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支配异世界的前斗神大人初次降临-06

因为今天更了这个,所以GUILTY~~顺延~~

和  @似离 的联文

← 01 02 03 04 05 / tag:#异世界的甜点王



 

  甜点师的灵魂是什么?

  苏沐秋知道他制作的甜点少了点东西。

  曾几何时,他也不过是只能分出好吃、不好吃的普通人,如今他能够更为细致的分辨食材,分辨制作者的技巧,分辨什么是好吃的,而什么,是有机会登上巅峰的。

  他尝过数年前,由叶修亲手制作的甜点一叶之秋。那时的他震惊地想着这是无法由他人重现的甜点。无论再多人通过食谱制作,那永远只会是属于叶修的东西。

  可是,苏沐秋仍然不知道如何才算是有灵魂的甜点。

  他默默地想着。

  假如是有灵魂的角色,有灵魂的自制装备,说不定他还多知道一点?

  

  

  他想着想着,忽然咚的一声撞到了头,听身旁的黄少天一阵夸张的哈哈大笑,不小心睡着的苏沐秋抹了把脸,疲倦欲死地瞥向窗外,黑沉的夜色下,景物模糊地飞逝过去,只见一栋栋的建筑跟一堆堆的树,一时看不出所以然。

  “我们到哪了?”他问。

  黄少天笑够了,摘下耳机答道:“别急啊老苏你还能多睡会,到B市至少还要三个小时。”

  “……什么啊,才过了一半的路程?”

  苏沐秋嘀咕,翻起手机瞥了眼时间,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他问黄少天借了充电宝,这一醒他已经没了睡意,索性抽出椅背后插着的购物导览翻阅:“这还算高铁?H市到B市居然要六个小时?”

  黄少天啧啧出声:“老苏,你是大少爷啊?只搭过飞机两小时直达是吧?什么这还算不算高铁,当然算了,要不是抢到了高铁票现在咱们不知道才到哪呢!而且这是软座,腿酸了还有空间起来走动走动,不然现在就是十几个小时的硬座或硬卧的纠结,想上个厕所都要穿过人山人海……”

  “我知道,我搭过。有阵子常常来回跑。”苏沐秋摆摆手,顺势借黄少天的手机,察觉已经是晚九点多。

  抵达B市,大概将近半夜了吧。

  苏沐秋想着,一旁黄少天问出他正思索的事:“到B市之后,今天咱们估计也见不到叶修了,估计只能找地方凑合一夜明天天亮再联系微草那边。老叶这家伙,没有手机是活在原始时代么?对了,你说微草那边告知‘叶修被攻击了’是什么意思啊?他被人揍了?”

  苏沐秋摇头:“就是因为微草说的含糊,我们才会在这里。”

  “唔。说的也是。”

  

  苏沐秋和来H市巡视分店的黄少天、王杰希碰面,并在蓝雨集团旗下的新品牌Blue Rain's甜品的厨房试作了马卡龙,意外接到了叶修遭到攻击的电话。

  来电的是微草的高英杰,应该是喻文州让他打电话给苏沐秋告知一声,据说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可是当苏沐秋问了为什么受伤,以及伤势如何时,高英杰却欲言又止,仅说是手指弄伤了。

  同样在厨房里黄少天问的却是:‘不是重伤?没有要开刀?不需要住院?那老叶受伤为什么特地打给老苏啊?’

  高英杰解释:‘这是喻队长的规定。需要送医院的重大伤势,或是手部受伤,都要第一时间告知对方的紧急联络人。’

  黄少天神色一动,忽地沉默了,苏沐秋没留意他的反应,挂断了电话,‘叶修留下的紧急联络人是我’这句话不断在心里晃来晃去。

 

  等他回神时,他和黄少天已经订了车票,匆匆跳上往B市的末班高铁。

 

  他这边神游天外,黄少天却闲不住了,打量着苏沐秋,揶揄地肘了他一记:“喂喂,老苏,你对老叶很着急嘛?一通电话你就买了车票,我就没看你这么着急过。哦,除了刚开始蛋糕要烤焦的时候哈哈哈哈。你对‘朋友’都是这样啊?别瞒了,难道还怕我介意吗!”

