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21-上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tag:#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因本章字数过9k,拆上下发



21-上.

  

  冯族长抹了把脸,叹息道:“伤口太深了,如果不截断,之后会很麻烦……他可能会死。那时邱非还没来到我们部落,可能不晓得,曾经有族人死于这样的伤势。”

  贾兴说道:“现在截断,至少能保住命和另一只手。”

  “可是……狩猎……”苏沐秋按着额际,脑中混乱,一时捞不到词汇。

  “我们狩猎队的成员绝对不会抛下邱非!刚才要不是你,我们多少人早就不用回来了。有我一份粮食,就绝不会少你一口吃的。”红圈积极附和。

  “别担心,部落里会照料伤残的族人。”冯族长宽慰道。

  冯族长此话一出,屋内的氛围霎时一变,后头的叶修迅速逡巡了圈,留意其余人的反应--除了红圈跟小葛满脸坚定,一起狩猎过的几个年轻人正犹豫是否该应声,剩下的,全是不敢予以苟同。

  

  在部落里,丧失狩猎能力,并难以为部落带来贡献的伤残者,地位是非常难堪的。苏沐秋就亲眼看过贾兴的前后反差,他仍是位老练的猎手,带领狩猎队时,举止言行都透露出几分自信,而如今他几乎哪也不去,都在协助部落内务--这还是基于尊重他原先狩猎队领袖的地位,甚至早些时候贾兴自己做出了拿身躯给部落当人墙的决定。

  在联邦,肢体伤残者仍有无数工作可行,可在这原始社会,他们几乎无法贡献于部落。

  邱非仅仅六岁,此前也未曾对部落有重大付出,若是截肢,可预期将在相当漫长的生命中白白分去一份部落粮食,于部落维系繁衍无益。

  更别提,他是外族的人,苏沐秋和叶修仍能清晰记起邱非说乌铁部落的祖灵不会庇护他的神情。

  部落里的其他人,如何会乐意他分走一份食物?

  倘若邱非厚颜无耻些,或着性格活泛一点,未必不能找到其他方法体现价值,心安理得地接受部落照料,可是……叶修端详坐在族长面前的小孩,那抿紧唇倔强毅然的神情,活像是等会就准备敲声无息地死在雪地里,不愿像只拖油瓶活下去。

  显然冯族长也不忍心看了,回避着邱非的目光:“帮我拿刀过来。”

  贾兴点点头。邱非面上血色褪尽,咬紧下唇。

  这是真的要截肢了?!

  “等等!等等……”苏沐秋连忙出声,一下引来所有人的目光,“别……别截断,也许还能长好呢?”

  “我见过这么多,他的伤势已经没办法了。”冯族长摇头叹息。

  “不是,我说……他年纪小,还会长大,也许有机会?总之先别截。”苏沐秋焦头烂额。

  冯族长与苏沐秋对望,手里握着薄石刀,两人盯着彼此,心底都有几分紧张游移,一时间,族长帐篷内仅有外头风雪呼呼掠过的空洞声响。

  半晌,叶修轻咳一声,说了句“抱歉”后,箭步上前捏住了冯老族长的手腕,轻轻一掐便转手夺过石刀。赶在其余族人因族医被冒犯而怒目而视前,苏沐秋坚定目光,将叶修别到身后的邱非旁边,缓缓开口道:“这段时间,我们教会小邱不少东西,截断就全浪费了,太可惜了吧。总之,只要邱非还有痊愈的可能性,我绝不能坐视轻易放弃。更何况,少了手臂,对邱非来说是多严重的事,冯族长您应该很清楚才对。”

  沉默良久,冯族长终于松口道:“唔……你们教了小邱一阵子,舍不得是难免的……如果照你所说真的能痊愈,就不用截断了。但要是情况变差,你们必须让我截断他的伤手。小邱啊,可以吗?”

  几名年长族人顿时惊怒出声:“族长!治疗是族巫与祖灵的仪式,虽然苏跟叶这两位帮了部落很多,但万一放任外族人乱来,惹怒了祖灵和自然神灵……”

  冯族长斜他们一眼,难得硬气道:“你们不老是说邱非是外族人,乌铁祖灵不管么,外族人交由外族人处理,有哪里不行了?”

