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15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14:昙花一现


 

  没想到,瞧见叶修所望的方向,苏沐秋尚未开口,部落里的人便先吵吵嚷嚷起来。

 

  “对啊……我们为什么不能用铁石树?只是一个雪季的话……”

  “不行!部落这么久以来都没砍过铁石树,原因你们会不晓得?不能砍!要是砍了,别说雪季,之后──”

  “反正那些树在部落外围长了这么多,这不正好么!我早就看那些树不顺眼了,挡路,每次带些大点儿的猎物回来都要绕道。就砍一部份,不怕!”

  “但是铁石树太硬了,不好砍啊!怕是得费不少力气……”

 

  苏沐秋听了一会,才大致理解了他们争执的内容。

  原来乌铁部落的外围,生长着一种叫做铁石的树木,每颗树约高十尺上下,并不算高,树皮色泽如其名,偏向铁石一般的黑灰,难燃,很难作为木柴使用。但铁石树坚硬无比,且根须沿着地缝生长,扎根极深,当时孩子危急攀上去的那颗老铁石树虽然最后倒了,那也是在红角兽不屈不挠撞了十数下之后才倒,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这种树的生长速度似乎不快,且数量少,苏沐秋仔细回忆一圈,又低声同叶修确认之后,肯定他们在这片森林中见过的所有铁石树,最密集的就是乌铁部落边上这些。

  要长成能包围部落这么大一片,不知道经历多少时间。

 

  苏沐秋正想着,便听老族长决定:“铁石树不能砍。叶,如果你说的是铁石树,那恐怕要失望,因为那些树无论如何都不能动……”

  叶修摇头,又继续朝他们洞窟的方向比划,苏沐秋的心再度高高吊起,暗地掐了他一下,低声道:“你不会是要拆了机甲吧?!”

  叶修没理会,只一脸胸有成竹。老族长沉吟,指了部落里几个四肢健壮的青年,让他们跟着叶修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材料,要是可行,就带一些回来试试。被点名的几人走了过来,而叶修喊作小红圈的虎头虎脑青年起身主动入列,至于邱非,不久前便待在苏沐秋旁边,在他忙碌于地摊生意时协助整理东西,这时当然也跟上了,加入了队伍。

  临出发前,在部落盛情难却下,两人喝了一碗大锅煮的肉汤。少盐没调料,白水煮肉干兼炖骨,漂浮着油沫星子的无味汤水一入口,他们同时僵了脸,诚恳地婉拒再添一碗的热情后,急忙带着队伍溜了。

  一行人在部落中人殷殷期盼的目光中,由叶修领头进了森林。

 

  苏沐秋含着搜来的巧克力球,紧跟在叶修身旁,刻意与部落派来的人拉出一小段距离,心想要他真打算去洞窟拆机甲,那他就抢先把叶修打晕了,再想其他办法糊弄过去。

  叶修对机甲修理这件事完全不着急,在这星球活得很是悠哉,无论他想不想找回去的方法,苏沐秋可从未打算放弃。

  可在他的暗地留意中,只见叶修扫视着周遭低矮的树丛灌木,用苏沐秋倍感陌生的语言重复喊着某个词,直到苏沐秋迷惑地询问他在找什么,叶修才一脸恍然大悟:“对了,你在这里。”

  “我在这有什么不行吗?”苏沐秋黑了脸。

  “行。”叶修摊手。

  苏沐秋听着敷衍的回答,表面上哼声放了过去,心底开始猜想叶修打算做什么事?而且是不方便他在场的?

  “是不是在找白……兔、兔鼠?”邱非问道,认真建议:“兔鼠的皮用来建屋,太薄太少了,而且很可惜。部落里都用来保暖或铺着睡觉。”

  两人惊讶,看看把他俩私下用的词汇记住的邱非:“不是要捕兔鼠,你放心。有其他可以用的材料……”

  “是什么?”邱非好奇。

  “是……”苏沐秋正色,回答:“咳,是种黑色的,坚硬的…………”

 

  三人随意说着话,后头的几人自然也是。有两位强手领路,他们没放太多心思警戒周遭,都热衷投入猜测叶修要带他们去找什么。

  然而随着目的地将至,后头闲聊的声音却越来越低,直到一片惴惴不安的静默悄然降临,有第一人,犹疑不定地停下脚步。

  那人吞咽着唾沫,朝向苏沐秋和叶修询问的目光,担忧地缩了下肩:“两位这是要……要往……黄石头山?哎,就是黄土山。”

  “黄石头山?黄土山?”叶修眨眼,瞥向苏沐秋,于是后者无奈代答:“对。”

  这一声对之后,小半队伍稀稀拉拉停住了,神情犹豫。

  “怎么?就在前面,很快就到了。”

  那人更加紧张,重复确认:“你们……你们说的材料,确实是在黄土山啊?”