  黄少天开始一一列举苏沐秋如何在意叶修,他亲眼看到的加油添醋地说了,那些捕风捉影的他也说了,简直能生生编出十几万字的爱恨情仇。本来是想从苏沐秋这里捞几句八卦出来,没想到苏沐秋越听越沉默,最后忽然起身:“回去吧。反正到了也没办法马上见到人,小高说了伤不重,特地去一趟也没啥意思。明早打电话问问喻文州就好了。”

  黄少天惊了:“什么?就这样回去??可是他跟你……”

  “我跟他只是朋友。”

  “什么?你跟老叶真不是……那啥啊?”黄少天不相信。

  “真不是。”

  苏沐秋心烦意乱,在黄少天的连连追问下,好半天才从嘴里低声吐出一句回答:“大概是因为……他长得跟我喜欢的人一模一样吧。”

  

  一模一样?这难道不就是指他喜欢叶修吗?

  黄少天却猛然想起另一件事。

  

  这几年间,C国发展起来,开始注重各行业的品质提升,主要方法就是设立一些官方主办的大型竞赛,而‘神之领域’就是甜点行业的新竞赛名称。尽管只是第一届竞赛,但官方有消息透露出来时,甜点业界全都积极准备起来,那当然不是看中了奖金,而是出于由国家举办的竞赛,即是指倘若未来有一些国宴或招待外国来宾的场合,获胜的作品很可能被列入行列,那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大大露脸。

  所以曾参加过MOF的苏沐秋跟叶修,才会那么早就被邀走了。苏沐秋这边,黄少天清楚的很,是因为当年MOF赛事上的重大失误,以及后续没有任何亮眼表现,一些胆气不够的集团根本不敢将赌注押在苏沐秋身上。

  至于叶秋,他为何不以嘉世的名义参赛,反而私下对几分邀约答覆‘会考虑’,黄少天不知道原因,但叶秋最后选择了微草的理由之一,他倒是知道一二。

  屏除微草的报酬条件最好之类的,据说,是因为叶秋是个长年离家的B市人,他答应微草时,顺口提起过“正好趁那段期间偶尔回家看看”云云。

 

  再据说,叶修,有一个长相相差无几的双胞胎弟弟,住在B市。

  如果苏沐秋说叶秋只是朋友,而且跟他喜欢的人,长得一模一样……

 

  黄少天霎时自认看破天机,在心底邪恶地嘿嘿笑了起来,表面上却是一派稀松平常,一把扯住了苏沐秋将他拉回座位:“哎哎哎别走啊老苏,来都来了不看看人再走吗?况且车都搭一半了不可能退票,现在折回去这票钱不就白搭了吗?而且你的车票钱白搭了是自己的事,但我可是藉口顺便去B市看看适不适合展店才要到几天陪你走这趟,我要是现在半途回头,王杰希还不瞪死我啊!他连浪费材料都不乐意,这张车票可以买几袋子面粉你算算!你这回头就是陷我于不义!毫无人性!”

  苏沐秋起先还想着,黄少天根本是自己想凑这热闹才跟来的,然而这一大串话连珠炮似地砸下来,苏沐秋顿时有几分动摇,好像这直接回去,既浪费钱又冷酷无情,刻意不去看叶修又落得无理取闹。

  见苏沐秋顿住了,黄少天抓紧机会再补一计,摊开了刚才苏沐秋翻来翻去的那本导购目录,直接翻到最后几页的礼盒:“对了你看看,这个是咱们蓝雨的礼盒,里面是马卡龙搭配饼干的Sweet系列……那边是微草的花草茶叶饼干组合……要是推出个新的,你觉得什么搭配最合适?你店里的东西人气都很好啊给我们参谋下……”

