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23-下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tag:#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23-下.

  

  绵绵细雪中,叶修倏地抬头望天,被一阵吹来的寒风刺的打了个喷嚏。他嘶了声抓紧裹在驾驶服外的毛皮装,艰难地在雪中迈着步子。

  入了雪季的森林,林木枝头压着一层雪而沉沉垂下,静的毫无声息。他已经在森林里转了几圈,却依然没看到熟悉的白色大猫跃出来,在他脚跟前眨着蓝眼睛。

  “不会是饿死了吧。”

  叶修回忆着,确实没看过那头豹子吃东西的模样。他想不知道这星球上的豹子吃什么,搞不好吃全素呢,一边挑了棵树,在树根边上放着用兽皮裹起的小包袱。

  他重新确认了下包袱里头的熏肉干跟果实才起身。

  那块皮料是他平时睡觉垫在背后的,多少沾了点身上信息素的雪茄味。万一那头豹子真是贪玩没吃饱,饿昏在哪了,希望它能循着味道,找到这份干粮吧。

  叶修溜达着,悄悄寻了个无人经过的时机溜回部落,一跨进乌铁部落的范围,便发现不少人在自己帐篷屋周遭刨雪耕地。

  他顿时惊了一下:“哎唷,苏沐秋的家庭菜园计划推广这么快?农业革命来的不带犹豫的?说好的不干涉文明进程呢?”

  “叶前辈。”有一人喊道,叶修才发现那是被毛皮装裹得没认出来的邱非。小孩儿单手拿着一块薄石板挖着坑,身旁放着好几块切割好的肉,他将雪在肉块外头紧紧压实了,接着将肉块往坑里填。

  叶修抬眼找了一圈,轻而易举地找到了苏沐秋,他也在干同样的事,但与其说他是有目的的做某事,不如说他仅仅是单纯出于好奇,参与并模仿了部落中人的行为,性质就是个入乡随俗。

  此外,苏沐秋的动作讲究多了,他拿雪沫掺着浅紫色岩盐碎块,搓开凝固在肉块上头的血水,才以雪裹住整齐码进坑里,因此速度慢上不少。

  “刺骨兽猎的太多了。”邱非的声音里有几分欣喜,“现在是雪季,埋在雪里,可以让肉保存更久。之后拿出来煮热就能吃了。”

  原来是部落时代季节限定的冰箱啊,叶修瞭然。

  “不过你们这……”叶修比划了下,他放眼望去几乎全部落的人都在挖坑埋肉,看著有那么几分诡异,“这么多猎物要埋?”

  “这还不是全部。虽然可以用雪埋着,但真的太多了,没办法全部都保存。”邱非解释,“族长说,今天要把所有多余的刺骨兽肉煮来吃了,大家饱餐一顿……”

  不远处,站在部落唯一一只大石盆旁的族人喊了声,另一人连忙跑过去帮忙,叶修留意到他们刚才以石盆煮沸水泡着割下来的刺骨兽皮,刮除油脂和肉屑,还顺带刮掉了一些毛。两人合力把一大堆皮子搬走,几位女性随即提着一大堆肉块走到大石盆旁。

  “啊,要煮肉了。”邱非指了下。

  就直接用那飘着毛跟油脂渣的大盆来煮吗?!叶修不忍直视,伙食还没出锅,他已经准备去偷吃苏沐秋的甜食备品了。

  全部落显然只有苏沐秋和他有共同心声,苏沐秋忍着反胃跳了起来,大声喊道:“住手!别动!!”

  部落众人望向他,苏沐秋面目严肃,如临战场。

  “这一顿我来做!”

  

  

  部落里没有“做饭是女人的事”这类封建思想,有什么能力干什么活,谁来掌勺不是大事。不过苏沐秋和叶修两人在部落看来实在充满神秘,不仅来历未知,武力高强,还有不少奇奇怪怪的工具,加上苏沐秋傲视在场所有人的身高和长腿,他一站到石盆旁,登时引来无数好奇的目光。

  苏沐秋平静地扫过这口大盆,旁边只一块片肉用的薄石板,其他什么都没有。刚刚抬头,先他一步看清状况的叶修已经把苏沐秋用趁手的工具拿来了,还稍带上几根探针。

  “你拿探针做什么?”苏沐秋问,一边拿板手绑了根不伦不类的勺出来。

  叶修手里夹着细长的金属探针:“做烤串。”