  几人哑口无言,登时无话可说。

  “那么,小邱呢?”冯族长转向他。

  邱非没有大碍的那只手暗地握紧拳,点头:“好。”

  苏沐秋当即抹了把汗。

  

  他赶在老族长忧心忡忡地给邱非糊上一大团绿色药泥之前拦住,让邱非托着那根鲜血淋漓的胳膊转移到他们帐篷,一面支使叶修用暖炕的柴火烧些热水来,一面在杂物堆里拨拉出医疗包。

  苏沐秋每回打开医疗包,都会为里头药品储备以飞速下降而倍感心揪,自己吃片药都得剂量减半药片对折,这时却没顾上,消毒棉片擦过,一管稀罕的要命能应对八成症状的消炎止痛针直接到底,清理伤口,全都干脆利落。

  叶修帮着以沸水煮过的皮料充当毛巾,连连换了几盆水,才见苏沐秋整理好伤势。他试了试冯族长强行塞给两人的一小碗绿泥药膏,肯定道:“紫麻草。是麻醉药。”

  苏沐秋记得这种绿泥的镇痛效果普通,不过伤口包覆性极佳:“给我。”

  他追加一针抗生素,心里默默祈祷与他语言相近的邱非体质同样相似,最好没有不良反应,接着将药膏小心糊在伤口上头,拿木条充当夹板,固定,包扎,一气呵成。

  邱非没见过这么复杂的治疗方式,除了扎针时,叶修为避免他害怕挣扎而遮住了邱非的眼睛,其余时候邱非的目光一直跟着苏沐秋的动作移动,全程配合,等苏沐秋完成时,他才好奇地动了动挂在三角巾里的手。

  “抱歉,我只跟医务人员学过简单处理,只能做到这样了。”苏沐秋长出口气,接着照本宣科地读着医嘱:“不要碰水,不要提重物,不要剧烈运动,注意伤口干燥……就这些吧!这次刺骨兽狩猎你占大份,部落里不会为难你食物,大概够吃好一阵子……小邱趁雪季多休息。”

  “谢谢苏前辈。”邱非连忙道谢,单手行着礼,慎重地说了几次才离开。

  

  苏沐秋收拾起东西,翻到箱子里的一小瓶止痛药,他晃了晃手腕,将这瓶子药片扔给叶修:“这是止痛用的,拿去给邱非吧。提醒他要是有任何不对劲,伤口发痒红肿刺痛,反胃上吐下泻之类的,立刻来找我。”

  叶修点头,带着药瓶以及一条肉干,慢悠悠地踱向邱非住着的帐篷。

  邱非此刻正在他的帐篷屋里,叶修通过没拉拢的门缝,影影绰绰地瞧见他的身影,正要打声招呼进去,就听一声重响,石碗从邱非完好的那只手里滑落地面,洒了一地挟带未融雪片的清水。

  “没事吧?”叶修几步上前。

  邱非摇头,捡起碗再次勺了点水:“叶前辈好。没事……啊!”

  叩咚一下,石碗又滚落下来,打着旋一咕噜滚到叶修脚边。邱非万分尴尬,弯身要捡,叶修却将碗放到一旁,抓着邱非的掌心捏了捏。

  他在发抖。

  邱非憋红了脸,很想将手抽回藏到身后,又不太好意思直接冲叶修甩手。

  叶修扫了眼冷清空荡的室内,还有眼前一副‘我自己没问题’的邱小不点,总有些旧日回忆掠过脑海。

  两个脏兮兮的倔强小孩儿板着脸,叫他滚开,他们“不需要同情”。

  叶修:“……”

  “……小邱,要不这段期间,你跟我们住吧?”他问道。

  

  *

  

  初雪后,是短暂的晴朗日子,部落会抓紧时间,在这段短短的最后晴日确保所有准备已完成。因为接下来将是绵延而漫长的雪季,冬雪终日不停。

  “‘之后即使雪停了,也只是很短暂的时间,而且通常在清晨或深夜’……部落里的老人大概是这个意思。”苏沐秋叼着肉干条含糊说道,“这里的整个冬天,几乎没有可以利用的时间啊!”

