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我吃的cp糖发歪了 03

与  @-落殞-  联个文,瞎几把写,缘更。

落总说啦,CP是伞修&少量喻黄 我不知道怎么写喻黄啊救命


02 ←


  由机场到家的车程很长,叶修看了几个安利视频,给好几张P图技术过硬的合成照点赞,这才刷到了一切绯闻的源头,那张被苏黄CP粉奉为圭臬的偷拍照。

  他欣赏了一会儿这张照片的灯光、角度跟构图,最后乐不可支的找了高清版保存下来。


  这次回国前,叶修已经好一阵子没接触国内消息了。他和苏沐秋虽然偶尔会逮着时差空隙视讯一下,但由于叶修出国前那一晚发生的事,两人死磕着谁也不先开口,即使开视讯也是对着对方的脸打字沟通,而更多是打开镜头,各自忙自己的事。

  至少这阵子,连续好几天,叶修都只看到苏沐秋抱着剧本嘀嘀咕咕,或是拿着一把小木剑在屋里几百次耍着同一个姿势,活像是要转行当道士。

  苏沐秋耍了多久,叶修就看了多久。

  相较之下,他和苏沐橙的对话还多了点,有时会聊点生活所事,虽然主要是出了哪些新品口红、限量香水、当季新款包包之类的,苏沐橙发商品页给他,拜托他帮忙抢购几份。最后叶修除了双肩包,脚边还多拉个小行李箱,装的全是苏沐橙她们几个姑娘委托的东西。

  然而苏沐秋跟黄少天这件事,显然已经炒了整整几周,苏沐秋没跟他说起就罢了,但连苏沐橙跟他那些爱瞎起哄的朋友竟都只字未提。

  

  叶修打开短信,最新一条就是他在上飞机前苏沐秋发来的,问他去接机时要不要替他带早饭,前阵子有助理买了间包子豆浆很不错,特别是油条挺好吃。

  叶修删空了写到一半的‘改搭别的航班,提早三个小时落地,不用来接机,在家等我’,点开新短信编写起内容。

  他发送了一行字。

  ‘照片拍的不错。’

  挑眉想了想,叶修指尖一动,又给这条没名称的号码发了一句补充。

  ‘沐秋跟少天应该感激你。’

  不到五秒钟时间,叶修的手机震了一下,对方来了回覆,快的就像对方一直紧握手机在等重要消息似的。叶修读完短信,勾着嘴角笑了下,发了个笑脸表情过去,这才回到苏黄视频的汪洋大海。

  

  他接下来的时间,全用在嗑入教安利了,狂刷了一波苏黄CP各种整理,投入堪比准备高考,叶修饶有兴致地吁了口气,望着车窗外逐渐熟悉的景致。

  别说,他要不是认识苏沐秋跟黄少天两人,知道他们根本不是那回事,恐怕都会被这一堆堆的罪证确凿砸到信了他俩有猫腻。这么大消息他作为当事人之一的伴侣却没听到任何一丁点风声,或许就是几个知道他跟苏沐秋关系的熟识里有谁真信了,并暗示其他人噤声的结果。

  可是,叶修看出来这事是炒做,并不代表别人知道他没有误会。

  “这么有趣的事,我怎么能错过?真是赶上时候回国了。”

  叶修若有所思,抛了抛手机,在离他跟苏沐秋的家只剩几百尺距离时,伸手拍了拍出租车司机的肩膀。

  他递出手机:“抱歉啊师傅,我临时想起件急事,麻烦载我到另一个地方。”

  司机瞥了眼手机上显示出来的地图,打着方向盘一转弯驶出小区,将苏沐秋家那栋楼的大门远远甩在脑后。

  而叶修脸上笑容异常灿烂,无端与苏沐秋平添几分相似。

  

* 

  

  等全副武装的苏沐秋在机场大厅转了第百八十圈,掩着脸向柜台第3次确认某航班乘客名单真的没有叫叶修或叶秋的人,紧张地决定先回家一趟时,那位本来该和他在机场碰面,来个久别重逢拥抱转圈的家伙,已经吃光了他提前买好的豆浆油条,套着他的衬衫披着他的毛巾,头发湿淋淋的,翘着脚玩他的电脑。

  留意到开门声的叶修摘下半边耳机,特别自然地打招呼:“唷,回来了?这么晚?”

