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GUILTY 02 (黑帮)

← 序&01  /  tag: #伞修-GUILTY

闲着跟风开的提问箱



02.
  

  几天后,叶修只身踏上通往H市的路途。

  他独自一人出发,其他人则分散在不同时间、以不同方式前往H市。为了甩掉各方势力派来暗中跟在身后的人,乔一帆替叶修安排了迂回复杂的路线,他辗转几处,足足花上两天,终于到达H市时,已经是下午时分。

  叶修拉着背包,着装轻便,像个自助游的旅客那般东走西逛,时不时停下来看看风景,甚至还应一对小情侣的请求,帮他们喀嚓喀嚓拍了几张合照。

  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路后,他摸摸裤袋,无奈地发现烟抽完了,只有打火机孤零零的躺在那里。

  此刻他早就走出好一段距离,离开市中心来到僻静的老旧街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叶修转了一会,好不容易在几条街外找到小卖部,手插裤袋晃了进去。

  

  平常日下午,大多数人都在忙着工作赚钱,店里没什么人,与破落小卖部格格不入的年轻女店员干脆缩在柜台后,心不在焉地刷着微博。即使客人上门,迎接叶修的只有电子女音刻板的‘欢迎光临’,店员连眼神都欠奉。

  叶修的视线没在那位没精打采的店员姑娘身上停留,迳自绕了半圈,店面小的可怜,商品种类却多又杂,老板充分展现了把小卖部当大型卖场布置的崇高理想,导致货架间的过道又挤又窄,叶修甚至撞到了一名在挑冷饮的青年,遭人扔了白眼,只得抓着脑袋连声道歉。

  可惜他左翻右看,就是没找到烟。

  到柜台一问,店员姑娘才不耐烦地抬抬眼皮,指着身后一溜各式香烟,问叶修:“哪一款?”

  “就那个,左数第三款。”

  叶修在身上摸了一会,没想到将裤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倒出个子,连钱包都不见踪影。思忖着会不会收到背包里了,拽过来又是一阵翻找,可除了掩饰用的零碎杂物、衣服之外,愣是连张以备不时之需的钞票都没有,只找到不晓得有钱没有的银行卡。

  店员姑娘低头,忙碌于转发消息:“小额交易,不刷卡。”

  叶修无奈:

  “姑娘,这事能不能通融下啊?”

  “…………”

  “看在我大老远从外地到H市旅游的份上?烟瘾犯了没烟抽,这多痛苦啊!妳感受感受?”

  “不吸烟,没法感受。”店员姑娘冷脸反扔一句,“对了,你知道二手烟对人体的危害有多大?致癌率多高?”

  “……”叶修开了空头支票,“我保证抽完这根马上支持绿化。”

  叶修笑容诚恳,好话说尽,只收到店员姑娘斩钉截铁的一句‘不能’。叶修一噎,迟迟说不出话来,转为又问:“这样吧,妳知道附近哪里可以取款?”

  “没有。”

  “是吗。”叶修苦恼地摩娑唇角,指尖无意识敲打柜台。

 

  那细微而规律的声响,初时并不引人注意,但十几秒过去后,店员心头莫名惶惶不安起来,玩手机的动作一顿,暗自瞥向了叶修。

  叶修的长相绝对算不上有侵略性,模样不差,但也仅仅是不差,要说离印象深刻俊美至极,仍然差了段距离。更别提这次出行,为求隐蔽,并甩掉跟在后头的尾巴以,他装扮上刻意做了掩饰,一身平价成衣,站在柜台前就是个普通人。

  可这一望去,店员愣是有些怀疑起自己的第一印象。

  因为这个人,似乎有哪里不协调。不知是眼眸太深,漆黑的见不到底,还是那双堪称完美的手太过苍白。这人身上有什么直教人心底发颤,不寒而栗。

  出于说不出来的直觉,小姑娘面上不动声色,迟疑着,悄悄将手摸到了柜台下方的通报铃,可就在她摁下前,那名男子的目光冷不防扫来,探究地看了她几秒。

  “……?”

