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14:昙花一现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13:一诺千金


  

  邱非微微跛着伤腿,正抱着一卷皮料走来。雪白柔软的兔鼠皮鞣制硝好,被一张张细心缝合,尽管缝制手法略显粗糙,针脚粗细不一,而且毛皮已有一段时间了,不复光亮,这仍是一大块上等皮料。

  他先是对苏沐秋认真说道:“谢谢你救了我。日后我一定会报答。”

  苏沐秋忙道别放心上,就见邱非小心放下了皮料,对冯老族长低头弯下腰:“族长,我希望能拿这块毛皮,与部落里换一些食物。”

  冯老族长惊讶:“这不是你花了很长时间搜集制作来的吗?”

  小孩儿只摇了摇头,又指着这又白又软的布料:“我知道部落里东西不多了,只想换一些肉干。不会多拿。”

  苏沐秋眼皮一跳,微微睁大了眼。

  要放苏沐秋的母星,这么大一块纯天然毛皮,哪怕是拼接的,都值半架机甲的钱,谁教天然就是这么贵。可如今只要几块肉干就能换到,他还是头一次见到价差如此悬殊的交换。

  然而他同时能理解邱非的决定:食物必须优先确保。

 

  这里尚没有货币诞生,以物易物的交易形式,是否对等全依双方意愿。

  族长尴尬地搓了搓手背,歉然道:“不是我不帮你。我这儿没有多余的食物啦,作为帮助部落的酬劳,这些东西全都要交给……”

  “我跟你换吧。”

  邱非转向苏沐秋,苏沐秋笑了笑,摊手比向族长帐篷前的那堆东西。

 

  片刻后,邱非带着肉干与苏沐秋送他当作添头的一小串葛根离开,苏沐秋低头,望着脚边那卷一时用不上的皮料,在心底不断痛斥自己不许再依原本的价值观判断,必须戒奢倡俭,不对,要贯彻实用主义者的……

  等他把目光从那块皮料上挪开,一抬头,眼前不知何时已经绕了一小圈人,有的手里同样怀抱皮草,有的拿着卖相不怎地肉干,有的带着缺角石锅石碗,有的抱着几把矛,还有的贼兮兮地捧着满怀的各式矿石,显然偷听了几耳朵苏沐秋跟族长的谈话。

  无论哪一位,俱是你看看我手里的皮料,我瞄瞄你怀里的碗,最后望向东西最齐全的苏沐秋,满眼期盼。

  这眼神令苏沐秋反射性挂上营业用笑容。

  “来来来,这位美丽的姐姐,今天要换什么啊?肉干?葛根?上好皮子?”

  “姐姐?”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已经算是大年纪的梪姑娘笑了起来,贾兴黑了脸。

  “咳,我是说,这位美丽的姑娘。”

  一时间彷佛时光倒流,梦回当年,回到他十来岁,在街边摆地摊挣钱糊口时。

  苏沐秋轻咳,长腿一勾捞来根烧剩半截的木梁,在那堆物资后施施然坐下了。

  与此同时,他心里有了点什么想法,但来不及细思,便投入新鲜诞生的街头市集中。

  

  

  

  一大清早出了部落的小队伍,是临时东拼西凑组成的,其中只有两名是原狩猎队成员,其他都算不上有经验。这只队伍踏着晨光,肩负全部落粮食的重责大任,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一个个挺胸昂首,容光焕发。

  不过,踏入森林内走了几分钟路之后,在越发黯淡的光线,以及远近不明的野兽嚎声环伺下,很快成了提心吊胆,缩肩躬身,紧张扫视周遭的模样。于是不紧不慢地挂在队伍后方的叶修,就显得太过闲庭信步了。

 

  叶修跟在后头,左看花右看草,神态悠闲,直到离了部落几十尺远,层层树影遮住了部落,以及某人那道戳在他背后的目光,叶修那副松懈的姿态才稍微正了正。一只白色大猫突然跳了出来,龇牙咧嘴,爪利牙尖,明显不是善茬。

  叶修招手,一句招呼话音未起,豹子已嗖地扑上前,撞了叶修满怀,整个人晃了晃。

  “你怎么又来了?”叶修无奈,圈着沉甸甸的雪豹。

 