  “是啊,我、回、来、了。”苏沐秋磨着牙。

  叶修:“行,别客气,当自己家啊!”

  苏沐秋:“……”

  此时此刻,苏沐秋满肚子白等的窝火跟担心叶修出事的忧虑,霎时全成了燃料,烧的他几步上前,就想把人扯着领子掼到床上,看是要蒙被子揍他一顿,还是吻到顶着欠揍笑容的家伙断气为止。

  然而苏沐秋才抬起脚,叶修就像完成寒暄义务一般转回屏幕上,认认真真的继续拨放视频。苏沐秋匆匆一瞥,惊觉视频画面眼熟得令人肝疼,加上视频右上方那一个大红心圈着苏黄两字的LOGO,这不就是几周前事件刚发生的早上,黄少天一边吃早饭一边哈哈哈的拉着他看的CP入门剪辑吗?!

  屏幕上,正好拨到某回他与黄少天在综艺节目《开心大本营》的惩罚环节,当时抽惩罚项目的是他俩的好队友张佳乐,惊天地泣鬼神的手气让他一发入魂,抽中地狱满汉全席,苏沐秋跟黄少天被迫吃掉一罐来自泰国的甲虫罐头。

  黄少天纠结几秒,就干脆仰头一口嗑了,青着脸咀嚼后咽下,完了惊奇地表示好吃,顺带描述了几句口感,别说狂呼G市人威武的观众,苏沐秋在旁都毛骨悚然。

  当时他磨蹭着仍在做心理准备,就被黄少天钻空子,爆手速拿勺猛塞他一嘴虫虫,为加强节目效果,苏沐秋当场泪如雨下,直接吓懵了黄少天。

  ‘那啥……老、老苏……苏沐秋……喂喂喂你没事吧这?哭什么哭什么?节目后我请客带你去吃大餐你停一下眼泪好吧,我求你了苏大大?!’

  ‘没,诈你的。不过请客就先谢了啊,顺便再买瓶眼药水给我送来,刚才用空了。’

  

  他与黄少天笑闹的声音,从叶修没戴上的那半边耳机里隐隐约约漏了出来,叶修看着视频,窗帘半拢的屋内,屏幕跃动的光影映在他平静的侧脸上,苏沐秋辨别不出情绪。

  这摆明是互相恶整的片段,如今居然都成了粉丝眼中的陈年老糖,刺目的不能直视,Gay气逼人。

  他一时间心虚地僵住了。

  

  不对,他心虚什么!苏沐秋心里猛甩自己一巴掌,再三告诉自己问心无愧,他有啥可愧的,努力摆回问罪气场,却发现桌上的相框不太对劲。

  相框惨遭打入冷宫后,早先已擦干净归位了,如今它仍好端端的摆在桌边,可里面的内容物,为何成了一张小狗在草地上天真烂漫地狂奔的照片?!

  叶修:“狗年嘛!放小点行大运啊。”

  “原先的照片呢?!”

  叶修一脸歉然:“不小心撞了一下桌面,碰翻了豆浆,边角泡烂给扔了。”

  “你就扯吧。”苏沐秋翻翻白眼。

  他双手环胸,盯着叶修一会儿,接着缓缓扬起胸有成竹的微笑,打开了相框的背框:“你以为这点小把戏我看不透?”

  不细看就察觉不到,那张小点在后院奔跑的照片后面,果然还压着另一张。

  苏沐秋勾起嘴角,揭开了照片,翻过来一看,果然是原本的──不对,这特么怎么又是一张小点特写?!

