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小兔崽子,谁是你爹爸?01

*题目:結局三十題 by 異柳

我当真没想过会写这个…………………完全沒有想过……只想问某人为什么

设定:现代,同居,警察,天上掉了个崽,zootopia,先有孩子再恋爱

无脑傻白甜,我居然写无脑傻白甜


← 序:【伞修】关键词:黄鱼鱼



  荣耀城的第一市警局,于某个清爽的早晨,爆发出一串杀猪般的疯狂笑声。

  经过门外的动物们惊吓地抖了抖耳朵,发现声音来自GPD时,顿时安心,该干啥干啥。

  

 

  自从数百年来,民生技术停步不前,黑科技却一日千里的爆发式进步,漫长时光之后,所有动物,实现了‘进化’。

  他们有了直立行走的姿态,理性思考的能力,昔日天敌握手言和,所有动物和平共荣。

  这就是动物们引以为傲的都市,荣耀城。

  而作为荣耀城核心市区的第一警局,原猎食动物压倒性居多的警局内部,高层为了洗清民间对警局在应聘征才方面的歧视谣言,并挽救草食动物岌岌可危的民意,三年前,市警局推出了一组前所未有的搭档组合:兔子与狐狸,作为警局门面──

  

 

  如今,这组合里的其中一员,叶修猛打了个喷嚏,吸吸鼻子,再度叹了口气。

  “少天,你要笑到什么时候?”叶修无奈。

  “你们,你们,哈哈哈哈哈哈,你再说一次老叶?你昨晚睡的沙发?因为你儿子要睡你的床,所以你盖尾巴睡了一晚上沙发?吹风感冒了?而且没睡好???”

  黄少天笑到飙泪,不时瞅一眼叶修腿边的小不点。

  小家伙个子不高,刚刚到叶修大腿,发型与轮廓活像小几号的叶修,可种族却是与苏沐秋如出一辙的草原穴兔,除此之外,偏浅的发色及眼眸也像苏沐秋。

  在黄少天观察时,小朋友躲了躲,一对兔耳朵跟他‘苏爸比’一样竖的老高,却和苏沐秋出于职业习惯性留意周围不同,似乎是单纯紧张地绷紧耳朵。

  察觉这点,黄少天总算记起自己花豹的身分,自认非常体贴地退了半步留出空间。

 

  “他不是我儿子。黄少天,你读过书吗?狐狸是夜行性的,晚上要是睡的又香又沉就怪了。”

  叶修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抓抓脑袋,绕进前台把两张椅子都拖了出来,自己摔了进去,另一张示意小朋友坐。反正他看黄少天精神抖擞,年轻人多站站没事。

  “干嘛不让他睡我房间?咱们宿舍不是三人间吗,我搬出去之后那间房应该空出来了吧?你大半夜跑去睡沙发自己找罪受别在这里抢人椅子!”

  “我倒是想啊!”叶修摊手,“可你一踏出门,沐秋就把你的房间改造成工作间了,里头一堆刀枪弹药……咳,他的兴趣藏品,你让小孩睡那里试试?睡梦中蹬个腿,宿舍就炸没了。”

  “那为啥不是老苏去睡沙发?”

  叶修施施然一笑:“因为我体谅他累。”

  黄少天果断不信:“滚滚滚!”

  其实理由很简单,因为苏沐秋强调他负责煎了鱼煮了晚饭,基于分工,叶修可以选择睡沙发或地板。而他昨天又睡的早,等叶修满头大汗地将小兔崽子洗干净了吹干毛,苏大帅哥已经在自己被窝里睡的颠三倒四,铲也铲不起。

  叫醒睡梦中的苏沐秋让他去睡沙发,叶修还没兴趣做这个死。

  话又说回来,这年头的兔科生物都怎么回事?随便一长就是一米八多,长的比狐狸比花豹都还高,大长腿一伸,要跑要跳要踢要踹都轻松至极,上次局里测体能居然跑得比羚羊还快,天理何在?

 

  叶修分了会神,突然感觉尾巴凉飕飕的,扭头一看,小朋友就坐在他椅子旁,抱着他的尾巴咬,咬的不亦乐乎,口水沾的毛皮蔫蔫不起。

  “这只小兔子不得了啊!这么小就知道肉食的好处了。怎么样是不是看这只狐狸特别欠揍,恨的牙痒痒的,很想拿来磨牙啊?”黄少天嘻皮笑脸地说完,回味自己说出口的话,忽然犹豫道:“诶,不是啊我说,兔子会不会磨牙?兔子需要磨牙吗?……不对不对,兔子有牙吗?不吃肉的动物需要牙吗?”