  雪豹收着爪子,肉垫在叶修肩头按出黑乎乎的大梅花印,满脑袋蹭着他的下颌,亲近的意图十分明显。

  叶修被雪豹拱的不住后仰,脖子发酸,干脆手一松将大猫扔回地上,同时跟着弯腰,挠起雪豹的脖子。

  跟家猫不同,成年雪豹其实没法发出卖萌杀招呼噜声,可叶修既没养过猫更不了解豹,只听那头三四尺长的大豹子坦然露出脖颈要害,努力呼噜呼噜叫着,很勉强似的。叶修一下收了手。

  然而叶修的手刚刚离开温暖的毛皮,豹子马上蓝眼大睁,不可置信地盯着他。

  “这是在……撒娇吗?”叶修揣摩着动物心理,又揉了揉猫脖子。

  雪豹立刻竭尽全力模仿猫咪的呼噜声,努力到尾巴都绷直了。叶修听了一会儿,打心底不觉得这听起来是舒服的意思,但他没有被豹爪挠开,也许是这个星球的猫科表达喜悦的方式不太一样。

  “呼噜……”

  “我家不能养宠物,否则小点要吃醋了。”

  “呼噜噜……”

  叶修想了想,揪着豹子的腮帮左右看。

 

  这头雪豹身型流畅结实,根本没什么腮帮肉可揪,被叶修这一捏,反弄成了猫眼勾起嘴角上扬似的灿烂微笑。

  这身白毛还有笑容,一下子让叶修想起了某人。

  他缓缓开口:“每次苏沐秋在场的时候,你就溜个没影。之前在洞窟外徘徊是,峡谷里是,刚才也是。之前我我从山崖上摔下来的时候,你在旁边硬是把我拱醒了,一路推着我走回去,可一到洞窟附近……”

  那么远的一段路这头豹子都半监视半护送地推着他回来,叶修记得清楚,当时苏沐秋的身影一出现,这豹子回头一钻草丛,转眼没了影子。

  叶修与豹子蓝汪汪的眼睛对视。

  豹子垂着尾巴,没有其他反应。

  “难道你讨厌苏沐秋?讨厌到了完全不想见他的程度啊?”

  雪豹低嗷一声。

  叶修转头去看前方那只小队伍。

  小队伍已经停步了,战战兢兢围着一头好不容易碰上的红角兽。这头红角兽身上带伤,尚未好全,迷迷糊糊地缩在一边吃草,估计是从部落冲出来后,找不到方向了,干脆在这修整。

  叶修笑了笑,松手找了块视野较高的石块坐下,准备一有人受伤就拖过来,一面不经意说道:“既然你老是跟苏沐秋反着来,我以后……就叫你秋沐苏好啦?哈哈哈。”

  豹子像是不悦地低声嘶叫,眯着眼睛咧牙,叶修又是笑着赔罪,未察觉雪豹在死角处,将微微炸开了毛的尾巴小心藏在后脚下。

 

  单方面的闲聊中,前头的小队伍绕着路,依样画虎地围住草丛,由后方悄悄靠近。

  瞧他们一个个手脚发颤,还有弄掉了箭矢自己插到脚吓了一跳的,要不是这头红角兽对自己的所在地似乎特别迷茫,迷茫到忽略屁股后头这么明显的骚动,怕是已经有人跟它的蹄亲密接触了。叶修都不忍心再对支离破碎的队形挑剔什么,只暗自准备着,别没救到伤员,反而扛着尸体回去。

  可惜当第一个人一矛戳下去,没戳稳,而且很不是位置地让红角兽恼火起来时,叶修还是忍不住出声了:“别慌,看准方向。”

  “哎哎,那谁,发什么愣,快躲啊!”

  “那边那个,手臂上画了个红圈的,刚才那一矛角度不错,就是要再用力点。”

  “快快快堵上!”

 

  他指点半天,众人依旧故我,胡乱追打,毫无效果,好不容易走运勉强站成了小队型,那几人终于腾出空,扭头朝他齐齐茫然:“你在说什么??”

  叶修心想完了,他努力努力能听懂苏沐秋,但这群口音真的太越级了。

  他想归想,口头上还是切换成当地语言:“不想平白受伤,就听我指挥。”

  众人惊:“你会说我们的话啊!?”