  苏沐秋与肚皮朝天卖萌的小点面面相觑。

  叶修摊手:“恭喜,好运成双。”

  苏沐秋:“……”

  “要不要听小点汪一个应景一下?”叶修终于不看视频了,积极推销,拿出手机点开个仅有几秒的录音文件,手机汪了一声,“可爱吧!我设置成短信铃了。”

  苏沐秋:“……”

  叶修笑:“怎么,你不喜欢小点的照片啊?”

  

  苏沐秋深呼吸,开口的那瞬间,脑中不期然闪过与黄少天的对话,他硬生生止住所有情绪,微不可察地调整表情,将相框摆回原位,朝叶修点头:“不会,就放小点吧。”

  叶修一顿,望向苏沐秋,苏沐秋在心理数着拍子,抓准叶修抬头的时间,微微侧过身去,拿出手机:“对了,我下午有点事。”

  “嗯?”

  苏沐秋拍戏时走位、抓角度相当精准,擅于让镜头捕捉他想展现的东西,有位圈内资深前辈曾在幕后花絮采访中夸过他这点,说这是苏沐秋与其他年轻演员拉出差距的优势之一。

  这时的苏沐秋毫不吝惜地用上他这项天赋,以背过身似乎想掩住手机,又确保叶修能瞥到画面一角的姿势,打开了黄少天的小窗,埋头敲字:“我跟……朋友有约。”

  “约在我刚回国的这天?”叶修问。

  “抱歉,他这事有点急。”

  “什么事啊?”

  苏沐秋朝手机扬起笑,笑容隐含无奈:“他得买条新领带,非要我去给他参谋参谋。”

  “两个大男人上街买领带?”

  “说不定是跟女的?”

  苏沐秋漫不经心回答,暗地思索不能太刻意,本想坐下来再玩一会手机假装聊的正嗨再离开,余光就瞥见叶修擦干头发,伸着腰,站起身走向门口。

  “你有约啊!这么刚好,我也有事要出门。”叶修换上衣服。

  苏沐秋脱口而出:“在你刚回国这天你有约?!”

  “对啊!在我刚回国这天。”

  两人互视几秒,不约而同地撇过头去,叶修套上大衣,几步走出大门,徒留苏沐秋在后头苦思出门出的这么急,到底是真有约还是吃醋了。

  如果是真的有约,那这家伙也太没把他放眼里了吧?!

  没等苏沐秋想出个结果,才刚走出门的叶修再度转了回来,苏沐秋立刻换上‘碍事的人出门了’的表情,延续刚才的一波表演。他迟了半拍,以致于与叶修面对面时,那欣喜的笑容还没摆好,奇怪地卡在脸上。

  偏偏是这笑到一半的表情,结合他拿起手机的动作,半途被捉奸的氛围不能更浓厚。

  叶修皱着眉,凝视苏沐秋僵硬的笑容,片刻后颓下肩,长叹了口气。

  他走了过来,双手一张,牢牢抱紧了不知所措的苏沐秋。

  苏沐秋犹在诧异,手上倒是习惯性地跟着环住了叶修,将他收进自己怀里。

  真奇怪,他们明明好久没见到彼此,只是隔着屏幕,看着对方些微失真的影像,可如今触及了久违的体温,却轻而易举地从这份拥抱中找回熟悉,一如他们从未分开。

  苏沐秋有些恍神,叶修的脑袋搁在他颈边,头一偏,就能嗅到黑发上同款洗发水的味道。

  叶修的手不安分的在他腰间磨蹭。

  “叶修……”

  苏沐秋低语,按住对方的后颈正欲吻上,却被避了过去。叶修一下子从他的怀抱溜了出来,平淡地笑了笑:“干嘛?别忘了你我等会儿都有约,咱们没空叙旧了。”

  苏沐秋一噎,接着看到叶修扬起手,他手中有只非常熟悉的钱包:“我刚回来,身上只有外币,跟你借点用啊!”他淡淡地补充,“反正少天会带钱吧?”

