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先行预约 09:洗澡时的突然断水

糖罐三十题 BY 该用户正努力保持微笑:)

*ABO,AA,傻白甜,没有大纲。

*用了top3的关键词:milkway[女装]、御气乘黄[刮目相看]&[虚假恋情]、只想看文[复习]

*以及其他顺手写上的:muirgen[omega平权工作室]、泥菩萨[嘴角] 



09.洗澡时的突然断水



  震惊归震惊,职业素质还是在的,戴妍琦第一个反应过来,踏前一步要对镜头说话,就被前台姑娘拉到一旁,后者悄摸摸地塞给她东西。

  戴妍琦:“?”

  她低头一看,顿时惊吓,前台姑娘居然塞给她一板白色小药片和一支谜样针剂!

  这到底是什么公司啊?!不会是违法的吧?!

 

  戴妍琦心里打鼓,前台姑娘压着声解释:“妳是Alpha吧,我们这儿Omega密度有点高,讲究平权故意不打抑制剂的人也有几个。为了避免尴尬,常备着Alpha抑制剂给访客呢。药片影响小时效短,针剂效果一天,但容易疲倦,都是楼下正规药局买的通用型。”

  “谢谢,我出门前吃过抑制剂。”戴妍琦顿了顿,疑问道:“妳们怎么知道我……”

  娱乐圈内,除了以第二性别当特色宣传的人,一般默认都是保密的,除了自身安全考量,还有各方印象问题,类似结婚谈恋爱需要保密的性质。

  戴妍琦自然也是,网上对她的猜测多是Omega,毕竟她一贯走娇小可爱路线,要是知道她裙底下很不得了,不晓得会吓掉多少粉。

  前台姑娘笑了笑,附耳说道:“喏,进门后反应普通的,像那位助理姑娘,肯定是Beta;Omega大多会惊讶,但惊讶到挪不动腿的都是Alpha。这种反应我们见多啦,放心,会替妳保密的。”

  “谢谢妳呀。”戴妍琦捏着手指比心。

  前台姑娘拿出签名纸卡:“可以跟你要签名吗?”

  戴妍琦接过笔:“当然……嗯?!”

  前台姑娘手一摊,纸卡一张变十张,像把小扇子,凉风阵阵。

  “……”

  “我们大夥从听说叶修要上爱情摩天楼,就开始复习前几期节目啦。妳主持的特别好!”前台姑娘笑容可掬。

  戴妍琦只得飞快签名,她担心着直播,抽空一看发现早闭镜了,一旁摄像师正在苏沐秋的指点下,不大熟练地拿着针筒扎胳膊。苏沐秋自己则是把东西都还给了前台。

  

 

  因为这点小意外,整个直播短暂掉线了几分钟,以往直播中难免碰上各种情况,比如进电梯、隧道、地下车库等等网卡断,技术人员会及时插入广告,问题不大。

  “啊呦,这里好多漂亮的小姐姐!”戴妍琦流畅地接上了直播暂停前的话题,“太让人嫉妒啦,直播间里的观众们开始磨刀子了吗?”

  叶修转向镜头,正经道:“别磨刀了,你们嫉妒不来,我是男主命,坐拥后宫三千是标配设定。”

  有几个女孩子玩闹地附和“是呀是呀”“叶皇上哪时候翻牌子”,一片甜软酥嫩的声音四处响起,连陈果都有点受不住,心想不行不行,幸亏她是女的又是Beta。

  戴妍琦:“坐拥后宫三千,不过最后被另一个男人拿下了。”

  叶修:“……”

  全体姑娘热切鼓掌:“小戴说得好!!”

  苏沐秋在姑娘们起哄的掌声中渐渐红了耳根,神色倒是从容镇定,上前抓住叶修的手举高,从事前记下的土味台词库里挑了句:“谢谢大家,但翻牌子别等了,叶皇上从今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

  掌声愈发热烈,叶修默默望向几个特别激动的,接触到他视线的姑娘吹起不伦不类的口哨,拿着一条小横幅挥动。

  叶修惊讶:“‘Omega协会支持你’……原来咱们这有Omega协会的人呢?”

