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22:倾尽天下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tag:#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22.

  

  叶修:“哥哥?”

  苏沐秋瞪他:“别乱叫,谁是你哥啊!”

  ‘哥哥,你在转移话题吗?’小姑娘生气地问,‘为什么把我关起来了?上头明明下达禁止驾驶的命令--’

  苏沐秋连忙出声阻止她继续说:“等等等等,那是因为……”

  ‘而且哥哥,你的精神波值--’

  叶修:“哥哥,精神波值……”

  苏沐秋充分意识到一旁兴致盎然的叶修,顿时满头是汗:“别别别!”

  ‘我决定了!’智能小姑娘双手插腰宣判道,‘--我要跟沐沐告状!’

  苏沐秋顿觉大难临头:“不是,橙橙,我……”

  叶修:“咳,橙橙……”

  苏沐秋:“你笑个毛!”

  

  叶修颇为有趣地看着一人一机的互动。

  以机甲智能来说,闲来无事将智能虚拟形象设置成小姑娘的驾驶者比比皆是,但‘哥哥’这种称呼,是如此地别开生面,叶修还是头一次听过。而且对话间苏沐秋这位驾驶员才是处于下风的一方,叶修转向苏沐秋,探究地看了几眼。

  “沐秋你……嗜好挺特殊啊。”叶修表示宽宏大量。

  “不是!她这是……”苏沐秋头疼,瞥见能源在危险的4%到3%之间挣扎,一摆手道:“算了,之后再跟你说明,现在先忙正经事。橙……咳,沐雨橙风,现在能改成待机状态,展开光能板吗?”

  ‘机身损毁成这样,待机模式可能没有多少功能可以正常使用。’

  沐雨橙风说道,仍然没有好表情,但倒是没有违抗驾驶员的指令,洁白的机甲迅速动作起来,不断向内收缩,几个变形转换间,机甲的外观已经由人型转变为一只洁白的大茧。而待在驾驶舱的两人,除了舱内的全景式屏幕视角下降外,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不过空间的确变窄了,叶修在被迫趴到苏沐秋大腿上前,先一步一撑机甲翻了出去,差不多同时,机甲侧边伸展出几道橙色光能板。

  每道光能板由无数指甲盖大小的水滴型金属片构成,如簇拥着机甲生长的柔软藤蔓,环绕在白色大茧侧边。

  

  这就是这架……SS-018--沐雨橙风的光能系统?叶修新奇地绕着圈观察。

  才绕了半圈走到机甲茧后方,一入眼的是满目坑坑洼洼,弹痕,外壳破口,几截焦黑的线路可怜兮兮地挂着。

  叶修:“……”

  叶修察觉,不仅是背面,实际上被橙色光能板掩饰住的部分,也有不少破损。

  原来受损的地方不是消失了,而是都被藏到不妨碍外观的位置去。

  这架机甲智能的审美意识跟它的驾驶员很像啊!叶修玩味地摸了摸白茧。

  

  而机舱内,苏沐秋调整着设置,余光留意到叶修走向机甲后方,脱离了视线时,他突然低声开口:

  “刚才,有记录到他的虹膜资料吗?”

  沐雨橙风极为智能,小姑娘眨了眨眼,没有出声,屏幕上浮现一行文字:‘有,暂时留存着。需要清除吗?’

  苏沐秋瞥了眼外头的叶修,缓缓说道:“不。保存下来吧。”

  “……也许未来哪个时候,就用上了呢。”

  

  

  作为能源,磁能石其实相当给力,但若是当作机甲能源的情况,这几颗辛苦搜集来的磁能石,甚至不够支撑一场十分钟的表演赛。

  沐雨橙风的主能源是星能,这在宇宙战场上是个相当大的优势,同时是联盟立足星际的根基,然而场景换到地面上,就相当棘手了。苏沐秋不禁庆幸起以前他为了让机甲能应对任何情况,最大限度增加续航力,自行加装了各式各样的能量来源,现在终于想办法展开了光能板,能源的问题暂时解决了。

  苏沐秋让沐雨橙风保持向外发送求救信号,系统节能待机,随后离开驾驶舱,拍了拍白色的金属大茧:“接下来晒晒太阳充电吧。”

  “太阳?”

  叶修比了一圈周遭。他那架黑漆漆的机甲跟白色大茧全都在洞窟里,别说阳光了,现在这里最亮的就是他拿着的手电。

  苏沐秋沉思:“必须把沐雨橙风搬出去了。”

  “搬?要搬到外头,还是搬回去?”叶修又问,并作势推了一下白茧--沉的令他吓了一跳。

  察觉叶修的惊讶,苏沐秋卷起袖子准备一块推,并解释道:“沐雨橙风是重甲,火力配置都是重炮以上……虽然看起来像轻型机甲就是了。一般驾驶员都会误解这是轻甲,进而完全误判性能,这是我故意设计的,怎么样,很有欺骗性对吧?”

