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10:一无所有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09:亲力亲为


 

  苏沐秋拨开树丛,他停了一会,朝四周观察一番,像是在寻找无形的方向标记,接着顺溪水继续前进。

  淙淙流水声、虫鸣鸟叫,呼吸着干净的森林气味,这跟联邦提供给哨兵休息的白噪音完全不同。一切都很不规则,不是按照精准到公厘的间隔种植的树木,没有按照最佳色彩搭配生长的花种,鲜艳带毒的蛇、虫、果实,奇奇怪怪的植物长得一片乱七八糟,气味也一团混乱,却又循某种无法言明的规律存在。

  他来自的星球,纯天然的自然生态已经几乎是不存在的东西,人们凭藉科技,生活在一个个被称为空间模组,类似超大型宇宙站的地方。那上面当然也有阳光、空气、水,绿意盎然,植物生长,有花香虫鸣,再破烂的空间模组都至少有个小喷泉或公园。

  不过这全是依靠金钱与科学制造出来的产物,是光线可控、气温可控、温湿度可控,甚至大气含氧量都可控的地方人为制造的,即使一片森林再大型,占地多广,仍是完全安全的‘大自然’。

  而他听说被众多模组环绕的地球是保有自然的地方。只是苏沐秋长时间滞留宇宙,成年后几乎一直待在机甲中,对抗其他权力团体的侵略,后来则是抵御一群群突然冒出来的虫族。

  以前是没的比较,但苏沐秋认为他挺喜欢这样的环境,如果他家乡的地球就是这样的话,苏沐秋认真考虑带着沐橙申请移居,就算将累积下来的军功用得一干二净也无所谓。

  舒缓着神经,苏沐秋再度深呼吸了一口,敏锐的感知分辨出空气中每一丝属于人类气息,他调整方向,继续隐蔽地追寻而去。

  

  自从订下了与当地土著接触的计划,苏沐秋屡次提醒叶修要往有人的方向走。

  由于和叶修的星系科技文明大不相同,苏沐秋错估了相异端口连接这个问题的难度,导出来的地图雷达纪录,只能克难地接上苏沐秋挖出来的一只备用终端上。可那终端屏幕只有饼干大小,比玩具还不如,通过它查看地图全景能看到眼抽筋,苏沐秋拽着叶修干活,连夜把洞窟内比较平坦的一块岩壁铲平了,接着趴在上头,花了一整个白天将地图按比例画了上去,用光了两根炭条,并对叶修那看神经病的目光浑然不觉。

  苏沐秋对碰上当地人类的位置有印象,在图上加了明确标记,让叶修照着方向走,后者也同意了。

  然而不晓得是叶修阳奉阴违,亦或单纯运气太差,这么几天下来,叶修居然没有遇到任何人类,连比带画地严肃表示碰到当地才有的特殊物种,然后涂了只露肚皮卖萌的猫咪给苏沐秋看。

  苏沐秋只得扔下有猫病的临时队友,自己出马,很快找到了踪迹,快到他基本确定叶修就是在偷懒。

  虽然要找根本不曾想过要隐蔽踪迹的人类,对他来说太容易了。

 

  苏沐秋摸着树干上以果实汁液画下的奇怪记号,那记号层层叠叠,像是淡去了,又被许多不同的人重新绘上,衡量了一下目前位置,心里一片清明,这正是他捡到那小孩的溪流上游。

  听见远处树丛传来沙沙声响,苏沐秋警觉,长腿在树干上藉力一蹬,迅速攀上树干。

  幸好他虽然没在丛林中打过仗,且打惯了靠机甲的宇宙战,但近身搏击与潜伏这类的技巧还算会一些。

  苏沐秋轻巧地跃入枝叶间躲好,并观察着底下动静。

  穿过树丛走来的,是几名人类。

  由外观来看,是六名成年男性,他们穿着以某种兽类毛皮与植物编织成的服饰,身高约莫一米六、七之间,并不高,不晓得是不是当地人种的平均值。

  其中站在队伍最前方的男性,与其他人不同,颈间配戴着一枚凿孔穿绳的巨大兽牙,应该是这只小队伍的领导者,难以想像是什么样的动物拥有这样大于手掌长度的利齿,可苏沐秋的注意力,却完全放在他们手中的工具──

  制工粗糙的矛刺,以及初具雏形的弓弩,晒干的柔韧细藤在武器上既作为固定,也用作弓弦,可苏沐秋注意到却不是他们的武器发展,而是那些武器的材质。

  矛尖表面光滑,反光平整,按照质感来看──那竟然是金属!

