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20:当仁不让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19  / tag:#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本文存稿过3万5了,从今天起隔日发,一直发到没有存稿,若期间有发联文更新则该日哨A往后推


20.

  

  苏沐秋明白刚才察觉的那阵震动为何了。

  他指出方向:“今天狩猎队是去了那个方向吗?”

  “啊,这个……”冯族长愣住。

  “对!”小葛姑娘大声喊道,“我是跟邱邱一起去的,他说危险,叫我回来……”

  “好,妳指路,我们路上说。”

  苏沐秋一点头,向老族长说了句,便直接将小姑娘单手揽到臂上,抓了根部落里换来的矛扔给叶修,两人对视,随即大步迈出。

  “妳怎么跟他们一起去?小邱那是狩猎队出去猎捕吧?”

  “最近很冷,动物们不太出来了,都在睡觉。”小姑娘说着,“下雪之前都很安全,以前我都会跟着他们出去玩,摘一些蓝芯花……”

  小姑娘将手里几朵仍含着花苞的蓝色小花递出,叶修顺手接下,打了个喷嚏,正揉着鼻子,就听苏沐秋疑问:“兽潮不是每年发生的?”

  冯族长摇头,眉间忧虑重重。他俩步子大,速度又快,冯族长小跑着追在后头,喘着气解释起来:

  “部落里上一次遭遇兽潮,已经是我年幼时的事了。当时当真是被踏平了部落,无数族人死亡,部落也从强盛的部落变成如今这样的小部落了……在那之后,部落搬迁,找了这片铁石树林住下。”

  苏沐秋瞭然:“所以,你之前说铁石树无论如何都不能砍,原来铁石树的重要功能是缓冲带。但那时不清楚说出是担忧兽潮,是因为你也不能肯定兽潮会不会再度发生吧?”

  “缓冲带?”冯族长思索着没听过的词汇,点头道:“没错。兽潮来了,还得靠铁石树挡挡。”

  虽然之前已经被撞倒了一大片就是了……几人不约而同地想起这件事。

  冯族长忧虑更重了,直感觉胃里翻腾,心口闷痛,整个人都不太好。

  

  

  数十年难得见的雪季前晴朗日子,不仅人类延长了猎捕屯粮的时间,兽类同样也是。

  这一年,乌铁部落捕获到的猎物大幅减少,而同样住在这片森林,人类因食物匮乏挨饿,兽类自然也是如此。许多动物没能及时囤积足够能量迎接雪季,冒险出来找吃,与人类狭路相逢,双方都饥肠辘辘,这就出事了。

  不过,这时还出来狩猎的兽类,应该是饥饿又加上即将冬眠的迟缓状态,按理说不难收拾。苏沐秋在心里思忖,他疑问的是这个时节为何有大规模兽潮?大部分动物早已经冬眠,如何构成“潮”?难道是语言差异?还是这里的情况不同?

  

  小姑娘尽职地指路,几人口中呼出阵阵白雾,很快穿过了部落。前方较为稀疏的铁石树枝叶间,有一群人手里抓着各式武器,在部落周围三三两两组成小队,矛尖向外警戒着。

  “是贾兴。”叶修说。

  苏沐秋应道:“是原先狩猎队的成员……”

  不过,他们与苏沐秋第一次见到时的感觉大相迳庭。且不提为首的贾兴缺了一条手臂,其余人同样缺这少那的,表情倒是坚毅,可有几个拿武器的显然不是惯用手,苏沐秋走近他们的期间就掉了两次,整一副残花败柳样。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兽潮向部落来了?”冯老族长紧张万分。

  “以防万一而已。刚才小葛从外头一路哭喊著有兽潮,往苏和叶那里跑,我们都听见了。”

  贾兴摇头,自从受伤后状态便一直没好过:“部落里现在没人了,年轻族人都出去打猎,剩下女人跟孩子,如果兽潮往这里来,后果不堪设想。”

  冯族长面露忧色,目光在这只队伍上徘徊:“可是你们……要是真的兽潮来袭……”

