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支配异世界的前斗神大人初次降临-04

*联文 with  @似离 瞎几把写!!!

跟着追加tag: #异世界的甜点王

← 苏vs叶,今晚你要哪一道03



  满脸戾气的男子摆明闹事,那凶狠的模样直接把Boitede Bijou里几位客人都给吓跑了,几个姑娘直朝外冲,慌不择路,慌乱中不小心撞到了台阶旁的叶修。

  叶修倒是没事,可一位穿着细高跟的小姑娘人一歪就要拐倒,叶修出手扶了一下稳住,带姑娘下了台阶,让连连感谢的姑娘别放心上,再抬头时,甜点店里已经仅剩几人,然而店门外,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围观人潮。

  果然看热闹是全人类的天性,除了刚才冲出店里的客人,不少路人都跟着来凑热闹了,个个探头探脑,人群里有不少举起手机实时跟拍,简直把店面无死角包围。见此情况,被挤出店门的叶修只得站在人群外静观其变。

  

  而店里,苏沐秋一面听服务员田七简单说明情况,一面随手找了个纸盒,不紧不慢地将蛋糕放了进去。他这副蛋糕比闹场重要得多的姿态,让上门找碴的男子不悦地挥了挥手臂:“喂!你就是苏沐秋?你这小白脸用了什么不入流手段蒙骗我女朋友!?”

  “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你敢不敢说真话,否则我女朋友怎么可能说‘沐秋比你强几百倍’这种话然后跟我分手!?”

  苏沐秋无语,收好蛋糕后抬头:“还真没有。”

  他这一抬头,除了火冒三丈的失恋可怜人,其余连外头经过凑个热闹的围观群众都信了,纷纷出声助阵:“兄弟,你们两张脸完全没有可比性啊!”“就是就是!”“诶这是在吵什么,争女人?……”

  “闭嘴!”男子大吼,犹在执迷不悟,“沐秋,她喊你沐秋,还敢说你们不熟?!她连你得过什么奖都知道!”

  人家姑娘私底下想怎么叫,别人有什么办法?况且苏沐秋的名字跟经历就印在店里商品小册子的第一页,完全不用费心就能知道,田七都觉得对方太无理取闹了:“兄弟,我保证我们店长铁定不认识你女友,他基本都在厨房啊……”

 

  周围闹哄哄的闲言闲语令男子火冒三丈,越过柜台,冷不丁抓住苏沐秋的领子,被苏沐秋一侧身轻松避了开来。大约是没想到这小白脸反应这么快,男子一愣,方向一转又去抓,再次被苏沐秋避过,低骂一句,他转手去揪田七,后者茫茫然没反应过来,就让苏沐秋扯着一避闪过,店外一阵欢呼叫好,真跟看戏一样热闹。

  “我艹!”

  男子气得面红耳赤,抓不住人,就改抓架上剩下的蛋糕,手一掀顷刻砸了个满地!

  见好好的蛋糕摔成泥,一颗红樱桃被男子踩在鞋底辗成一滩,田七就想上前理论,苏沐秋却拦住他。田七忿忿:“他破坏商品了!”

  “对。”苏沐秋的反应很镇定,“所以我们立刻打电话报警。”

  “报警!你敢!”男子暴怒,又掀了一排糕点,乒乒乓乓地砸摆设。

  田七又心痛又气恼,捏紧了拳,就要冲上去理论,苏沐秋只示意他朝外看,田七望去,瞥见店面玻璃门外的各式手机镜头,还有手机后一张张不嫌事大的脸。

  田七刚刚还强硬发烫的铁拳一下成了软豆腐。

  “动用暴力就落了下乘,不能跟他打,除非Boitede Bijou想靠暴力事件上热搜……这样我们损失的,就不只是还没卖掉的几片蛋糕了。你后边去,打电话报警。”

  苏沐秋权衡利弊已经是本能,抿唇低声嘱咐,再回头时已经挂起好看的笑容,安抚道:“这肯定是误会,不如先坐下,我们把误会说清楚?我根本不认识你女朋友……”

  “误会?还能有什么误会?!”

  男子只当推托,怒由心生,一把抓起架上的东西就咣的朝地面砸,外头又是一阵惊呼!