  叶修趴在白茧上,忧愁地望着开始炫耀起构思的同伴,想问他搞清楚情况没有。

  不愧是以顿为单位消耗昂贵稀有金属制成的烧钱机甲,火力跟重量都不容小觑,想凭两个人类的力道移动它,难度不啻于蚍蜉撼树。

  苏沐秋终于头疼了。

  这东西这么沉,他们要怎么把机甲运回去?!

  “飞回去?”叶修诚心提议。

  “不行!”苏沐秋皱眉肃声道,顶着叶修不解的目光,他憋了一会才尴尬道:“这点能量不够飞的。而且……辅助引擎早拆光了。改装缺了点零件,所以……”

  叶修如此真心实意地认为,苏沐秋是他此生中认识最狂热于拆装魔改的人。

  “飞行仪?”

  苏沐秋撇开头:“载重不够。”

  

  两人相对无言了半天,最终死马当活马医,苏沐秋主动回了一趟他们帐篷,翻出飞行仪,一前一后卡在机甲下方,使机甲离地,采取最土的方式手动推回去。

  本来这么大块铁疙瘩能灵活自如的行动,不外乎靠引擎以及反重力系统。然而机甲待机模式下,无论什么功能的效果都大打折扣,反重力系统如今跟着节能,仅能让这只沉重的金属舱减轻几分,确保飞行仪能够勉强离地几厘米,可惜推起来仍沉重无比。

  叶修藉口手伤没有好全,在后头划水,只差没拿根船桨在手上,前头的苏沐秋汗流浃背,拉着绑在机甲上的捆锁,像头苦逼的老黄牛,迎着雪一步步踏上回程路。

  “叶修……你有没有在推!”

  “有。”

  “真的吗!!……我要检查!”

  这么幼稚?!察觉苏沐秋当真停下脚步,叶修赶紧找了个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沐秋,这要放哪?”

  苏沐秋果然被话题牵走了:“放在小邱那里吧。他的屋子还有位置,咱们搭他的帐篷时,邱非就提过他东西不多,我们可以用他那边的空间,让光能板探出帐篷外就行了。……喂喂,你是不是在划水?不行,我要检查……”

  叶修:“……”

  这个苏沐秋就是不肯轻易放过这件事吗?!而且话题怎么这么容易用完?叶修急中生智,连忙大喊:“哥哥!”

  “说了不是你哥哥!干嘛,以为这样就能偷懒?!”苏沐秋叫道。

  这一声“哥哥”谁占谁便宜还不知道呢,叶修赶紧把话说全了:“沐雨橙风?哥哥??”

  “沐雨橙风?”苏沐秋一顿。

  叶修应声,体贴地表示充份理解:“让智能喊哥哥,你的爱好?”

  “滚蛋!”

  苏沐秋喷了句,踩过了松软的雪层,留下一串脚印。

  “沐雨橙风……橙橙,她是--”

  “是?”叶修洗耳恭听。

  

  苏沐秋望向了满地雪白。

  漫漫白雪,将整个星球覆上一层干净柔软的白色。

  

  叶修确实对这件事有些好奇,帮忙推着金属茧,等待苏沐秋酝酿出下文。可是他等到无所事事地研究起光能板的叶片,差点没忍住捋一把下来观察,甚至隐约能瞧到部落了,都没等到苏沐秋开口。

  邱非不在屋里,两人将机甲舱推进邱非的小帐篷里放好,苏沐秋疲倦地撑着白茧挥手,叶修意会,起身去找邱非告知这件事。待他一转身踏出屋外,苏沐秋便靠着机甲,缓缓滑坐地面,后脑勺轻轻撞上了金属外层,倚靠着冰冷的白茧,身体力竭倦怠,但情绪却飘忽地放松起来。

  

  沐雨橙风,是他因表现突出,而获准拥有的特殊编制机甲。

  他第一次亲眼看见这架专属于自己的机甲时,那天,也是下着雪--并非这种自然降下的雪,而是大型模组因气候设置而降的人造雪。

  如今的他,晓得真正的冬季比生活模组的模拟降雪更为无常,并更加寒冷。

  不过年少的他并不晓得这种事。

  年轻的苏沐秋在妹妹百般央求下,将彼此以大衣和围巾裹成球,他牵起年幼的苏沐橙,用刚刚到手的新ID卡通过关卡,悄悄溜进了H-74模组的冶炼区。

  结果刚进了制造厂,反应炉旁的零星热度便使两人闷出一身热汗,手忙脚乱地摘了围巾。

  “跟生活模组不一样,基础模组不管四季设置吗?啊,是作业型机器人……那里也是,传闻制造厂大量使用易于汰换的机器人来工作是真的……好想拍照。”苏沐秋抹着汗,有趣地四处打量。