  他停下手头动作,从浅坑里朝外伸手,指尖勾了勾,叶修便将一根手掌长的金属钉递到他手里。苏沐秋继续敲敲打打,嘀咕着他的计划:“这里把管线改建一下,再牵个小型的炕,把这间帐篷圈住,然后通到实验田那边去……嗯……这样才能将能源效益最大化。叶修,你那边钉好没有?”

  “完成了。”叶修喊道。

  无视部落里其他族人有意无意经过时投来的好奇目光,苏沐秋直起腰,捶了槌肩膀,正巧发现邱非提着装有他家当的小包袱走来,他向邱非招手:“来,小邱,之后你住这里吧,给你隔了独立的小帐篷。我们就在隔壁。”

  邱非很诧异:“那个……不用特地为我……”

  邱非本来以为他就是借住几天,没想到直接隔了个新帐篷给他,一进屋内,空间不大,但一股温暖由脚底而上,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没事。别紧张。”

  叶修说着,他本来打算腾个地和邱非一块睡就行,被某人义正词严的理由堵住后,此刻他露出了惨淡的笑容:“他会让你身体力行偿还的。”

  “我、我会努力的。”尽管疑惑,邱非信誓旦旦承诺道。

  

  

  抓紧这几天的时间,苏沐秋和叶修种完了最后一块实验田,加上来了个邱非后,苏沐秋突发奇想,想方设法地将实验田圈了起来,整成了个小棚子。

  新搭的小帐篷屋紧邻着实验田,小一号的改良式地暖炕会将余热排到实验田,勉强算是克难版小温室,充分展现苏沐秋将所有植物种活的野心。为此,他不惜扯开了原先罩在机甲外的塑料布,任由两架机甲内部线路外露,在洞窟里破破烂烂地扔着--而叶修对机甲风吹日晒的挑眉疑问,苏沐秋的回答是“暂时而已”。

  至于邱非,他借住在小帐篷的期间,需要负责全面照料这块家庭菜园。对这项新任务,邱非的反应十分正面积极,比起换个地方当累赘,苏沐秋让他干活无疑使得邱非振奋多了。

  “自愿被利用啊。”叶修叹息。

  “这叫‘不劳动者不得食’。”苏沐秋纠正。

  说的像劳动多了就有的食一样。已经默默习惯握铲子搭工程的叶少校嚼着午餐的一片肉干,满脸怅然。

  而新帐篷完成后,细雪开始绵延不断的那日起,苏沐秋便一头扑向了他之前尝试过无数次的研究,整日闭门不出。

  数天内,苏沐秋除了解决基本需求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休息,不管叶修是睡了还是醒来,都眯着眼留意到身旁总有盏灯彻夜亮着。而苏沐秋手里拿着工具和材料,每晚机零匡当的响,走火入魔地试着一张张图纸构思,要不是他俩的帐篷基本不在部落的范围内,这会儿都要被投诉扰邻了。

  苏沐秋眼眶下面的乌青越发严重,越发显得他唇色青白,面无血色。

  那已经不能称为专注,这工作狂简直透支了生命。

  叶修几次皱着眉,认真思索是否要打晕他,以免某天醒来发现室友猝死在材料堆中,可是当他偶然窥见苏沐秋的眼神,那双彷佛淬了火般异常灿亮的眼眸令他莫可奈何。叶修无奈,转为要求自己吃饭时顺手塞苏沐秋几口,确保他不会饿死,并尽可能待在实验田附近,将空间留给苏沐秋。

  邱非的训练进度倒是在无聊的叶修指点下突飞猛进,非惯用手的单手持矛和单手持枪瞄准都有了架势的雏形,还顺势学起了识字--叶修把苏沐秋亲笔的那堆启蒙教材转给邱非了。

  除此之外,叶修加入了部落的巡逻队,时不时进入雪季的森林转悠。尚未降雪前,叶修偶尔几次碰上豹子,都见那头大猫萎靡不振的恹恹模样,没精打采地蹭了蹭叶修小腿,很快就消失了。

  时至近期无论他怎么找,都没看见那头黏人的白色大猫,以往明明跟小尾巴似的紧缠不放。

  “难道这个星球的雪豹要冬眠?已经去睡觉了吗?”雪季令人特别怀念豹子暖呼呼的毛皮,叶修提着矛步出森林,很是遗憾地放弃将豹子养在屋里的念头。

  “叶……叶前辈!”