  “嗯?这里不是Omega协会的分部?难道是omega平权工作室?”苏沐秋问。

  “当然不是,我们是正经公司。”叶修正色。

  几人对着镜头,不好暴露这整办公室的性别,以免有神经病闯来造成危险,但心底非常怀疑,什么样的正经公司可以聘用到这么多女性Omega……

  

  叶修摆手:“别瞎起哄了,有安排人替咱们做介绍吗?难得来了个节目组,必须赶紧利用起来打广告。”

  花猫直播的两位顿时啼笑皆非。

  一位着装成熟沉稳的女性走出,介绍自己是公关负责人沉玉,领着他们参观拍摄:“这边是办公区域,这间是会议间,平时用作休息室。这是点心桌……”

  戴妍琦望着桌面上玲琅满目的各种零食,堆得跟小山一样高,此外有几位职员桌面上也堆了几包拆开的零食,正交叉换着吃,好不幸福。

  “哇,有这么多点心可以吃,福利很好呀。”戴妍琦道。

  沉玉笑:“都是厂商送的试吃品,邀请我们经营的网店进货。”

  戴妍琦恍然大悟。

 

  这间公司叫做奇点,卖一些特别的零食、用品之类的东西,近几年又增设了服装类别,向小众的独立设计师进货,整个网店主打特色。很多商品与服饰,在市面上很难找到,连戴妍琦都没听过。

  “在日本,我们这样的店叫做select shop。”沉玉科普了下。

  “难怪女孩子这么多。那叶修负责什么?”

  叶修摊手:“负责搬砖,这里都是身娇体弱的女孩子,扛不了重。”

  谈话间,恰巧两位职员走过,一对双胞胎姊妹言笑晏晏,俩人轻轻松松地各自扛着一只大箱子,似乎是聊天时偶然留意到镜头,那瞬间姐妹俩立刻扔下东西,连声喊累,可惜众人只听碰一声巨响,不小心摔开的箱子里,居然满满当当全都是铁罐头!

  两小姑娘忽略众人惊吓的目光,蹲在死沉死沉的箱子旁愁眉苦脸:“箱子好重,我们拿不动。”“嗯嗯,要是有哪位帅哥能帮我们就好了。”

  几人:“……”

  沉玉好笑地喊了句:“舒可欣、舒可怡,叶哥今天请假,只是来上节目。”

  舒可欣:“我们知道,爱情摩天楼嘛。”

  舒可怡:“给他一个在伴侣面前展现力量的机会!”

  两姐妹说罢,笑嘻嘻地看着叶修,上前一人一边拍拍叶修的手臂,随即扔下一句“麻烦你啦帅哥”就跑远了。

  戴妍琦好奇地上前试了试,没想到竟然抬不动。好沉,这得有五六十斤吧?!刚才那俩妹子就这么扛着像拎小提包吗?!

  戴妍琦:“身、身娇体弱?”

  叶修望向远方:“嗯,身娇体弱。”

  众人不禁开始关爱叶修,这要姑娘们是一个个都这样,他还真是来搬砖的。

  

  “咱们公司当然不只我一个男的。”叶修喊了声,“那谁谁,来一下,男同胞贡献劳力的时候来了啊。”

  几人跟着望去,只见清一色的女性职员里,忽然有颗脑袋晃了晃,一张茫然无措的小脸抬了起来,便直接与镜头和打光板相对。他登时跳了起来,惊惶不定地小跑步出列。

  出来的人五官中性,瓜子脸,圆眼睛,个子目测与戴妍琦同高只有一米六,但手脚身型愣是比戴妍琦纤细几分,端的是弱柳扶风之姿。若不是他胸前一片平坦足可跑马,喉间也有不明显的突起,放谁都很难一口咬定这怯怯不安的小个子是男是女。

  苏沐秋嗅到一丝清甜的味儿,毫无疑问,这也是Omega。

  “叶哥,你叫我?”他轻声细语地问。

  叶修看着他:“啊,你……”

  “我都听见了,搬箱子对吗?”小个子的男Omega二话不说,弯下腰抓住纸箱,双手使劲地又扯又推。

  半分钟后,他小脸胀红,汗出如豆,箱子平地位移了大约5公分。

  “……”

  苏沐秋上前:“还是我来吧。”

  摄像师默默收回了正要踏出的脚。唉,这也真是让人看了心里急。

  “不、不用,”男Omega猛烈摇头,几人才看到他竟然急红了眼眶,“叶哥交给我的任务,我可以的。”

  几人目光幽幽飘向一旁的叶修。

  “没呢,这种粗重活哪是喊你。”叶修摆手,朝办公室里探头,“放着吧,老林在吗?”

