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GUILTY 序&01 (黑帮)

这是16年某个点文活动夺到名额的 踏雪尋螢 点文,条件如下:

 

 

所以会打架,不是坐在椅子上耍帅的高端洋气黑帮

所以登场角色全程兴欣

 

注意:

1. 瞎写的黑帮,狗血,逻辑只为剧情服务。

 我港真不是很懂黑帮,所以大家也不要较真,放轻松看看就好

2. 本文16年初头我已经写过一次,当时发了4章坑了,如今卷土重来,01-04重新修过,后面新写。

 开头路线为了纪念,没有大调整,就装逼,后文已经与两年前的我风格大相迳庭主要就是打架变多了

3. 全文存稿发布,短篇,5~6w/约11章完结。

 基本上已经写的差不多了!至少写好5w了!就让你们知道我也是可以填坑的!!!!

4. 每双数日晚间20:00定时发布一章,发到完。若期间有其他更新,则GUILTY顺延一回发布。




  

  叶修偶尔还会想起手腕被铐上镣铐的那天。

  

  身处这个世界,他并非从未预料到有这么一日。

  甚至可以说,他是有心理准备的。

  然而,与夜半噩梦中时不时猜测的不同,那支手铐不是沉重冰冷的铁灰色,反而精致近似某种饰品,透如水晶,给人易碎的错觉。

  他自己同样不是套着囚服,假使忽视其上的破口与血污,合身昂贵的手工西装如往日那般得体而疏离。

  

  只是,镣铐终究戴到了腕上。

  

  后脑勺被冰冷的枪枝抵住的感觉很糟,叶修垂眼,唇边依旧勾画着稀松平常的笑,彷佛事事仍尽在他的掌握中。

  “你,你们,在场所有人。做出这种事,想过后果没有?”他慢悠悠地问道。

  层层包围住他的人群缄默不语,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冷哼。

  叶修弯着嘴角,没有管那个方向,只遥望着虚空中并不存在的某些事物。

  都是过去了。

  “苏沐秋。”

  叶修轻轻扫视火拚过后的现场,弹痕处处,弥漫着硝烟味,墙角还有火焰以截断的长桌为薪柴燃烧。

  他听见自己平淡地问:“你是对面的人?还是上头的卧底?”

  身后的人笑出声来,嗓音干净,即使是笑,端着枪的手仍极稳,枪口没有一丝颤动:“我要邀请你来沐雨橙风待一段时间。”

  叶修笑:“你发邀请函了吗?邀请我要提前三个月。”

  苏沐秋手腕一动,枪口轻轻擦过叶修的发梢:“邀请你作客也要啊?”

  剧烈争斗过后,体内奔腾的血液尚未冷却,指尖却是冷的。他望着几名躁动不安的成员,没有任何指示,语气平淡:“哦?作客,不是软禁?”

  “如果你非要这么想,我也不否认。”

  苏沐秋耸肩,冰冷的金属紧压在叶修的后颈。他神色轻松闲适地倾身,以仅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量,耳语道:

  “已经结束了,叶修。”

  

  

01.

 

  “……这么说,当时是你输了啊?”

  “那家伙耍诈呢!打群架,我一见情况不好,马上跑了,让他们扑了空。”

  “哎呀,这么说不是他们?没找到?”

  “哦,那个我忘了找,只记得他们晚上吃了炸鸡桶,还都留在桌上。逃跑也不带吃的,做老大肯定没有被踢场子的经验。”

  “哈哈……”

  

  两名男子并肩一块走在街上。

  他们闲聊着,其中一人好奇地连连追问细节,而另一名染着一头金发流氓似的男子也不嫌烦,有问必答,可惜时常答非所问,令人哭笑不得,气氛倒格外闲适。

  谈话间,手长脚长的金发男喳喳呼呼的,聊个天也手舞足蹈,相较下提问者还有几分雅痞魅力,然而听到有趣处总是嘿嘿两声,分明一表人才的模样,笑出声后却显得几分猥琐。

  除了金发男连说带比的动静略大,时常吓到旁人之外,两人轻松地逛大街,与每位走过身旁的路人一般平凡无害,丝毫没有能引起注意的部分。

  

  或着说,几乎没有人注意。

  

  这条街道十分繁荣,是B市近年兴起的名牌一条街,各色精品名店林立,进出多是着装入时的白领。两人闲谈间,前方某知名品牌的分店门一开,正巧走出一大群提着大包小包的游客,妆容精致的女人们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当真是无论看起来或闻起来都很好。

  方才提问的青年笑的眯起眼,整整衣领主动上前,积极自荐道:“各位姐姐们好!欢迎来到C国!待会去哪呢?需不需要小弟带路啊?哪里好吃好玩我都瞭若指掌,跟我走准没错!不收费!”