 

  人群骚动,忽然有小孩哭叫声,苏沐秋微微变了神色,目光冷凝起来。

  “你摔我店里的蛋糕,或哪怕是揍我,都还能好好解决。”苏沐秋盯着对方,“可你不应该摔玻璃盆。”

  原来,刚才男子没看自己拿了什么,就抓了店里用来盛放水果糖的玻璃碗朝外摔,没砸到人,倒是一把摔上了台阶。玻璃碎片四散飞溅,刮伤几个前排看戏的人,还有一个被大人带着来买糖果的孩子。

  小孩距台阶最近,白嫩的手臂霎时被扎出一道红痕,哇哇大哭起来,一抹手臂,就沾上满掌心的血。几名成年人立刻抱起孩子离开现场找诊所去了,可地面上仍有斑斑血迹,男子看造成这结果,也是有些不安,随即怒气冲冲地吼:“那……那还不是你的错!你要是不躲……”

  田七怒道:“我操,你要揍人,还不让人闪?!”

  苏沐秋却是不答,直接卷起袖子,嘎吱踩过那一地碎玻璃,气势汹汹地直朝心虚的男子迈步!

  田七本来一片熊熊怒火,也要跟着撸袖子了,可都在瞥到经过他身旁的苏沐秋的神情时,一下泼了盆水似的透心凉。他冷汗涔涔地反过来拦住苏沐秋:“店长冷静!警察很快就到,别揍人别揍人!你说的,动用暴力落了下乘啊!”

  “他让客人受伤了,我是正当防卫。”苏沐秋眯着眼。

  “冷静冷静!”田七大喊。

 

  男子见苏沐秋动怒,那神情吓得他心里一悚,反手抄起块碎玻璃挡在前方,不知是要戳苏沐秋还是割腕相逼,“你不要过来!”

  男子手颤抖的厉害,苏沐秋跟本没理会这花架子,上前就往对方迫近,田七却紧张了──对方手里有锐器啊!哪怕无脑乱挥,不管弄伤在场的谁,都是见血的事!

  “等等等等!”田七只差没抱住苏沐秋的腿,这会儿他倒是冷静的一方了,“不要还击啊店长,忍一忍!”

  “忍?”

  田七忙点头:“对对!苏店长,苏大哥,你忍忍,你不说了么别给人机会反告,受伤的孩子已经带走了……警察很快就到,很快……”

  田七这么喊,紧抓着苏沐秋,心里其实也很没底,刚才一团乱中他根本没找到机会拨电话,只祈祷围观群众有点常识跟良心。

  苏沐秋望向店外那一片混乱,熙熙攘攘,既不落井下石,却同样未曾伸出援手,只听田七不断重复忍忍就过了你别动手,忽然脱口而出一句话。

  田七一怔,接下来,苏沐秋就像从未说过任何话那般,抓准了田七分新的瞬间,一下从阻拦中脱身,上前手一探,便钻过男子反射性划来的碎片,擒住对方手腕一摁一扭,逼掉了尖锐的玻璃碎片,反制在背后。

  这时田七才听到警车的声音逐渐近了,几名警察跑到门前疏散人群,而苏沐秋扯着肇事男子交给警察,简明扼要地交代起事情原委,与往日并无不同。

  田七揉着后脑杓,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因为那句话,音量极低,却哑着嗓音,当时靠的最近的他都没听清。

  他无法肯定自己听到的,是不是一句“……那要等到被伤的多重我才可以”──

  然而他直觉,苏沐秋这句话里的主语既不是客人,甚至不是苏沐秋自己。

 

 

  

  数分钟前,被警察疏散的人群外,叶修出了口气,回头道:“谢谢妳借我手机啊。”

  “不会不会,报警是应该的。谢谢你刚才在台阶上拉住我。”被道谢的姑娘连连摆手,跟着朋友离开了。

  叶修这边才看完热闹,正等店门口前让出路来,要去领他的蛋糕呢,突然散去的人潮间有人猛抓住他的手臂,大喊一声:“叶神!你怎么在这呢?!”