  距离太远,苏沐秋没法肯定是什么金属,然而粗略看去,和机甲沐雨橙风部分内部结构的金属零件有些相似。

  尽管他们手上的武器全扒了送去熔炼也不够沐雨橙风一个部件,但当地人可能知道哪里有矿产,以及他们或许拥有某种金属熔炼的方式,这就够苏沐秋激动的了。

  他躲在后头来回扫视着几人手中的武器,眼里虎视眈眈,整的跟抢劫犯似的,脑中刚有了想法,目光就在触及队伍某一处时停滞下来。

 

  掩在队伍里那群成年人后头的是个小小的身影,正经地板着小脸,没参与闲谈,提着根半长不短小矛警惕地左右看着,是之前苏沐秋从水里打捞上来的小孩。

  那小孩身上的服装如今一比对才知道是打满补丁,比其他人都要来的破旧,几乎没有装饰,但维持的很干净,几处绘有与他人不同的菱状纹路,像是并排的风筝。

 

  这时,带着兽类巨齿的领头者正好停下,仔细地确认了树干上的红色记号,用他那在苏沐秋听来像是口齿含糊兼口音极重的语言,回头喊了句话:“兽xx少,xx狩猎xxxx冷x……储备……”

  持弩的另一人点头:“xxx冷x……天气xx……”

  “对,xx重要x!”众人应声。

  苏沐秋:“……”

  知识就是力量,前人诚不欺我,听的一知半解的苏沐秋捂住脸。

 

  而不管躲在树上的苏沐秋如何纠结地试图理解,底下的讨论仍在继续:“今年的收获太差了,入冬后部落里的食物可能不够。”

  有一人嗫嚅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增加狩猎范围,比如靠近黄石头山那边吧,虽然老一辈说那里没有食物,可谁知道呢,说不定……”

  “不行。”领头者沉声,“黄石头山一直是禁地,太接近裂缝了,不许靠近,而且之前的异状你们都看到了吧,谁敢去?”

  前阵子,蔚蓝清澈的天空与白云突然扭曲,漩涡一般凭空卷出了古怪的颜色,从天空的漩涡里接连掉下了东西,砰的击地,让大地都颤抖起来,还有火光,从没见过那些光,那些声响……众人想起这件事,不禁哆嗦,提议者闭口不语,他记起领头的母亲就是被那些声音跟颤抖的地面吓到失常。

  “况且其他区域我们并不熟悉,记得去年的教训吗?我们已经有两个狩猎队的成员受伤了,至今没好,也不会好了。”

  “可是今年的猎物真的减少了。”持弩的人忧心强调。

  “也许今年冬季会特别冷,以往特别冷的时候,那些野兽也是躲的贼快……变冷前最后的狩猎时间或许会越来越短……”

  “那该怎么……”

  “嘘,安静。”领头者弯下腰,摸了摸地面上被踩过的草,以及凹陷的脚印,“前面可能有落单的红角兽。很大一头,脚印很沉……它行动不快,我们小心一点,应该能够拿下。”

 

  接着,苏沐秋察觉几人四散开来,以领头者为首,隐约排成了三角阵型,行动有序,他猜想狩猎队伍已经行之有年,还算有点模样,就见其中有个人像是突然想起小尾巴,朝跟在后头的小孩大喊一声:“邱非!”

  小孩闻声抬头,看见那人指着队伍的中间,他楞了一下,捏紧小矛,沉默地站到队伍中心。

 

  那个孩子叫邱非?