  “学了一些。”叶修微笑。

  叶修站在石头上,各种打手势比划,一个动作一个指令地指示众人“左”“上”“后退”“哎,就是现在,刺”,队伍散乱不成样,感觉自己像幼儿园带动跳的老师。

  底下超龄的小朋友们同样嘀咕起来:

  “他话说挺顺溜啊。”

  “就是,都是听那个满身白的人说话,没听他开口。”

  “可之前我听到他跟那个人说话,听起来……很奇怪,像不会说似的。我还以为……”

  “注意指挥。”叶修喊了句,不经意地扬了下手里的矛。

  几人连忙回去对付红角兽了。

 

  叶修定定地监督了一会儿,确定勉强有了配合的雏形,他揉了揉豹子柔软温暖的皮毛,低声开口:“哎,我以前也带过俩熊孩子,手把手地带。小一些时候教他们打架,长大了教教兵法跟机甲阵型。没想到十五年后有机会重操旧业。”

  那双黑眸眼底的温暖无法作伪,圈在他腿边的尾巴紧了紧,叶修顺手抚摸拱在他颈间的雪豹,蓦地有些出神,一双眼好似穿过那群跟红角兽斗得左支右绌的小队伍,看向遥远不知名处。

  十五岁的他穿着一身质料上乘的军校制服,对两个十岁孩子弄得脏兮兮的小脸哈哈大笑。两孩子对视,合作掀翻了他,最后三个小孩闹成一团,全都灰头土脸,又吵闹着重新爬进了机甲训练模拟机,笑容毫无心计。

  他笑着说:“那俩熊孩子就仗着脑子好,觉得不会被逮着,四处惹事。以前……”

  叶修这一句‘以前’,起时兴致盎然,到了尾音却淡了下去,似是漫长回忆的开端,又像唏嘘慨然,却长久没有下文。雪豹侧头,望着叶修唇边的笑意渐渐淡了,微微扬起的弧度扯成寡淡平直,似笑非笑,目光漫不经心,最深处却如大雪封疆。

 

  紧接着,他忽地笑起来,胡乱撸了把豹子柔软的毛:“人要放眼现在嘛!瞧你挺喜欢我的,你看我这会儿养活自己都挣扎在温饱线上了,没法养宠物,咱们不论主宠,交个朋友怎么样啊?”

  动物敏锐,豹子感受到人类的情绪,又瞧他脸上截然相反的乐呵笑容,迷茫地喵了一声,耳朵被揉的翻来覆去。

  叶修道:“这样。朋友总要有个称呼方式,你喵一长声我就当你是在叫我,然后我……嗯,就叫你猫咪吧!来来来,你喵一个试试?”

  叶修这段话要求动物明白着实太难了,被确立“猫咪”这种诨名的豹子毫无芥蒂,喵喵叫倒是叫了,但一长声是不懂的,仅仅想让叶修继续给它顺毛。

  叶修也不是真的打算教会豹子读书识字,纯粹图好玩说说,笑了笑把大豹子按倒,有趣地摸它一身厚实软毛,看那条尾巴摆来摆去。玩闹着,鼻尖似乎有某种隐约熟悉的刺鼻气味掠过,叶修猛抬起头,向四周扫视,却找不到昙花一现的气味源头。

 

  突然间,那班菜鸟里有人一个踉跄,碰倒了同伴,接着一二三四五全倒成一团,惊呼连连,红角兽逮到机会高高提起前肢,眼见整团人就要被红角兽一蹄踩死!

  叶修爆汗:“哎哎哎快退快退,用力跑!滚的也行,快避开!”

  他连忙跳起身,手中一矛掷出阻了阻红角兽的动作,雪豹嗖的窜出,朝摔的晕乎来不及闪避的那人腰侧猛撞一下。

  豹子动作太快了,矫健身影从迈出步一直到完成任务,几乎只在眨眼之间,被撞倒的人什么都没看见,只觉后腰一痛,吃了嘴泥,接着红角兽沉沉的前蹄擦着脑袋重重踩下,吓的他哇拉哇拉乱叫。

  小队伍顷刻间被打得四分五裂,惊叫声此起彼伏,叶修要胆敢让他们团灭自己好端端回去,别说他良心刺不刺痛,冯老族长第一个上来跟他拼命。他抽起后腰短刃,眼神陡然一肃,箭步上前,反手一刀就抹在了红角兽的关节处,那头小山丘似的红角兽霎时嚎叫,鲜血溅起。受伤的右足支撑不住重量,轰隆一声半侧倾倒,震的脚下一小块地面隐隐震动。

 

  叶修抹汗,松了口气,甩开漆黑短刃上的血液,一面随口问了句:“小红圈,怎么没好好打猎,还绊倒其他人啊?”

