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支配异世界的前斗神大人初次降临-10

因为今天更了这个,所以哨A~~顺延~~

和  @似离 的联文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tag:#异世界的甜点王



10.

  

  叶修这一觉睡的很好。空调房温度再宜人,睡熟了都觉得冷,然而他与苏沐秋睡着睡着不自觉地靠在一块,彼此的体温将被窝烘得暖和,暖呼呼的睡了一觉。

  

  两人凌晨在外头闲逛,回到微草躺下的时候,天色早已蒙蒙亮,因此叶修这一觉醒来,他半点都不意外睡到了正午饭点。

  客房区和微草的职员宿舍有段距离,即使是这个点了,外头仍一片寂静,唯有窗帘缝透入的光线显示了时间不早。

  叶修打着呵欠,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伸手朝旁一摸,入手却是一片冰凉,他朝旁望去,隔壁空荡荡的,不见苏沐秋人影,除了昨晚披到他肩头的那件外套仍搭在椅背上,室内几乎没有任何苏沐秋的痕迹。

  叶修起身下床,梳洗完毕后,慢吞吞地踱向宿舍A栋,来到昨晚的第二休息厅。此时休息厅里空无一人,仅有丝丝细微的烘焙香气残留着,叶修舔了下唇,四处绕了一圈,没找到现成能吃的东西,最后一开冰箱,发现里头有一小碟子没见过的甜点。

  看清那碟子甜点的模样时,叶修却在半开的冰箱门前静了很久。

  模样类似小饼干的甜点,每片都是一口的大小,底层是捏成叶片型状的塔皮,其上零星点缀着坚果和切碎的薄荷叶,显然是用坚果塔的边角料制作的。

  大约是昨天烤坚果塔时,苏沐秋秉持着不浪费材料的习惯,顺手利用起来的吧。

  虽然小叶子冰了一晚,重新加热一下会好吃点,但叶修没所谓地取出那一小碟饼干,直接捻了一块塞进口中。

  

  香甜可口,清爽不腻--即使不够甜,而冻过的坚果又减了几分酥脆,仍完全合他的胃口。

  

  “……苏沐秋。”叶修低语。

  像。

  实在太像了。

  这里的苏沐秋,跟他那只苏沐秋,太过相像了,已经超过了巧合的程度。

  

  头一次尝到坚果塔时,他直观地感觉这不嗜甜的苏沐秋令他添了几分陌生。然而在摩天轮里,听苏沐秋一通借酒装疯,叶修怎么可能没察觉,这坚果塔实际上迎合的是“叶修”的喜好。

  更别提今早的回笼觉……叶修情不自禁伸手,揉了揉隐隐发酸的后腰,慨然地想他和“叶修”口味相近就算了,可是连苏沐秋那家伙一睡熟就把人当泰迪熊紧抱窒息的习惯都如出一辙,天底下真有这么多能用平行世界解释的巧合吗?

  “好吧,即使有。”他低语,戳了戳坚果叶片,“那这又该怎么说?”

  叶修轻抚着坚果叶片上划出的叶脉。这不仅是细心的装饰,还能让蜂蜜流入塔皮,增添风味。

  但这却不是叶修穿越后学习到的知识,而是他仍在原本的世界时,苏沐秋对他叨絮的。

  曾经苏沐秋拉着他,为了给苏沐橙的生日蛋糕买材料,两人去了超市,但是对甜点一窍不通的两名少年完全没察觉自己买错了面粉,后来只好扔在厨房角落--直到几个月后,轮到了叶修生日,苏沐秋兴起,捞出那袋面粉,烤了一大盘叶片饼干。苏沐秋又觉得味道单调,于是刷上糖浆。味道普通,但很香,两人一边刷材料一边当零食吃。

  叶修捏着坚果叶片沉思,脑中浮现一个念头。

  

  --假如他能穿越,为什么苏沐秋不能呢?