  苏沐秋默默记下了,转为躲藏在树丛里,悄悄跟上,继续观察着小队伍的情况。

  六大一小组成的队伍前进着,领头者远远地发现猎物,一头深红色外皮形似犀牛的大型动物低头吃草,时不时抬头,长了好几根短角的鼻头奇异地冒出丝丝缕缕的白烟。

  猎物警觉地扫视四周,草食动物一般群体行动,但它附近并没有其他同伴存在,且身上有不少陈旧伤痕。就这点来看,加上外皮皱摺,眼底发灰,应该是上了年纪脱队的老犀牛。

  不过这红犀牛至少有两三米高度,重量绝对要按吨来算,拿机甲来搬都不一定容易,这令苏沐秋非常惊讶,毕竟这种动物怎么会生活在森林?摆明了行动不便,违反认知。

  狩猎队的人由犀牛侧后方绕道前进,在领头者的几个手势后,队伍扩散开来,以那六人为主,将落单的老犀牛包围起来,缓缓围拢,并在一声喝下时同时举起武器扑了过去。

  起先老犀牛由惊吓反应过来,挣扎的厉害,左突右撞,但矛尖与短箭矢上似乎擦了什么,犀牛的动作越来越迟钝。

 

  这样的发展与苏沐秋料想的并无太多差距,当地人的战斗方式还很粗糙,彼此间也算不上有多么精妙的配合,撑死了就一个人海包夹战术,但好歹是有了集体狩猎的意识。

  捕猎中,几位成年人各自负责一个方向,挡住了犀牛的逃脱口,而本来处在队伍最安全位置的邱非因队形改变,一时间成了挂在外头。他拿着矛努力找寻可以上前协助的机会,几次下矛的力道跟准头不够,但时机还算准确,在防护薄弱的关节处添了几道伤口,起了不大不小的作用,可接着都让成年人们无意间或推或挡地阻了出去,像是他不存在。这番情况下,在狩猎圈外打转邱非像是来添乱的。

  苏沐秋瞥见那头犀牛猛地吸气,鼻腔发出怪异尖锐的咕噜声,刹那间,苏沐秋眼尖地看见犀牛的鼻腔似乎冒出了火星,没等他看清楚,一团糊烂的泥团砸了过去,正正砸中了鼻头。

  只有这回,一直挡在前方的成年人中,有位匆匆看了邱非几眼。

  被阻了呼吸的犀牛嘶叫着,低头拿鼻尖撞地试图蹭掉泥土,未果后暴躁地冲撞起来,前方扔了泥团的邱非立刻后撤,可仍被深红色的锥角擦破了一块手臂。

  其他人连忙协力压制挣扎的猎物,重新组成密实的包围网,最后犀牛砰的倒下时甚至还没死透,身上没添太多新伤口,淌出了一小片血迹,已经是刀俎上的肉。

  狩猎队的几人兴奋地拥肩高呼几声,决议先把这头大猎物拖回部落以免遭其他野兽抢食,而邱非仍站在外围,打理着手中那根矛。

  苏沐秋看不太明白,只猜或许是在训练部落里的幼童,又担心小孩受伤,才将邱非安排在队伍中央保护,真正战斗时则让他旁观见习。

 

*

 

  然而他很快就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这次猎回来的红角兽,由狩猎队的成员各取走一份,剩下的部分留出族内储备粮食后,每个人平分!”族长和领头者商量后宣布。

  众人欢呼起来。

  “红角兽!太好了,这个肉多……”

  “摘火肺小心一点,之后变冷生火就靠这了!”

  你来我往的讨论中,部落决定了今晚举行小庆祝会,感谢寒冷来临前第一头大猎物,并期许接下来的日子依然能有丰硕收获。

  这个小聚落约有四五十人,男女老少皆有,这一热闹霎时给附近添上几分人气。他们将半死不活的犀牛割喉放血,外出狩猎的六人先是按狩猎时出力的大小,分了猎物鼻端的几只圆锥角作为参与狩猎的象征,接着带上家人伴侣,分走了自己想要的部位,基本上就是四肢和腰腹这些容易处理与食用的。

  狩猎队的份取走后,这才轮到部落里的其余人等,这头大猎物被彻底肢解开来,外皮、血肉、脏器甚至骨架子全都细细分出了,半点也没浪费,一部分人忙忙碌碌地在聚落中央燃起篝火,女性领着孩子架起粗陋的锅,另一部分人则帮忙分发著肉。