  他这般积极,其中一位金发美女赏脸给了他一眼,自下而上从地摊鞋看到某宝爆款衬衫,随即倩然一笑:“我听不懂中文。”

  “……”这句中文倒是字正腔圆的很啊这位姐姐。

  女人扭头,继续跟同伴叽叽喳喳地拽洋文聊天,再不理会。被彻底无视的青年万分尴尬,颓着肩闭口不语,金发男猛拍他肩膀,直说‘人生何处无芳草,眼前不过一盆花’这等胡话,青年唉声长叹,拉住他停下脚步,两人缩在墙边,等那群光彩照人的女性走过。

  待人群离去后,两人却不见了。

  霎时间,街角的咖啡馆、后方报摊、自助电话亭等处忽然冲出几人,不可思议地原地打转,在两人走过的路上与消失地点来回盘查。但两名男子彷佛人间蒸发一般,竟是连根头发也没留下。

  这群身材高壮的男性气急败坏地在精品街上打转,而且全穿着惹眼的黑西装黑墨镜,一看就不好相与的气质让许多顾客频频侧目,平白招来警卫的注意。在店员机警拨通报案电话的同时,这群黑衣男彷佛潮涨潮退,转眼间撤的一干二净。

  

  一名年轻人拉低兜帽衫的帽沿,遮住阴沉沉的冷漠表情,混在行路人之间,毫无存在感地走过。他目光四下一扫,经过精品店门口时,状似不经意的略一停顿,随手捡起一张落在地上的卡片,随即泯然于人群间消失。

  

*

  

  包子跟方锐矮身钻进窄巷,轻巧地推开一扇暗门。后者顺手擦了擦边角暗刻的叶片涂鸦,这才带上了入口。

  暗门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两人知道前方是一串通往地下室的阶梯,并未摸黑前进,打开手机灯光照亮脚下,一步步朝下走。

  空洞的脚步声,与不知何来的滴滴水声叩咚回响,显得阶梯格外漫长,如直通地狱,走不到尽头。

  他们对这段路娴熟于心,耐心走了几层,途中便不继续往下,由石壁缝隙摸入,前方隐约透出光线,居然藏有一条走廊。方锐率先关上手机照明,走了一阵,在有灯光处停下。

  边上微弱的灯光,照亮一扇与阴冷窄道格格不入的奢华门扉,以及门外一位女性。那位长相漂亮,眉眼俐落的高挑美女,臂弯间挂着的银亮81式刺刀,居然没有收入护套。

  “唐姐!”方锐立正卖乖,高声问好。

  “我不是你堂姊。”唐柔说,“也不是堂妹。”

  方锐嘿嘿直笑,讨了个口头便宜,唐柔笑了笑,倒没生气。

  包子问:“老大到了?在里面??”

  包子三两步就想越过人推门进去,奈何唐柔挡住他,亮了亮手上的武器。

  “检查。”

  方锐哎了声:“知道这里的咱们几个都是干部,这么熟不用了吧?”

  “最近想杀他的人太多了……”唐柔笑。

  方锐啊了一声,暗骂自己粗心啊粗心,记起上回差点得手的人,正是伪装成了唐柔。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两人当然配合,伸手在后颈一抚,推开头发,露出发根处的刺青图案。

 

  那是与门板下方相同的叶片涂鸦,图案不过小指指甲盖那般大小,笔画简单,似乎谁都能轻易画出来。然而刺青位置不起眼,兼之用墨特殊,平时与肤色仅有些微色差,几近透明,唯有拿特殊光一照,才能照出介于翠绿与橘红的色彩。

  门上的灯正是这种,两人通过检查,走进门,唐柔紧随其后。看来他们是最后一批抵达的。

  

  此处空间极小,放了张长桌就占满大半位置,据说那群老头子不只一次提出‘这么小的会议厅衬不上我们在地下秩序中的领头地位’云云,强烈要求扩建,或弃置,要开会就到主宅。

  但他们伟大的首领屡次将提案打回票,理由还十分充足──一是没必要,不过是个偶尔用用的开会据点;二不需要,够资格到这里开会的,他们帮派就这么几只猫而已;三嘛,这象征‘一叶之秋’建成之初的艰苦时期,与前人的艰困和隐忍高度共鸣,具有历史纪念性,不能换。

  况且他们把装潢整得美仑美奂,要给谁看?

  所有未经邀请知道这个地点的人,如今都死了。

  

  会议室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柔和敞亮的水晶灯,打亮了桌面上半空的酒瓶,里头几人围在厚重的长形会议桌边,正在……打牌。

  

  方锐推开门时,主位的男子没有抬头,修长指间夹着几张纸牌,撑着头彷佛在思考下一步出什么,一双懒洋洋的黑眸淡淡地扫了过来,目光幽深不明。

  即使跟随对方数年之久,方锐仍在慑人的目光下起了一身冷汗,对方转开视线后,好半会才缓过来。

  一旁包子神经粗比电缆,什么也没想,三两下蹦了过去,连声问着你们在玩什么。

  “都来了?那就结束这局吧。”叶修把牌朝桌上一甩,与他打牌的两人当场变了脸色。

  魏琛不可置信,抱头大喊:“我艹,这怎么可能!叶秋你铁定出千了啊!”