  苏沐秋一犹豫,隐隐感觉叶修这句话说得不太好,但见那位Omega如获大赦地跑了,便没说什么。

  

  叶修找的老林不在位置上,前台一通内线,很快的一名男性匆匆推开仓库门走出,口中一边问道:“叶修来了?他今天请假不是吗?来拿钥匙?又被锁在门外了?”

  “呦,老林…”叶修正要打招呼,有人快他一步惊讶道:“林敬言学长?”

  “嗯?苏沐秋?啊……我想起来了,爱情摩天楼,对吗?”林敬言好脾气地问候,“一段时间不见,近来还好吗?”

  “托福,都很好。”苏沐秋仍感讶异,“林学长,你在这里工作?”

  “对,之前没留意到结婚的两位Alpha分别是谁,不然上次就跟你多聊几句了。”林敬言也感叹世界这么小。

  他手里提溜着一串钥匙,本来直线走向叶修,留意到摄像机后,他若有所思地转了方向,迳直走到苏沐秋面前,将钥匙递给他。

  “来,这是你们落下的钥匙,我物归原主了。”林敬言笑了笑。

  苏沐秋知道叶修有把钥匙忘在同事那里的前科,很快配合上了:“不好意思啊,多亏学长捡到了。”

  “不会。对了,上次测试的VR游戏进展顺利吗?”

  “很顺利,下次还要麻烦你们协助。”苏沐秋感激道。

  两个人手里拿着叶修家门的钥匙,自顾自地聊起天,叶修索性站在一旁神游,为了不出神的太明显,他面带微笑不时点头,手里不忘揽着苏沐秋假装甜蜜。

  戴妍琦一看那边插不进话,便想找叶修聊两句,她心里准备了一长串的提问,然而这时,一个姑娘怀里抱着一大摞文件正要去打印,她走的飞快,偏又低头不住吃着叶修买来的冰激凌,砰的一下,当场与戴妍琦撞个正着,人仰马翻,文件天女散花。

  戴妍琦被撞倒在地,头晕眼花,就听那撞翻她的妹子不住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

  “真的对不起呀!!叶哥没事吧!”

  戴妍琦:“……”莫非今日流年不利,不宜直播?

 

  她揭开几张遮住视线的文件,便看到半融化的冰激凌滴答、滴答的滑落,黏糊的粉色糖汁由叶修的发梢往衣领内淌,他将冰激凌纸盒从头上拿下来,里头全空了,半点没浪费地撒在叶修身上,就连一旁闲聊的苏沐秋都遭波及。

  叶修拎起湿黏的领子:“嗯,一股草莓味。”

  “好甜……”苏沐秋无意识探出舌尖,舔掉溅到嘴角边的冰激凌糖汁,叶修瞟了他一眼。

  “对不起对不起……”小姑娘紧张地掂着脚,抽纸巾往叶修头上擦。

  两人身高有差距,她这一动作,便不得不倚靠在叶修身上,镜头嗖的挪了过去,只见摄像机小窗口内,两人姿态紧密地贴在一块,小姑娘还一蹦一跳的,乍看下就像在磨蹭叶修!这这这,这怎么可以啊!!

  陈果心里急得尖叫,没想好怎么打手势,一只手便接过小姑娘拿着的纸巾,按到叶修脸上擦了擦。

  “你也太不小心了,还连累我。”苏沐秋嫌了句,又要了几张纸巾,擦了半天,直把叶修的脑袋弄成一头黏着纸屑的鸡窝,渗入发间的草莓冰激凌根本擦不干净。

  “去休息室吧,里头有淋浴间。”沉玉说道,将拖把交给闯祸的姑娘,“这里我们收拾。”

  “谢了。”叶修叹气。

  

 

  叶修冲澡期间,苏沐秋为了完成秀恩爱的任务,不得不站在淋浴间外头傻等。他倚着门板,长腿交叠,一直追着两人拍摄的镜头便将他莫名潇洒的姿势和一脸无奈收入镜头。

  戴妍琦不失时机地问:“你们感情很好呢。”

  “当然,好的不行。”苏沐秋秒答。

  “两位相处甜蜜,现在关系公开了,有什么想要一起做的事吗?”

