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Bloody

*  @-落殞-   崽崽0122生日快乐!!

*拉丁黄x剑走偏锋

 瞎几把写,仓促,不会有后续了,勉强算是寿星点文大概(?)

*有血腥描写。吃人。真的吃人。寿星以前说要看拉丁黄叶吃剑走苏。

 


 【Bloody】

 


  过了最开始的剧烈晕眩后,苏沐秋扶着脑门,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踉踉跄跄地朝建筑内跑去,等他踏上阶梯时,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临时队友才刚刚从草丛里起身,左摇右晃的追来。

  “成功了?苏……喂!体谅一下文职人员……”

  苏沐秋一边追着踪迹赶去,一边摸向后腰,却摸了个空:“老师,你的武器有带着吗?!”

  “武器……”叶老师辛苦地追在后头,气喘吁吁,“一把枪,还有备用弹匣,其他东西掉光了……你要用吗?”

  “不了,你留着。千万不能让武器离身。”

  苏沐秋对自己的两把枪已经在混乱中遗失这件事只字不提,肃声要求,他没有回头确认对方是否听见,这一个月来短暂而漫长的组队经验,苏沐秋相信叶老师不会拿命开玩笑。

  可要是再慢,就是拿别人的命开玩笑了。

  他能听见叶老师不稳的喘息,实际上他也是,两人几天前才勉强从丧尸潮逃离,身上带伤,没好全就在这里飞奔,的确太过吃力。

  但没空停步。

  苏沐秋撞开了几位假期间返校补课的学生,引来一阵惊呼,他置若罔闻,目光四下一扫,喊道:“这是你们学校吧?平常这时候的你……叶修,会去那里?!不对……”

  苏沐秋一顿,他咬紧牙改口:“是‘苏沐秋’,你那个苏沐秋会去那里?”

  “上楼!职员办公室。”叶老师没多问,几步赶上,扯了把差点跑错路的苏沐秋,两人钻进楼梯间,一步三五阶地朝上奔跑。


  他们已经尽最快的速度上楼,等跃上教职员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叶老师一个趔趄,险些被最后一步阶梯绊倒,他扶着墙稳住,跑出一身热汗,肺叶疼痛地即将炸裂,胃部跟着翻搅起来。

  叶老师勉力抬头,透过汗湿的刘海与平光镜,看到的画面却令他霎时间如坠冰窟。

  在他久违了的办公室门前,有两个人影以暧昧至极的亲昵姿态贴在一块,黑发那位紧紧埋在另一方颈间,状似亲吮着颈侧,而苏沐秋箭步上前,低头藉冲力一蹬,肩膀狠狠撞开了两人,眨眼间他掐住了黑发男子的咽喉,双方扑腾着滚到一旁,一根针筒甩飞出来,撞到墙面摔了满地碎玻璃,苏沐秋似浑然不觉,直把人摁着往尖锐的玻璃渣滚。

  他俩打的激烈,乒乒乓乓的闹出巨大动静,整层楼却没有其他人查看,没有任何其他声响,除了起先被黑发男子紧搂着的青年砰的斜倒在地面上的声音。

  青年侧躺着,胸口剧烈起伏,颜色偏浅的发丝沾染血迹,手臂有个小针孔淌出一溜血珠,然而地上逐渐扩大的血泊,却来自他无端少了块皮肉的肩头。

  半昏迷的青年长的与苏沐秋一模一样,却又完全不同。

  那是他的学生,他的同居人……他的‘苏沐秋’。

  他被‘叶修’咬了。

  “叶修!!”苏沐秋大喝一声,无论他是喊哪个,这一声都让刹那间剧烈晕眩起来的叶老师回神,他立刻撑起酸软的双腿向前跑,把他的学生拉离战场,以随身的瑞士小刀割开衬衫一角按住血口,拿紧急医疗包处理起来。

  他怀里的人呼吸粗重而急促,但终归活着……他们赶上了。

  