  叶修嗤笑:“少天啊,你这话被沐秋听到了,他今天就让你知道被穴兔咬断喉咙的花豹是什么感受。”

  黄少天一悚,脑中浮现某位兔强权主义的代表人物,反射性摸了摸危在旦夕的脖子,炸出一身冷汗。正拽过自家炸了毛的尾巴安抚时,就瞧见叶修弯下腰,“你看你,吃鱼就算了,吃狐狸算什么?……嘶,别咬别咬!好好好,就当你有反扑天敌的伟大志愿好了,你咬尾巴算什么呢?啃一嘴毛什么乐趣?”

 

  叶修不怀好意地单膝蹲下,微微眯起眼,与小兔子四目相对,咧出银亮冰冷的笑容。

  “还是,草食的小家伙,你不知道掠食动物都从哪里下嘴啊?要不要我教教你?”

 

  小兔子闻言,直竖的耳朵抖了抖,啊呜一声放开叶修的尾巴,紧捏着被嚼的湿呼呼的狐狸尾巴,挺直小身版,脆生生地大喊:“红烧牛肉味!”

  黄少天再度炸出一连串杀猪头踩猫尾的惨烈笑声,砰砰拍着前台桌,好半天才哆嗦着,对满头黑线的叶修道:“你、你……哈哈哈哈哈,哎呦我去,红烧牛肉味的狐狸尾巴啊!老叶你这是昨天吃泡面翻了满身泡面汤,还是干脆带着调料包去泡热水澡了啊!我豹生中就没听过比这更傻逼的事哈哈哈哈……”

  

  “……”叶修再次将尾巴尖从把它当成奶嘴在咬的幼崽口中夺回,不顾小兔子哇哇叫着,将尾巴高高竖起,确保小朋友够不着。

  可这真是相当违背天性的动作,不管何时何地,无论任何品种的狐狸,基本上尾巴都是垂在身后的,最多也就是与地平行,尤其以叶修为最,大尾巴终年懒洋洋地垂着委地,如今愣是将尾巴竖的跟标竿似的笔直,他路都不太会走了。

  于是叶修平衡感失常,不小心抬腿猛踹了一脚市警局的前台,高邦靴轰的狠踩了个黑脚印在上。

 

  黄少天一看宝贵的办公地点被其他生物留了这么大印子,笑声一止,危险地向叶修看去,指尖微勾,想让他晓得豹在食物链上的地位,就对上一双与苏沐秋有几分神似的眼睛。

  小兔子被叶修双手撑在腋下,举高高,水汪汪的无辜大眼睛盯着他,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上,嘴唇微微噘起,无辜到了极致。

  ──好吧,除了苏沐秋以外,黄少天见过的所有兔科,其实都是这样的唇形。

  可是,对这小不点,他要真揍下手,就是丧尽天良了……

  “豹葛格,你刚才是想打我吗?会痛痛……”他奶声奶气问道,还强调了豹这一事实。

  不远处,带着文件经过的唐柔脚步一顿,克鲁格母狮的目光一下子扫了过来,尖锐至极,直戳黄少天背脊。

  刹那间,黄少天彷佛瞬间置身远古,非洲的大草原上,母狮群虎视眈眈地包围了朝幼狮伸爪爪的懵逼小花豹。

 

  黄少天立刻弯腰鞠躬,开了瓶可乐,恭敬地呈给了小祖宗。

  小祖宗心满意足地喝起汽水,不闹了,大喊一声谢谢少天哥哥,唐柔才笑了笑离去。

  黄少天又能感受到现代文明的美好了,深深呼吸着市警局并不清新的空调气,倍感心矿神怡。

  叶修笑眯眯地将小兔子放下,小朋友一坐好,那副讨巧卖乖的神情立刻消失,摊进沙发,喝可乐,流畅至极地完成由他爸转换成他爹的过渡。

  “我说老叶,这小朋友果然是你跟老苏的崽吧?我靠这小家伙这么能闹,外面看上去像只乖乖小兔子,内里藏的根本是老奸巨猾的狐狸啊!你俩生就生了,干嘛这么见外,满月周岁也没找咱们去喝酒,啧啧啧,没同僚爱啊。”

  叶修同样摊在椅子里,累得说不出话:“真不是,昨天第一次见,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黄少天马上转向捧着汽水瓶子的小兔子,兴致勃勃道:“哎呦这也是,来来来小兔子,快告诉你黄少天豹哥哥,你姓叶还是姓苏啊?几岁?哪一个是你妈妈?”

