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16:纸上谈兵 (哨A)

2019.05.27 因应出本修正=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15


16:纸上谈兵

 

  苏沐秋倒腾出来的地面飞行仪,叶修在心里称其为“飞盘”,不仅移动方式像,造型更像,光秃一片,侧把手都没有,寒酸得要命。

  飞盘能离地的高度也不高,随便一只兔鼠蹦起来都能够着,体积又大,仅能在一片平坦的黄土上享受超低速的飘飞快感,倘若在森林则必须小心前进,非常考验驾驶技术。

  偏偏苏沐秋又弄了个没有操作台、没有控制柄,变速变向全在脚下操控的破圆饼,简直逼人平地练冲浪。


  两人抵达叶修堆虫壳的地点,苏姓驾驶一跳下圆盘,后头某叶姓乘客马上连人带盘咣叽摔个倒栽葱,灰头土脸地起身时,对这飞盘的性能又添了几分无语。

  “杂耍啊?这破飞行仪可以再坑一点……”

  叶修用帝国官方语言公然抱怨,听不懂内容却能听出语气的苏沐秋立刻瞪来:“你说的不是好话吧?”

  “夸你平衡感杰出呢。”叶修表示无辜,满脸真诚。

  苏沐秋的平衡感确实不错,能在这东西上面单人维持平衡实在不容易。


  趁着苏沐秋忙于将虫壳捆起来搬上另一面载物用飞盘,叶修干脆将飞行仪揽过来研究内部。

  里头的线路,端看焊接方式就知道制作环境如何困窘,线路、零件、引擎与磁能石之间接得七零八落,用力摇晃时似乎能听见零件吭框作响。

  叶修摸了下内部的线路,差点把整条线都给搓下来,确认苏沐秋的视线不在他这头,连忙把东西塞回去。

  外侧那道夜里格外华丽的光纹并非装饰,而是屈就于叶修那几块机甲外板的弧度跟形状。在不破坏外板结构的前提下,飞盘是最大限度利用零件的造型了,不仅真的能飘飞起来,看上去还美观,至少在改装方面,苏沐秋的技术水平相当不错。


  叶修摆弄着飞盘,心底叹了一声,暗自想到:可惜,苏沐秋的技术水平再高,还是没办法修好机甲。

  因为有许多工序,比如打磨、钻孔、切断、表层加工等等,以及不少需要试验的新材料得用上特殊溶剂软化或加硬,这些都不是应急维修工具箱能处理的。饶是叶修自己,同样清楚他不可能在那个破洞窟仅凭双手就把材质特殊的机甲修好。


  说到底,全都是材料与工具不够。


  要修机甲,还是得搞个工作间来啊!或者至少需要车床一张,否则再多想法,都是纸上谈兵。可是若要等到工具间建好才开始处理机甲,那又是猴年马月了。

  叹息着,叶修听苏沐秋喊了一声,忙过去扶了把飞盘,接过苏沐秋扔来的绳索将摇摇欲坠的虫壳堆在飞盘上固定好,没留意苏沐秋趁隙塞了件东西到那堆碎片里,悄悄带回了洞窟。

  


  两人捡回去的这堆碎片,在苏沐秋舌灿莲花的一通胡扯后,顺利以星壳的名义换了一大堆部落里的当地土特产--目前用不上的各类金属,以及关于这个星球的少量情报。

  “大概多久之后会入冬下雪?”苏沐秋问。

  冯老族长指天:“第一场征兆的雪降下后一段时日,当夜晚长过白日,冰雪落到叶梢,月弯泉水结冻……就是正式进入雪季了。”

  “……”苏沐秋又问,“有没有更明确的观测方式?比如还要几天?”

  老族长宁眉思索半晌:“应该快了?”

  “……那么整个雪季有多长?”

  “跟蓝芯花盛开的时间一样长,最后一朵花凋谢就是结束……”

  苏沐秋无语凝噎,叶修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

  乌铁部落拥有非常简单的计数概念,可惜不足以对气候变化的时长计算精确到天。当然,他们也没有这个需要,年长族人能透过经验累积起来的直觉,借由风、太阳、植物之间的细微变化,模糊感觉到雪季将至以及即将结束,从而做好准备。

  然而苏沐秋没有这种第六感,只好暂且放下其他事务,将过冬一事视为重中之重,紧锣密鼓地准备起来。


  他们花了几天的时间,搜集了黄土区域内所有的虫子碎壳,供给乌铁部落补强建筑。有了飞行仪之后,往来洞窟与部落的速度快上数倍。由于虫壳替部落解了燃眉之急,苏沐秋交换到了一大堆有用没用的东西。为了暂时放置这些材料,他和叶修在部落外围支起了简易的棚子。