  苏沐秋果然被分散了注意力,摩娑着下巴专注思索起来:“我觉得,精致的小包装甜点……还有……”

  黄少天暗自剪刀手,一面与苏沐秋积极讨论起下一季的礼盒。

  乘着夜色,这一辆末班高铁飞快地朝向B市前进。

  

  

  

  喻文州和叶修走出诊所时,叶修已经不觉得尴尬了,因为喻文州在诊所门外站定,又一次微微弯下腰,郑重地道歉:“抱歉叶神,没想到会出这种意外。”

  “没事,文州,别放心上。医生说了嘛,三两天就好了。”叶修动了动自己包起来的手指,半晌唏嘘道,“不过你们接风宴选的这螃蟹火锅,可真够新鲜的啊……”

  听叶修这般感叹,喻文州清楚再继续道歉,就是闹得气氛僵硬了,于是跟着笑道:“他们火锅用料除了店里养殖就是空运来的,一直很注重新鲜。”

  叶修干笑,心想岂止是新鲜,简直新鲜过了头,还能跳起来夹伤人了。

  

  他被绑架似的送到微草,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就连轴转,喻文州作为微草代表,展现合作诚意,带他去了B市相当有名的一间火锅。

  店面装潢气派,即使近深夜仍宾客众多。叶修是不明白夏天吃什么火锅,但那间店为了让客人吃的舒心惬意,空调放的活像置身北极,的确很有吃火锅喝热汤的气氛。

  服务员将食材一盘盘上桌,喻文州率先不紧不慢地下着料,叶修跟着放菜添肉,两个大男人都吃的没那么讲究。后来服务员又上了生鲜,一只只螃蟹整齐地码在大盘里,叶修随手拎了一只要下,没想到那螃蟹看着死透了,被人提起来的时候竟然蟹钳一挣,松脱了草绳,蟹钳一夹就狠狠钳住了叶修的手指。

  事后,经店经理解释,叶修才晓得这间店最出名的,就是生鲜全是活蟹上桌,由店里的人现场处里。

  被螃蟹夹住,最重要的就是不要甩动,慢慢放缓,让它泡进水里或八爪着地,螃蟹自然会松开,可是这一被夹住,蟹紧张人也紧张,叶修反射性一甩,事情就不妙了。

  这时去拿螃蟹处理工具的服务员赶紧跑了过来,替叶修拆下蟹钳,伤势不重,但是因为叶修甩了甩手,生生被扎出几个血口。

  叶修:“麻烦给我个创可贴……”

  喻文州却二话不说起身:“走,去诊所。”

  叶修霎时尴尬了:“别别,只是被螃蟹夹了下,大老爷们皮糙肉厚的,这点伤很快就好,谁小时候没在劳作课受点大伤小伤……”

  喻文州却拿出手机,一搜螃蟹夹伤,各种血肉模糊的照片满屏幕冒出。接着又打开了病菌感染的说明,一串串‘24至48小时内会出现肿痛、溃烂、休克……引发多脏器功能衰竭……’‘轻则截肢,重则死亡……’的字样跳入眼底,叶修眼皮一抖,又看看手指上那几个沁出血珠的小口子,还是去了诊所。

  而叶修毕竟属于正式聘雇的短期工了,高英杰在收到消息后,按照微草的规矩,找出了叶修许久以前提前签过的合约,按资料打电话给苏沐秋。

  ‘他被攻击了?怎么回事?受了什么伤?’苏沐秋问。

  高英杰卡壳,吃火锅被螃蟹攻击,这要怎么回答?他迟疑半晌,决定替叶修保留几分颜面:‘嗯……就是……手吧……嗯嗯嗯……’

  

  诊所医生倒是没笑,公事公办地消炎包扎,一切处理到位,确保他不会因一顿消夜正式退出甜点界。

  叶修感叹:“要是还有下次,不用选那么高档的店了,随便找个小餐馆吃吃就行了吧。”

  “那怎么行?”