  “你看到了?”

  “谁不知道你赌博特别厉害?我哪看的出来?!我只知道你这手牌不合理,所以你肯定有出千!”魏琛严肃道,“小乔你赶紧给老夫撑腰,他这是明摆着要欺负咱俩了。”

  忽然被点名的乔一帆愣了愣。

  “……呃,第五次抽牌的时候,好像有牌被替换……”乔一帆低声说着,回忆片刻,伸手想去揭牌确认。

  叶修指尖规律地敲击着扶手,闻言两条长腿一跨,惬意地在桌面上交叠,鞋跟叩的一下,满不在乎地压住了散落一桌的扑克。

  “哦,这是说我有作弊啊。”叶修笑了笑,“要检查吗?嗯?”

  乔一帆噤声,不敢说话了。在他没看到的地方,魏琛略显遗憾地轻轻摇头。

  “胆量还得再练练。”叶修说,“多跟着老魏,从他那里分半勺厚脸皮就够你用了。”

  魏琛竖某指,大声骂靠,其余人噤若寒蝉,叶修把牌一推,叩了叩桌面:

  “行了,都来坐下开会,别一副看到蛇蝎猛虎的模样啊!”

 

  方锐赶紧拉着包子坐下,而刚才本来在叶修手边的乔一帆,也起身寻了个长桌靠末的位置,与主位拉开距离,转眼间叶修身旁全净空了。多年来,他们早察觉自家首领不喜欢别人杵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最好自己背靠三米厚的铜墙铁壁,确保所有人都在眼皮子底下。

  魏琛转着眼,“就这么少人开会啊?”

  乔一帆连忙解释:“前辈,今天是干部会议。”

  “干部会议?”魏琛惊讶了,“唷,这是吹什么风啊!”

  “方锐跟包子有消息公布。”叶修咬着烟,没点上,“包子,你先来。”

  “报告老大!我按照收到的情报,带着小弟们一间一间上门闹场子了!”

  包子报了几个B市的小型帮派势力,并开始一处处钜细靡遗地细说:“……三花巷的秃头佬那里,他们昨晚都在吃外送炸鸡桶,那个香的,我都听到小弟里有人肚子饿了,出来的时候,我也拿了一只鸡腿走……他自己在房里抱着两个女人,我带着小弟们冲进去的时候,他吓呆啦,我就问‘你有没有偷偷贩毒’,他说‘没有没有’,然后我……”

  叶修打断包子兴奋的回忆:“有什么发现?”

  “没有。对不起老大。”包子垂头丧气。

  “没关系,你做得很好了。”魏琛安慰道,“B市毕竟是咱们的地盘,他们哪敢真的在这里倒腾那些,这不摆明捋虎须么。你叶秋老大只是想让你去敲打一下他们。”

  叶修点头,算作赞同魏琛的话。

  接下来,方锐不等叶修的目光转向他,便主动接上:“我倒是有消息。这次不得了啊!你们猜猜我查到了哪?居然是H市!他们那不是出了几个新势力嘛,势头挺猛。对了,其中有一个叫橙风的,他们BOSS据说是个超级美女……”

  叶修笑道:“橙风?蛋糕店?怎么没买一份回来开会时发啊。”

  “这年头的帮派,净整些风花雪月的名字,有没有混黑的自觉……”魏琛无语。

  方锐:“全称是‘沐雨橙风’。”

  叶修接过方锐递给众人的资料,可有可无地浏览起来。

  方锐补充道:“说起这沐雨橙风,业务范围还跟咱们一叶之秋挺像。”

  在场资历最浅的就是乔一帆,他这一听,不禁回忆起他们帮派的性质。

  

  他们所在的帮会,有个非常文艺的名字。

  一叶之秋。

  这个名字清新的实在不像黑道帮派,甚至还有错别字,但曾经笑话过他们帮主大字不识一个的人,在一叶之秋壮大后,已经一个不剩,成了他们帮会的养料。原先的一叶之秋,已经是十分显赫的地下势力,在目前的首领叶秋上位后,俨然成为C国内庞大的黑暗帝国。

  他们创立的早,经历过一段战乱时期,氛围中自有一股匪气在内。以B市为大本营向外扩张势力的一叶之秋,由赌博和烟酒走私起家,勒赎、绑架、人口偷渡、高利贷、证件造假……样样都沾。

  他们甚至走私军火。

  

