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18:千金难买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17  / tag:#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全篇只有打架不卡,我恐怕是…武斗派写手了(真敢说


 

  叶修睡意朦胧间,听到隐约的谈话声,手里无意识一动,霎时一阵纸张滑落的沙沙声响起。

  叶修惊醒,望向地铺边散落一地的图纸和文字启蒙教材,侧身过去捡,头晕脑胀地打了个喷嚏,总感觉浑身上下哪里都不舒坦。

  他头疼的捏着后颈,在碰到纸张之前,手里先摸到一片温热柔软的毛皮。

 

  雪豹眨着蓝眼睛,望向他。

  揉了揉白色大猫的脑袋,叶修侃了一句:“来的真早。叫我起床?”

  雪豹晃了晃尾巴,喵嗷一声,轻巧地跃过来卷住了叶修的手臂。

  叶修拍拍豹子,翻开了那叠图纸,找出埋在下方一根只剩下指甲盖长短的烟,苦哈哈地与烟头无语凝视。

  他叹息着将烟咬进嘴里,正要点火时,忽地记起什么,朝旁瞥了一眼。

  与他这头随便用几块皮料盖着凑和睡觉不同,苏沐秋那一侧,以干草垫了个离地半尺高的草堆,其上铺着之前从邱非那里换来的雪白兔鼠皮,搞了张奢侈过头的皮草大床。以野外求生来说,这张床柔软到令人发指,简直娇的难以相信苏沐秋是位军人。

  难道是世家大族塞钱进军队镀金的少爷兵?瞧他那捆了一叶之秋就直冲空间裂缝的果断,又不像。

  叶修本来就不是干涉别人生活形式的人,疑问在脑子里转了转就散去了,更何况,他察觉苏沐秋这阵子状态不佳,像是休息太差导致白天亢奋过度,各种呼喝不知是要喊醒叶修还是自己,自从堆了暖炕又垫了这张床之后倒是好上许多。

  也许是认床吧。

  叶修如此想着,确认苏沐秋不在附近,便将垫着当床的皮料团起来朝腰后一推,舒舒服服地靠上,左手撸着豹右手燃起烟,打火机的火苗刚刚凑近烟头,还没点着,就听外头传来声音:

  “……盯着准星,照着靶子……咳,那颗瓜上画的记号瞄准……”

  “……这样吗?”

  “对,肩膀肌肉放松,保持稳定。姿势正确很重要,新手都要先练好双手持枪,还有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说过的枪枝组装拆卸,之后才……咳咳咳咳咳!”

  叶修火速掐熄了烟,下意识将烟头往身后一藏。

  一抬头,便与苏沐秋尖锐目光对个正着。

 

  叶修反射性摊手,迅速说道:“等等,我啥也没干啊,绝对没吸烟制造污染,这是抑……咳。”

  方才一时没清醒的叶修反应过来,嘀咕着“不是,我跟你解释干嘛”,心虚地轻咳一声,换来苏沐秋迷惑的一句:“你说什么?”

  原来他用帝国语说了一通。

  “没事。”

  叶修挠挠后脑勺,切换语言,又是那副话说不全的文盲样,透过拉开的兽皮门瞥向外头。

  他们两的帐篷外,邱非正双手持枪,六岁大的小孩儿牢牢握着比掌心还大的枪把,认真盯着准星,枪口瞄准几尺外的一颗大瓜。

  姿势不错,叶修暗自点头:“沐秋,教小邱啊?”