  两人本来只是搭了几根木头,以草茎将皮料和虫壳绑牢凑合着随便一盖,把东西遮遮就够,没料想部落里有几位受了帮助的老族人围观几天,以为俩年轻小伙子不懂盖屋,修复部落棚屋时,顺手也给他俩弄了个简陋的大帐篷。

  越来越多东西堆积在棚子里,他们留在部落周围的时间同样拉长。


  有天叶修跟着狩猎队回部落,掀开门一看登时吓了一跳,原先只是材料堆放仓的大帐篷里物品放了满地,靠里侧甚至有一整面高高挂起的皮革,苏沐秋以碳条为笔,将他俩洞窟里的地图都给拷贝过来,整得跟战略总部似的。

  苏沐秋收拾东西的习惯并不差,不过由于他人到哪,他的工作就跟到哪,一些工具零件和图纸不知不觉中被一起挪到了帐篷里,加上交换来的满屋材料,棚子仿佛成了特别原始风味的小工作间。

  而叶修还是老样子,像个大型跟随挂件,没事的时候,苏沐秋人在哪,他就在附近晃荡,两手空空,毫无追求。

  而天气越来越冷了。

  

  苏沐秋拉开充作门的一块兽皮,一丝冷风霎时漏了进来。他明显地哆嗦一阵,忙把兽皮捂得严实,抓着手里的碳条回头嘱咐:

  “速度!把那东西完工了,试试我的设计图可不可行。”

  “你怕冷?”叶修问。

  “少说话,赶紧做事。”

  叶修耸肩,瞥了眼埋在图纸和材料堆里的苏沐秋,随即拿着把小铲子,继续埋头在帐篷内挖坑填土。

  帐篷里的土层被挖开,用碎虫壳和之前倒下的铁石树板隔出窄缝,牵出线路,又重新在上头用土铺平了,表面毫无异状。叶修抹了把汗,对照苏沐秋的设计图,一面造了个类似小灶的拱型结构,一面心情微妙地打量自己的成品。

  这又是一个他老家的上个时代的产物,叫做炕的玩意儿。

  不过那年代距离他生活的时代,已经有数百年以上了,除了数据库里的历史照片,基本上没有地方能看到“炕”这种东西。

  当然也不会有图纸。

  打从通过叶修这边的图纸尝到甜头后,苏沐秋成天琢磨叶修扔给他的那块终端光板,玩得不亦乐乎,摸索出不少叶修压根没用过的功能不说,还找到了一些适用于眼下的东西。

  苏沐秋在帝国的资料照片里发现几样古老器具,他按照照片,绞尽脑汁推算着这些器具的构造,捣鼓出不少小东西,而这个炕就是其中最大的尝试。

  叶修挖了好一阵子,左右确定自己完工了,便抱了堆木材进来,在帐篷屋边上留下的凹坑里坦然地点火,热烟钻入铁石树板搭建的窄道,叶修随后蒙上盖。

  线路上的一枚磁能石微微亮了起来。

  尽管这个因地制宜的暖坑与光板里的照片相差甚远,但没多久,帐篷内部明显温暖了。

  苏沐秋确认一切如自己预想,不禁得意地翘了翘嘴角:“叶修,肉挂上了吗?”

  “挂了。”

  --暖坑排出去的热烟,苏沐秋牵到外头,把他自己机甲里几个打空的弹药箱扛出来堵着烟口,直接拿来充当熏肉箱,半点不浪费。


  “熏干了之后可以延长保存时间,这样就确保了一部分冬季口粮……”

  苏沐秋嘀咕着,捞出一张清单打勾,头也不抬地问道:“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一股怪味儿。”

  “衣服。”

  叶修对他头顶长眼睛似的敏锐见怪不怪,将手里的东西摊平了,在苏沐秋面前抖开。

  那是件兽皮与藤芯制作的服饰,与邱非他们的穿着很像,异域风格十分明显,只是其上没有任何象征所属部落的纹饰,取而代之的,是在胸口处串上了几枚兽爪。

  苏沐秋伸手捻了一下,皮料相当厚实。

  “这个手工……部落里的人给你的?”