  苏沐秋挑眉,追问了停步的原因,只得到支支吾吾的含糊回答,什么“裂缝”、“神灵”的,得不出个所以然,更不可能拿枪逼着人走,只好让停步者原地等待,帮忙待会将东西带回部落,剩余的人继续前进。

  可是接下来,每往前一段路,就会有人迟疑停下,即使闭口不语的人,见林木开始稀疏,终于也不愿再前进。

  到了最后,竟只有臂上绘有红圈的青年与邱非紧紧跟着。

 

  即将踏出森林前一刻,叶修站在树荫与阳光的分界线上,不再向前,侧头瞧那小红圈是一脸不明究理,目光刚刚转往邱非,就听苏沐秋率先问道:“前面到底有什么不对?”

  邱非迟疑,瞥了眼小红圈,半晌才开口。

  “是部落内的事。我只听族长简单提过,那是部落的禁区。”

  “禁区?”苏沐秋问,“有什么危险吗?毒蛇猛兽?有毒植物?……难不成是地雷?啊,地雷就是踩中之后,会爆炸的……行,我知道不是。”

 

  无需邱非由摇头到茫然,苏沐秋当然明白他的猜测不切实际。但他跟叶修掐指一算也住了小半个月以上了,在那片区域,除了冷风之外还真没碰到什么东西。

  ──任何活着的东西,都找不到。

 

  “据族长所说,数代以前,有个部落曾离开原先所住的地方,为了寻找新的部落地点,背着太阳升起的方向,不断前进。不知行走了多久,他们撞见了一块巨大到像座山的黄色岩石。道路被这座岩石山一分为二,一侧是满目黄土、沙尘、怪石,另一边是幽暗未知的森林。部落内争论不休,崇信族巫的一部份人,认为黄土山内肯定有安全的丰饶地,但另一部分的族长亲信们觉得,森林内才能找到泉水与食物。双方都坚持自己拥有神灵的指示,如果走到其他方向,就是背离祖灵的意志,会失去神灵守护。于是部落分做两边前进,约定任何一方找到适合居住的地点,就派人来寻彼此。”

  邱非解释着,“乌铁部落就是当时走向森林的分支。”

  “那前往黄土山的人呢?”苏沐秋问。

  邱非摇头:“族长从没提起。”

  苏沐秋慢慢捋清事情:“也就是说,乌铁部落以此警惕,告知族人不可踏入黄土山的区域,那里被视为禁区,可能有某种危险;而由于族巫选择的方向失误,或着族巫下落不明,所以族巫一职此后便由族长同时担任?或着……”

 

  “笑话!禁区?根本没有人进去过!”

  小红圈打断话题,不满地大声嚷嚷:“大家都禁区、禁区的喊,害怕会触怒神灵,不敢靠近,但为什么啊?!什么部落分两边行动的下落不明,说不定是顺利退回森林汇合了,或着走出黄石头山找到好地方了呢?又没人见过。”

  小红圈格外无法理解其他人的恐惧,指着手臂上的鲜艳纹身,挺胸昂首:“这个符号就是代表升起的太阳。我们的祖先们有背对太阳,朝未知黑暗行走的勇气,可如今一个个都是孬种!那些乌铁族人还不如你们有勇气!”

  他这一句话,是对着剩余三人说的,居然是一下把邱非撇出了乌铁族人的范围。

  邱非闭口不再多言,而苏沐秋则想到,自古以来所有传说故事无论真假,总有部分是出于某些事实真相,或是警惕危险,必有其寓意,才会一代代慎重地传下。方才率先停下脚步的,的确都是部落中年龄较大的族人,这么一看跟到森林边缘的邱非和青年,都是年轻成员。

  叶修左看看苏沐秋,右瞧瞧忿忿不平的小红圈,负责带路的他反而一副不在状态的神情,苏沐秋捏着额际协调:“不如这样好了,既然一路走来都有人在途中停下,干脆接力把材料传回去吧!每个人负责一小段路,这位热心的朋友,你跟邱非就负责这里,我跟这家伙会把材料搬过来。”

  他指着森林与黄土之间的交际,这里的绿荫已经堪算稀少,再往前,就是禁区。

  听到这种分配,红圈眉头一皱嘴一张又要发作,苏沐秋抢先解释:“安排你在这里,是因为没有其他人愿意站在这个位置,离禁区太近了。这项重要任务只有你能负责。”