  “顺手罢了。邱非今天又摘了那种像异形瓜的果实送来,说什么我们救他两次了,坚持报答没有偿还完……推拒不掉,我干脆教他一些自保的方式。”

  苏沐秋摆手咋舌,感觉有些棘手。

  而叶修耸着鼻尖,分心地留意到,在帐篷屋里充斥着一股熟悉过头的味道。他揉了揉藏在背后的烟,问:“但他没有枪。”

  “嗯,我有一把格瓦雷,之前试着将能源匣改装成太阳能充能,虽然威力不如以往,不过猎几只兔子没问题。待会给他拿去玩吧……”

 

  苏沐秋说着,就听叶修再度打了个喷嚏,低头瞧对方揉着发红的鼻头,神情萎靡,苏沐秋登时眉头一竖,话锋转道:

  “喂喂喂,叶修,你大半夜出去玩水不要命了?还是你觉得这个部落有出售感冒药剂或葡萄糖水之类的?你想没想过?”

  “……”

  “要是感冒发烧,天晓得你能吃什么药。而且,我们对这个星球的探索还不够全面,就算想找药草也办不到。”

  “……”

  “万一我这里的应急药物,你吃了有不良反应,比如过敏、呕吐或其他麻烦的情况,到那时候……”

  见叶修垂着头毫无反应似在神游,苏沐秋动了火气:

  “喂,听见我说话了没有!”

  叶修抬眼,忽然开口:“你知道。”

  “哈?知道什么?”

 

  叶修黑沉的眼睛轻轻掠过苏沐秋愤然的神情:

  “你知道我出去。”

  苏沐秋一愣,一句“为什么不知道”脱口而出前,忽地哽在喉头。

  “为什么?”叶修追问,“你睡着了,不是吗。”

 

  为什么?

  苏沐秋茫然惊觉,他确实不明白自己何来这些指责。

  他昨晚一早就睡了,身体在无法寻求向导协助下的自我调节,结果就是睡得像昏迷一样死沉,早上也是舒舒服服地从被窝里起来,一整夜哪也没去,他更没有跟踪叶修的兴趣。

  但他脑中的确留有模糊的印象,记得冰凉刺骨的池水,漫天星光,还有叶修湿透的掌心。

  他梦到的吗?梦里出现了什么?

  叶修手里似乎有某个相当重要,重要到令他心头狂跳,在一阵莫名惊诧中睁开眼睛的东西。这个人,似乎说过:‘对了,这种特殊材质的原料是……’

  ……是什么?

  苏沐秋回忆着,想到脑仁都疼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面上倒是不显,耸耸肩,一面翻东翻西寻找物品,一面轻描淡写说道:

  “你夜里不是进来一趟又出去吗?在门外不知道自言自语什么响得要死,我哪可能没被吵醒?”

  实际上真的没被吵醒的苏沐秋面不改色,继续瞎扯:“而且我早上醒来,看外边晒了你那套驾驶服全是湿的,昨晚没下雨,不是半夜玩水,难道是你半夜河边搓衣服去了?”

  叶修闷不吭声地听了半晌,最后盯着他,吐出一个字:“……啊?”

  “……”

  语言不通的叶修在苏沐秋吐血之前笑眯眯地溜了出去,仅仅在错身时瞥了他一眼,目光转瞬即逝,如毛絮飘过,扶额长叹的苏沐秋未曾察觉。钻出帐篷外的叶修大方地拿苏沐秋清早提回来的水洗过脸,松了下筋骨,顺势和邱非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居然能聊天了?”

  苏沐秋分心听了几句,发觉那两人交谈间,除了当地语言,夹杂了几个苏沐秋听不懂的词。不知何时,邱非居然学会几句叶修那边的语言了?

  苏沐秋翻找半天,找出他改装的格瓦雷,将手枪掂在手中想了想,拿工具将一小块磁能石嵌了进去,左右检视了一下。

  接着,他目光一晃,瞥向叶修原先坐着的地方,几块皮料鼓囊囊地堆成了靠背,无人在那。

  他压着嗓音,悄声喊了句:

  “……秋木苏?”