  而苏沐橙已经远远瞅见SS-018的编号,小跑溜了过去。

  

  彼时沐雨橙风的机身仍在制造中,除了内核跟基础结构之外全都光秃秃的,像是一具白骨挂在核装架上,仔细看还有些碜人,苏沐橙却很喜欢。

  “她一定是个女孩子。”小姑娘信誓旦旦。

  苏沐秋疑惑:“哪里看出来的?”

  “因为她很漂亮呀,闪闪发光的。唔,身材也很好。”

  “虽然使用的金属不同,但机甲核基本都是这样。”苏沐秋直接科普了,随即以业余技术人员的滤镜热情附和:“不过我也觉得SS-018身材很好。”

  苏沐橙笑嘻嘻地仰头望着机甲核。

  SS-018是制造厂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厂内大半机甲制造师都在附近,周围人来人往,兄妹俩躲在一只巨型金属圆筒下方说着悄悄话——后来苏沐秋才知道这是重炮吞日的材料:“哥哥,这个SS-018之后就是哥哥的专属机甲了,对吗?”

  “是啊,”苏沐秋点头,开始在妹妹面前刷炫耀值:“沐橙,妳别看SS-018现在跟别的机甲没什么不同,它的机甲核是特制的,运用了已经失落的古代文明……咳,好吧好吧,没那么夸张,是使用非常稀有的特质金属,作为核心可以让机甲智能运算的性能更强大……还有它的机身设计,用了我提交的构思……还有……”

  苏沐橙歪着头:“设计?是哥哥之前一直在画的吗?”

  “对!多方位变向辅助引擎,对行星级的重炮,五感增幅……还有这个那个……对感官敏锐的哨兵来说根本是最强机甲。以及外壳……”苏沐秋连比带划,说的兴高采烈,口沫横飞,“机甲,一定要黑色才帅!!况且黑色吸收能量的效率是最优的,隐蔽性也高,不容易被人当靶子,无论担任正面主输出、侧面辅助或潜伏都很优势……”

  “我觉得白的更好。”苏沐橙说。

  “嗯?为什么?”苏沐秋不解。

  “因为这样就更容易看到哥哥了呀。”苏沐橙歪着脑袋,竖起手指比着上方,彷佛指向遥远的宇宙,“如果是白色的机甲,就像星星一样。哥哥跟少天哥还有方锐哥一起开机甲的时候,会像流星雨吧!那我就能知道哥哥在哪里了。”

  “沐橙,说驾驶员像流星,这可不是赞美……而且比起行星,机甲太小了,妳在家里看不到的。”苏沐秋拍着妹妹的脑袋,接着严正道:“还有那俩二货,妳别听他们要妳喊哥哥,他们就是队里只有糙汉子心态不平衡。妳叫他们名字就行了。”

  苏沐橙眨眼睛:“嗯,其实,我都叫他们天天跟锐锐。”

  “………”现在的小姑娘都这样取昵称?苏沐秋不由得一阵毛骨悚然。

  小姑娘撑着双颊,开心地望着SS-018,接着逮到一个凑巧没人的时机,她跑到那具光秃秃的机甲核脚下,掂起脚尖,在她能够着的位置将自己的围巾系了上去。

  小姑娘在学校课程上织的围巾毛毛躁躁的,白底橘纹的围巾被苏沐橙打了蝴蝶结,她满意地摸了摸机甲。

  “女孩子要好好打扮呢。”

  而苏沐秋思考起了苏沐橙的话。

  若是单兵作战,无论应对任何场合,黑色机甲确实最符合他的期望。

  可是之后,他即将成为率领一只特殊队,成为队长,他将是指挥塔,也是联邦数一数二的战力……与其让敌人忽略他,转而去攻击其他人,还不如由他拉住敌人的注意力控场,给队员制造机会--

  考虑到团体作战的情况,最强的他用最显眼的白色,似乎也不错?