  叶修愣了愣,一时诧异,就被对方顺着人群将自己扯远,他仅来得及远远扫了眼苏沐秋与的侧脸,见对方严肃地向人民保母报告经过,便被拉着过了拐角。

  拉走他的人体型圆润,可在这片人潮中穿梭自如,走位相当刁钻,没两下他们就脱离了人群,一路疾步向外走。这位仁兄同时不忘抬手招车,在被塞进taxi车里时,叶修终于甩拖对方:“喂喂,你要带我去哪?人口拐卖没带我这么大的吧!绑票勒索?”

  司机一听,马上投来警惕的目光,那位绑架嫌疑犯却是哈哈笑道:“叶神你说笑呢吧,是要接你去微草啊!你才是怎么到了约定好的时间不在地点等呢?我刚才在嘉世外面晒了半小时太阳。”

  对方接着一句先进车里聊,再度扯住了叶修,司机适时油门一踩,叶修忙问:“微草?微草接我干嘛?”

  对方理所当然道:“您跟微草的工作合同,是今天生效啊!我来接您的。”

 

  什么?工作合同??难道这里的叶修是早早谈好了下家,才走得如此洒脱?叶修隐隐觉得并非如此,就不知这工作合同都什么事呢,毫无头绪,叶修霎时瀑布汗:“咳,不是,我说……兄弟怎么称呼?”

  “嗨,叶神叫我胖大海就行!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身形圆乎的胖大海拍拍胸,又急吼吼地敲着司机的肩,“不过咱们飞机要迟了,先去机场,走走走,师傅车开快点!”

  “什么飞机?”叶修决定拖一拖时间,“搭飞机都要机票吧,我可没有,这位大海兄,你先送我回趟屋子找找?”

  “不用找,叶神你机票在我这呢,给你带来了。”

  叶修更加茫然:“还真有机票?我机票怎么在你这里?”

  胖大海从包里找出一张机票塞给叶修:“您这机票当然在我这,机票是我们微草给您订的啊!叶神您怎么跟失忆了一样?”

  可不就是失忆了吗?!叶修心里汗颜,低头看机票。

  机票都是记名的,上面写着YE XIU,果然是他的名字。假如机票上写了叶秋,那还不一定,但叶修这个名字,应该确实是这里的叶修告知的。

  “那个……是这样,我在一间甜点店做了份法式水果软糖,还没等完成验收呢,做人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吧!”

  胖大海非常乐观:“叶神做的,还有什么失败啊!”

  叶修无话可说了,对方看似好说话,实则压根没有给他偷溜的机会。车子飞快地驶上了高速,如今他除了谎称胃痛逃跑跟玩命跳车窗大喊救命之外,一时也没别的好点子,只好向胖兄借了手机连络苏沐橙,请她转告陈果临时有事,工作岗位一定要替他留着,千万别让人接了,这才继续试探。

  然而,这位胖大海似乎忙得很,一路电话与消息接个不停,到了机场又争分夺秒地塞耳机刷起手游,进了机舱,转眼就戴眼罩呼呼大睡,叶修如今是满腹疑问不知从哪问起,朝向机窗外的云朵,无语问苍天。

  雪白的云朵,就像棉花糖丝一样,叶修想着想着,突然记起一件事,一拍脑门:

  “哎唷,忘了托老板娘帮我收一下戚风蛋糕了。”

  

 

  而这份惨遭遗忘的戚风蛋糕,最后还是由田七跑的腿。

  因为田七和苏沐秋整理店面时,左右等不到人,尽职的服务员表示担心客人是被刚才那团乱给吓跑或误伤了,提议自告奋勇登门送货。

  “我就送去嘉世吧。”田七捧起未带任何字样的朴素蛋糕盒。

  “行,你拿去嘉世,就说是我送的。”苏沐秋拿着扫把,头也不抬地强调,“不要牵扯咱们店的名字,记住说是送的!不收钱。”

  尽管疑惑,田七仍照办,换下制服才带着蛋糕出发。

 

  嘉世大门外,不知道本日是什么活动,洒得遍地雪白,田七很是惊奇地看了几眼,发现有人提着刷子与水桶迈出嘉世大门,他连忙提着蛋糕迎了上去。

  “我是Boitede……咳咳,请问是嘉世的人吗?你们这里有人订了一份蛋糕。”跑腿的田七翻了好一会,找出单据,“是一位叶先生……”

  “我们这里没有人姓叶。”陈夜辉冷笑,扔开手里的刷子水桶,双手环胸,“你找错地方了。”

  田七啊了一声,“那是不是有位陈小姐?也许是她订的,我和她下午通过电话。号码是……”

  “也没有陈小姐。”

  田七一噎,猜想难道那位叶先生是上门捣乱的?本想再次电话联络那位陈果试试,就听陈夜辉喊住他,试探道:“你说,姓叶的订了什么甜点?”