  

  尽管明白这个猜想有些不切实际,叶修还是乐观了一下。

  然而,无论是不是,他都决定了。他要向苏沐秋坦白,坦白穿越的事,以及他来自什么样的世界。

  先不提其他的,这里的苏沐秋有多重视“叶修”,昨晚他都清楚感受到了。如今的状态,就像他意外登陆了人绑定情缘的号,壳子是一样的,内芯却是大有不同,怎么也得说清楚情况才行。

  他也不想和不属于他的苏沐秋发展出比挚友更多的关系。

  看在他也是叶修的分上,苏沐秋应该不至于痛打他,或强押他去精神病院吧?

  他摸摸下巴,想着假如苏沐秋不信的话,就随便找个游戏虐杀他几盘来证实一下。

  这里的叶修跟苏沐秋,应该不是游戏天赋。叶修捏了捏发痒的手指,他对虐杀新手没兴趣,但想想能跟虐菜一样吊打苏沐秋左右打脸,怎么突然有点爽?

  

  “叶神?原来你在这里。”喻文州敲了下门框,打断了叶修的思绪。

  “文州。”叶修点头,紧接着问道:“你看见沐秋了吗?我一早醒来他人就没了影,不会是忘带门卡被锁在楼梯间了吧。”

  喻文州笑笑:“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关心苏前辈在哪里吗?”

  他本意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叶修坦然应下,果断点头:“当然关心了,早上醒来床就空了半边,过夜的伴消失无踪,怎么能不关心。”

  “……”喻文州说,“……我有些明白少天早上大喊大叫着跑出微草的原因了。”

  “大喊大叫??”叶修疑惑。

  喻文州没细说,只简单解答了叶修的问题:“少天跟苏前辈离开了。他们是来B市视察的吧?既然不是旅游,当然要按照工作行程,没办法和你一起……咳,睡醒。”

  “哦?这样吗,辛苦辛苦。”叶修啧啧。

  “……”喻文州勉强维持笑容,“叶神,你这次来微草也不是旅游的。”

  

  叶修吃空了碟子里的几块坚果小叶子,倒是还清楚记得他来微草的原因。

  “我知道,神之领域初赛一赏,对吧?”叶修对这个赛事只有粗浅的了解,但仍晓得这是分了不少项目类别的比赛,“微草希望我参加个人赛,还是团队赛?”

  “毕竟是第一届由C国官方主持的比赛,赛制规则与一般有所不同,正式流程还在调整。”喻文州解释,“签约时就是因为这点,并没有详细列出类别,在神之领域开赛前,叶神能任意使用微草的厨房跟材料。不过,我今天来,是有别的事想请叶神帮忙。”

  “嗯?”

  “在神之领域之前,要不要先参加些小型比赛适应气氛?”

  面对叶修疑惑的神情,喻文州笑了笑,“我知道嘉世有阵子没有报名大型赛事了,难免生疏。当然,前辈和微草的合约里没有提到其他竞赛,我要说的,也不是太过正规的赛事。”

  叶修应声,表示他有点兴趣。

  “下周末,B市有一场由几间知名甜品店联合举办的活动,《Afternoon Tea Time》。虽然ATT是娱乐性质的比赛,但会有许多知名甜品店、甜点师参加,当然,同时开放自由报名,偶尔也会有喜欢烘焙的家庭阖家参与。不如叶神就以指导的身分随队?”

  “哦,还替我安排了暖身赛,这么贴心啊?”