  “好主意。”

  苏沐秋满意地夸赞了下,顺手一呼噜叶修的脑袋,随即架势十足地干起活来。叶修摸着被拨成鸟巢的头发,只觉苏沐秋指尖的温度格外灸人,半晌慢悠悠地站到一旁。

  

  两人的机甲上都没有专门的厨具,克难地拿模样相近的东西应付一下。苏沐秋的厨艺如何,叶修不晓得,此前他们都吃得很随意,然而瞧苏沐秋姿态间流畅自如,明显是装不出来的硬底子。

  不过,他估计是做惯了小家庭料理,速度跟份量十分令人绝望,在那慢条斯理地给烤串上调料时,部落里早有人饥肠辘辘的要疯。叶修转头,和后头的邱非互看一眼,一大一小立即就位,开始给苏沐秋打下手煮大锅汤。

  所幸最终结果相当喜人--要叶修来说,实在是家常菜的等级,不过放这里,蜂蜜烤肉跟调味肉片汤就是未曾尝过的美味了。

  他调料下的十分大方,更别提他有一堆就地取材的料理方式,比如拿葛粉和着水糊在锅边,勉强烙了几张饼,让料理手段粗糙的部落人吃的大开眼界。

  部落里不少人直接扑到火堆旁,没几下便分得精光,蹲等着一脸嗷嗷待哺,苏沐秋不得不常驻在锅前不断工作,还搬了个炮筒再起一锅。

  热闹中,普通的一顿晚餐渐渐吃出了庆祝会的氛围,总使漫天雪纷飞,仍有不少人拿出了珍藏的食物分享,有些前所未闻的果实,一入口滋味便令叶修瞪大了眼。

  

  “来来来,叶,你吃吃看,这是我采到的萤果。”

  “等等,还有这个!这个我叫它乌鲁鲁木……”

  “先尝尝这个吧,这是塔塔果。”

  诸多热情的部落族人间,贾兴递给叶修一枚需双手捧着的果实。

  沉甸甸的果实外表呈深色,表层干燥起皱,不知在哪个旮旯角放了多久。叶修提着塔塔果打量片刻,认出了这果实的身分:“邱非采过,在水边。原来叫塔塔果?”

  贾兴:“邱非吗?那他应该是直接剖开吃了。不过,塔塔果不是这样吃的。”

  “不是这样吃?那要怎么吃?”有道熟悉的声音好奇地问。

  叶修歪过头,被乌铁族人勾肩搭背好一通忙活回来的苏沐秋在他旁边坐下。

  这家伙什么都好奇,叶修见怪不怪,干脆将自己手里皱巴巴的塔塔果塞给他,没料想他刚刚把卖相极差的果实送出去,转手又被人塞了好几个。

  这一看,原来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塔塔果,可是他们很少看见邱非以外的人吃,一直误以为部落里因某些原因并不摘采这种果实。

  “这不是食物,只有孩子跟幼儿会吃塔塔果的果肉。”贾兴解释。

  “…………”曾吃了很长一段时间部落婴幼儿食品的俩人故做无知。

  “要用喝的啊!”红圈青年搭话,手里也拿着一枚干掉的果实,上头已经砸开了道小缝。他递给了茫然的邱非,“塔塔汁。”

  他们俩则按照贾兴的指示以及小红圈殷勤过头的示范,拿刀在上头破开了缝。

  果实坚硬的外壳开了口子,登时一股瓜果熟烂过度的甜香飘了出来,然而这股甜味并不非常腻人,反倒有几分清爽,大概和这种果实本身味道就清淡有关。

  苏沐秋尝了一口,一股温润浓郁的果实清香便流入口中,味道十分滑顺,说句颊齿留香,绝不为过。即使在联盟,他也没喝过任何果汁比的上这种塔塔果。

  “这个好好喝。”一直把塔塔果实当普通食物的邱非很惊讶。

  “这和普通的塔塔果有什么不同?”苏沐秋大口喝着,一旁的叶修也跟着仰头灌了口。

  小红圈诚实地摇头:“就是普通的塔塔果啊。放在阴凉的地方,雪季之后,就会变成这样。经历越多次的雪季,塔塔汁会变得更好喝。给你们的已经放了很久很久了。”

  