  “和他在一起,就是我想做的事。”

  “会想趁机让所有人知道你们是一对吗?”

  苏沐秋侧身,面朝门板,对着‘使用后请拖干’的标语温柔微笑:“那是肯定的,我恨不得全天下知道叶修是我的,而我是他的,最好给他戴个项圈,狗牌上写我的名字……”

  然后让他学狗叫,在地上汪汪汪三声,苏沐秋暗戳戳地想。

  “哦。”戴妍琦点头,“但是,你们从来没有在朋友圈晒照呢。”

  苏沐秋的愉快脑补顿时卡壳:“……啊?”

  “连微博都没有互关。”戴妍琦直盯着他,“很多人是微博互动不小心露出端倪,被网民扒出奸情,你们倒是完全相反呢。”

  “……”

  她继续好奇:“昨晚叶修发了一条微博,你会做出回应吗?”

  苏沐秋哪里关心过叶修的生活,顿时汗如雨下,模棱两可道:“……会当面和他说吧。”

  戴妍琦点头:“这样啊。”

  苏沐秋松口气,而戴妍琦滑手机,两人一时相安无事,岂料没一分钟,戴妍琦忽然喊了声:“哎呀,看错啦,不是叶修发的微博,是叶秋呢。”

  苏沐秋刚刚下坠一半的心脏蹦极似的猛弹回来,在胸口里胡乱晃荡。

  “他们太像啦。你跟我一样认错了吗?”

  “没有,在我眼里,他们很不同的。”苏沐秋强自镇定。

  “所以说你没有认错。”戴妍琦探究地问,眼里燃烧着八卦的熊熊火光,“那你刚才说要当面回应,是看错了叶修跟叶秋以外的谁的微博?你要回应谁呢?回应什么?”

  一串三连问大暴击,现在苏沐秋是看出来了,这个节目压根没有故意拆散情侣,而是主持人对八卦都有强烈热爱吧?!若两人关系固若金汤当然没事,但谁教他们偏偏是作假戏的那部分人?!

  不过这也扒的太全面了,这点细节都没放过,该不会全世界都看出他们是虚假恋情,真实作秀,唯有苏沐秋毫无自觉成天卖力耍猴戏吧?

 

  苏沐秋艰难道:“我们……毕竟之前关系没有过明路,两个Alpha谈恋爱,怎么说也……”他脑中灯泡一亮,稳住心神,严肃着脸道,“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愿意支持叶秋。因为他推行的法案,才能最大限度保障我们,保障每个人的恋爱平等。”

  “是为了保护彼此吗?”戴妍琦四两拨千斤地将政见宣传带过,认同地点头,“唔,确实不容易。对了,怎么会跟Alpha谈恋爱呢?一般信息素互相排斥,不难受吗?还是有爱就能战胜一切?”

  苏沐秋:“信息素是本能的事,Alpha和Alpha之间是本能对立,无法避免。爱能不能战胜一切我不晓得,但爱能让我和叶修接纳包容彼此。”

  “啧啧,狗粮味。那你们一定是一见钟情了,”戴妍琦笑,“才能忍受另一个Alpha近身,交往,结婚。”

  苏沐秋暗自深呼吸,扬起一千瓦的灿烂笑容:“对,我们是一见钟情。”

  摄像师比了个手势表示ok,示意戴妍琦和他先去拍一拍办公室。

  毕竟比起浴室门,一大堆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更容易引来观众兴趣,也好从旁人口中侧面采访对来宾的印象。

 

  戴妍琦点头,趁隙翻出小化妆镜补妆,一边问:“两个Alpha一见钟情,太难想像了,这是真的吗?”

  苏沐秋好笑:“镜头转走了,妳还要采访吗?”

