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我吃的cp糖发歪了 07

与  @-落殞-  的联文!Love!

← 01 02 03 04 05 06 / tag:#焦糖CP



  叶修是在一阵食物香气中醒来的。

  听着小火油煎的细微滋滋声,他嗅了嗅空气中火腿与煎蛋的香味,睡意朦胧地咂嘴,将脑袋往带着苏沐秋身上沐浴露干净气味的枕头埋了埋,半晌大大地叹了口气。

  “叶修?”苏沐秋颠着平底锅里的蛋,从厨房探了下头,“我都晨跑完上天台背了台词你还没起,而且没起床就叹气?你怎么回事?”

  “感叹自己真是人生赢家。”

  叶修双手枕在脑后,瞅向套着素色围裙的苏沐秋,那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叶修悠闲地继续说道:“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晚上还能陪睡暖床,如花美眷夫复何……哎呦!苏沐秋,你拿盐罐子扔我?!”

  打闹一番,叶修将盐扔还给苏沐秋,冲完澡顶着毛巾踏出浴室时,苏沐秋将烤面包放上桌,而时钟跳向了十二点整。

  叶修直接把盘子里摆盘好看的餐点叠成了速食三明治,慢悠悠地踱到电脑旁开机,一面问道:

  “这个时间你还在家里?我记得你今天有事。”

  “等会就出去了,魔怔今天下午开始拍摄。”苏沐秋答,顺手洗了锅子,“晚上大概赶不及回来,你记得吃饭。”

  叶修应声,打开工作用的邮箱,删了几封广告,读了一些定期问候信,接着忽然“咦”了一声。

  

  他在国内算的上小有名气,但由于一年里好几个月都在海外,所以C国这里即使发工作邀请给他,大多时候都是来自一些老熟人。现在邮箱里却有封合作邀请,来自他没见过的邮件地址。

  而且,是邀请他担任主题曲制作。也就是作词之外,还包含了作曲。

  他一直都是词作而已吧?谁会邀请他作曲?

  叶修一头雾水,吃着早饭点开邮件,霎时间被内容惊得眼花了一下。

  内文开头是很普通的问好,说明了主题曲合作邀请的内容,以及简单的要求,接着,是一大串对叶修词作的赞美之词,足足好几大段的字,欣赏之情溢于言表。

  他为此茫然无比。

  叶修有名,可毕竟是以词作出名。一般人耳熟能详的,多是演唱者或作曲,相较下作词跟新郎新娘后头的花童似的,并非词作不重要,而是人们通常只会在MV开头瞥过他们的名字,随即抛诸脑后,这就是现况。

  即使他的确是词作中相当有名的一位,也有一小群死忠粉丝,那也不该……叶修不明白将他吹得天花乱坠有何目的,要不是用词真挚,他就要当是哪个记不得名字的朋友打算来借钱了。

  叶修索性鼠标一拉,略过大段话,直接看到信末署名。

  

  “制片……林敬言……?”

  叶修脑中过了一下信息,明白了其中关节,忍不住有趣地笑出声来。

  “原来是他啊。”

  盛在培根上的煎蛋因他这么一笑,颤巍巍地从三明治里滑了出来,眼看就要砸在键盘上。

  苏沐秋顾不得解到一半的围裙,抄了盘子当即扑过来抢救煎蛋与键盘,差点把叶修整个人从椅子上撞到地面,随后夺过对方的早点,把蛋塞回去,同时翻白眼道:“我说你,吃饭不能专心点吗?键盘才换新没多久。”

  叶修眉一挑:“原来买新键盘不是因为某个人一边读剧本一边比划,不小心把汤弄翻了吗?”

  “……总之你看什么笑成这样?”苏沐秋咳了一声。

  “唔,有工作来了。”

  “什么工作?”

  “来自林敬言。就是你跟少天那部网剧《魔怔》的主题曲。”

  叶修余光刚好留意到苏沐秋眨了眨眼,嘴里无声地低语了句‘这么快’,尽管叶修偏过头时,苏沐秋已经换上相当自然的惊讶表情。

  叶修一下子意识到,是他家这位给他拉了工作。不过这不妨碍他和苏沐秋一块装作不知。

  “林制片怎么会约主题曲合作?你只是词作吧,直接约你作曲,他哪来这么大信心?”苏沐秋装无知。

  叶修跟着装:“大概是因为楚云秀吧!我记得她现在是少天的经纪人?”