  

  叶修人走得干净俐落,身上只带着手机跟钥匙,还顺走了苏沐秋的钱包,只留他一人按着空荡荡的口袋,并满心揣测。

  “……我也该出门了。”苏沐秋吐了口气,转头翻抽屉找零钱搭车。

  

  接着,他在叶修放下的耳机旁,看见一只之前从没见过的U盘。

  

 *

  

  “……就是这样了。”苏沐秋总结。

  黄少天摸摸下巴,故作高深:“不好说,不好说。”

  “什么叫不好说?”

  “不好说就是……你都搞不明白他这是几个意思了,我难道会比你更清楚他这是喝醋要闹分手还是背着你有人吗?!”

  苏沐秋叹:“有道理。”

  黄少天低头做愧疚状,忍着不要揍他。

  

  黄少天的确拜托苏沐秋陪他一块挑领带,不过这方面完全没有刻意作秀的意思,也不是要给他自己挑,而是要送给一位已经息影的演员方世镜。

  挑领带是门学问,万一送错花色就不好了,这种送礼的事,黄少天综观他的通讯录,除了喻文州,就是苏沐秋最靠谱,找他一起买领带这事早在被凑做堆炒人气之前就提过了,已经拖了这么久,于是下午苏沐秋发消息问他“要不今天去挑吧”,黄少天直接答了好。

  两人蹲在店面角落,对着一排排领带假装讨论花色,开着小会。

  “你那边呢?喻文州?”苏沐秋问。

  “我跟他说晚上有约不回来吃饭了,让他别等。”黄少天答。

  “然后呢,他的反应?”

  “他皱眉了。”

  “喻文州?”苏沐秋说,“他连你拍吻戏都能笑着探班,你今天只是出趟门就皱眉,看来有效啊。”

  黄少天理亏,摸摸鼻子:“咳咳咳咳咳,他说今天轮到我做饭了……”

  苏沐秋惊吓:“你会做饭?!”

  “不会啊!平时轮到我也就煮个白饭烫个菜,顶多加颗水煮蛋配火腿肠,还不如买餐馆。所以我跟他说今晚吃的早就买好了,都在冰箱,有白切鸡,有豉汁凤爪,要啥有啥,让他挑喜欢的微波,想哪时候吃就那时候吃,想吃几盒就热几盒。这方法是不是实际又适合个人口味,相当有创举??”

  “嗯……”

  苏沐秋沉思,是否有需要让黄少天在客厅留宿一晚保住小命了。

  想起喻文州温文尔雅的微笑,苏沐秋心底一悚,不,留宿绝对不行,还是让黄少天自己回去受死。

  “对了,你说老叶给你留了U盘,里面是啥内容看了没有?肯定看了吧要是没看你怎么有心情出来买领带,是啥啊?离婚协议书?与君诀别书?好几个G的小毛片?”

  “他要小毛片干嘛?我都在这了。”苏沐秋睨他一眼,接着正色,“看是看了……”

  苏沐秋皱起眉,神态严肃,在黄少天连声追问下,从包里拿出了一本剧本,刷的翻了开来。

  黄少天目瞪口呆:“我靠不是吧,他留剧本给你?你们谈的是哪门子恋爱?而且你这时候要开始背剧本?”