  “当然啦,我的工作是找八卦,兴趣是听八卦,工作与兴趣结合嘛。”戴妍琦啪的关上小粉盒,追上摄像师去采访办公室职员。

  忽地她脚步一顿,偏头望向苏沐秋:“对了,我还好奇,和一个多月前才认识的对象闪电结婚,婚前婚后都没有感情基础没有互动交流,这样算一见钟情吗?”

  苏沐秋倏地一惊!

  这时,淋浴间内的水声突然一停,门后传来隐约的惊呼,苏沐秋留下一句“抱歉,我看看叶修怎么了”,转身推门,仿佛落荒而逃。

 

.

  

  苏沐秋冲进淋浴间内才勉强止住心跳,心有余悸地望着门板方向:“叶修,我怀疑戴妍琦发现我们不是真的情侣。”

  “哦?”叶修平静道,“她是演偶像剧的,能看穿我们尬演不意外,别揭穿就好。”

  苏沐秋抚平心跳,半晌一回头,白花花的肉体差点吓飞了他的魂:“叶修!?你干嘛呢!!”

  “干嘛……不就是洗澡吗?”叶修回答,“水突然停了。”

  他全身上下一块布料都没有,也没有遮掩一下的打算,抓着花洒伸长了手去拨管线水阀,满身泡沫地做水管工。

 

  由于水断的突然,他不仅头上顶着白泡泡,正顺着脖颈淌过弧度明晰的蝴蝶骨,身上更到处是泡沫,苏沐秋猛一低头错开视线,但淋浴间就这么小,余光内仍能瞥见一截修长的小腿与足踝,毫无缘由的,他的目光挪不动了。

  在苏沐秋莫名胆战心惊中,来不及冲净的沐浴露白沫沿流畅的小腿线条一路向下,轻慢地淌过足踝,在双腿之间留下一道带着白沫的水光痕迹。苏沐秋咯噔一声,心头巨震,瞳孔一瞬紧缩,无来由地感觉呼吸不过来。

  

  叶修不懂水电,拨了一会也没见好,他四处一瞥,自然地弯下腰拿过角落的小矮凳,一抬腿正要踩上,突然眼前一黑,被东西罩住视线,他心里一惊,就被人朝后头推搡,踉跄了几步。

  站稳后叶修忙从浴巾里钻出脑袋,黑着脸把他推到门边的苏沐秋取代了原先位置,背对他轻车熟路地检查管线:“不会修就不要动,等等弄坏了怎么办?”

  “你会修水电?”

  “不会,但修个水管勉强凑合。”

  叶修哦了声:“那就交给你表现了。”

  苏沐秋恶声恶气:“我在这里表现给谁看?”

  叶修:“像小舒说的,表现给你的伴侣看啊。”

  苏沐秋猛一趔趄,差点踩着泡沫从矮凳上滑下来,侧头瞟了眼叶修。后者本来打算索性擦干头发,压根没把垃圾话放心上,苏沐秋不爽的眼神戳来他还愣了下,赶紧模仿办公室里的小姑娘,捏拳喊了句:“Fight,苏大大。”

  黑发湿漉漉地贴在颊边颈侧,眼睛被热气氤氲的水润,看著有那么点乖巧。

  --这念头一起,苏沐秋险些上演原地窒息,脑袋一沉,匡当一声一脑门撞上水管。

  “我去,我给你借根扳手?”叶修吓了跳,“拿脑袋修水管是你绝活吗?”

  “借个毛,你要光着身体出去借扳手?”苏沐秋挽着袖子心烦意乱,心道要真的借来扳手,那也是拿来砸自己或砸叶修的。

  

  

  洗澡时的突然断水意外,导致两人在淋浴间里足足耽搁了半小时,直播正主在这一人裹着浴巾哆嗦,一人忙活水管,说好的本期Alpha夫夫不见人影,要不是叶修满办公室的漂亮姑娘,恐怕节目直播间都被观众轰炸了。

  水管一搞定苏沐秋就飞也似地溜出门外,砰的甩上门板,叶修匆匆洗过澡,拿起原先那套衣服朝身上一套--他倒是不介意衣服沾到糖汁。

  但要穿上之前,有人叩响门板,舒家姊妹花的嗓音传来:“叶修,我们拿衣服过来啦,你换上吧!”