  叶修挑眉,明白这应该就是甜点界的全明星周。

  喻文州坦承:“那天我正好有事,这是第一次小高带队,而我没有在场。麻烦叶神帮忙照顾微草的几位年轻甜点师了。”

  叶修想想,没听出什么问题,况且他真的需要知道一下甜点师竞赛的情况,于是干脆点头答应了,并想着待会要给苏沐秋留话,他们约个时间,摊开所有事情,谈个明白。

  

  *

  

  自从黄少天准时于早上九点整,整装待发的敲开苏沐秋的房门,见里头空荡无人后,他便一直很懊悔为什么自己反应这么快,这么迅速,这么无所畏惧,一下转向了叶修暂住的客房,同时为某两人关门不记得锁上导致一敲门就开感到痛心无比。

  虽然吧,不想在喻文州的地盘上待太久,才会时间一到就去猛敲门是他的私人因素,但他怎么知道刚碰上面,那俩家伙就干柴烈火?!

  巡视完第一间店,踏进第二间的门槛时,黄少天仍捂着眼哀号:“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我靠我靠,你俩睡的毫无羞耻心的姿势,伤透了我的眼你知道吗老苏?!腿不是腿手不是手的,抱那么紧干嘛不关空调!知不知道节能啊!节能,这俩字会写吗?!”

  “‘闭嘴’,这两个字我会。”苏沐秋答。

  

  听他声音冰冷的好似冬季寒风,黄少天一噎,瞅向身旁的苏沐秋。对方脸上全是睡眠不足的低气压,至于身上……身上穿着一件明显来自叶修的T恤,站的近了,还能嗅到一丝肥皂的干净香气。

  结合今早客房房门敞开后见到的冲击场面,黄少天扭捏半秒,随后抛开眼疼,压抑不住好奇,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道:“老苏老苏,昨晚你跟老叶……咳,你们俩……那啥啥了啊?”

  “什么那啥啥的?你不问清楚点我怎么回答你。”苏沐秋语气极差。

  

  黄少天按住砰砰直跳的心口,鼓起勇气,深呼吸喊道:“就是,你俩大男人昨晚睡了吗?!”

  

  他这一通惊世骇俗的问话,不仅苏沐秋愣住,店内同样叽零匡当几声响,挑着蛋糕饼干的客人们悄悄回过头来,好几双看热闹的眼睛灯笼一样盯向两人。有人认出其中一位是蓝雨的副手黄少天,正摸出了手机,准备拍照发微博。

  黄少天呸呸几声,把苏沐秋拉进厨房。

  几位正在工作的甜点师瞥了过来,一脸莫名其妙,本来打算赶人的,全在看清黄少天秀出来的蓝雨总部职员证之后,登时虎驱一震,不忙也得拼命忙碌起来。

  苏沐秋打了个呵欠,靠着几袋面粉,双手环胸:“有睡啊。”

  “啥啥,睡、睡睡睡……睡了?!”黄少天一哆嗦,连忙定神,谨慎试探道:“……你俩不是吵架嘛,都多少年没连系,怎么就睡了啊?”

  “昨天喝过酒,我们出去走了一圈,随便聊了聊,气氛挺好,回来时他扣了我门卡,让我去他房间……”苏沐秋斜睨着震撼莫名的黄少天,“我们就睡了。”

  黄少天皱紧了眉。

  他一脸挣扎与苦思,连苏沐秋问他“你干嘛”都被黄少天拍开了。苏沐秋懒的理他脑内剧场,倒是认真在蓝雨分店厨房里走了几圈,毕竟之后是要合作的关系,多了解蓝雨的甜品风格不会错。

  他不过是顺口给几位甜点师提了些小诀窍,再一回头,顿时见众人两眼发光地望着他--苏沐秋被讽刺为没有灵魂的甜点师不假,但那也是以王杰希、黄少天这等级的甜点师来看。

  他干脆多说了一些,而另一头,正牌的蓝雨甜点师黄少天对着柱子沉吟。

  待苏沐秋卷起袖子,寻了个不锈钢盆,打算介绍打发蛋白最省时省力的几个要诀时,便被人一扯手臂,黄少天将他从人群中拉了出来。苏沐秋疑惑地抱着盆,他面前黄少天眉头紧皱,低声问他:“你真跟老叶睡了啊?”