  小朋友松开一只爪子,在黄少天面前摊开掌心,黄少天乐了:“五岁?五岁了啊这么大了,这么说来老叶你跟老苏在一起搭档没多久就赶着生了?哎不对,算算那时候你们还没住一间宿舍呢,难道是出门在外某一天某一夜某一场啥啥与一段难忘的感情,干柴烈火的来一发……”

  “少天,你不去当编剧太浪费才华了。”叶修道,捏了捏小孩的耳朵,“不过,五岁的兔子才这么丁点大吗?我怎么看他像是四岁多而已?”

  黄少天啧啧:“你听听你听听,兔歧视,货真价实的兔歧视,信不信老苏让你知道兔子咬断狐狸喉咙是从哪里下嘴?”

 

  两位成年人对话中,小兔子再度用力挥了挥五根手指,引来两人注意力后,摇头道:“我不是五岁。”

  “那你比个五是什么意思?”

  “是我的名字呀。”

  小兔子眨巴眼睛,“爹地叫我‘叶五冠’。”

  黄少天:“叶、叶叶叶、叶……五……冠……”

  黄少天再度豹笑。

  叶修掩面,只想扔下豹笑不止的冷血同僚跟小五冠,哪怕出去当个交警,开开违停罚单也好。

  他这点小小的愿望,显然上天是不会让他如愿的,装死没一会儿,黄少天笑声未停,就听一道熟悉的嗓音,疑惑道:“叶修?……黄少,你在笑什么?”

 

  交完休假申请的苏沐秋折回来接大小麻烦,就听到这阵抓狂笑声。说起来,他能这么容易扣出两天假,还得多亏黄少天这一早就鞠躬尽瘁地制造噪音,韩局长一听就耳疼,再联想苏沐秋既然在此,那叶修肯定就是外头与黄少天胡闹的罪魁祸首,顿时脑仁疼得像是让人拿出来拧干了拍打几趟再砸回去。

  他二话不说批了假,让苏沐秋把那谁跟孩子带回家,别在警局吵闹,成何体统,劈头盖脸全砸苏沐秋了,一听那两只不知何时完全成了挂在他名下的累赘,苏沐秋霎时烦的肝疼。

  顺口叮嘱一句别喝太多饮料,一把夺过汽水瓶砸向黄少天脑门,问了问事情经过后,苏沐秋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变来变去,最后定格在相当复杂的神情,盯着遭人夺饮抱腿赌气的叶五冠。

  叶修察觉到了不对:“怎么了?”

  “他说,他叫叶五冠?”

  “这名字你不喜欢啊?”

 

  苏沐秋感觉复杂,缓缓开口道:“昨天,你洗碗的时候,我问他叫什么……他说‘爸比你都叫我苏连胜呀’。”

  叶修:“…………”

  苏沐秋:“…………”

  黄少天捂着脑门,笑到翻下桌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如今坚定地认为自己绝不可能是这小朋友的双亲之一了,因为他取名才不会这么既俗又土,反倒是叶修瞅着苏沐秋,苏沐秋瞥着叶修,都相当怀疑那是对方的品味。

 

  总之,不管是叶五冠还是苏连胜,他们都拒绝用这个名字称呼小兔子,两人一合计,很快就决定了暂用小名。

  “就叫‘君’吧,单名一个字,君子的君。”苏沐秋定案。

  叶修敲手附和:“呦,不错啊!不管是小君、君君,都挺顺口的。”

  “谦谦君子、君臣家国,君这个字寓意也好。”

  黄少天琢磨片刻,问:“哎哎哎,我说,这个该不会是五冠跟连胜取冠军的意思,然后用了冠军的军,找同音字糊弄一下吧你俩?那根本是你们取名的品味?”

  苏沐秋:“…………”

  叶修:“…………”

 

  黄少天又笑嗨了,另外两人不理会他,跟未来的君君同学确定了小名后,争执起了姓氏。

  “姓苏吧,就叫苏君了。”

  叶修竖起手:“等等,为什么不是姓叶?”

  “姓苏姓叶有差吗?”苏沐秋无语,“反正只是暂时的,你这也要争?”

  “既然没差,那姓叶吧!让他带个叶家小少爷的身分,外面就不会有人欺负他了,平时也容易点。”

  “要是做少爷这么轻松,你叶家大少怎么还来领最低工资为人民福祉流血流汗?”

  “那姓苏就比较好了?”