  贾兴:“我们的身体挡在这里,总比没有好。”

  几人都是一脸英勇就义。

  苏沐秋抱着小姑娘走了几步,来回踏了踏脚下的地,说道:

  “你们之前盖屋子的时候,应该有剩下的虫……星壳吧?找大块一些的碎片,大概巴掌这么大……像这样尖锐部分朝上埋在土里,万一有动物靠近部落,还能阻一阻。记住,留记号标示进出路线。”

  苏沐秋指点了一下,有几人点头,马上跑回部落,哇哇叫着要跟去奋勇对抗兽潮的冯族长也被他们拉回去了。

  这群人忙碌动员起来,在铁石树的范围刨土掘坑,苏沐秋歪头,朝摆弄着短刃的叶修一抬下巴:“走?”

  叶修吹了声口哨。

  “好。”

  

  两人疾跑起来。

  风声呼啸着从耳边刮过,隆隆作响,小葛被风刮的眼睛发疼,憋着一声不吭,苏沐秋却察觉似的说道“不舒服就闭眼一会”,将小姑娘的脑袋轻轻按上肩头,替她掩了掩。

  小葛从苏沐秋肩膀上抬起头,景物以她从未见过的速度向身后飞逝而过,她惊奇地注视了会,随即看向跑在后方的另一人。叶修手里拿着一只小小的黑色圆盘,那圆盘上绘有金线,亮着几个点,在跑动时摇晃着。小葛眯起眼努力地看,才看到圆盘上有绿点,还有两个靠的很近的红点。

  “叶叶……”

  “嗯?”察觉小姑娘好奇的目光,叶修朝她笑起来,在唇边竖起食指,无声地做了个‘嘘’的口型,在小姑娘笑嘻嘻地模仿他同样‘嘘’了声时,叶修笑了笑,将探测仪收回怀里。

  一点冰凉的感觉沾上鼻尖,小姑娘一抓鼻头,一片洁白的雪花在手中融化,冰凉的水珠子顺掌心滚落地面。

  细碎的雪片扑簌簌飘落,擦过了颊边。苏沐秋抬起头,望向灰蒙低垂的天空,漫天细雪降下。

  “啧。”

  他半是叹息的低语,加快步伐。

  “下雪了啊……”

  

  

*

  

  

  邱非一矛扫出,势头迅猛,却在即将刺中前脚下陡然一滑,整个人打了个趔趄,眨眼间一张血盆大口逼近,满口腥臭气扑面而来。邱非心底一紧,没来得及闭上眼,手臂便一阵疼痛,被人拽了开来。

  “喂邱非!小心一点!”

  重新握紧矛的邱非赶紧向红圈青年道谢。包含邱非在内,在场几人都多少陷入了苦战。

  不期而至的雪将地面打湿,与苔癣混做一滩泥泞,让猎捕的危险直线上升,邱非手臂上的血口隐隐作痛。

  但战果也是丰硕的。

  “这么多刺骨兽的肉……”小红圈抑制不住高兴,激动地胡乱挥着矛,“这次雪季里,部落里不会再有人饿死了吧?!”

  邱非听着他的话,目光转向前方。

  灰褐色毛皮的刺骨兽一向成群结队,用他们头上的骨角围困猎物,破开肚腹,随后以利爪和牙齿撕扯分食,是一种群体行动的肉食动物。它们动作迅猛灵敏,且只吃新鲜血肉,除非别无选择,否则连刚刚死亡不久的动物都不碰。

  尽管每一头的体型都不算大,单体攻击力不强,成人就能撂倒,可惜总是一群群地出没,十分难以对付。

  他们这支初出茅庐的新手狩猎队,幸运地遇上落单的几头刺骨兽,以多欺少围困起来杀了,尽管随后才发现这仅仅是出来探路的小部分,后头有一大群刺骨兽虎视眈眈地等着生吞了它们,但成功狩猎了刺骨兽仍让几人士气大振。