  “是过冬用的,你也有一件。”


  叶修说着又展开了另一件,款式相差无几,只不过给苏沐秋那件特意选了兔鼠的毛皮,整件衣服雪白雪白的,与他那套军服相同。

  “倒是很细心。”苏沐秋若有所思,最后讪笑了下,郁闷地自语,“唉,这套军装要不是特殊材质,谁乐意穿这身馊得像榨菜一样的东西到今天。还非得规定哨兵穿白色,白色这么容易脏……话又说回来,我要是向导……不,要是有向导……”

  “什么?”叶修没听清。

  “没什么。”苏沐秋摇头,复杂地瞅了一眼叶修那身黑漆漆的驾驶服一眼,重新埋回图纸中。

  这时,邱非探头进来,正欲开口,就因帐篷里的温暖而惊奇,随后注意到叶修脸上不是尘土就是炭灰,顿时又吓了一跳。

  邱非说:“部落里煮了一些红角兽肉,想邀请两位一起……”


  叶修想起那锅无盐无调料,漂浮着油沫脂肪块的滚水煮肉汤,心底一抽,镇定道:“不饿……”接着他胃就叫了一声。

  邱非:“就快煮好了!”

  叶修痛苦道:“……嗯。”

  “叶修,你们先过去,我等等来。”苏沐秋答。

  叶修瞅了眼埋头写字写到疯魔的同伴,摆了下手,肩上挂着自己那套兽皮服,勇敢地大步迈了出去,顺势一搭邱非的肩膀,把小朋友也带走了,并问道:“附近的水……河?在哪里?”

  “要去河边吗?我带你走近路……”

  一大一小的对话声,渐渐远去了。

  

  帐篷内静了下来。

  叶修离开后,苏沐秋趴在地上,继续刷刷刷写了几张树皮,表情认真,然而他手底下写出来的东西,却只是无数杂乱线条交织的一团凌乱,完全看不出字的原型。

  但苏沐秋还是在写。

  尽管他已经几乎意识不到自己的肢体在做什么、身体感受到什么。

  豆大的汗珠顺着额际滑下,擦过苏沐秋失神涣散的浅色眼眸,啪咑一声撞上纸面,晕糊了一块字迹。


  要是方才叶修再走近几步,看见纸上的一片乱涂乱画……要是他不是伏在地上写,借姿势掩住了飘散不定的目光……要是叶修是个五感强的哨兵,察觉他隐隐发颤的手臂,和浸湿了后背的冷汗……

  要是叶修是向导--

  苏沐秋笔锋一顿,砰的一下,整个人无预警扑倒在地!

  他动弹不得,心底无声叹气,不知是出于庆幸或烦躁:但叶修什么都不是。


  正因为他什么都不是,苏沐秋才能隐瞒自己的身体状况到今日。同样因为他不是,苏沐秋无法从叶修那里找到任何助益。

  

  苏沐秋一直清楚未结合哨兵的弊端。

  在陶轩的帮助下进入学院后,每位导师要求哨兵优先记住的就是自身弊端。拥有超乎常人的五感、意识空间和精神向导之余,哨兵同时有常人一生都不会碰上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五感失控。

  他们如果没有向导辅助,几乎无法自行解决失控问题。

  作为在战场前线活跃的未结合哨兵,苏沐秋哪能不知道没了向导帮忙梳理该有多危险,他托付给陶轩的事也是替沐橙找个好向导。

  可是他没想过,真正脱离了医疗向导后短短一个月,他竟然连维持正常生活都耗尽了力气。

  苏沐秋摸出一只小瓶,里头两片白色药片撞出清脆声响,他双手打颤,嘴里发苦,哆哆嗦嗦地倒出一片,在塞进口前迟疑半秒,咬咬牙又将药片掰半,只塞了半片进嘴里,接着解开了裹得密密实实的外衣。

  许久以前,他的腰腹间受过伤,过了这么长时间,这处伤口竟然没好全,被一圈圈绷带层层缠绕。

  苏沐秋看都不看一眼,收紧拳,毫不犹豫重重直捣伤口!