  “好,我就在这了,尽管来!”红圈青年拍胸,一脸谁也不能把他赶走的神情。

  

  把人安置好之后,叶修和苏沐秋一前一后踏上干燥坚硬的土地,顶着烈日行走。苏沐秋手搭凉棚观望天色,余光却见斜后方有一抹小小的身影安静跟随,衣摆上绘有风筝似的曳尾红菱。

  “没关系。”面对让他退回森林边界的两人,六岁的小孩儿如此说道,以仅有彼此能听到的声音:“我不是乌铁部落的人。”

  “他们部落的祖灵本来就不会保护我,所以我去那里,是无所谓的。”

  

  

 

  黄土区的白日,是由太阳升起一直到落下为止,几乎没有正午、傍晚之分,即使按二十四小时制来算,此刻已接近四、五点,满地沙土仍在刺目阳光下,闪烁着粼粼白光。一大片的黄土干涸如沙,加上同色的高耸岩山,苏沐秋几乎一路都是捂着眼睛走的,一挪手便被光线刺的直泛泪花,泪流不止,配上身旁叶修那一脸满不在乎,甚至不时笑他两声,苏沐秋活像是被叶修狠狠渣了一回。

  其实,光是叶修打算拆了机甲给人搞装修房这件事,就够苏沐秋为这家伙的智商哭个千千万万遍。他正分心想着计划ABC,以期关键时刻放倒叶修拯救两架机甲,走着走着,却突然被扯了下后领:“沐秋,错了,是走这里。”

  苏沐秋下意识反驳:“什么?走错?你才走错,回洞窟是这个方向。你连路都不认得……”

  “为什么要去洞窟?”

  “……啊?”

 

  苏沐秋从指缝里向外看,接着发现,他还真是走错了。

  叶修领着他们走去的地方,是两架机甲坠落时曾打斗过的那块地。

  整个地面早被撞的坑坑洞洞,机甲战矛扫出的痕迹、冲击炮、能量炮,甚至那柄雪白长弓打出的惊天一击,都将这片光秃黄土地与岩壁打成了破烂,焦黑痕迹仍未淡去,徒留一地残败,偶尔吹过几处窟窿时响起的呜呜风声,显得异常诡谲。

  而土黄地面上,散落在沙土中的黝黑虫壳,格外明显。

 

  叶修几步溜达上前,“嘿咻”使劲,将一块小半埋入黄土的黑色甲壳拔了出来。那甲壳足有他双臂伸直那般大,一被支着地扶起,差点没遮住叶修整个人。

  他指尖一弹,敲上甲壳表面,传出一声沉重闷响。

  “遮风,坚硬。”

  “是这个啊。没想到我忙起来,居然忘了这从天而降的免费材料。”苏沐秋脱下外衣顶在脑袋上,凑近打量,“这东西的话确实有很多,而且够硬,不靠武器很难敲碎,不透风不怕融雪。”

  叶修瞥过他躲在外衣阴影中那张略显恹恹的脸,以及发亮的眼眸:“可行?”

  “可行。搬一些回他们部落吧。……不过要给部落使用,还得处理处理。”

  无须他多说,叶修反手抽刀,震荡刃一下嵌进了甲壳与腹足间的缝隙,喀嚓一声将虫壳撬了开来,里头是半空荡的,内里肌肉与器官像是凭空消失,只有几丝晒干的粉白虫肉贴附在甲壳边缘。曾经两人饿到不行,胡乱撕来吃过,苏沐秋立刻回想起舌头发麻的感觉。

 

  “这是,”邱非怯怯开口,两人一回头就见他惊奇地观察虫壳,小心翼翼摸索着甲壳,“这是之前坠落下来的白日星吗?”

  “白日星?”叶修疑问。

  “是。”

  邱非简单说了一段关于白日间天有异物坠下,天摇地动,兽类奔走的事,“这就是那天坠落的星星吗?”

  苏沐秋记起曾听狩猎队聊过这件事,只是当时由于几人的‘方言大口音’,他听的模模糊糊。而且,狩猎队的人说起他们由裂缝坠落的事情时,是用类似天谴的词汇,邱非却问这些是不是星星。

  苏沐秋脑中过了一下所有讯息,立刻决定了说词:“这的确就是那天掉下来的‘星星’。这些星星的碎片……星壳,赶在雪季前落下,而且又落在传说之地,绝对是祖灵示意赶紧捡回去盖屋子啊。”

  “是吗?”邱非那张板的正经八百的小脸流露出一丝崇敬。

  “不然要如何解释?”苏沐秋眼都不眨,诚恳道,“星壳对乌铁部落来说,来的正是时候不是吗?”

  “要不问问你们冯族长?”