  “而且,刺骨兽的肉很好吃啊。又软又嫩,没有腥味。每次都先让老人跟孩子吃了,这次有这么多,我们也能分到吧!”红圈一棍打开一头刺骨兽,口水直流。

  邱非也咽了口唾沫,甩甩头谨慎道:“很危险,刺骨兽多我们太多了。”

  “你不是跟小葛说刺骨兽太多,哄她回去了吗?”红圈说道,“那就不怕了。”

  

  被一群刺骨兽包围,森林中还有数十头残酷地等待时机上前的其他后援,几人身上的新鲜血气令刺骨兽躁动起来,然而没有人退却。

  上次红角兽暴乱后,部落内本就缺乏的粮食损失近半,族人减少,况且当时经验丰富的狩猎队成员当仁不让地挡在最前头,如今非死即伤,更是让部落的情况雪上加霜。如果粮食不够让所有族人度过雪季,失去狩猎能力的人,或许会自行选择死亡,在雪季悄声无息地走入森林--这是曾发生过的事。

  而现在仍在这里的人,都是不愿意这种事发生,为了族人自愿留下的。

  邱非深吸口气,压稳重心,双手牢牢持矛平举,金属制的矛尖指向前方。

  

  

  雪花安静无声地落在冰冷的矛尖上,映出其余同伴与刺骨兽拚杀的景象,以及邱非专注至极的目光。

  而邱非其实,也想知道自己可以战斗到什么地步。

  

  

  他猛一蹬地,在前方一头刺骨兽因其他人的长矛扫过而扭身退开时,矛尖以锐不可当的姿态,直冲露出的侧腹刺去!

  不知是叶修的个人习惯,还是出于指导,他总是以静制动,后发制人,一回回轻松至极地招架邱非的攻势,进而找到破绽,瓦解;而在这种训练方式下,邱非也习惯了先出手,夺取先机。

  抢攻!

  邱非对抢攻的理解,就是一击即中,这一矛刺出,他完全没有留力,以全身的重量撞去,感觉矛尖刺入血肉中的瞬间,当即腰身一沉,双臂使劲上挑,利用刺骨兽自身的体重,这一矛竟然生生捅穿了过去。

  邱非不敢侥幸,在刺骨兽的大力挣扎中压着身单膝跪地,揪准方向手臂一抖,将捅在骨肉里的短矛朝侧一划拉,登时鲜血飞溅出来。邱非偏过头呛咳着,直到手中的矛不再晃动,这才费劲地抽了出来,松了口气。

  他能对付刺骨兽。邱非握紧拳。

  

  红圈原先手中握着矛直往刺骨兽的脑袋砸,忽然余光一闪,一道身影“砰”的撞歪了刺骨兽,那头刺骨兽刚刚扭过头去要以骨角反击,不知怎么的一晃眼,一截矛尖便穿过肚腹,唰的溅了一地的血。

  他张口结舌地楞了好一会儿,才察觉邱非早已一边抹干净脸,一边小跑去支援另一位遭困的族人,接着一声不吭又转向下一头刺骨兽。

  他是不是变了?红圈迷惑地抓抓头,想起不久前要向苏和叶说些部落里的传说时,还会小心翼翼地望他一眼的小孩儿,再看看抿着唇鼓着气,用从未见过的姿势一一宰杀刺骨兽的邱非。一头刺骨兽跳向邱非身后偷袭,他没有继续多想,赶紧提着矛跟了上去,帮忙吸引刺骨兽的注意力,替邱非留意周遭,制造机会。

  渐渐的,没有人发觉,这只零散的小队伍开始以邱非为核心,呈现了粗糙的队形。

  与此同时,包围在外的大群刺骨兽,一点一点缩小了范围,逐渐逼近这群浑然不觉的人类。

  

  

*

  

  砰砰几声,数头刺骨兽在能发出叫声前便轰然倒下。

  温热的血液流出,混着融化的雪水染湿了干枯的草地。苏沐秋狐疑地瞥了眼左手中的激光枪,拿枪把挠了下脑袋,又将迷茫不解的目光放到安稳地坐在他右手臂上的小姑娘。

  此时的小葛姑娘两眼闪闪发光,望着他拼命喊道:“苏苏好厉害!好厉害!!”