  

  “白色的机甲,女孩子……取个名字,叫沐雨橙风吧。”他想。

  然后,因为SS-018……沐雨橙风的实际年龄比较小,所以沐橙是它的小姐姐,而它是沐橙的妹妹,这样的话……

  苏沐秋想起有次他从哨兵学院翘课,去接沐橙放学的回忆--周围许许多多小孩让父母牵着,高高兴兴地分享在校发生的事,而苏沐橙独自一人走在人群间,低头踢着石子玩,在看见苏沐秋时,小姑娘的眼睛蓦地亮了起来。

  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沐橙就又多一个家人了吧。

  

  

  叶修找到邱非,并将情况告知他,重新踏进帐棚时,他并不讶异看到苏沐秋靠着金属舱睡着了。

  他蹲在苏沐秋身旁,观察着对方平静的睡脸。

  或许是成功将机甲开机这件事,让他肩头的担子一下轻了许多,也可能连续忙碌下来消耗过度,哪怕是叶修戳他的脸,也没能吵醒苏沐秋。

  叶修静了半晌,伸手轻轻拨开了苏沐秋的刘海,五指插入他发间,揉着苏沐秋的脑袋。

  苏沐秋“唔”了一声,微微皱了下眉,没有醒,只是侧了下头,鼻尖蹭过叶修的手腕内侧,无声地开阖着唇。

  叶修凑近他唇边,听清楚苏沐秋口中细若蚊蚋的呢喃:

  “沐橙。”

  那是他最珍贵的宝物,他愿倾尽天下实践对她的诺言。

  “哥哥……一定会……回去的…………”

  

  “沐橙,沐雨橙风。”叶修轻声自语,“名字很像啊。我记得,沐橙是他妹妹……那个人工智能的小姑娘,是以他妹妹为原型?”

  苏沐秋很在乎这个妹妹,才会拿妹妹的模样和名字,命名机甲和设置智能吧。

  叶修目光微动,安静地凝视着苏沐秋,目光里有探究,疑问,好奇,还有某些太过复杂谨慎的东西。

  “……你这样的--人,我从没见过。……你是特别的吗?”

  

  叶修没叫醒他,任由苏沐秋靠着机甲浅眠,正要离开前,脚边却吭匡一声细响,不小心碰到了散落的工具。他顺手替苏沐秋收拾起工具零件,旋即放轻步伐,悄无声息地出了帐篷。

  他没有留意到,在他身后,苏沐秋自然而然地翻过身,呼吸平稳,口中轻声道:“橙橙。”

  他声音压得极低,彷佛耳语,邱非的小帐篷内空无一人,唯独白色的机甲舱闪过一道细微的橙色。

  ‘哥哥。’沐雨橙风的声音响起,她跟着压低了声。

  “妳保持节能运作,一边充能,一边替我做件事。”

  ‘求救信号吗?’沐雨橙风一闪,光滑的表层如终端屏幕一般,显出红色的闪烁亮点,‘放心,我一直保持发送求救信号的。’

  “不,是另一件事。。”

  苏沐秋反过手,指节以特定的长短频率轻叩机甲外壳,手刚刚挪开,机身外便弹出小小的窗口,内里是拳头大的空间。

  他从怀里摸出一件东西,放入了机甲中。

  调料罐里半干涸的血液缓缓收入了沐雨橙风内部,几道光泽闪过,两条纤细的探针如同机甲茧的双手一般探出,穿入了调料罐。

  “替我分析这血液的成分。结果报告迟一点出炉也无所谓,但结果一定要准确。总算赶在血液干燥前把妳开机了……”苏沐秋嘱咐,一边慨然:“幸亏我灵机一动,硬是找理由给小邱单独搭了帐篷,要是把妳放在我们那里,估计很难避开叶修。那家伙精的很。”

  ‘这是刚才那个人的血液?他叫叶修?’沐雨橙风结合情况判断道,‘哥哥要偷偷分析叶修的血液,为什么?他不是哥哥的向导吗?’

  “他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是我的向导。”苏沐秋纠正,顿了一下迷惑地问:“不对,妳为什么会以为他是我的向导?”

  ‘因为哥哥很信任他呀。而且你们很熟悉的样子,他收拾工具的顺序和哥哥的习惯一模一样。’

  “那是训练来的。”苏沐秋毫不遮掩他训练叶修的险恶意图,“妳哪里看出我信任他了……互相防备还差不多。”

  ‘可是你让他进了我的机舱,除了沐沐以外谁都没进过。他刚刚碰你的时候,哥哥完全没有醒。’沐雨橙风说。

  苏沐秋反驳:“我有醒来好吧!……等等,什么碰?”

  ‘才没有呢。’沐雨橙风嘻嘻笑着,‘我可是很清楚的哦,刚才叶修离开之前,不小心踢到东西哥哥才醒来的。他给你盖毯子你都没发现呢。’

  “哪里有毯……”

  苏沐秋打了个哈欠,坐起身,一条薄毯从肩头滑到腿上。

    


评论(23)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