  他当即闷哼一声,痛得眼底一片星光,再度撕开的创口带来的细密刺痛被感知成千百倍放大,立刻卷回了所有涣散的意识,伴随着半片向导素的微弱效用,乱成一锅粥的感官被强行压制下来。

  苏沐秋弓着身,颤抖着轻轻喘息,试图调匀呼吸。

  少顷,他眨开滑入眼里的冷汗,眼神由昏聩再度恢复清明,除了痛得要命的伤口之外,其他失衡的感官已缓缓归位,恢复正常。

  确切地说,是恢复到他能忍受的程度。

  苏沐秋窝在地上长出口气,真有躺在这儿干脆昏死算了的念头。

  “……真好奇演化树是怎么分支出哨兵跟向导的。”他叹息。


  郁闷了不知多久,状态恢复一些的苏沐秋终于坐起身,捋了把汗湿的刘海收拾好自己,记起刚才邱非似乎在说吃饭的事,心思一转,在几堆杂物里翻找,片刻后捞出一只小包袱,这才大步走出帐篷。

  


  帐篷外,溜到河边洗过澡并顺便搓了衣服的叶修,正穿着一身当地风格的毛绒兽皮装,挑了棵树晒驾驶服。留意到苏沐秋走出帐篷屋,他抬手招呼:“沐秋……”

  才刚开口,叶修就嗅到一丝细微的血气。他目光微闪,刚刚将视线移到苏沐秋腰侧,没能看清,苏沐秋便一掌推开叶修,顺手朝他嘴里塞了东西。

  叶修猝不及防间将东西咽进嘴里,顿时捂着喉咙一呛,咳了好半会才尝出舌尖上的些许甜味,以及清淡的花香。

  苏沐秋塞进他嘴里的是某种干燥花瓣。

  可是苏沐秋的指尖上,有股奇怪气味,闹得叶修寒毛一悚,全身都不自在起来,只觉似曾相识。

  他努力缓过来便打了个喷嚏,眼尾一挑,问道:“那……是什么味道?”

  “香料啊。”

  苏沐秋没意识到叶修问的是什么,随手将小包袱扔给他:

  “你也吃不惯这里的食物吧?我有一些剩下的香料,就这么点了,加到汤里吧。”

  接住他扔来的小包,叶修揭开一看,里面是好几只椭圆形的罐子,个头不大,像鸡蛋似的,有的罐子里装着粉末,也有干燥后的植物,散发出各种各样的味道。


  叶修试了几种苏沐秋拿出来的调料,是花果香一类的,味道都很清淡,简直能淡出鸟来。不过在叶修示意下,谨慎地跟着试了口味的邱非却很是惊奇。

  这部落里的大锅肉汤,两人昨天都喝过了,并非没有放调味料,但就岩盐一种。那种浅紫色的岩盐尝起来不像加工过的料理用盐,除了咸就是苦,实际效用也不是调味--这里还没有煲汤的概念,纯粹是肉干太硬,必须泡水煮软才能入口。

  而岩盐补充了一部分人体所需的维生素,尽管部落里的人尚未了解这点,但知道要加入那种紫色的岩石一起煮。


  叶修见邱非感兴趣,转手就把调味料扔给小朋友折腾,让他去挑一锅汤加点进去,想尝的人可以随意试试。

  叶修交代完,自己则转头,盯了苏沐秋一会。

  那目光紧迫盯人,苏沐秋不由得眼皮一跳,飞快回忆着有哪里不对。就在他第三遍确认自己从发型到鞋跟全都帅得发光毫无破绽时,叶修冷不丁上前,伸手贴上他的颊边摸了一把。

  这瞬间,苏沐秋心底不明显的焦虑一下飙升,他“啪”地扣紧叶修的手腕:“干嘛?”

  叶修抽了抽手,没能抽动,干脆掌心一翻,给苏沐秋看他手里沾上的黑色。苏沐秋连忙一抹脸,果然满手的炭粉,估计是刚才扑纸上时不小心沾到了,半边脸糊满了炭笔字迹。

  趁着苏沐秋忙于擦脸,叶修挣脱,朝苏沐秋的脸一抹爪子,笑眯眯地拉出几道猫胡须:“大花猫。”

  苏沐秋眼角一抽,揪着叶修的脑袋直往地面上摁。

  叶修侧身避开,躲闪得辛苦,他正穿着那身兽皮服,生怕苏沐秋一扯衣服当场散了架,人才刚刚送来呢就在众目睽睽下扯坏了,绝不是好事。

  两人你追我跑地兜了几圈,身后有人大喊一声:

  “苏!叶!两位别打啊!!!”

  冯老族长大喊,用力晃着手,满头大汗地奔了过来:“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解决呢!”