  “所以,这里有位叶先生是吗?”田七莫名其妙,照实回答:“他订了一份戚风蛋糕,是我们苏沐秋苏甜点师亲手制作的。”

  陈夜辉霎时脸色变了几变:“苏……你说苏沐秋?!叶秋向苏沐秋订了戚风蛋糕,然后送来嘉世??”

  “不算是吧,他是让我们联络一位……”

  田七解释到了一半,陈夜辉便继续责骂道:“Boitede……你刚才说的是Boitede Bijou?珠宝盒?你说个店名干嘛不照实?!有意要人认不出来?”

  田七倍感无辜:“不是……”

  陈夜辉的脸色阴沉的难看,嘴里嘀咕了几句,就把田七晾着不管走人了。田七无法,只得再次试图拨通陈果的手机,可仍然是无限通话中,不晓得到底是什么电话要讲这么久。

 

  找不到收件者的田七只能把蛋糕重新领回,本以为苏沐秋可能会为白白浪费了材料而郁闷几句,没想到他刚踏进店门口,就看到苏沐秋略显焦躁地在店里转圈,指尖不停敲着手臂,一见他回来,便立刻出声询问订购人的详细情况。

  “对方说是我的朋友?”

  田七肯定道:“对,他说在嘉世工作,跟店长你是朋友。可他留的电话,是位陈小姐接的,刚才一直不通,而且嘉世说没有他这个人……不会是恶作剧订单吧?抱歉店长,我应该问详细点的。”

  “有留名字吗?”

  田七尴尬了:“有是有,可是那字,我看不懂,只知道姓叶……对了,他的手很好看。”田七想起对方低头签字的手,骨肉匀称,偏薄,指节明晰,是一双完美的手。基本上,他倒不真是全听对方一句来自嘉世就信了,而是那双手实在很适合做甜点,或着弹钢琴,加上对方身上还沾着面粉。

 

  苏沐秋心头微动,随即那点心颤越来越强,扑通直跳:“订单在哪,让我看看。”

  田七应声,才翻出那张订单,就被苏沐秋劈手夺了过去。那位年轻俊秀的甜点师扔下一句“你锁好门就可以下班了”,转身冲向厨房,跑得跌跌撞撞,一双长腿勾着架子底部,差点被木架活埋。

  田七急忙挽救商品跟陈列架,刚刚扶稳,厨房门板已经轰的一声阖上。

 

  苏沐秋紧张地翻出半本甜点笔记,摊在桌面上。

  那半本笔记上,有两种字迹,新旧不一。旧的字迹随兴至极,泛黄模糊,已有一定年分,一行行将甜点的制作方式全写下了,有些困难的部分,书写者三言两语带过,然而简单至极的程序,却可能精准到‘要搅拌24下’这程度。

  或许别人看了会觉得这些细节无关紧要,可苏沐秋却清楚,这都是奠定蛋糕风味的精准诀窍。

  而较新的字迹,左一笔右一划,都是对旧字迹食谱的补充。

  那是他自己的字迹。

 

  苏沐秋心跳不止,将那张订单,轻轻放到了笔记本上,两相比对──那串写的跟飘起来一样潦草的号码,还有最后签的纯熟好看的‘叶’,以及怎么看怎么分离,难辨到认不出真身的另一个字。

  是叶修……

  苏沐秋深呼吸,这才发觉,他刚才竟无意识屏息。

  确认了来订蛋糕的人是叶修之后,他的心跳反而逐渐平静下来,一下一下,在胸腔内强而有力地跳动着。

 

  叶修,在那之后,来寻他了。

  ──这么说,他们之间的约定,要开始了。

 