  叶修笑:“嗯,小姑娘直觉挺敏锐的。”

  店员呼吸一滞,指尖蓦地打起颤来。

 

  对方身上,有种少见的不容拒绝的特质,一旦意识到了这点,便令人产生强烈压迫感。

  为什么刚才没有注意到呢?她心慌意乱地想着。

  叶修微微笑着,目光紧锁着她:“妳……”

 

  就在这时,一只手臂擦过叶修身侧,挟带着若有似无的硝烟味,在柜台放下一罐热奶茶与纸钞。

  “没带钱就别买了,为难人家姑娘算什么事?”一道声音说,“喏,跟那包烟一块算钱吧。”

  叶修一怔,望向身侧冷不丁出现的手臂,反射性朝旁挪了半步,侧身对着柜台,给人留出空间。店员姑娘倒是大大松了口气,生怕人反悔,飞快给商品结帐。

  匆匆一瞥,只记得那位陌生人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身形颀长,很有存在感,他不该没留意到对方。叶修仔细回想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竟是不知对方何时接近,好半天才记起那是早他几步进店挑冷饮的人。

  “谢谢啊,没带够钱。这位兄弟,你留个联系方式?”叶修笑,“之后十倍给你打上。”

  听起来也太像开玩笑了吧!店员姑娘暗自想到。

  显然那名青年同样如此认为,满脸莫名其妙地瞥了眼叶修,却没有扔下一句“免了”就拎起饮料走人,反而报了一串十几位的乱数给叶修:“行啊,记得十倍打进我帐户。”

  叶修愣住,脑子里还无意识地转着他说的到底是1021开头还是0121呢,对方已经一摆手,从容离开了。

  望着青年手里提着的琴盒,叶修摸摸鼻子,思绪在脑中一转,带着烟跟了上去。

  

*

  

  叶修踏出小卖店后,直接绕到后门避风处,熟练地取打火机点烟抽上一口,感受热烫的烟气在肺叶里绕了几圈,才舒爽地吐了口气。

  他叼着烟,缓步朝不远处的长椅走去。

  小卖部后头是一片小小的绿化区,城市美化算不上,但维护还行,绿意盎然,看着倒也舒心惬意。左右无人,叶修一面看看花草树木,一面大口吞云吐雾,而刚才那位青年就坐在不远处长椅上,正捧着奶茶罐子暖手。

  

  藉着午后阳光,叶修大方观察起来。

  那名青年眉眼舒展,不晓得是在思考抑或发呆,像是学生模样,沐浴在日光下,显得长相好看的过分了,光凭脸就能稳稳拉住仇恨,更让人咬牙切齿地是,对方即使坐着也能看出那货真价实的大长腿。

  叶修打量着青年手边的琴盒,主动凑了过去,没料到不过迈开半步,对方便敏锐地望了过来,一双浅色的眼眸看似疑惑,拿着饮料罐的指尖却不易察觉地动了动。看到那手指挪动的姿势,叶修眉头一挑。

  “呦,又见面了。真巧啊!”

  叶修招呼着,直接坐在长椅的另一头。

  长椅并不宽,两个人坐还算有些空余,他们中间正夹着那只琴盒。

  面对叶修热情的招呼,对方置之不理,只是用看神经病的表情睨了他一眼。叶修不以为意,自顾自地接话题:“看你带着琴,学音乐的?看不出来还是个文化人。”

  不知道是不是叶修这话损的厉害,对方眉头一抽,这次倒是回答他:“带着琴盒就要会音乐,你这是什么逻辑?”

  “这也是看气质的。有的人呢,提着这么高档的琴盒,会让人怀疑是小偷,我看你相貌堂堂,说不定是街头卖艺的嘛。”

  “谢谢,我知道自己很帅。”

  听见年轻人无视话里微妙的嘲讽,从容自若地回答,叶修带上几分饶有兴致的神情。

  “难道是散步?带着小提琴出来溜,好别致的兴趣。”

  “我就是出门跑腿,去取这件提琴,不行吗?”

  叶修深深注视对方数秒。

  他的视线太过探究,几乎令人不安。可青年不为所动。

  “是吗?”

  “不然还能有什么原因?”

  “不,只是你看起来像是……家里最后一个才会被叫出去跑腿的人。”

 

  青年缓慢转过了眼,豪不避讳地与叶修对视数秒,最终率先挪开目光,手撑着长椅椅背,继续喝热饮:“那是你眼力不好。”

  叶修笑了笑:“我对乐器还算了解,能不能借我看看这只琴?”