  苏沐秋立刻撒手,把叶修往旁边一扔,两眼放光道:“冯族长,你后头那些是……”

  冯老族长抹汗,摊手比向几堆矿石,点头对两人腆着笑脸:“这是部落里整理出来的所有石头……矿石。都送给两位了。”

  话音未落,苏沐秋已经兴冲冲地扑向那几堆石头。

  

  部落里的人多数直来直往,好恶分明,发现苏沐秋对他们制作武器、堆着堵墙洞的那些石头很感兴趣,干脆全整理出来送给他。

  当然,苏沐秋留意到老族长有几分讨好的意思--这部落也就冯族长跟几个投机份子算是人精,送这份大礼,估计想借此留下他们俩协助部落渡冬。不过苏沐秋并不介意收下这个人情,在他的计划里,陌生星域的雪季,跟着有经验的当地人过更为妥当。

  苏沐秋翻动那堆矿石,挑起几块眯着眼观察,随即“唔”了一声,揪住打算去看肉汤准备如何的叶修,将他拉过来。

  “又怎么了?”叶修无奈。

  “你看看这些……”苏沐秋蹙眉,摊开手。

  他一手拿着几块两人在裂缝峡谷找到的零件碎片,另一手是从矿石堆里扒出来的,是他最开始注意到这个部落武器使用的名为“乌铁”的石头。

  双手掌心的金属全是乌黑的颜色,密度高重量沉,入手寒冷,触感几乎没有差异,然而峡谷的零件碎片,和乌铁中的其中几块,却泛着不明显的深蓝色泽。这还是以苏沐秋的目力勉强辨别出来的。

  叶修干脆上手摸了一把。

  “是不一样的东西吧?”苏沐秋笃定道。

  “嗯。”叶修不置可否。

  “模样上的差异倒是不大……”苏沐秋抓着脑勺,苦恼地轻啧一声,“我这里机甲零件要用的是深蓝色这种,另外一种矿石……就叫伪蓝吧,更接近普通石头,我不能用。看来得花时间分类了。你分得出来吗?你看,颜色……摸起来也有些差异……”


  为了增加分捡人手,苏沐秋一股脑将他观察到的所有细节塞给叶修,钜细靡遗,只求其中有一两个细节能帮助叶修分辨,尽管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强人所难。

  不过没有尝试怎么知道结果。

  苏沐秋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通,叶修点头表示明白:“我有办法分別。”

  “你有办法?”苏沐秋将手里的矿石悄悄一换,放到叶修眼前,“哪一块是深蓝?哪一块是伪蓝?”

  叶修将手朝苏沐秋的掌心一盖,一秒后答道:“两块都是深蓝。”

  “……这么快?你是靠触感?”苏沐秋诧异。

  叶修耸肩,背过身迈开步子,随意挑了不远处的矿石堆盘腿坐下。

  他恰巧坐在苏沐秋视线的死角,苏沐秋只能看见叶修小半片衣摆,接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后,矿石被一一扔了开来,铜、铁、锡、结晶石等等,各色矿石分作了几小堆,尤其深蓝金属与伪蓝,没有一块分错。

  苏沐秋不确定叶修是如何分辨的,但他的确有办法。

  苏沐秋:“我替你端碗汤来。”

  “嗯。”叶修随意点头,不知听清楚没有。


  苏沐秋转身,要去替他俩装碗肉汤,忽然觉得心口被挠了一下。

  他倏地一震。那感觉不是来自外头,而是衣服里面,有什么东西勾了一下!

  苏沐秋记得自己带着什么,连忙侧身避过叶修,小心翼翼解开了外衣。

  外衣贴胸口处的内袋里,收了件被布料裹住的细长物体,他马上取了出来。那东西看似动也没动,任谁来摸都毫无异常,可苏沐秋正处于五感极端的状态,毛骨悚然地感觉到,那东西……在手里抽动。


  他缓缓解开布料,布料包着一根墨绿色蟹足一般的昆虫节肢,细长的节肢侧边附着线头般短而不带杀伤力的细刺,正是袭击邱非的不明物体,从红角兽脑仁里长出来的诡异东西。

  节肢上的细刺在他的注视下,竟一点一点融化了,逐渐没了棱角的细刺宛若化作金属液,彻底无视苏沐秋掌心的倾斜方向,固执朝远离矿石堆的相反侧游移!

  苏沐秋心思电转,拔腿跑回帐篷,找出他搬运那堆虫壳时偷渡回来的几根虫族腹足,漆黑尖锐的巨型尖爪同样隐隐抽动,边缘不明显地融化变圆润,与那根墨绿色的不明物摆在一起看,两样本应无关的事物,变化竟极为相似。

  


评论(27)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