  叶修心怀感激,拉开一道门缝:“谢两位娘娘。”

  他接过衣物,在淋浴间里抖开一看,先是略微瞪大了眼,怔住了,半晌神色逐渐凝重起来,窸窸窣窣地换上。

  

  “……这么说来,你们认识的时候,你们不知道彼此的身分背景?”戴妍琦问。

  回到直播镜头前,戴妍琦的提问没有像方才私下询问时那么一针见血,只是问些稀松平常的,苏沐秋暗自松气,态度自如地回答。

  “是的,我不知道他是叶家的人,他也不知道我的身份。”苏沐秋笑了笑,“我们就是,咳,深入交流了一下,感觉彼此还算是……算是投契吧。”

  “哦哦。你们交流的多深入呀?”

  “诗词歌赋人生哲学未来梦想……”苏沐秋迅速背台词。

  戴妍琦眨眼:“矮油,不是不是,我问的是交流深度啦。”

  “深度??交流深度是什……”苏沐秋傻呼呼地重复,猛地惊觉过来的瞬间便烧红耳根,忍不住跟教训妹妹似地瞪着一米六的小姑娘,“女孩子家不要老是黄暴思想……”

  “嗯嗯嗯。”戴妍琦随意点头,观察着苏沐秋不晓得是气红了还是羞红的脸颊,“看来过了一个很有深度的夜晚,不愧是Alpha和Alpha。”

  “……”苏沐秋一口气哽在喉头。

 

  “不逗你啦!不过Alpha伴侣之间,的确需要大量沟通吧?……”

  戴妍琦见好就收,转了个话题,偏偏叶修的嗓音传来:“你们刚才在聊什么的深度?”

  就不能放过深度这个话题吗?!

  苏沐秋一阵糟心,郁郁寡欢地转头,紧接着猛眨好几下眼,揉了揉眼睛,直到听见戴妍琦的惊呼才确定不是自己眼花了。

  舒可欣和舒可怡一左一右走在叶修身旁,一人手里抓着条毛茸茸的雪白披肩,另一人手里提着一双大红色的细高跟,而正中间的叶修赤着脚走来,身上穿着的,赫然是一套裙装!

  酒红色的修身晚宴服,后摆放宽曳地,尾端抓皱,随着步伐仿佛卷起一小朵一小朵艳红色的浪花,上半身则是一字肩V领的设计,办公室敞亮的灯光便直接打在叶修裸露的肩头与锁骨上,同样打亮了晚宴服上暗纹刺绣的精致牡丹。

  这套晚宴服有不少设计别致的地方,比如那朵牡丹,明显费了不少人工才能绣上,只有在灯光下会显出隐约的金色线条,如流动的黄金。然而这套奢华的晚宴服套叶修身上,尺寸大概不和,略嫌贴身,不只将腰部线条硬生生勒细了,叶修还一手少女捂胸,朝舒家姐妹花说道:“和钟叶离说一声,她这套新款设计不行啊,胸老滑下来。”

  双胞胎们嘲笑他:“那是因为你没有胸,有胸就撑起来啦。给你俩橘子?”

  “橘子太沉了,兜不住。”叶修沉吟,最后从点心堆里拿起两个巧克力甜派朝胸里一塞,“行了。”

  俩姑娘笑翻了。

 

  “你们……你们……”苏沐秋瞠目结舌,口中颠三倒四,“……这是干嘛?叶修……男扮女装?嗯??女……女装?”

  叶修:“算不上,男穿女装而已。”

  实话说叶修作为Alpha,五官与纤细中性这类词汇有一段距离,是标准的男性俊朗,肩膀也宽,穿上女装之后,呈现的全是第一性别倒错的笑果。

  特别是叶修一手遮遮掩掩地拉着胸口,一手飒爽地拨弄着微湿的刘海,着装艳丽华贵,动作神态却是一派老大爷们,这反差登时让戴妍琦噗哧一声,没忍住哈哈笑起来。摄像机旁的陈果也在拼命忍笑,就怕直播出来她一串杀猪笑。

  戴妍琦捂嘴笑个不停:“哎呀,还有这种特别安排的话,早点告诉我嘛,我让后台人员给咱们直播上时段首页!不过,我觉得苏沐秋穿会更合适哦。”

  面对镜头,一身乱七八糟女装的叶修姿态大方,他撩了下裙摆示意:“妳说穿大红色?”

