换下来的第一任经纪人替他接来的第一部作品是个深情温柔男二,无论本色演出亦或演技过硬,这个形象和他的脸实在太过合适,以至于越来越多这类角色的剧本扔到他的邮箱,那些剧本甚至不要求演技,只要演出者脸够帅Pose够好谁都能行。

  

  ‘假使再这么下去,他很有可能在观众眼中定型,此后无论演什么,苏沐秋都无法超脱形象,就像人们眼中永远的Princess Leia Organa。这并无好坏之分。但他若想要走上荣耀殿堂,或需要一个机会,某个推翻一切的爆炸性时刻来临。’──《影评人》

  这本刊物苏沐秋悄悄买了下来,作了标记,放在手边第一格抽屉里,并歛起了眼底的野心。

  他清楚自己是个善于捕捉机会的人,就等东风来到。

  可惜,尚未等来天大的转机砸到他脑袋上过。

  

  但周日清晨,5:37分,舒舒服服地陷在被窝里时,苏沐秋可从没在梦里想过机会会像把天外飞来的大铁锤,狠狠砸在他脑门上。

  准确来说,他被手机砸醒了。

  手机哆哆嗦嗦地震个没完,从床头柜滑了下来,边角生生磕中了他,苏沐秋嗷了一声,眯着眼抓起手机乱滑,只以为闹钟响了试图关上,便凑巧接通了电话。

  对面经纪人“喂?喂?”了几声,苏沐秋才清醒些许,把手机贴到耳边,含糊地应声,想听对方大清早打来有什么事要说,最好不要是综艺节目发通告,或问他要接A剧还是B剧的男二之类的。

  经纪人没有寒暄,直切重点:“你昨晚出门?跟谁在一起?男的吗?”

  苏沐秋摸不着头绪:“是啊,男的,就是那个你也知道的……”

  “真的?”经纪人打断他,苏沐秋听见他似乎吸了口气:“好……那么,你仔细听我说。”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苏沐秋的表情完成了从茫然、睁大眼、不可置信、你逗我吗、怎么可能、让我宰了那家伙的诸多变化。

  “你……你说,”苏沐秋抖着声,“你说上头看到那张见鬼的照片紧急开会之后,决定……”

  经纪人答的飞快:“决定跟对方的公司谈合作,让你们公然搅基卖擦边腐。”

  “我靠?!”

  苏沐秋忍不住爆了粗口。

  他早就惊得起身,本来靠在桌边手里拿着杯凉水清醒清醒,这爆炸性的消息被清清楚楚地在话筒里重复一次,苏沐秋手一抖,险些弄翻了茶杯。他连忙伸手挽救读到一半的剧本,反而带倒了桌上的相框。

  苏沐秋下意识就想扶起相框,可手指一顿,指尖滞留在清晨寒冷的空气中。

  半晌,他捏紧了手,脸上是难说愤怒或难受的复杂神情,将倒下的相框拿起,扔到床底最阴暗的角落。

  这一出小意外让苏沐秋顿时冷静不少,他强迫自己回到主题上,“确定没错?这个决定太荒谬了吧,公然搅基?C国接受度这么高了吗?要是弄个不好……”

  “我把讯息转发给你,你准备好,半小时后下楼。”经纪人挂断了电话。

  

  半小时候,苏沐秋拉低帽沿,戴着土气的粗框眼镜,修身风衣竖起领子绕着大围巾,挟带隔着层层装备仍能清晰感受到的低气压,钻进了保姆车。

  在苏沐秋粗略扫过那条微博,并把手机塞回给金毛之后,他轻敲着扶手,不再言语。

  车子在寂静中,沉默地驶向目的地,苏沐秋低头想着事,丝毫没留意其他,直到车辆低调滑入对方公司的VIP通道,苏沐秋才回神,跟着保镳下了车,踏进电梯。

  照理来说,那点八卦消息,放他这二三线明星,远不该在不到12小时内就荣登头版与热搜榜,哪怕这不是大众司空见惯了的男女热吻,而是男vs男。

  或许可以归因于,另一位的名气同样不小。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了一间大门紧闭的会议间,时间刚过清晨,周末假日,楼里相当安静,于是会议间里那点熟悉的声音,隔着门板隐隐约约传入苏沐秋耳中。

  

  “……我就说这招能行吧!多亏我昨晚发现狗仔的时候灵机一动……”

  “现在即使不认识我跟他的人肯定也把介绍翻了个底朝天了,晚些时候说不定咱们曾经同框同台的什么什么……官方发糖盘点楼都……哎呦!这个点已经有人建楼啦!唷回复还挺多啊!等等啊我先载个入门视频剪辑……”

  “啥,你说苏沐秋的意愿?生气?你还不了解他吗,这种有利可图的事就算他气到要掀桌砸凳子泄愤,只要钱景放到他眼前他就会接受啦哈哈哈……而且也不全是坏处啊,我这是给他个契机置死地而后生……”

  

  苏沐秋听了几句,嘴角一抽,大步上前就要踹门,好歹想起这是在别人家的公司才忍住。在门板被他轰然撞开,扑过去掐人的前几秒,一句钱景正好溜过耳边,他脑中怒极的“我要你偿命”不知怎么地出口成了:“我……要……三七分帐!我七你三!”

  “靠靠靠靠靠!”

  照片的另一位当事人黄少天从椅子里跳了起来。

  


→  02

评论(69)

热度(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