  “楚……?”苏沐秋懵了一下,随即若有所思地反应过来:“哦,对……”

  

  魔怔的宣传pv发布后,网上除了对‘苏黄是真有其事or炒作’的撕逼讨论外,一部分话题围绕着为何选了苏沐秋跟黄少天两人当男主角。

  而后续几个在魔怔第一次放出影视签约消息时,被看好竞争角色的演员发布的微博中,隐约透露了魔怔并未公开海选,这两人是内定的,更是让这讨论出现许多论点。不过作者本人大力支持了苏黄饰演角色,因此基本上大多视为这是作者指定演员。

  然而实际上,作者在影视签约后,能影响的部分很少,掌握资金的制片跟主导全剧风格的导演,才是重中之重。

  其中,制片林敬言,曾经在数年前一次访谈,提过自己是影后楚云秀的粉丝,欣赏她的演技与张力云云。

  苏沐秋和黄少天这俩之前仍停在半紫不红阶层的小明星能被内定,多半和楚云秀的人脉以及金牌经纪王杰希的手腕很有点关系。

  同样的,因为楚云秀,林敬言对叶修的加盟积极地表示了期待欢迎。

  --楚云秀几部至今仍偶有人提起的电影,包含了让她拿下影后的作品,词作刚巧都是叶修。

  那部让楚云秀抱走小金人的电影,主题曲由她本人演唱,于同届被提名最佳音乐奖。尽管可惜仅有入围,但‘能入围’这本身就是认可,一般都记得作曲是海外一位成名已久的音乐家,而忽略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填词叶修。

  从这个层面来看,不仅苏沐秋、黄少天,甚至他也算是走了关系才顺利接到这次邀请了。

  

  叶修摆出无辜的表情:“不过,也可能是我身上才华出众隐藏不住?你的制片很有眼光嘛。这才回国几天呢,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而且还从我的词作里看出了谱曲天赋,这就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道理?啧啧啧。”

  听他沾沾自喜地大肆吹嘘自己,苏沐秋在鄙视地大喊‘那是我给你推荐好不好’以及揍他一顿间犹豫,与此同时有些郁闷地察觉,叶修这小模样让他心里涌过热流,很想摁到床上日到腿软再说。苏沐秋自暴自弃的想片还没拍他就魔怔了。

  不过时间紧迫,要揍他还是干他都不够,苏沐秋只好冷哼一声,转头将炉子上的红豆汤装进保温壶里,一边故作随意道:“反正这个机会来的正好,魔怔我是主角之一,肯定能大卖,到时我在宣传上带你几句……你不是还没忘记用音乐统治世界的中二梦想?正好实现一下。”

  叶修一愣:“啊?什么,实现……”

  苏沐秋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到窗边朝下一看,来接他的保姆车已经停在楼下,他再度扔了句“准时吃饭!”,招呼也不打一个就提起保温壶和背包冲出家门。

  在电脑前抬手作了个要抱抱姿势的叶修顿时觉得自己很傻。

  他缓缓放下手,转回屏幕上的那封信,点开回复。

  这时,乒乒乓乓的脚步声再度响起,苏沐秋砰的一声开门,大步流星地走向挑眉问他忘了带什么的叶修,冷不丁牢牢抱紧了他。

  “苏……”

  叶修怔然,不愿意承认被这种苏沐秋演了上千次的狗血剧剧情搞的心跳快一拍的人是自己,尤其在他意识到苏沐秋不是特意回来抱别,只是想翻被叶修挡住的另一边抽屉的时候。

  “我找找……行了,在这里!”

  苏沐秋揽着大型障碍物伸长了手翻抽屉,嘀嘀咕咕地翻了一会儿,接着开心地翻出一大叠纸拍上叶修胸口,然后在又一次响起的手机铃声中一招手,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苏沐秋扔给他的是一整叠手写的曲子,那是叶修自己的字迹。

  “他以为这是我的梦想?”

  叶修抱着苏沐秋拍到他怀里的一沓谱纸,神色有几分哭笑不得,然而随着他翻起了那叠曲子,表情缓缓地温和下来。

  他摸了摸每份乐谱右上角写着的日期和地点,很清楚这个纪录不是他的手笔。

  “不过,既然是你的邀请……”叶修指尖抚过因时间而模糊的字迹,笑了一下,“我就接下啦。”

  

  

  *

  

  苏沐秋抵达片场时,现场人员正热火朝天地准备着,几个古色古香的布景已经搭起,数盏大灯敞亮,他清楚感受到魔怔即将正式开拍了。

  苏沐秋心跳有些加快。

  可预期他接下来将有大量时间都在剧组,到了后期,可能还得出外景三五天,这才说什么都要挤出一个早上的空档给叶修作一顿早饭。

  要是可以,他会包办叶修的三餐,因为那家伙一没人盯着,就会泡面一直线,餐餐换口味宣称营养均衡,这方面跟买盒饭应付自己跟伴侣的黄少天不知谁比谁好。

  苏沐秋心里想着生活琐事,一边挂着得宜的笑容一一向剧组内的人员问好,并将保温壶交给一位人员:“抱歉,早上家里有事。大家辛苦了,我煮了点红豆汤,趁热喝吧。”