  苏沐秋眨了眨眼。

  所以,部落里的人一直塔塔汁、塔塔汁地说着,然而这不就是……

  “酒吗--”苏沐秋瞭然,紧接着匡的一声,他转头望去,叶修一脑袋撞上树干,没了声息。

  随后,在苏沐秋愕然的视线中,叶修慢慢、慢慢地歪倒下来,眼看要脑袋着地,苏沐秋挪了下位置,正巧让倒下的叶修摔到他腿上。

  “叶修,喂,叶修??”苏沐秋喊。

  叶修两眼紧闭,安安分分地趴在他腿上,完全不省人事,手里那枚滑脱的塔塔果实特别戏剧化地滚了半圈,像毒药瓶子似的。

  苏沐秋拽着他的肩膀大喊,在他脸上又掐又捏,直把人掐肿了,叶修仍无知无觉,也不像是吃到过敏食品。

  苏沐秋指尖一晃,故意将掌心贴住叶修的后颈,他老早留意到叶修介意别人碰他后脖子了,可眼下他在后颈上又捏又揉,竟然没能引来皱眉以外的动静。

  叶修醉得如此快,如此死沉,如此毫不犹豫,苏沐秋惊叹了:“弱爆了,这破酒量可以上记录了吧!早知道放倒他这么容易,我一开始就拿酒心巧克力出来了。”

  “什么是酒心巧克力?”邱非问。

  苏沐秋望着邱非,小朋友目光清醒地喝着手里的塔塔酒,又转向整个人抱到他身上的叶修,回答道:“酒心巧克力啊,对我们来说是种甜食,对他来说是强效镇静剂……”

  “等会分你几个。”他又说道。

  邱非似懂非懂地点头。

  外头毕竟细雪不断,腿上有个人体暖炉,苏沐秋暖的都有些不想挪动叶修了,然而叶修身上不一会便积了层雪。放任叶修被雪掩埋会更麻烦,苏沐秋招呼了下邱非,两人合力把不醒人事的叶修扔回帐篷,苏沐秋拍拍掌心,一撩开门,愣住了。

  外头,上从冯族长,下到小葛姑娘,几乎半个部落的人都抱着塔塔果等在门外,冲苏沐秋无辜地眨巴着眼。

  “雪季是塔塔汁最好喝的时候,喝了还能暖暖身体。怎么叶倒下了吗?那……”冯族长朝他抛媚眼。

  “一起喝吧!苏苏!”小葛姑娘兴致高昂地大喊。

  苏沐秋捂住了脸。

  

  

  部落的火堆一路热闹旺盛到了深夜才熄灭,仅留零星火苗,以红角兽的火囊油膏支持着,彻夜燃烧。

  此刻万籁俱寂,多数兽类都在窝里睡着,食物充足,安全无虞,乌铁部落的族人放松地陷入沉沉梦乡。

  

  

  叶修在后半夜醒来了。

  醒来时,他只觉得口干舌燥,体内一把燥火腾腾燃起,很想找点什么东西,不顾挣扎地狠命咬住,死死箝制在口中……标记……他舔了下唇,费劲地拍拍脑门,驱散本能影响,才模糊意识到他好像喝了酒。

  脑袋没有什么晕乎头疼的感觉,但记忆明显断了片。他坐在毛皮堆里,暖烘烘的热度由地面升起,愣是费了几分钟,才记清楚他是什么情况,这是哪里。

  叶修咋舌,心道这次是大意了,幸好他如今被苏沐秋当苦力压榨,否则这一醉倒小命怕是交代了。

  他打了个呵欠,抓抓后脑勺,正起身想着出去找点水喝,脚下便碰到某件东西,一只小瓶子咕噜噜地滚了开来。

  叶修抓起没盖上的小空瓶,尚在疑惑这是什么,便听见不远处传来极为压抑粗重的喘息。

  他一转头,看到了帐篷另一端,缩在一团凌乱中不住抽搐的苏沐秋。

  那人摔到了床脚下,撞翻一堆工具物品,医疗包内的东西散乱成一片,而苏沐秋本人却眉头紧蹙,呼吸紊乱,涔涔冷汗滚落额际。那双总是稳定地托着枪拿工具的手,紧紧揪扯着头发,已经抠出了满掌心的血。

  他在抽搐,抖的相当异常,彷佛从肝胆肺肾开始,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颤抖不止。


  “苏……”叶修呆住,“……沐秋?”

  回应他的,仅有另一人喉间支离破碎的声音。


评论(39)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