  被称做小红圈的人目瞪口呆:“我……我……”

  叶修摇头:“专心。”

 

  红角兽吃痛的叫声中,叶修的声音算不上大,尤其他嗓音偏低,略带沙哑,几人却听得清清楚楚。没意识到自己狂刷了把帅,叶修抢救完毕兀自后退,把位置还给态度突然积极起来的小红圈,又回后方指指点点。

  这回部落里来的这群人全都乖乖听话了,让干啥就干啥,哪怕执行速度跟不上,同时嘴里叽叽咕咕地操着大口音热烈聊天。

  叶修很快明白是他救场给力带来的效果,相较于权谋、财富、地位这些基于人类文明的优势,强大的武力才是此地雷打不动的声望来源。

  他没有费心解释自己凑齐了天时地利人合,才凑巧卖了一波帅──武器大幅超前,那把黑漆漆的家伙使劲点连机甲合金也能破,以及之前部落遇袭时打过几回红角兽有了经验,知道皮糙肉厚不如关节下手──只继续指示。

  这头命硬的红角兽与小队伍缠斗了将近两个小时,最后亡命一搏,短角掀翻了其中一名疲倦分神的成员,跌跌撞撞地朝森林深处逃去。小队伍的成员丝毫没有犹豫,集体放弃猎物,忧心地围在同伴身旁察看伤势。

  他们部落刚逢灾祸,不少成员罹难,叶修撑着脑门勉强接受了,并一指红角兽慌张的背影,悄声嘱咐隐在树下的豹子:“快去,盯着晚餐肉,我安置好他们晚点找你。”

  雪豹磨磨蹭蹭不肯离开,在叶修伸手捏住了它的颈子后,才追了过去。

  “借个位啊,我看看伤。”叶修大步流星走去。

  

  那位成员仅是被撞倒,没受多重的伤,可小队伍今天是没法再追了。他们倒是想,可惜带着紧张打猎导致体力消耗剧烈,这时一松懈下来,大夥挪腿都像是挣扎。

  “可是没有猎物……”一人痛苦道。

  “我带你们捉兔子吧!”叶修拍案。

  众人茫然:“兔……”

  叶修带着人找树丛,趴到树干下实际掘了一窝出来,才晓得兔鼠的名字叫做‘白耳’、‘长耳’之类的。

  “部落里那么多的人要吃,还有我的伴侣,孩子……白耳兽那么小,根本……”

  “多掘几窝就是了嘛!无论再少,都是食物。”叶修答道。

  

  

 

  叶修含辛茹苦地拉着这帮菜鸟和十几只兔鼠返程时,第一眼就是吵吵嚷嚷的部落中心,一夥婆婆妈妈以及几位拿着工具的男性几乎淹没了苏沐秋,他面前堆着好几块分割好的红角兽皮,数人围着他和兽皮你一言我一语,不晓得吵些什么。

  叶修瞥了眼苏沐秋,对方脸色不太好看,接近惨白,不过表情并非与人争执的恼怒,而是备感棘手似的纠结。

  “这块皮子我要了!我家屋头有洞,得补上。”

  “你那破篷算什么洞,根本半边都被红角兽撞垮了,还要补?不如给我,我拿肉干来换。”

  “撞垮了难道不是更需要补上么?你那洞用泥糊上不就得了。”

  “用泥巴糊?要万一雪融了,还不马上破洞,压坏屋子……”

  “那我…………”

 

  吵闹间,苏沐秋由人群间隙甩了个眼神过来,定住了悄悄挪开脚步的叶修,后者重新站好,像是从来没想过开溜一样,一本正经地冲小队伍点头,放成员们去将兔子收拾了。而他自己硬着头皮钻过人群,在苏沐秋边上坐下,顶着满脸茫然,听老族长和越说越流畅的苏沐秋在几人间周旋。