  叶修的目光在苏沐秋身上略略一转,听他糊弄小朋友,顺口帮腔一句,随即将驾驶服的袖管绑在腰间,紧了紧掌中的震荡刃干起活来。

  

  星际虫族破坏力极大,凶狠的要命,且各有不同特性、外观型态各异,但其中大多数都像巨大异态化又生了数对倒勾刺大长腿的鲎,总之完全不像星星,任何人一看都晓得不对劲。

  可是,当天追着两人穿过裂缝的上百只虫族,早在那一日鏖战中被他俩合力揍碎了七七八八,或是炸的看不出原样──虫族极其顽强,只是被穿孔是打不死的,至少得打成筛子才安心。

  如今这些虫壳,苏沐秋辩称是星星碎片,勉强能说的过去。

  而叶修把即使勉强也说不过去的那些挑了出来,一只只跟开罐头似地拆开,将可供利用的部分交给苏沐秋与邱非,其他转手便扔掉。邱非望着那一地尖锐畸形的破碎虫肢,最后一字未语地转身,抱着这些‘星星碎片’跟在苏沐秋身旁,将东西交给殷切等待的红圈青年。

  几人分工忙活了一阵,来来回回地走,坚硬的黄土地面上留下浅浅的脚印,苏沐秋一低头就感觉汗出的像被人兜头倒了盆水,在地面滴下一溜深色水痕,而叶修那边堆着的甲壳越来越高。

  “这样不行啊。太没效率了。”

  苏沐秋嘀咕着,突然蹲下,手指在地面上画了几笔,接着跳起身,头也不回跑往他们洞窟的方向,转眼就没了踪影。叶修抽空一瞧地上的痕迹,全是意味不明的涂鸦。

  “人家小朋友还在当无偿童工呢,这苏沐秋偷懒偷的光明正大,佩服佩服。”

  叶修啧啧称奇,眺望远方,忽然间小腿一阵柔软触感扫过,雪白的豹子在脚边晃着尾巴打转,接着小跑开一低头,奋力叼起一大块埋在土里的虫壳,乐颠颠地送到叶修眼前。

  “哎,还是你乖啊。”叶修夸赞。

  有一瞬间,挺着胸的雪豹化成了半透明,嘴里的漆黑甲壳一下穿透下腭落了地,大猫惊了一跳,对虫壳虚咬了几下,直到恢复实体,才重新叼起。

  叶修眯起眼,随后笑了笑,揉着猫咪的脑袋,听雪豹喉间诡异非常的卖萌呼噜声。

 

 

  如此这般地机械搬运了一下午,即使每个人都是短距离来回,但仍是不小的体力负担。尤其是年龄最小的邱非,他负责的反而是最长最晒的这段路,几趟下来,累得小脸发白,叶修让他去跟红圈一块待森林,小孩又倔强地悍然拒绝,抱着虫壳摇摇晃晃地走。

  叶修干脆不拆壳了,跟着帮忙搬运,顶上苏沐秋的位置。

  几回后,邱非突然发觉好像没有前几趟劳累,一仰头便看见叶修的侧脸,他双手夹着虫壳,慢悠悠地配合邱非的步伐行走,刚巧挡住了炙人阳光。

  早些时候,那位叫做苏沐秋的人还和他一边闲聊一边搬壳时,似乎也总是走在遮光的一侧。

  “要喝水?饿了?累吗?”叶修侧头确认小朋友的情况,接着又说,“小邱啊,你试试把步子迈的小一些,不要忽快忽快,忽大忽小,保证步调节奏,这样在长时间行军……步行的时候比较节省体力。”

  邱非脑袋朝下一低,用力点头,专心按照叶修的说法,调整步伐。

  “不要心急。”叶修提醒。

  “嗯。”邱非小小应了声,并留意到叶修再度放缓了脚步。

 

  苏沐秋独自溜回洞窟,这一溜号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夕阳西下,天边那团大火球逐渐隐没,都没个人影。叶修看看天色,觉得再晚这群部落人就该来不及回去了,便让所有人直接带着手上的虫壳返回部落,不需折返,剩下的隔天再来搬。

  他正目送邱非和小红圈离开,松松脖子思索要一道回部落,还是回洞窟揍苏沐秋一顿,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到森林里找找中途又不见踪影的猫咪,揉它几把算做今日帮忙的奖励。

  尚未抬步,叶修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沉沉嗡鸣,那声音并不响亮,且一瞬便没了声,只剩某种细碎声响。