  另一边,按着人滚到玻璃碎片里的苏沐秋踩紧了对方的背,拿全身重量制住对方,像是试图徒手制伏一头未驯的野兽,他清楚知道不能给对方可趁之机,却在听对方疼痛的闷声一声时手上一颤,被他抓住了力道松开的刹那踹翻开来。

  两人立刻滚向相反方向,戒备着彼此,尽管动作略有不同,但神色却相差无几。

  凝滞片刻后,黑发男子率先放松姿态,装模作样的拍开身上的碎片与尘土,闲闲地站直了。

  “沐秋,你逃命的动作学的挺好的嘛!不愧是我教导有方啊。”

  ‘叶修’笑了笑,苏沐秋皱眉不语。

  一反苏沐秋印象中那套好洗耐磨的迷彩军服,此刻的叶修人模人样地穿着一套定制西服,叶老师穿起来文质彬彬装逼至极的服装,到了他身上,隐隐透出了压迫的攻击性。

  然而他的眼睛已经不再是以往那片深不见底的黑色,角膜混浊,透出淡淡的白,可偏又不像苏沐秋在医院实习时见过的尸体那般令人心惊的死气沉沉,叶修瞥了过来,在光照下,那看起来更像是银灰色的眼瞳。

  他完全不像具丧尸,甚至不像转变中的活死人--喻文州称呼这个状态的个体为living dead--除了眼睛,他全身上下没地方不正常的,包含咀嚼着的腮帮以及唇边的血迹,说不定用一句他在吃草莓酱都能搪塞过去。

  他甚至若有所觉地朝三人的方向勾着嘴角,咽下了嘴里刚才硬生生撕咬下来的晚餐,舔了舔指尖。

  这是叶修,也不是叶修。

  “他的脑子到底清不清醒?”叶老师皱眉,低声说道。

  叶修听见了,他冲这个世界的自己耸肩:“不太清醒吧。”

  叶老师抿唇质疑:“你知道自己不太清醒,还放任这种失控的行为?你想过你在做些什么?”

  “纠正一下,我现在对自己有没有问题这件事儿,一点感觉也没有。”

  叶修晃了晃指尖,指向脸色难看的苏沐秋:“我是从他的表情,判断出‘不清醒’这个结论的。”

  

  苏沐秋定定地凝视着对面悠闲地舔着唇的叶修,说不出自己此刻的难受是出于哪些情绪,他只是万分确定地知道,叶修迟早会清醒--因为苏沐秋即使用尽一切办法都会让他清醒--而回神后的叶修,知道自己会失控的叶修,将对此刻发生的所有事做何感想?

  他脑中不期然地闪过叶修瞒着他和沐橙,隐瞒他们前往B市的真正理由,那副为了拯救人类,就准备悄声无息地死在实验所的蠢样。

  如果他清醒了,会对自己的行为作出什么反应?

  “……叶修,把你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苏沐秋突然开口。

  叶修一愣,像是听到有趣的事一样笑起来:“都咽下去了,吐什么?”

  “那不是你该吃的东西,吐出来,回去之后狗罐头你要多少有多少。”

  叶修还是乐呵呵地笑,在苏沐秋定定的眼神中,那笑容逐渐掩去,他叹了口气。

  银灰色的瞳孔流露出无可奈何与些微的恳求──宛如正常的叶修。

  然而他说:“可是我饿了,苏沐秋。你明白饥饿的感受吗?”

  “明白,怎么不明白?大灾难后的末世我不是被你劫车带走了吗?每天过着吃不饱穿不暖。”苏沐秋咬牙,毫不留情朝叶修脸上揍了一拳,爆了粗,“但那才叫活着…而且我他妈都被你气饱了!”