  片场内霎时响起一小片欢声。

  远处正在和张新杰说话的林敬言留意到了,与他对上目光的苏沐秋本来考虑着是不是要主动上前为开机第一天就请假道歉,没料想林敬言扬起明显带了几分亲近的笑容,向他招了招手。

  在诸多羡慕少数忌妒的目光中,受宠若惊的苏沐秋走向导演和制片。

  

  近了才发现,除了两人之外,原来还有第三位站在那里一块聊天,顿时苏沐秋突然理解被人投以嫉妒眼光的原因了。

  “林制片,张导,下午好。”苏沐秋热切又不失礼貌地问候道,“以及……韩前辈,您好!”

  一身古装戏服扮相的韩文清微微点头,眉目严肃,目光在苏沐秋脸上转了一圈。

  “他是你们找到的另一位主角?”韩文清问。

  林敬言笑着点头,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对,不错吧?而且他还帮剧组和那位出名词作牵了线。”

  “如果没意外,主题曲基本敲定就是他了。”张新杰跟着点头。

  韩文清没有动作,但苏沐秋总觉得听到他哼了一声。

  苏沐秋心底暗道,原来叶修是他耍大牌似的没有提早到场准备,却仍然获得这种待遇的原因啊。

  如此想着,他仍公事公办道:

  “还是让他交几首曲子上来听听再决定吧?”随后又补充,“这方面我也不是很了解,张导你们定夺。”

  林敬言有些诧异:“让他交样曲?但他是……”

  “说得好。”

  韩文清第一个出声附和,这回多看了苏沐秋几眼,“规定就是规定,让他交样曲来。”

  张新杰似乎豪不意外韩文清这般发言,林敬言苦恼地笑了一下,不过点头说好。随后韩文清走向化妆师,为稍后的拍摄作最终准备,而张新杰跟林敬言讨论几个细节之后,就回到布景边让人调整道具摆放。

  “对了,”林敬言说道,“有件事,拍完今天的进度后,张导会对演员宣布,但既然你刚好在这,一并一听一下吧。”

  什么既然、正好都是虚话,这是让他早半天知道消息了,苏沐秋忙不迭地点头:“是什么事?”

  “之前已经发过剧本大纲给你们了吧,还有前五集的剧本。”林敬言说,在苏沐秋应声后继续道,“但剧本确定要修改了,剧组时间上可能会比预计的更加紧凑,或许会成为边拍边播的形式。”

  苏沐秋倍感惊讶:“改剧本吗?”

  “对。魔怔的作者……沟通表达上有些……咳,总之,剧组编剧那边每次改完一集的剧本,都会发给作者看过,作者本人一直都只有回‘已阅’两个字。可是昨晚,作者将剧本打回票,要求按他提供的大纲修改……放心,前三集的剧本不用改,已经和作者确认过了。”

  苏沐秋点头。

  前三集的剧情,基本上围绕在黄少天饰演的主角门派生活,没有太多换景,他们的确可以在片场拍完七八成,让编剧组和演员有时间准备之后的剧情。

  “是……剧本对角色形象的描写有误差?”苏沐秋疑惑,否则宣传pv都放出了,剧组不大可能放任作者想修改就修改。

  林敬言笑了笑:“不是。”

  “作者要为这出网剧写全新的剧情和结局。”

  

  

  今天主要是挑着拍一些新的片段供第二波宣传pv重新剪辑使用,以及前三集的部分镜头,苏沐秋的拍摄顺序在中段,与这位好脾气的制片多聊了几句后,就回到场边紧张复习台词了。

  他毫不意外黄少天同样在抱着剧本死嗑,那紧张的,苏沐秋怀疑黄少天考四六级都没这么忐忑。

  “有机会和韩前辈同台飙戏,你万一忘词了,该不会当场喊他一声爸?”苏沐秋嘲他。

  “滚滚滚!谁会不小心叫别人爸啊!而且我要叫也该是叫爹……呸呸呸!要是我真的忘了台词全怪你啊我说!”被带跑的黄少天磨牙,悄悄瞥了眼正在上妆更显挺拔肃正的韩文清,“你看到没有,他站在那里,一句话没说我就觉得他像穿越来的门派掌门了,真是……我去,这小破网剧居然能找到韩文清演这种只在头几集出场就被唰唰屠满门的龙套?太浪费了!”