  听了一会,叶修无聊吃起巧克力球,苏沐秋便一肘捅来:“喂!你就这么悠哉自己吃起零食啊?不问问发生什么事,是什么情况?狩猎还行吗,我都看见了,只有兔鼠啊?”不忘顺带嘲了一句。

  叶修笑,分了几颗巧克力糖给他。

  聊胜于无,这回苏沐秋吃了,嘶声嘀咕“有夹心?”“好甜”,一面含混地给他解释道:“我花了一天摸透市场行情,买低卖高……咳,我是说,协助部落物资互通,察觉了件事。”

  他指着半毁的乌铁部落。这部落统共也没多大,可仍有二十来顶的帐篷屋,大大小小,形形色色,“他们这部落,住屋都建的这么个性化,是因为材料不足,只好拿别的东西混用。皮料,木材,石片,金属,什么都有。平时有时间搜集,没多大问题,可我猜要不了多久就是这里的冬季,时间根本不够。据说只要屋子渗风,就够冷的──其实现在就挺冷了。”

  住在洞窟里怕是会冻死,苏沐秋想着,脑内清单又划拉出一大堆物资,盘算着堵住洞窟渡冬,不知道冬季有多长?怎么算都觉得淌血:“现在这部落剩下的东西,基本上就是你眼前这些了。他们在争执这么少的材料要如何重建。我觉得把那些半毁屋子里能用的材料收拾起来利用吧,能修好几间是几间,冬天他们就一块挤挤。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苏沐秋晓得叶修会的字不多,是以老样子说的又慢又易懂,叶修盯着他的眼睛,在苏沐秋询问后说道:“要帮忙?”

  分明容易误解的一句,苏沐秋一听就明白他的主语:“你问我是不是要帮这个部落?那当然要帮了,为什么不帮?”

  “赚人情?”

  “世界上没有比人情更贵的东西。”苏沐秋斩钉截铁,从容道,“况且不帮他们过冬,之后谁来挖材料?你吗?出点劳力能换一部落的人力,这生意划算。”

  叶修再度盯着苏沐秋看了一会,目光严肃审视,最后又是笑,眼里满是促狭调侃。苏沐秋说不清叶修这又是笑什么,只感觉在这笑容下他莫名有些难为情,附带几分恼火,苏沐秋故作镇定,挑高眉头:“看什么?发现我帅了?”

  叶修敲了敲他的肩头,接着深思起苏沐秋前的提问。

 

  苏沐秋五感失控,先是觉得肩膀被捶的都要脱臼了,绷着脸才忍住没龇牙咧嘴,少顷才意识到:刚才那是叶修第一次因战斗以外的因素,主动接触他吗?

  到底是不是?

  直觉这个答案很重要的苏沐秋跟着皱眉,‘是不是’和‘部落重建’两个难题在脑内混杂难解。

  在冯老族长满头大汗地安抚因寒冷将至而惶惶紧张的族人时,叶修抬起头,朝某个方向望去。

  

  “只要能遮风,坚固,就可以了?”叶修突然开口。

  苏沐秋想了想一整天听来的各种需求,点点头道:“没错。你有什么重新利用那堆破烂的好主意吗?”

  叶修摇头:“没有。”

  猜想叶修不会单纯只是好奇问问,苏沐秋歪头叉着手臂,果然不一会,就听叶修继续说道:

  “没有方法,但有材料。”

  “什么?材料??”

  苏沐秋疑惑,他们最缺的就是材料,而且还要遮风坚固,数量至少足够盖几间帐篷屋使用,叶修这是哪里来的自信?

 

  苏沐秋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彷佛看到遥远的那头,他们俩暂居的洞窟。

  一瞬间,苏沐秋爆出一身冷汗:

  机甲?!

  

 

 

=

1. 作者放弃了逻辑,放弃了风格,怎么爽怎么写,不讲合理,不管脑。

2. 作者还放弃了题目,之后不一定会每回都写到关键字。硬是凑关键字让这文的节奏很微妙,尽管我很可能继续为了关键词放弃其他一切……

 

 

→ 15

评论(24)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