  苏沐秋四肢并用地制住叶修,掰开下腭就朝他喉咙里按,毫不畏惧被咬,动作气急败坏。

  被按住喉管的叶修瞪大了眼,剧烈挣扎起来,遭苏沐秋按住的咽喉与舌根一阵恶心反胃涌来,几乎在苏沐秋抽开手的瞬间,叶修就侧过脸痛苦地作呕,苏沐秋抓准机会朝他后脖子一拍,直逼的他呕到只剩酸水才作罢。

  叶修吐的冷汗涔涔,整个人好似都从疯狂中恢复不少,苏沐秋将带在身上的小水壶递给他时,叶修低喘着接过,喝了几口。

  他抹了把汗,唏嘘道:“沐秋,在人刚吃晚饭时催吐,你好狠的心啊……”

  苏沐秋吼:“叶修!你是人类,不是丧尸!吃人你根本不会饱!而且丧尸咬人也不是为了‘吃饱’,只是为了‘吃’,要我说多少次?”

  “可……”

  “闭嘴!别逼我把你从窗口扔下去!”

  对话的同时,苏沐秋的余光朝四周扫去,想找东西把失控的叶修捆死,可他这目光一晃,叶修就下意识地顺着他看着的方向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一旁的另外两人。

  他像是完全没察觉冰冷地眯起眼的叶老师,只看到他怀里刚刚转醒的苏沐秋。

  还有他肩头那一大片鲜红的血迹。

  叶修没察觉自己再次变了神情,但压制住他的苏沐秋看的一清二楚,他二话不说,从怀里抽出一块明黄色的手帕扔远,趁叶修不自觉地追着那明亮的颜色分神,苏沐秋跳起身抬腿踹破了窗玻璃,揪住叶修的西装衣领提膝藉力一顶,直接将人甩出窗去!

  叶老师和刚醒来的苏小同学没能叙旧,当场被苏沐秋充满戾气的举动吓了一跳,拿不准要不要到窗边关心一下:“就……就这么扔下去了?”

  “不然呢?他看起来就是要吃了你--字面意义上的吃了你,喝你的血啃你的骨头,我不扔他要等着帮忙直播活人生吃?话说你怎么也不揍他的?反抗一下啊?”苏沐秋心烦地揉着肩膀。

  确实被咬了一口的苏同学不语,觉得自己好背,谁晓得某人好端端的爆起会突然吃人。

  叶老师情绪复杂的关心:“万一‘叶修’就这么坠楼摔死了,死在咱们系院大门前……”

  苏沐秋面无表情:“他是特种兵,根据我和他相处这么久的经验来推测,你应该问的是‘在他回来前我们有多少时间’,老师。”

  听了这句话,两位理工师徒面面相觑,忙跟上毫无芥蒂地开始踹门搜集趁手武器的苏沐秋,可苏小同学才刚起身就歪了一下,险些跌回地上,浑身使不上力,叶老师猛然想起,叶修似乎是拿了针筒往他家苏沐秋身上扎,藉此把人放倒的。

  针筒已经摔碎了,可一瓶子某种液体就扔在不远处,瓶身贴着潦草字迹书写的标签。

  “这是什么成分?”

  苏小同学冷汗直流:“是不是毒药什么的……”

  “瓶子上有写,Barbiturate,巴比妥你不认识吗?那是麻醉用的药剂,安眠药也有这个成分。”苏沐秋瞥了眼,“有成瘾可能,不过你这么点分量没事。一会儿麻药就会退了。……别那种表情,跟你不一样,我是学医的,当然我承认我挺厉害的。”

  “居然不是致死药剂或……或别的?麻醉药?而且时效这么短?”苏小同学不知为何显得很震惊。

  “毒药?你在想什么啊?”苏沐秋诧异,手里甩着一根高尔夫球杆,试了试又扔开,“叶修……那家伙脑子很清醒,至少一部分,我想他不会有杀死我的心。”

  “怎么不可能是毒药了?”苏同学思索片刻,“我换位想了下,假如被你催吐又扔窗的是我,给你下个毒不奇怪。”

  叶老师深有同感,点头很是赞同,其实别说苏小同学,就连他刚才直觉也是反应了毒药,不过当他与他家这位眼神一对上,霎时间无奈地明白彼此都是二次元职业病才想到了毒药或别的,可见网配剧害人不浅。

  “一般学校的哪有这么容易找到能速效致死的药剂?还不如给你扎一针洗洁剂。况且就算有,叶修也认不出来,他没有药学知识。”

  苏同学好奇了:“他认不出来?那他怎么知道要用什么药剂,连会导致的效果跟剂量都清楚?”