  苏沐秋嘴角一抽:“所以说--”就真的只是躺着睡觉。

  

  “可是他不是你对象,不是你喜欢的人,难道不是吗?”

  苏沐秋怔住。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跟他睡了?”黄少天毫不留情面地追问。

  

  黄少天看似镇定,实则心跳飙破一百八。本来关于苏沐秋喜欢叶秋的事,就是黄少天自己猜测加脑补,没想到他诈了一下,竟然当真看到苏沐秋罕见的哑口无言。

  他顿时心下大定,循循善诱:“没想到你是这么随便的老苏,心里惦记着人,只是出于移情作用,就拽着老叶酒后乱性?好好好行行行,我知道你们不是那个睡,就是普通地睡觉……真没睡啊?……但老叶邀请你的时候,你发毒誓你心里没点动摇?一点点都没有?要是老叶真有那个意思,你是不是就跟他那啥了?”

  苏沐秋一语不发。

  尽管黄少天不知道这里的叶修跟苏沐秋的确是没事就能来一发的关系,但他句句说到点上--叶修问他洗过澡没的刹那,他真有想过万一叶修打算滚床,他怎么办。

  他会用‘推拒就崩了人设’作为理由说服自己,跟叶修开心地不可描述吗?

  

  “别让你真心喜欢的人寒了心,相爱却不理解。”黄少天严肃地搬了句台词,说出口后,自己却跟着怔愣,神情暗了几分。

  “……你说得对,我是该拿捏好距离。”苏沐秋沉默着,说道。

  

  苏沐秋想起“这个叶修”吃坚果塔的样子。“他”也很喜欢这种口味,这些细节,实在太像他的叶修了。

  然而再像也不是,他最不该的就是在“叶修”身上寻找他的叶修的倒影,这对双方都极为失礼。

  苏沐秋苦笑了下,捏紧了手指,喃喃自语:

  “至少我跟‘叶修’还能是朋友,对吗。”

  

  他要保持好分际,不能太生疏,以免这里的苏沐秋回来时叶修已经跟他分手了;又不可过于熟络,一朝失足,自己给自己戴绿帽。

  这可真是难,原来这穿越的任务难点在这里,苏沐秋苦思,决定按照给双胞胎兄弟看着他老婆的心态来办。

  这时,他手机叮咚一声,收到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苏沐秋叹着气随手滑开,却看见是叶修约他“好好聊聊”,“有些电话里不方便的事”需要跟他“当面细说”。

  寥寥几语的短信,最后一句‘对了,你都是这样睡了人隔天早上就跑?啧啧啧  叶’,本该是调侃,在黄少天这一通话之后,他却觉得怎么看都变了几分味。

  苏沐秋咽了口唾沫,手指在键盘上几番徘回,最后故作轻松地回了句‘和黄少天巡视店面呢,谁和你似的这么悠闲?’

  没想到见了嘲讽叶修仍不屈不挠:‘你跟着他巡视干嘛,要去蓝雨工作啊?给他们打白工?’

  眼看着一来一回就要瞎侃起来,苏沐秋恨恨心,果断结束话题:‘我不能也考虑下B市展店吗?没急事的话之后再聊,昨晚手机忘充电了’,就啪的关了机。

  “干嘛?谁的短信?”

  “沐橙,她问我家里的事。”苏沐秋答的冷静。

  在黄少天紧迫盯人的目光下,苏沐秋垂着眼,目光飘忽,忽地看到黄少天裤袋边,透出了塑料袋的一角,鼓囊囊的不晓得放了什么。

  黄少天注意到他的视线,嘀咕了句“挺眼尖的”,随即从裤袋中取出一小包透明包装的糖渍柠檬片。

  简单的柠檬切片浸了糖,微微透着光,散发出琉璃般温润透亮的金橙光泽。

  

  “这是文……切,不用管谁做的。虽然不想承认,但挺好吃的。”黄少天撇着嘴,将那小包糖渍柠檬塞到苏沐秋手里,“吃着很提神,瞧你说句话就要睡着,你有兴趣就给你吧!记得全吃光了啊不要扔还给我!”