  洞窟方向,一前一后,共两线萤萤蓝光如流星划过。

  是苏沐秋,他脸上沾着几块灰,低头紧盯脚下,整个人不稳地微微摇晃着,他一步未踏,就到了叶修眼前。

  “你们搬完了?让我试试这东西?”他指指脚下兴奋地问,像是得了新玩具的小孩。

  苏沐秋踩着的东西,叶修可一点也不陌生。不如说熟悉过头了。

 

  那是两件圆盘似的物体,每只面积不足一平方米,墨黑色的金属外层间夹着一道橘蓝交杂的光痕,光痕围绕着几枚装饰一样的磁能石。而两面圆盘之间,仅以布条随便牵在一块。

  圆盘下方,小半杂草压弯了腰,却不是因为重量,而是气流──底下装了小巧的气流引擎,正按照苏沐秋脚底操控的刻度运行,摇晃不稳地飘飞。尽管只是几十公分的距离,的的确确是离地了。

  叶修没看过这种东西。

  但假如,将引擎调换位置,再将两面圆盘改为一小一大,前后相接,再加装防护外罩,以及测速、屏幕等等的辅助装置,就与他老家车库里的那辆旧式单人飞梭极为相似。

  苏沐秋用的是他家乡,帝国那边来的图纸。

 

  “我把沐雨橙风上没故障的几个变向辅助引擎拆了下来,又从你机甲里拿了几样零件,加上你之前拆开忘装回去的外壳,搞了个简陋版地面飞行仪来。”

  苏沐秋很感兴趣地讲解着自己的构思,对自己这一遭直接侵占别人多少财物丝毫没放心上:“我就记得在你那块板子里见过能帮上忙的东西。虽然字看不懂吧,但图还是能揣摩一下的,之前我试做过几样你其他图纸里的小玩意儿,没做完,今天刚好挪来修改一下用了。除了方向控制跟平衡有点难度,其他方面……”

  他说了一大串,连说带比划,即使整个人晃得像是水面踩大球一样也停不下满腔热血。这可是接触异星文明后的第一样成品啊!尽管只是用苏沐秋原星系的技术与物品,去照猫画虎仿拼凑的,根本算不上融合,但苏沐秋仍激动无比。

  “……所以,承重不是问题,至少目前的简陋版运送虫壳肯定可以。用这个搬,就不用白白浪费时间跟力气。不过部落那边,还是别让他们看到这玩意儿吧,不能大幅干扰当地文明的发展,以免扼杀可能性……”

 

  苏沐秋说着,正竭尽全力平衡这件粗制滥造的地面飞行仪,想找到正确的下脚位置,便蓦地感觉整件飞行仪猛地朝下一沉,剧烈晃动后,整件飞行仪竟奇稳无比。

  苏沐秋偏头一看,叶修背对着他,坐在他脚跟后头,双手闲适地撑在身旁,居然是叶修干脆坐了上来。整件飞行仪因重量而贴地了几分,万一地面有树根隆起,怕是会当场掀翻,但两人一前一后,确实恰巧将飞行仪稳住了。

  察觉了苏沐秋的目光,叶修脑袋一仰,与他对视:“沐秋,开车了。”

  “滚!”苏沐秋翻翻白眼,“把我当你家司机,你付工资了吗?”

  他这么说,脚下微微用力,操作飞行仪平稳地飘飞起来,朝黄沙土上那一小堆虫壳驶去。

  后头的叶修晃着腿,仰望漫天星斗,感受近晚的轻风抚过,带去白日满身烦热。整片空荡的黄土地上,仅有飞行仪沉沉的气流声响。

  

  忽然,叶修耸了耸鼻尖,疑惑道:“你受伤了?”

  苏沐秋专心控制方向:“受伤?我今天整天都在部落里,受什么伤?”

  “血,”叶修语气肯定,“有血的味道。”

  吹抚而过的风中,除了沙土干燥的味道,还有丝丝缕缕的血气。

  “沐秋,你……喂!”

  问句刚起头,苏沐秋猛地九十度急转,千钧一发避开一块突起的石块,叶修身子一歪差点直接甩飞出去,可这飞行仪安全措施差到负评退货,无处可握,那瞬间强烈失重感,叶修去抓边缘的手一滑,成了抱紧苏沐秋的大腿。

  他惊的心脏砰砰直跳,耳边听危险驾驶解释道:“哦,这部落里每一户处理原料皮的技术差异太大了,做得好的毛软美观,不好的……唉,那整片破皮子上干血沫肉渣黏油脂块的,弄得我一身腥味。你是闻到这个了吧。”

  叶修抱着那条长腿,直到被苏沐秋蹬了一脚,才反应过来缓缓放开。

  他摸摸鼻子,那股浅淡的新鲜血气迟迟未散。

  


评论(39)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