  苏沐秋猛烈咳嗽着,沉痛而尴尬地低着头:“因为我给他扎过。”

  “那他记性挺好的啊!”叶老师再次心情复杂地赞叹。

  苏沐秋又咳了,“咳咳……因为我趁他不注意扎了……好几次,嗯。”

  “我知道为什么他咬我了。”苏同学对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投以死亡凝视。

  叶老师长叹口气,把撞出裂痕的镜片收到怀里,撑着麻痹状态消退中的学生起身。

  “‘苏沐秋’,你来下指示,我们跟着你行动。”

  他说,苏沐秋回头,与生活于和平中的两双眼睛对视。

  

  

  

  

  在叶老师的友情提示下,苏沐秋顺利从魏琛的办公室抽屉里找到一串车钥匙,两位熟悉校园情况的师生指路,他们绕了一小段路避开大道来到车库,征用了魏老师才刚买来几天的新车。

  苏沐秋明知后头追着个字面意义上吃人不吐骨头的叶修,却没有一路把车越开越偏僻,相反的,他朝人流量大的地方去了,甚至一路开进了大型商场。

  叶老师挑着眉,在苏沐秋将车绕进停车场时开口:“这里少说也有几千个人,万一那个叶修追过来,只要一口,一个人被咬到,不用半个小时,这商场就会变成第二座C市避难所。”

  “C市避难所是什么?”苏小同学低声问。

  叶老师沉默,“……你不会想知道的。”

  这种时候,苏沐秋居然冷静地找着停车位,他解释:“人多了反而能争取时间。他的眼睛,假如跟丧尸……也就是人死后尸体的变化状况相近,那他的视觉估计会比较模糊,靠嗅觉来追的话,人越多对我们越有利。”

  “他不会乱咬一通吗?”亲眼目睹生吃人肉的叶老师对叶修的评价格外低。

  “虽然叶修什么都吃,情况所迫能啃草根喝泥汤,但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肯定会直追最好啃又好吃的。”

  叶老师和苏沐秋不约而同地瞥了眼奄奄一息的苏同学。

  两人本来有几分活络气氛的打算,这在另一边,与苏沐秋共同抵御丧尸的小分队里是很常见的事,哪怕是王杰希喻文州,找到机会能开开玩笑,他们都不会吝啬,因为情绪失常通常只会让情况越来越糟。而临时入队了一阵子的叶老师入境随俗。

  可这一眼过去,两人却根本笑不出来。

  被叶修咬下块肉的青年靠着车窗,神情困倦,脸色是不自然的苍白,那白不像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反倒近似于死白。黑沉的色彩沿着他被咬过的那块皮肉,顺着血管脉络,隐隐约约地蔓延开来,如蛛网扩散。

  察觉车内不自然的静默,他迷惑地转过头来,对上叶老师安静过头的目光。

  “怎么?”

  “没什么。没事。”叶老师捏紧了拳,深呼吸后笑着说道,“说你看起来好狼狈啊,苏同学。”

  “啧啧啧,彼此彼此,叶老师。”他没起疑心,对自己老师勾起嘴角,伸手抚开对方落在发间的叶片。

  

  苏沐秋停下车,率先踏出车门,面对商场大门来来往往的人们,如此多的活人,以及他们身上将和平视为稀松平常的氛围,令苏沐秋一阵恍惚。

  他甩了甩头,正色起来,敲了敲车顶朝里头的俩人说道:“走吧。会没事的。”

  会没事的,一切。

  

 

 

相关:怜中戏喻 、新海言

评论(42)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