  那一头没有回应。

  

  

 

  苏沐秋重新踏出门,就看见叶修沉腰扫腿,一下将邱非扫倒下来。那几岁大的孩子“砰”的扑倒在地,吃了满脸的土,下一秒不屈不挠地爬了起来,紧盯着叶修。

  后者沐浴在晨光中,懒洋洋地伸着腰,站姿歪斜,鞋尖一颠挑了根木棍起来,手臂一扬抓住长棍一甩,贴身的黑色背心下,肌肉线条流畅有力,很有几分帅劲。

  他偏头过来,朝苏沐秋开口:“沐……”,接着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装什么逼啊。”苏沐秋啪一声将那套兽皮装甩到他脸上。

  半晌后,那身不知是用什么动物毛皮缝制的兽皮装,将叶修裹成了浅褐色毛绒球球。

  叶绒绒朝蓄势待发的邱非勾了勾手指。

  邱非捏紧拳,揪准角度,脚下一蹬重新扑了过来,叶修动也没动,长棍斜里一晃便绊倒了邱非。邱非在地上翻滚一圈,再度爬起,如此往复了几回,变的仅有邱非摔倒的姿势,而叶修似乎连暖身都算不上。

  苏沐秋清楚记得叶修的机甲,如沐雨橙风的主武器重炮吞日,那架机甲的主武器非常罕见,是一杆漆黑如墨的矛,在驾驶者手中如灵蛇般游动,强大无比。

  原来驾驶者本人也是擅长用矛的吗?苏沐秋安静地围观着,颇有些手痒,感官失衡以来他很久没有真正活动筋骨了。可惜,他还有很多正经事要忙。

 

  片刻后,苏沐秋出声道:“叶修,你们在干嘛?”

  叶修:“玩。”

  “这算玩吗?你只是在弄翻他而已。”

  叶修笑:“不算吗?”

  这是指‘玩’等于‘我在玩’的意思?

  苏沐秋翻翻白眼,将格瓦雷留给邱非后,提着一箱子东西大步越过两人,走向部落。

  叶修余光瞥了他一眼,接着转回邱非,长棍一挑,邱非深呼吸,重整旗鼓。

 

  没想到,他的目光刚刚移开,一只手臂冷不丁自死角探手抓来,速度迅猛,角度刁钻!叶修猛地后仰避开,却不料余光里苏沐秋舔着唇咧嘴一笑,顺势借力一扭,蓦然转向,侧过身长腿一扫,就要踹翻叶修。

  叶修反应极快,长棍杵地一档,却还是让苏沐秋钻了空子,手一撑地稳定,强行使力将叶修连人带棍踢翻。叶修连忙手臂使劲一撑,撑竿跳似的跃了小半步避开踢击,晃了晃维持平衡。

  “不错嘛!”

  “彼此彼此。”

  两人话音未落,瞬息间叶修压低重心,半转过身子,足下蓄力蹬地,利箭般欺身上前,手一伸箝住苏沐秋的咽喉,后者仰头一避,同时方才扫出的那条腿由踹转勾,提膝一撞,竟整个人全凭腰腹使劲,直直冲着叶修腰间一顶!

  

  来不及了!

  在旁边目睹一切的邱非握紧拳,心里冒出这么一句,掌心发汗,却见叶修忽然一斜,避开了要害,苏沐秋刚刚轻啧一声,未料他撞去的那条长腿撞歪了叶修,本就余势未减的叶修霎时重心不稳,扣紧苏沐秋来不及收回的手臂,拽着他轰然倒下。

  两人重重摔倒在地,痛呼一声,惨遭叶修不经意间肘击的苏沐秋五官扭曲,而叶修压着苏沐秋跪倒在地,四肢纠缠摔做一团。

  苏沐秋咬牙,将捅在他肋骨上的手肘拍开:“你……”

  叶修惊道:“等等……!”

  他这一拍,叶修没了支撑,手肘朝旁一拐,只听哐当一声,旁边拿来充当储水缸的金属弹仓当场碰翻,直接砸中叶修后脑勺,他闷哼一声,大冷天被浇了满头凉水,整张脸砸向苏沐秋。

  叶修只觉得后脑与脑门同时一疼,而下头被他当成了人肉垫子的苏沐秋爆了声粗,嘶嘶抽着冷气,眼冒泪花,含糊吼道:“我去……快给我滚下去!我鼻子都被你砸歪了!”