  苏沐秋给他看了眼封面:“看清楚,这是《魔怔》的剧本,你也有不是吗。”

  “那老叶……”

  “他留了一份视频。”

  

  苏沐秋翻开了他重点标记的几页。

  按照《魔怔》剧本,他饰演的角色,在开场的头30分钟内,就有一段在山巅上舞剑的戏。

  在这一幕里,除开铺陈的过场,全部就只有他一个角色出场,没有台词,没有剧情,甚至剧本上,只有简单一句刮号里的要求:

  (……他在山巅上舞剑)

  这是完全不需要与其他演员互动的一幕戏。

  不需要与其他演员磨合,听起来简单,但苏沐秋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同时代表不会有任何对话、剧情分散观众的注意力,在这段内,观众看的,全是他手中起舞的剑,他的演技。

  苏沐秋读过原作小说,这段在剧本里缩成七个字的场景,作者用了足足半章去描写,从周围萧瑟的秋冬景,角色的神情,流云般卷过的宽大衣袖,剑尖一点寒星,描述的细致无比。

  乍看像是无意义灌水,然而若顺着剧情读下去,会发现这一段对角色使剑的描写,其实写的是该角色最深的心性,甚至与角色的结局暗地呼应。

  因为这位魔道角色,同时是全剧最终反派。

  这也是苏沐秋首度接到的反面角色。

  这段戏若能演好,就能侧面烘托出角色形象,拉住观众注意力,清晰呈现剧集的核心素材──武侠。

  但若演的坏了,那他就只是拿着道具剑在荒山野岭装装逼,再惨点搞不好会被戳成表情包,配字一句看我独孤求败高贵冷艳云云。

  打戏动作演到位并不难,但要演的好,演到令观众入魔着迷,则是另一回事。

  这在苏沐秋标出的三场需要用剑耍帅的剧情里,是他最留意的,比pv将采用的那段更甚,因为那段戏的主轴是苏沐秋的魔道与黄少天的正派之间的冲突。

  

  同一个动作,苏沐秋已经连续好几天对着镜子或视讯镜头练了又练,他按时参与公司安排的武术课程,清晨自行加练一小时,平时一边背台词一边耍小木剑,力求耍到这把剑如臂使指,耍到肩酸背疼,还是觉得哪里不够。

  如何演出角色,端看演员怎么诠释,苏沐秋外观上是过关的,使剑的动作一日比一日流畅,却徒具其型,仅止是摆了好看的造型,没有掌握到角色的核心。

  他能够更好。

  “这样就及格了吗?凹个潇洒上镜的pose?那跟以往的偶像剧男二有什么不同?”苏沐秋抓着剧本,蹙眉自语。

  

  一旁的黄少天说不出话。

  从苏沐秋答非所问解释起心路历程开始,他就呈现目瞪口呆的状态,很想说“一个网剧你不至于吧”,偏又说不出口,因为黄少天同样是对演戏投入相当多精力的人。

  静了半晌,黄少天挪了挪腿,假装没察觉店员投来的目光,对苏沐秋说道:“那……那老叶到底是留了什么给你?总不会没事掉落个没用的道具吧,既然你说起这段戏,难道是武功祕笈,还是高人大师的剑法教学?”

  “里头确实有个十来分钟的视频。”

  黄少天眼睛一亮,他也有使剑的戏份,正想急吼吼地逼苏沐秋资源共享,就听苏沐秋继续说道:“是个剪辑视频,剪的很随便,应该是他找软件随便做的……剪了十几部电影里用剑的片段。”

  “十几部??这是给你参考前辈们的演技?哎老叶居然这么用心啊?”黄少天刮目相看。

  “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但越看越不对劲。因为那些演员不是靠替身,就是姿势根本没摆正,下盘虚浮,手臂乱晃,手里的剑抖的像软面条,或是把剑当树枝耍,只有台词哼哼哈兮,喊的特别像回事。”

  苏沐秋为了练这段武戏,对武术身型有了粗浅的基础概念,看那些片段也有新的想法。“我看完后,才发现叶修在U盘背面写了字。”

  黄少天积极投入猜谜:“他写什么?呵呵?没眼看?UCCU?能不能行?都不是,难道是加油?不会吧?”

  苏沐秋抹了把脸。

  “他写……”

  

  “‘耍花架子’。”

  

 

→ 04

评论(69)

热度(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