  “妳可以给他鼓掌。”叶修说。

  “鼓掌?”

  叶修举起手示范了下,小姑娘登时转为卖力拍着双手掌心,拍的手都红透了,尽管口中说来说去都是好厉害一个词。

  沐浴在欢呼声中的苏沐秋喃喃:“是我太强了吗,还是这种叫刺骨兽的……真的很弱?”

  叶修耸肩,半弯下腰,上前查看被苏沐秋点射爆头的兽类。

  

  这种动物外型似豹似犬,难说是猫科还是犬科,体长近一米,略多于成人臂长,头两侧耳旁各长着一根闪电状的外突白骨,身上沿背脊也有少许不明显的骨刺突出。至于毛皮……叶修摸了下,心道:嗯,手感像没洗澡的小点。

  他把刺骨兽的尸体提起来掂了掂,不太重,骨骼较轻,或许是为了保持敏捷的移动速度,导致演化成这样。不过,他想起那头神出鬼没的白色雪豹,肯定足有刺骨兽的两三倍重,可是速度却是刺骨兽的两三倍快。

  通常像雪豹那样单体能力出众的反而难缠,而体重轻,群体行动,体型偏小的动物,只要抓到要领,一头一头收拾起来会很快。

  苏沐秋:“这根本不算兽潮啊!顶多是刺骨兽冬季狩猎吧。”

  叶修随口应声,将手里的刺骨兽转了个方向。他手里这只左眼眼眶焦黑,从眼眶穿透到了后脑壳,全身上下的伤口仅有这处贯穿脑袋的小洞,不仔细看真跟没受伤似的。

  “枪法不错。”叶修称赞。

  “那是当然。”苏沐秋坦然大方。

  接着他又说:“叶修,你刚才不是玩小刀玩的很开心嘛,来来来,给你个表现的机会,把这几头刺骨兽的皮跟头上的骨角卸下来,我有兴趣……别把毛皮弄坏了!我是故意瞄准眼睛的。”

  叶修握着震荡刃试了试,几下便卸了好几只角下来,一面问道:“那邱非?”

  一听到邱非的名字,小葛姑娘揪紧苏沐秋的衣襟,担忧叫道:“邱邱!我们要去救邱邱才行!”

  苏沐秋侧头听了一会,又朝远方隐隐骚动处极目望去,彷佛他站在这里,就能听见看见邱非他们那头的战况一样。接着他笃定道:“不急,没什么大事,不过皮还是晚点再剥,我们先过去,以免发生意外。”

  他们离邱非等人的所在地不远了。

  

  两人以苏沐秋枪枪爆头、叶修一矛串三个的高效率,从包围圈外强行撕开一道血淋淋的裂口,往中心逼近。很快的耳边传来了邱非等人的声音,被叮嘱过保持安静的小姑娘捂紧了嘴,安分地待在苏沐秋怀里,苏沐秋将激光枪别回腿侧,大步一跨便单手攀上了树,全程敲声无息,像只猫科掠食动物。而叶修则与两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跳上斜后方的树,同样静观其变。

  树下不远处,几个年轻小夥子挤成一团,喳喳呼呼地团结对抗着刺骨兽,以年龄最小的邱非为主攻手,无意识保持了粗糙的队伍阵型。

  邱非带着格瓦雷,但从头到尾都使矛,苏沐秋跟叶修对此并不意外,也没有较高下的心情。毕竟邱非不太明白光能充能的意思,很担心浪费了子弹或弄坏了借来的奇特武器,如今仍然练着站桩瞄准,这个情况下他当然选了矛。