  “什么……”

  叶修被机甲弹仓撞的脑中嗡嗡作响,脑袋滴着水,磕破的嘴唇血珠滚滚冒出,混着水直往下落,一片血迹全糊在苏沐秋下巴。

  苏沐秋试图扯开人,视线朦胧中,伸手在叶修背后摸了摸才捉到后衣领,没料他动作间不过偶然扫到叶修的后颈,趴在他身上发晕的另一人马上啪的挥开,并反手勒住他的手腕。

  苏沐秋:“喂……!”

 

  叶修扣紧了苏沐秋,压抑着后颈一路向下的鸡皮疙瘩缓缓抬头,只感觉唇边有柔软干燥的触感擦过,没看清楚苏沐秋的神情,便先对上他的眼睛。

  那双明亮的浅色眼眸下,有十分明显的疲倦。

  无预警的,叶修脑中闪过苏沐秋那张华丽的雪白大床。

  苏沐秋休息的这么差吗……?叶修回忆着,最初在洞窟里风吹日晒彼此提防那几天,也没见苏沐秋脸色这么差劲过。

  难道不是疲劳,而是有别的原因造成苏沐秋这副模样?

  而且,他眼底有些狂躁不安的痕迹,甚至在叶修着注视下,有瞬间苏沐秋的目光发散飘忽开来,紧接着又被当事人强行聚拢,佯作无事地回瞪他。

  叶修疑惑地伸手,指腹抚过苏沐秋的眼眶,没来得及多探究几眼,苏沐秋便将叶修狠狠掀了下来,低头拍开满身尘土。

  叶修躺在一旁揉着后脑勺,朝苏沐秋望去,后者擦着嘴角。叶修唇边的血全滴他身上了,磕破了唇的倒像是苏沐秋。

  “……”叶修张口,终究没有问出什么。

  “嘶,肯定瘀青了……叶修,闲着没事就吃你的早饭去,吃完饭赶紧干活了。”

  苏沐秋龇牙咧嘴地揉着肋骨,比了下那枚用做练习目标物的果实,示意叶修劈了当早饭,随即带上被他当做笔记小本子的光板,提起那箱子植物茎叶果实,朝族长处走去。

  

  叶修注视着那仍旧一身军装的身影消失,摇摇头,正转身提起那枚沉甸甸的果实,便注意到邱非盯着他瞧。

  叶修笑了笑,挑起木棍耍了几个招式,随后在邱非闪闪发光的目光中,一棍敲开了果实。

  果实裂作几瓣,他挑起一块最大的塞到邱非手里。

  “怎么样,矛比枪还炫吧?”

  叶修一边吃一边说道,碍于唇上的伤口发音不便,依然是两种语言交杂,完全挑顺的说,邱非必须很认真去听。“学矛吧!让我当陪练的机会,这可是千金难买啊!以前多少人想喊我一声教官,绕停机坪排了好几圈,挤破头就为了跟我学上一招半式。哎,虽然他们想学的是机甲驾驶。”

  邱非吃了起来,重复着没听过的词汇:“金……难……停机……教官?学招式?”

  “是啊。”

  邱非沉思着,两人默默吃了一会儿后,他放下果实,认认真真地说道:“苏教官。”

  “嗯?你要学枪?”