  苏沐秋脑中不期然浮现那日火烧残阳,映成橙红色的路上,两道被无限拉长的影子,一人手握成拳,垂眸不语,而另一人仰首避过……苏沐秋猛地拍脸。 

  他是曾经在MOF上失败过,被所有人视为消沉的无法再起,可这两年来,他并非毫无作为。

  将Boitede Bijou的新分店选在H市,并亲自来坐镇一阵,已经足够当年那些人明白他的态度。

  失败?那不过是通往成功前的必经之路罢了。曾经的曾经,他不同样费尽心血钻研过什么,结果一朝前功尽弃?当时,他没学会放弃怎么写,如今当然更加不会。

  他有必须达成的目标,渴望完成的梦想,想见的人。

  何况,MOF上,他并非‘失败’了。

 

  苏沐秋手一扫,将那盒找不到订购人的蛋糕扔到一旁,纸盒里的戚风蛋糕裂出一角,完美无缺的外观下,里头淌出黑红黑红的辣椒油,居然是填了一勺老干妈。

  “特地点了戚风蛋糕,还以为是那几个家伙看我太出名,上门找碴呢。没想到是叶修这家伙。既然是叶修……”

  苏沐秋哼哼直笑,飞快翻起那本笔记,在扫过其中一道甜点时,眼前一亮,弯起了嘴角。

  “等着瞧吧。”

  他正踌躇满志呢,就忽然听见手机响起。知道这支号码的人不多,苏沐秋疑惑,接过电话喂了一声,就听话筒那头炸出一大串叽哩呱啦,没十几秒,苏沐秋的表情由恍然大悟转为面无表情,无语地截断对方:“好了好了,忘了有约是我错。你们在哪?我现在去找你们。”

  

 

  

  叶修直到下了飞机,被人打包专车运到微草,才见到稍微有几分熟悉感的人。

  他这么一天折腾,抵达B市微草的公司大楼时,早已华灯初上,整日连轴转下来已经脚步虚浮,再过会儿怕是要登仙,趴在微草大楼的前台桌上,只觉得自己快厥过去。瞧见来人,叶修气若游丝地问好:“哎,小高啊?快告诉我工作合同是怎么回事,我来你们微草求职啊?”

  高英杰茫然摇头:“叶修前辈好。对不起,我也不清楚。”

  “哦?”

  这个时间点,职员早下班了,待在微草里的应该都是专门留着等他,是以叶修直接了当问出口。然而高英杰并不清楚内情,替他倒了杯茶水:“叶修前辈再等一会吧。”

  茶水一入口,叶修便低头看看茶杯里漂浮的花瓣,花草茶,再看看端给他垫垫胃的点心,花草饼干,叶修笑了笑:“这些是你做的?挺好吃的。”

  高英杰的年纪倒是和他认识的差不多,这位青葱少年依旧是怯生生又容易不好意思的性格,一听叶修夸赞,便红着脸连连摆手:“很普通的饼干而已…”

  叶修笑,接着朝里探头:“你们王大眼在忙啊?什么时候要过来跟我说明下情况?我被你们的人从H市绑过来,好不容易找到新雇主,大眼这样横插一杠,差点把我的新工作搅黄了。”

  高英杰一愣:“大……叶修前辈,您说的是王师傅?”

  叶修失笑:“不叫队长之后,改叫王师傅?这是称呼生疏了还是拜师了?”

  “队长?拜师??”高英杰谨慎确认道,“前辈,您说的‘王大眼’,是指……”

  

  “叶修前辈,久等了。”

  两人正交谈间,一道声音打断了话题,叶修回头,就见一位老熟人穿过长廊走了过来。对方脸上仍是一派温和稳重的笑容,正解开身上墨绿色的围裙,挂在臂间,一身洁白制服胸口处,绣有微风吹抚、青草萌发的图样,是叶修熟知的微草战队LOGO。

  不对,等对方走近之后,叶修仔细一看,发现那并非青草,而是压弯了腰的饱满稻穗,五谷飘香。

  喻文州微笑,朝惊呆了的叶修举起手:

  “前辈,欢迎加入微草。”

  

 

  

=

*24下,骷髅勇士

*胖大海:原作十区中草堂的成员!车前子、隔河仙、苏合香、使君子、胖大海这几个刷过冰霜副本


本章的敏感词是: 出 禾且 …

喻队的去处是似离太太决定的!

 

话说老干妈的蛋糕食谱有人试过吗

   


评论(82)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