  各地盘据的旧有势力,不是臣服于一叶之秋,结为副属同盟,就是被一叶之秋碾碎,直到不成威胁或瓦解。而那些小势力,只要行事不出格,不踩上一叶之秋的底线,他们倒是不管。

  而方锐此时,自然不会提H市诸如宏泰吴老、埋骨堂、神奇帮那些已经归顺的势力。

  叶修扫过最后几页,正是方锐提到的新势力:沐雨橙风。

 

  “人家帮派的老大好像是位漂亮姑娘,帮里气氛很好。听见过的人都说那是他们的公主殿下。”方锐说道。

 

  这个帮会发展极快,同样是什么都干,但或许人脉和力量不足,目前倾向技术、科技的部分,诸如监听监视、信息情报买卖、电子诈赌甚至系统入侵等,相当有胆气,不过一直拿捏着限度,这才没被大型帮派一下碾没了。其中,以身份造假技术最为出名。C国内没多少人知道的帮派,反而在海外时有耳闻。

  

  而一叶之秋与沐雨橙风最大的共同点,就在他们都对毒品表现出深恶痛绝的态度,不仅管束着自己人不碰,也制衡其他帮会偷运毒品入国。

  尽管如此,两个帮派都扎根黑暗,与沟鼠同流合污,并无高尚一说。

  它们都有罪。

  

  然后,就没了。

  

  叶修翻了翻,还真没了。仅有薄薄半面纸的情报,没有人数、没有势力范围、没有帮派首领的照片,姓啥名啥都没个说法……相较之下,前面几个H市势力的调查资料,详尽得夸张,诸如上了年纪的宏泰帮吴老近半年上了几回酒店、去医院动了心搏器手术耗时多长型号为何,全都列举出来。

  包子还把资料卷成了筒,眼睛对过去试图看出隐藏内容。

  “让你搞情报真是屈才了。”叶修笑,随手一弹纸面,瞥了眼方锐。

  方锐完全明白,这是暗示他别再整这些没意义的八卦小报,否则他们老大会让人掐着他的领子,扔到花边小报社去燃烧余生。

  “当然还打听到了别的。”方锐信誓旦旦。

  “很好,我们知道H市多了个新势力。然后?”叶修说。

  “别急嘛!重点在后头。跟你要咱们调查的事情有关。”

 

  方锐又翻出一张资料。

  这次,他只递给叶修一个人。

 

  叶修不语,展开那张薄薄的纸,目光闪动,半晌微眯起眼,将这张纸传给魏琛唐柔等人,让他们自己看。

  纸上的内容不多,只是很简单的画着几个表格,各色线条高低曲折,仅有一橙一红两条线,不约而同呈现稳步上升趋势。橙色线,是沐雨橙风的整体情况。

  而在一叶之秋紧迫盯人的关注中,红线竟然能每月提高超过三个百分点。

 

  ──H市的毒品流通率。

 

  魏琛以眼角余光偷偷注意叶秋,后者低垂的眼帘下,透出几许凛冽的寒光。

  禁毒,实际上并非一叶之秋的底线,而是叶修的。

  他想起数年前,被拉入帮会时,就曾问过对方为何如此抵制毒品,毕竟黄赌毒不分家,来钱快,总会有人不要命去干这档事。何况堵不如疏,以一叶之秋的能耐,消灭毒品做不到,进行限制倒是不难。

  当时叶修怎么回答他的?

  ‘我不能。’

  

  方锐将沐雨橙风与毒品大幅流入的情报放在一起,只代表他在怀疑一件事。

  这个新帮会,很可能是阳奉阴违,明面上紧紧跟从一叶之秋的规则,私底下则利用他们与海外势力的关系,暗中走私毒品。

  其他四人还挤在一块讨论,为了给他们腾出空间而后退几步的乔一帆抬头,碰巧对上叶修的眼神,顿时心里喀噔一声,面上血色退的一干二净。

  “……您还好吗?”乔一帆鼓足了勇气,开口问道。

  叶修留意到这名年轻人脸色发白,放缓了目光,朝对方懒洋洋地笑了一下,嘱咐乔一帆安排到H市的车票。

  

  “在我的眼皮下贩毒,这位公主殿下胃口真大,勇气可嘉。”

  叶修低笑,转着手腕,勾起挂在一旁的呢子大衣起身,跨出了步伐。

  “我去会会对方吧。”

  

  魏琛一愣,连忙望去,就见深色大衣的下摆晃过门边,叶修的背影已然消失在门外。

  埋头假装专注于讨论的方锐嘀咕:“黑暗秩序的无冕之王亲自出动了啊……”

  “你少说那些小报副标似的评语,小心他事后整你。”

  魏琛揉着脑门,看向身旁其他一无所觉地认真讨论毒品问题的几人,再又想起叶修的神色,禁不住叹了口气。

 

  “……这是要变天了啊。”


评论(44)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