  “不能。”对方果断回答,“这东西可金贵了,万一碰坏,你也打算十倍赔偿?”

  “这么宝贝?”

  “这是要送人的,绝对不行。”

  “是吗?但依我看,你自己倒是用过了嘛。”

  面对青年的目光,叶修笑意不减,没有解释,竟直接伸手去碰。

  琴盒是纯手工制,表面光泽平滑,质量与做工上乘,光就外观来看,确实能感觉到这件物品的价格不斐。然而叶修探手过去的动作,没有半分犹豫。

  对方指尖几不可察地动了下,最后并未出声阻止,只观察叶修打算做些什么,而叶修也没有冒然打开琴盒,仅是随意地摸过琴盒下方。那里,沾着零星几点细微的褐色污渍,极不明显,至少他一路走来,没有任何人留意。

  青年略一顿,目光顺着叶修的指尖一路向上,与他四目相对。

  那双手指间夹着烟,白色的烟雾沿修长的手指缭绕而上,将叶修三分神情隐没,波澜不兴的黑眸依旧清晰。

  

  “其实我家里也有人在这间店订制过琴。”叶修笑道。

  青年一眨眼,好奇地朝他歪了歪头,叶修便继续说:“是个不正经的家伙,人生志愿是写花边报导。他买了把提琴讨好姑娘,不过那姑娘是弹钢琴的,也不想收他的礼物,当场拒绝了。那把琴后来一直扔在杂物间里。出于好奇,我打开看过了,琴本身的工艺不错,但是他们配套的小东西烂得要命,真要送,我建议你换一换。”

  青年目光幽幽地盯着他一会儿:“好吧,你真的懂乐器。”

  “我呢,现在是干屠户的,专门宰牲畜──这是血迹吧。”叶修捻着指腹,一语挑明,“有些东西,无论再好,只要沾上污点,就没了价值。你说是不是?”

  青年不置可否,拿出方才店员给的纸巾一擦,就将所有污迹拭去,淡然道:“东西没有问题,污渍都是外头溅上的,清干净就是了。”

  叶修一笑,抬手吸了口烟,冲蓝天白云吐著烟圈:“这看法挺有意思的。”

  青年啜着热饮,含糊道:“正常人都会这么想。那是因为有些人大手大脚惯了,没法动脑子想想锈斑是从哪里起的,全以为混做堆砸了就了事。”

  “呦,口气挺大。那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人说不定有游戏规矩要遵守?”

  青年眼神微妙,偏头看向叶修。

  叶修半个人歪在椅背上,神态慵懒,不疾不徐地吐著烟,仰起脖颈时,下颔到颈侧的线条显得流畅好看。黑发零碎地搭着,歪过头就能看见后颈,很干净,任何细微的痕迹都没有。

 

  他的目光不过在叶修的后颈上多停留一瞬,叶修便畏冷似地缩了缩肩膀,拉高衣领。

  “嘶,好冷,真的要入冬啦。”

  青年模棱两可地应声,摸着饮料罐的边缘:“不知道今年会有多少人冻死。”

  叶修起身合拢外衣,随手按熄烟时低笑一声:“你看起来是个聪明人,那你该晓得,谁会被冻死,而谁不会,要看他们是不是非选在大雪天剥光衣服朝门外跑,因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哎,我该走了,这个多谢你啊!”

  说完,叶修扬了扬烟盒,随即双手插入大衣口袋中,迳自离开了。

  

  他离开后,苏沐秋独自坐了几分钟,感受着秋末冬初的寒风刺骨,喝光了奶茶,最后手一扬将空罐叩咚投入垃圾桶,抚开刘海一笑,悠闲地从外衣口袋里摸出一只陈旧的皮夹。

  皮夹并不是什么高大上品牌,但针脚细密,翻开皮夹的内层,稚嫩的笔迹写着一个潦草的‘叶’字。

  “有意思。”苏沐秋回忆方才意有所指的对话,一边取出皮夹里的东西。

  里头只有几张小面额的纸币,少许零钱,还有一张证件。

  他指尖一抚,摸过了姓名栏,读清了上头的字。

  “……叶修?”


评论(30)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