  喻文州笑了笑,“叶前辈可是C国内唯一拿下MOF的人,再怎么慎重都不为过的。我还记得您获奖时的模样呢。”

  叶修一愣,才记起了这件事。

  没办法,对他来说,人生第一次看到MOF这个词,不过是在这几天内的事,而且是在他离开嘉世,到网吧打开搜索后才知道的。

  他实在一时间没法直接意识到‘自己’就是MOF的得奖者,也没能立刻意识到他亲手把得奖作品一叶之秋让给嘉世,是多么有气魄的事。

  

  MOF,法国最佳工艺师,这个头衔更胜米其林星等,是明明白白的实力证明。

  但国内除了业内者外,对这项评等的关注并不多,更别提新闻多半是法语,让资讯流通更加困难一层。叶修当时在网吧,仅是简略看过各项比赛简介,在几条介绍跟数年前的新闻里看见过他得到了MOF的消息。

  按照报导来看,参加MOF比赛时,苏沐秋和原来的叶修仅仅是十几岁的年纪,估计法语都不会说几个,只照着网上的‘你好=帮如何’、‘谢谢=买喝四亿’记了几个基本招呼,就敢飞往法国参加比赛,胆气过人。

  而叶修夺下C国第一个MOF头衔,苏沐秋进了准决赛,两人耀眼至极,当真是少年天才。

  嘉世之所以有胆气放逐叶修,召入中学都还没毕业的孙翔,正是因为苏叶两人珠玉在前,让不少人开始笃信天赋这种东西。

  

  然而这里的叶修,在MOF之后,却渐渐与嘉世、与苏沐秋都疏远了。

  

  有些东西,无论是他的世界,或是在这里,叶修相信,本性是相通的。

  这里的叶修跟苏沐秋,明显是认识的,并且关系相当好,否则也不会各自持有对方写的那半本笔记。然而两人却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工作,长时间以来也不在同一座城市,甚至疑似许久没联络了,否则他从嘉世离开,苏沐秋不太可能不闻不问。而苏沐橙同样未曾在他面前提过苏沐秋的事。

  如果苏沐秋不过是一时表现失常,叶修不认为自己会因此与对方疏远。

  MOF巧克力师比赛上,苏沐秋到底做了什么?

  

  “……文州啊。”

  喻文州偏了偏头,表示疑惑。

  “你说,你还记得我获奖的模样,MOF大赛时你有去观赛?”

  喻文州坦然回答:

  “有。毕竟是国内第一次有人成功入围准决赛,当时我还在蓝溪阁,尽管刚入学不久,但校内办过一个小竞赛,得了名次的五个人由校方出钱,去MOF现场参观。”喻文州笑,“……我作为垫底的吊车尾去了。”

 

  叶修点头,表示明白,随后忽然停下脚步,转过头,定定地望着喻文州。

  察觉到了气氛,喻文州跟着止步,正色起来,等着叶修的下文。

  “那,我有个小问题想问你。我不需要正确答案,也不用最佳回答,你照你的观点来说就行了。”

  喻文州轻轻点头:“好。是什么问题呢?”

 

  “依你来看,”叶修观察着喻文州的表情,“你认为,当时MOF上,苏沐秋的失误,是怎么一回事。”

 

  喻文州沉默良久。

  叶修故作随意,其实心里打鼓。因为新闻报导上尽管一再提到重大失误、国际间的笑话,但全都没有深入原因,仅寥寥几笔带过,他推测或许只有业内人士知道真相。

  可是喻文州是否晓得,以及他这种问法有没有什么重大疵漏,叶修都不敢保证。

  幸好沉默后,喻文州长出了口气,开口道:“这可能需要说上一会儿,不如去那边的长椅坐下?”

  叶修耸耸肩,顺手投了瓶绿茶扔给喻文州。

  后者拧开瓶盖,却没有喝,缓缓回忆道:“当时,MOF准决赛上,苏前辈的表情……”

  “我或许永远忘不了吧。”

  

  

  

TBC

  


评论(52)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