  两人就这么默默看着,仅有外围的刺骨兽骚动起来时叶修跳下去收拾了一圈,其他全任由那几个年轻部落成员自己琢磨,哪怕是受了伤,被刺骨兽撞翻,甚至一次邱非手臂脱力,被钻了空子遭利齿狠狠咬住了小臂,溅出一小股鲜血,两人都沉着气。

  邱非在被咬住的几秒间,反应极快地反手持矛,从侧面捅穿了刺骨兽的脑袋,挣脱开来,带着伤痕累累的几人收拾掉了最后几头刺骨兽。

  

  几名年轻人狠狠松了口气,一下子脱力,东倒西歪地躺平了,身上又是血又是泥,脚一动,就碰到了犹带温热的刺骨兽尸。

  几人笑了起来,又呜呜咽咽地胡乱喊起了话,比如“我们办到了”“好多肉”之类。

  “邱非好厉害啊!”突然间,有人感慨道。

  “对对对!你哪时候会这些的?”

  “我感觉这次狩猎比贾兴他们还顺利。”

  邱非胀红了脸,胸腔里的快乐满涨起来。

  “是不是苏跟叶他们教你的?”红圈疑问。

  邱非回答:“嗯……”

  突然间,咚的一下。

  一头刺骨兽的脚掌,按住了邱非的脑门,利爪擦过了他的眼眶。

  邱非呼吸骤停,血液倒流,在他尚未反应过来前,身旁侧头望向他的红圈青年已经惨白着脸惨叫起来:

  “啊--!!邱、邱--”

  “嘎哦。”

  “邱……诶?”

  小女孩轻快的笑声响起,邱非额上冷冰冰的爪子挪开,小葛放开手里的刺骨兽尸体,蹲在邱非旁边,拍拍他的脸:“邱邱好厉害呀。”

  邱非满脸惊愣。

  使尽最后一丝力气爬起来抓住了矛的其他人也愣了,迷茫地望着小葛,以及小姑娘身后的两人。

  “这就松懈了,要是刚才是真的刺骨兽,你们现在就全被吃干净了。”

  苏沐秋走来,不带褒贬地指出事实,弯下腰替邱非检查了一下伤势。邱非狩猎时全心都在刺骨兽上,刚才则是沉浸在暖洋洋的喜悦感中,这时满脑子热血消退,才开始意识到手臂的疼痛。

  非常疼。

  被咬穿的皮肉隐约可见森森白骨,血液染湿了半边衣物,邱非一下子惨白了脸。

  最让他感到恐惧的是,被咬出的几个血口以下,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指。

  “骨折了,撕裂伤有点严重……”苏沐秋皱着眉简单判断道,留意到邱非脸色发白,镇定地安抚了下:“别担心,你们族长会治疗你的。接下来是雪季,有大把时间疗伤。”

  可是他满手是血。伤口很可怕,手臂像是死了一样垂在身旁。他还能治好吗?

  邱非心口沉甸甸的,勉强点头。

  苏沐秋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转身去忙活照料其他人。这群小年轻伤势不一,狩猎时都绷着情绪硬气得很,如今一看到苏沐秋和叶修抵达,顿时精气神都松了,个个心神摇晃地叫痛,两人将他们的伤势紧急处置过后,不得不多安慰几声。好不容易稳定情况,叶修和伤势较轻的两人留下看着这堆战利品,等待随后搬回部落,苏沐秋指挥着其余人,彼此扶助扛起伤员返回。

  邱非坠在队伍尾端独自走着,无心回应跑来与他说话的小葛,他抓紧了衣摆,心里的不安渐渐攀升,衣上绘着的红菱被扯的支离破碎。

  他不敢思考回到部落后,即将面临的会是什么。

  

*

  

  放开邱非受伤的手臂,在几人的视线中,冯族长别开了目光。

  “必须截断了。”摇着头,这位族长兼族医黯然道。

  “截……”苏沐秋一噎,差点呛到:“截断……你说截肢吗?!”

  “对。”

  匡当一声,苏沐秋回过头,就见邱非面色死白,紧握在手里的短矛砸落地面。

  



评论(28)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