  “是吗?”苏沐秋费力地眨了眨眼,又是一个呵欠。

  他走在黄少天身后,随意捻起一片柠檬含入口中,滋味酸甜爽口,在夏季最是消暑。与普通的糖渍柠檬片不同,这包柠檬片,里头居然掺了一点海盐。

  没来由的,苏沐秋心里冒出以往从未感觉过的模糊念头:这也是有灵魂的甜点。

  

  

  *

  

  

  数天后,苏沐秋和黄少天一道离开了B市,同时,在一个难得凉爽的夏季午后,Afternoon Tea Time如期举行。

  地点是在B市一处专门用来举行料理竞赛的场地,除了与料理区隔着一段距离的观众席外,并有装设好的转播设备,各式料理器具当然不缺,即使是半调子的叶修,一踏进会场,便感觉整体档次比之嘉世和微草都不输几分。

  毕竟兴建时,除了几个B市知名甜品企业出资外,国家也有参与,全是砸了钱整出来的。

  高英杰带队,他不远不近地走在队伍斜后方,好奇的左瞧右看,终于接近料理区时,他伸着脖子打量了下。

  的确如喻文州介绍,参与者除了些一看就是职业甜点师的人之外,也有学生一块报名,有一组是父母带两个得踩凳子的小孩,真是各式各样什么人都有,不过现场气氛倒是很和谐,没有想像中的泾渭分明,甚至还有甜点师跟其他普通参与者聊起天。

  这种活动,比起展现多精湛的技术,反而是在普通民众间刷刷印象分的好时机。

  叶修饶有兴致地想着自己待会要不也来做点什么,就见偏角落的一张料理台,竟然摆了好几大盆的各色花办,直接将桌面整成了花海。

  “太浮夸了吧!”叶修啧啧摇头。

  “什么?”高英杰不解,问了一声。

  “那桌子,”叶修指了指,“好几大盆的花,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是花市呢。不过小高啊,你看那些花,比如那玫瑰吧,卖相是不是普通了点?”

  叶修这话,完全是出于他对玫瑰花的刻板印象,花店里那种一大束包成个大红心,花型又大又艳的,相较下眼前盆里的玫瑰花不仅小,视觉上也有些干瘪。

  高英杰只当大神在考教自己,随即认认真真地回答道:“因为那是食用玫瑰啊!像是法国进口的千叶玫瑰,还有我们C国甘肃自产的苦水玫瑰,都是食用玫瑰。尽管没有观赏玫瑰漂亮,但用于提炼精油、食物添加,都有很大功用。”

  叶修笑了一下,顺口问道:“这么多种类啊!那你们微草用的是哪种玫瑰?”

  高英杰思索片刻:“唔,喻前辈说是……啊,这个是商业机密,不能说的!”

  在叶修笑咪咪的目光下,高英杰连忙住口,这才反应过来叶修并不是真的想知道,只是逗着他而已。可是他差点真的告知了,高英杰烧红了脸。

  叶修摆了摆手,一边看向勤勤恳恳做着准备的各料理台,这时,不远处一扇门砰的打开了,叶修下意识看去,就见有一人帮忙撑着门,而他的同伴晃着小马尾,两手各捧着盆花瓣走进会场:“我们会不会准备太多材料了啊?”

  “做多了就分给其他参赛者吃,这不就是那种敦亲睦邻性质的活动?反正我们是私下报名的,怎么开心怎么做啊。”孙哲平不以为意,抬眼随便扫了一圈,抬起手比道:“你看,那边那家伙看上去就是来帮忙吃的。”

  “谁啊?”

  张佳乐抬头,与冲他招手的叶修四目相对。

  


==

我本来已经写好了一个版本!

结果你们酱总这么说!




好气!

只好又是这样了!



评论(29)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