  苏沐秋认同:“韩前辈、林制片跟张导是多年好友,这次应该是来友情客串,毕竟张导第一次拍网剧而不是电影,这种转型尝试,有韩文清支持会容易得多。”

  “妈呀我等等真的要喊韩文清‘爹’了。你说我回头看这部片子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啊?”黄少侠面色发白,手脚发软。

  “我能肯定你要是忘词,你等等就会找地方把自己埋了。”苏沐秋答。

  黄少天奋力地把剧本前后左右正翻反翻,拉着苏沐秋给他对了台词,又针对几幕比较难演出的部分讨论了角色心路历程,才在化妆师喊人时不甘愿地放走苏沐秋。

  

  尽管苏沐秋是主角之一,但资历却浅,目前没有特别拿的出手的经历,资深化妆师当然优先被剧组安排给了韩文清,对此苏沐秋毫无异议。

  但是,不管怎么看,剧组排给他的化妆师似乎……不太靠谱。苏沐秋上下观察着对方,迟疑地想剧组是不是为了省钱,随便拉了个人来充数。

  对方一个大男人,看起来模样倒也不差,有几分青春洋溢的感觉,着装雅痞,偏偏左耳耳钉银十字架右耳骷髅头,脖子上几条银链子,最重要的是,他给自己弄了个眼尾上挑的妖艳眼妆。

  化妆师笑嘻嘻地伸出手,笑容倒是与妖艳半点不沾边,清爽的很:“嗨!苏大大你好,我叫方锐,圈内人称黄金右手。”

  “你好。今天麻烦你了。”苏沐秋收回目光,保持从容,笑着回握。

  方锐让苏沐秋坐下,动作俐落地上了发套固定好假发,随后开始折腾妆容。

  至今为止,苏沐秋碰过假里假气称赞他帅趁机吃豆腐的化妆师,碰过聊圈内八卦的,也碰过一句话都不说的,但第一次遇到方锐这样的开头:“啧啧,你绝对是这剧组里第二帅的。”

  “第二?那第一是谁?”苏沐秋真诚地迷惑。

  方锐嘿嘿笑道:“那还用说,林敬言。”

  “…………”苏沐秋格外敬佩,首次知道居然有人进剧组不是冲着演员或导演,而是制片。

  “制片不会一直在现场。”

  方锐答:“我知道啊!今天他来了,所以我来了。”

  

  两人以不远处黄少天的台词声为背景音随口聊着,方锐熟练地动作,很快完成了,他站到一旁,好让苏沐秋看看镜子。

  成品证明方锐真不是随便说说,这一手妆的确上的相当好。

  苏沐秋左右欣赏了一下,看着相当满意,一面赞叹自己帅的毫无死角不愧对靠脸吃饭的称呼,举起手机挑了个角度就给自己喀擦一声,美颜相机一转,跳出了分享画面,就听不远处人员喊道:

  “苏少,要上场了!”

  “来了!”

  苏沐秋应声,连络人一滑,戳了叶修的名字匆匆点击发送后,就将手机扔进包里起身。

  他一回头,登时被身后神情恍惚彷佛失智的黄少天吓了一跳:“那什么表情?你在干嘛?”

  黄少天摆出飘然出神的表情,一会儿又突然变成眼冒桃心春风满面,苏沐秋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黄少天才回神解释:“哎,我这角色不有个暗恋多年的小师妹嘛,我在研究哪种表情合适……害羞的武学天才看到心上人?掌门官二代看到心上人?还是天真烂漫亲切开朗的师兄看到心上人……你说哪种好啊老苏?”

  苏沐秋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抓着剧本。

  黄少天不是真的要他答案,何况这种角色诠释的事要看演员自身,苏沐秋没有评价,迈向场中:“你自己琢磨吧。”

  

  当苏沐秋站在场边,深吸口气调整神情,眼底隐隐闪动着疯狂,举止间邪气凶残却风流肆意,随意地挽了朵剑花--从一位女群演的兴奋尖叫来看,没有白练。

  他踏入灯光与镜头时,包里的手机弹出一条提示。

  手机上仍停留在美颜相机的画面,苏沐秋穿着浅色系的古装扮相,套着假发,一头漆黑如墨的长发松散地挽了个发式,妆容巧妙勾勒出眉眼,显示出一种过于邪肆的精致好看。

  他对着镜头,露出极具侵略感的神情,唇边一抹轻笑,眉目间尽是介于挑逗与挑衅的势在必得,帅得令人怦然心跳。

  而在他身后,苏沐秋并未留意到他的自拍角度,照进了同样一身古装的黄少天,后者正恰巧抬头,以满是迷恋痴缠的恍惚神情,痴痴地望向苏沐秋的背影。

  

  

  [Y 分组]

   Ye 叶修、 Yu 喻文州

  

  发送成功。

  

  

  

=

关于词作,让我举例,

说到《落差》,你们首先想到什么?小魂?虹之间?

殇小夭?

^^^^这一位才是写词的



评论(67)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