 

  邱非一直站在一旁,等到十分靠后的顺序才发到他,这时已经没有多少好部位了,他分到了一小块粗硬的后背肉,分量甚至比其他人分到的还要少,而且油脂多于肉的部分。

  在苏沐秋的视线中,邱非认真道了谢,带着那一小份收获走离部落中心,进入最靠边缘的一处小屋,随后又重新走出,擦破的手臂擦干净了,不过仍然通红,他开始协助小庆典的料理。

  这里的建筑是石块、木材与兽皮的混合体,像屋又像帐篷,除了尖顶外型态各有差异,充分体现就地取材的原始精随。苏沐秋悄悄靠了过去,由没拉紧的门缝朝内看。

 

  屋子窄小,里头空无一人,物品简洁,不如说物品相当少,有几根显然有好好保养的小矛跟短弩,以兽皮混着干草简单堆起来的地铺,门檐边上挂着几片正在风干的肉条,屋角堆着整齐码好的柴火与皮料等等,还有几只大小不一的石碗。

  地铺不大,是单人的,衣服、用品都是较小的尺寸,这些迹象显示邱非是一个人生活。孤儿吗?而按苏沐秋所见,部落分配食物时,族长总会给有女人和孩子的家庭多发一些,少数几位单身户就分的少了。

  难怪邱非要大老远去摘果实来吃,原因是靠部落里分配的食物他根本吃不饱。

  这样推断,假如所有参与狩猎的人都能独得一份,那围捕犀牛时其他人与邱非之间的互动,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如此出去一趟,邱非可说是一无所获,还受了伤差点被踩死,然而邱非没有多少气馁或愤怼的情绪,在苏沐秋的一路观察中,他大多时间沉默着,那却也不是认为反抗无用的消极,邱非一直尽着本分,神色镇定平稳。

  邱非明知结果可能如此,仍旧跟着队伍去了,没有放弃,或期盼部落怜他幼小,分派食物。

  思索间,苏沐秋想起他刚刚觉醒为哨兵时的事。

  那时,他强忍着在一团脏乱吵杂中觉醒导致的头晕目眩,跑到主街上,硬是钻出闹哄哄的围观人群,连自己是哨兵还是向导都不明白,就直挺挺地挡在中间,挺着胸膛,对来访查E区现况的陶轩大喊“我觉醒了,我要加入军队”。

  那时的陶轩,初获得星舰主舰长的资格,正是最赤诚热血的时候,还未像日后那般复杂,不侧目苏沐秋出生五等模组E区贫民窟的身分。他作为五等模组人眼里的大官,甚至高兴地与苏沐秋握手,告诉他在这个年龄觉醒可说是天赋无穷,未来大有可为,blabla……好像苏沐秋这小不点现在上机甲就能吊打全星系。

  当时饥饿又头痛欲裂的苏沐秋连连点头,其实心里想要的不过就是没发馊的足量食物。

  不过那长篇大论中,有句话,年幼的苏沐秋没有听明白,却不知为何牢记至今。

  陶轩叹息着,在苏沐秋小口吃着他让部下买来的面包时说:“人呐,千万不能以为自己一无所有,就真的自暴自弃了。一无所有是种财富,它使人产生渴望,去伸手争取改变命运。”

  

  回忆往事,苏沐秋感慨万分,想着如今他又重头再来了,这次他知道怎么让自己吃饱,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资源;没了贴心可人的妹妹陪伴,只有连糊弄他的猫咪涂鸦都画成四不像的叶修。

  沉重和隐忧由心底窜出头来,好像连勉强压制的感官失控都张牙舞爪起来了,苏沐秋放弃多逛逛的念头,仅趁小部落里的人们都围在猎物旁忙活,避开人群转了几圈,暗地记下这里有哪些开发出来的资源,随后悄声无息地返回森林中。

  帮完忙的邱非带着分给自己的一小碗肉汤走回时,对屋子门边放着的几枚多汁果实迷茫了片刻。

 

→  11-上:因为所以

评论(28)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