  “叶教官。”

  “唷,这么快就决定全部都学啦?看不出来挺机灵的。”叶修哈哈笑了起来。这声稚嫩的叶教官,实在像极了旧日回忆,他笑着笑着,神情难免几分怔忪,流露出一些情绪。

  紧接着,他低笑一声,严肃指正道:“不过,现在不是了。我再也不是谁的教官啦。”

  邱非难掩失望。

  “有空教你几招,收拾下猎物倒是没问题。”叶修摆了摆手:“不是拜师学艺这么严肃的事,你就随便喊吧!叫叶修也行。”

  邱非想了想,喊了个叶修没听过的名词,叶修“嗯?”了一声,两人边吃早饭,努力消弭文化隔阂,最后叶修才搞清楚了:“哦,是类似‘前辈’的意思?师长那样的?”

  “叶前辈。”邱非灵活地现学现用,叶修笑咪咪的应声。

 

  “嗯,不能白吃了你缴来的学费,吃饱了休息一下,再来打几回,你的目标是放倒我。”叶修摇晃着指尖,“这一次我不会放水。不过,放轻松来吧。”

  尽管没料过有朝一日再度与小孩相处,好歹以前带大了两个,叶修没打算让他白叫这声前辈。

 

  两人隔着数尺站定,叶修让他放轻松玩,随即将木棍往肩头一放,悠闲地等待。

  这一回,邱非屏气凝神,调整姿势,冷静地观察叶修,没有鲁莽出手,仅仅等待着时机。几分钟过去了,在叶修站累似的踢了踢腿时,邱非猛一踏地袭了上去。

  邱非觉得自己够快了,空气刮在脸上丝丝生疼,可惜还是不够,叶修转回视线的刹那间,邱非灵机一动,身形陡然一晃,竟是学了苏沐秋的动作,虚晃一招,打了个佯攻。

  眼见叶修一眨眼没反应过来,仗着身形小,邱非憋足了劲,瞬息间钻入叶修死角,以指为爪朝对方抓去。他的指尖几乎碰上对方手臂,胜利在即,邱非却眼前一晃,一根长棍宛如凭空冒出般“咚”的敲中了他的膝盖。

  那一记不轻不重,然而邱非只觉得天旋地转,强烈失重感后,一下摔得正脸着地,向前打了个滚。

  那根木棍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轻轻一敲他就被掀翻了?

  邱非摔得晕头转向,晕眩感好半晌才消散,摸摸膝盖上一小块淡淡的红印子,接着转向好整以暇的叶修。

  叶修汗都没出,手里的木棍撑着地,姿势未变,手里又拿了一块果实吃起,问道:“再来吗?”

  “嗯!”邱非深吸口气。

  

  一小时后,邱非第十次摔倒在地。

  “不错嘛,时间变长了。”

  叶修半蹲下身,戳着邱非的脑门笑道。

  邱非垂头,烧红了脸。

  因为叶修说的,并不是他在攻击中支撑的时间变长,而是每一轮之后,他展开下一回尝试的间隔时间越来越久。他心里同样从刚开始的“就差一点点!”,越来越清楚地感受到差距。

  苏跟叶真的很强!邱非诚心想着。

  “几趟下来,有什么想法?”

  叶修咬着那小半根没点燃的烟问。

  邱非谨慎地说:“每一次,前辈击中我的地方,都是我没注意到……空隙?站不稳的位置……?唔……”

  邱非试着表达,可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说出口,顿时有些失落,叶羞却丝毫不介意他支支吾吾。且不论邱非年龄小,在这么原始的部落,根本尚未有专门训练一说,自然也没有“缺点”、“重心太高”这类用词。邱非努力形容了半天,叶修拍了拍他的发顶。

  “路还很长呢。”叶修笑叹。“对啦,苏沐秋教过你枪枝拆卸?来来来,趁休息,你做一遍我瞧瞧有没有需要修正……”

 

  

  

  叶修这边和小家伙和乐融融地玩在一块,正与冯老族长专注问着事的苏沐秋,忽然分了下神。

  苏沐秋舔了下唇边沾上的一点血迹,在血液的铁锈味以外,感受到一丝陌生的气味。

  他碰了碰嘴角。尽管并未确实尝出任何味道,但是……

  ……雪茄?

  

 


评论(31)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