  邱非紧张地跑来,叶修应了声,“哟,怎么了?”

  “有……有……有……”邱非慌张的结巴,“有……有有动物入侵实验田!”

  叶修:“……啊?”

  

  叶修和邱非确认过溜到田里的不是一头白色大猫咪后,便领着小朋友一路跑向实验田,握紧矛准备拿胆敢践踏他汗水与努力的禽兽宰了下菜,岂料到了现场,就见那头禽兽带着妻儿,一共三只毛团子,在实验田里最温暖的一块地缩成圈瑟瑟发抖。

  “什么时候来的?”叶修问。

  “白……白耳兽……啊,兔鼠,”邱非回答,“今天早上醒来,过来看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这种动物不用冬眠?”叶修说明了一下冬眠的意思。

  “可能是窝被毁了……要赶走吗?”邱非尽职地问道。

  叶修转向外头,细雪纷飞,雪片洋洋洒洒落下覆盖了大地。

  几只兔鼠卷着细长尾巴圈住彼此,窝在一颗留有明显咬痕的瓜果旁,叶修揪起兔鼠摸了下,摸到了满手排骨,连挣扎都没啥力气。他啧啧几声,将小动物扔到邱非怀里:“没事,养着吧。咱们待会拉个小栅栏出来,别让它们啃了田里的东西。”

  “要……要留下来?”

  “干嘛不留?”叶修抚摸兔鼠柔软的毛皮,笑眯眯道:“等养肥了,可以煮兔肉汤,还能剥皮给苏沐秋做枕头啊。”

  “……?”邱非懵了一下。

  “他最近老是不睡觉,整夜亮着灯,很妨碍休息,太扰人了。”叶修直把小动物当预备式的枕头捏,若有所思道,“这只做成枕头应该挺软的吧?跟他那张床还配套……”

  “……”

  邱非与手里瘦的干瘪瘪的兔鼠面面相觑,一同遥望叶修兴冲冲地找栅栏材料的身影。

  

  

  两人合力完成兔鼠的圈养地,叶修刚刚把几只小动物揪着放进去,扔下几枚不知坏没坏的果实,苏沐秋便风风火火地冲出屋子,左右扫视,嘴里不住喊道:

  “叶修!在哪?在的话应个声……少装死,我刚才听见你回来了!”

  叶修现在听见苏沐秋喊他,心头就是一阵即将做苦力的辛酸感,身体快于理智缩到角落,与邱非你看我我看你。他满脸的凄风苦雨,邱非不由自主走出了实验菜棚,苏沐秋立刻注意到他:“嗯?哪里来的兔鼠……对了小邱,你有没有看见叶修那家伙?”

  “啊,那个……”一上来就正中核心,邱非直冒汗,“……今天叶前辈跟部落里的巡逻队出去了。”

  这句话不是谎言,因此邱非说的毫不心虚,语气镇定。苏沐秋回了句“我知道”,忽然顿了一下,观察起他的表情,邱非睁大眼,无意识抱紧了兔鼠,心跳噗通加快。

  苏沐秋点头,说道:“我明白了……他藏在你那里。”

  邱非心一跳:“苏前辈……”

  “不是你的错,哨兵都是测谎仪体质。”

  苏沐秋顺手揉了下邱非的脑袋,大步上前,钻进了实验田的大棚。

  五米长宽的棚能藏住什么人?苏沐秋当即跟举着兔鼠挡在脸前的叶修打了个照面。

  苏沐秋:“……”

  叶修:“……”

  苏沐秋:“你现在把兔子拿开,我考虑以后少拿这件事笑你。”

  叶修讪讪地放下白团子,来不及说上半个字,就被苏沐秋一把揪了起来。那来势汹汹的模样彷佛下一秒就要揍歪他,叶修本能地避了一下,被疑惑的苏沐秋一转手重新抓住,扣着手腕拉回帐篷,一股脑地塞了一堆东西给他。

  苏沐秋叮嘱:“拿稳了,千万别摔!”

  叶修手忙脚乱地抱紧一只大金属箱和各式材料,随后再度被人拉着,几步踏入了大雪中。

评论(26)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