  “当然是说穿女装呀。”

  叶修笑:“那是,他脸好看,打扮起来应该不错。不过都是Alpha,就别互相整人了呗。”

  “所以为什么穿女装呢?”戴妍琦故意做出偷看苏沐秋的动作,后者满脸崩溃,藏也藏不住,戴妍琦乐得要死,“吓傻你老公啦。”

  “他老公我就喜欢cosplay,专门出女角色,下次他出一个绫波丽,我出明日香。”叶修摸摸下巴,“还是他出凌美雪,我出贝贝公主,一起巴啦巴啦。”

  “是巴啦啦……”苏沐秋扶额。

  

 

  虽然叶修和戴妍琦这么说,但办公室里几个姑娘团团围上,手里拿着尺子和固定针,不时要叶修摆几个特定姿势,神色认真不似玩笑,显然这是工作的一部分。

  沉玉替叶修解释:“刚才介绍了,我们也有卖女装,但不是普通常见的,是比较高档次一些的设计师款,尺寸也较大,专门应对国内的外国女性客群。国内女性身高平均一米五、六,市面上的服装店按照这个尺码为标准,但欧美女性均高一米七五,很难买到合适的。”

  她这么说,众人便了解了,疑惑的是为什么找叶修试。

  “有时设计师将服装送来后,假如临时有比较急切的试穿修改,或是售出后客人反馈穿起来不舒服,需要即时回覆的话,假人不会说穿起来的感觉,而我们这里找不到别的人帮忙试……”沉玉不好意思地说,“大家身高都不够,只能找叶哥和林哥套一下。”

  “真的帮了大忙。”负责服装这块的是位叫柳非的姑娘,她挽着裙摆调整,总感觉高度不对,想了想,将那双大红高跟鞋往地面上一放,“来皇上,您的鞋。”

  “唉。”叶修不得不硬着头皮,扶着墙,上高跷似地颤颤巍巍踩进高跟鞋。

  

  叶修配合几个姑娘动作,一会儿转身一会儿抬手臂,大咧咧的动作没有半分羞涩,看来帮忙试穿不是两三点天,这都习以为常了。

  不少男性Alpha直A癌严重,别说帮忙试女装了,就是干点家务都像要了他们的命,陈果在后头觑着姿态大方的叶修,以及适应过来正不远不近护着他走动的苏沐秋,两人神色间都没什么反感神色,兼之想起早上兵荒马乱时,苏沐秋第一时间自己拿起抹布擦地的事,陈果再一次对这两位刮目相看,印象良好。

  都是这么好的人,一定要好好守护他们的恋情,陈果握拳。

  叶修确实习惯帮忙试穿,顺着姑娘们的指示,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地走来走去,还有闲心觉得自己像只企鹅,这一分神就被置物柜勾到了裙摆,整个人蓦地脚腕一拐,向旁歪了歪。

  走在他旁边的戴妍琦忽然阴影笼罩,即将成为人形拐杖前一瞬,她“哎呀”一声,藉着人群掩护猛地一推,本来拐了下就要站好的叶修愣是被她推的撞进苏沐秋胸口!叶修鼻尖一痛酸出泪花,苏沐秋心窝一疼嘶声抽气,两人一个捂脸一个捂心,特别微妙,紧接着一阵响亮掌声再度炸起。

  “哇!好浪漫!”

  姑娘们见这艳红裙摆一翻,人就滚到对象怀里的操作,不禁热切鼓掌,叽叽喳喳地讨论,“恋爱真的能改变人生,叶哥浪漫细胞都有了!”

  “就是就是!”戴妍琦高声附和,满脸钦羡,“好浪漫,这是怎么摔的,特别偶像剧,教人家一下嘛。”

  两位Alpha望着她:“……”

    

=


巴拉拉小魔○→

凌美雪天秤

贝贝公主双子



这一回一样有关键词活动,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投稿

介绍请见本章文末:【伞修】先行预约 08:沙发上,枕在大腿上


LOFTER网页版没有打赏哪一篇的明细q-q,

这里在更新感谢  君离。x2  姑娘的小零食!ฅ(>ω<)ฅ

评论(86)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