  “怎么不好?苏沐秋,荣耀城连三届最佳员警,占九成人口的草食动物内的标竿;苏沐橙,世界级歌星,人美歌好听,十成动物的梦中偶像……”

  “照你这样说,我可是第一只被市警局聘用的狐狸,叶秋还是第一只走到市长候选人位置的狐狸呢。姓叶多励志啊!”

  “你……”

  “我……”

 

  两人插着腰唇枪舌战,君小朋友扒回了汽水瓶咕噜噜地喝,一边看两个大人喋喋不休地吵架,从讨论到争执,激烈地辩驳着姓氏问题。

  黄少天起初还在笑,但笑着笑着,就突然觉得对话不太对劲:“你俩够了啊,姓什么无所谓吧?你们不都说了小兔子不是你们俩生的,那迟早会找到爹妈交还,你们争出高下有啥意思?而且你们……你们这样……”

  在两对紧迫盯人的视线下,黄少天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只有他自己能听见了:“咳,这样不就像真的要带孩子组成家庭了吗……你俩不是吧……我以前怎么没看出老苏老叶都是基佬?”

 

  两人没听见,从黄少天低头言词闪躲开始,就继续吵姓氏了。

  黄少天松口气,本来以为自己这句话,除了苍天大地他自己这三者以外,就没有任何东西听见了,没想到裤管被揪了下,名儿叫苏君或叶君的小孩直盯着他,一派天真单纯:“叶爹地跟苏爸比不是基佬。”

  “唷唷,你知道什么是基佬?”

  君君坦承摇头:“不知道呀。但是,他们说过‘只是倒楣栽给了一只公的’。”

  黄少天寒颤不止:“什么?他们说过这种话?!!我艹,难道还真是?!什么时候说的??”

  “在……”小朋友掰着手指头,认真数道,“在我一岁的时候。”

  黄少天顿时心头大定。他要是说昨天说的,那黄少天现在就信了,顺便三观碎裂,可是一岁?别傻了,就算他能记一岁时说过的话,苏沐秋跟叶修在小兔子一岁时绝没可能搞基,这点黄少天非常肯定。小朋友大概是连数数都还不太流利,他较真什么啊!

 

  想通了这点,黄少天心安理得坐下,给自己也开了瓶可乐,与小君碰瓶,一大一小悠闲地看着两大人幼稚的吵个没完没了。

  途中黄少天倒是问过小朋友:“哎,你自己想叫苏君还是叶君啊?”

  “唔。”几岁大的孩子老气横秋,咬吸管啜了口可乐,“这简单嘛,不管叫我苏君还是叶君,我都应声就好啦。”

  以苏沐秋和叶修的口水战为背景音,黄少天诚心赞了一句佩服,深感此子未来不可限量。

  

  两人吵不出个结论,一小时过去,终于决定做人要民主,尊重当事人意见,一齐问了君小朋友,得到姓什么都好的答案后,同样意识到吵这个实在太幼稚了。

  黄少天早就去忙别的事了,在前台里蹦的不亦乐乎,一会儿接申报电话,一会儿偷偷刷个手机,叶修摊进空椅子里,无力地挥了挥手:“行了行了,老韩把假批下来的了吧?苏同志,你带小君同志自己去玩,我等等回宿舍里补觉……”

  苏沐秋马上摇头:“不行。”

  “这不行,那不行,苏沐秋,你管太多了吧。”叶修皱了皱眉。

  “不是我要管你。”苏沐秋叹气,目光很是无奈,“你忘了我们请假的原因?这小孩只要一天寄放在警局,寄放在我们宿舍,我们就得照顾他──黄少天的屋子要打扫出来,小孩的生活用品衣服要买,他的父母协寻启事要张贴,万一待久点,我们还得联系幼儿园……你要回去睡觉?你要用哪门子时间睡觉。”

  叶修默然,摊着,痛苦着,挣扎着,在椅子里不断翻滚着,最终眼神空无,看破红尘,濒临圆寂,已经不会动了。

  

  

=

说一下,不会原样照搬zootopia疯狂动物城的物种+职位套角色,

另外苏沐秋跟judy的兔种大概不太一样。

野生雄性穴兔对兔崽非常照顾,并且除兔群领导开后宫外,穴兔是一夫一妻制。一般体型偏小。在野外极具侵略性,很凶。

不过,被人类驯化的家兔、肉兔基本上也是穴兔的一种

 

Zootopia Police Department (ZPD) → Glory Police Department (GPD)

    


   


评论(36)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