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我吃的cp糖发歪了 09

与   @-落殒-   的联文!爱他!虽然他暂时没空写,虽然我隔了一个月才写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tag:#焦糖CP



  苏沐秋顶着湿淋淋的脑袋,连头发都没心情擦了,嗖的一下缩回浴室旁,躲在墙后偷偷探出头。他一连串动作训练有素,人都藏好了才反应过来:妈蛋,他躲个什么啊!这不真的活像亲眼见正宫收到小三寄来的偷情照吗?

  他跟黄少天半点苗头都没有,又存心要演到看似真有奸情,如今事情成了,成天心里患得患失的反而是他,这个状态,可真是够纠结了。

  苏沐秋紧张地观察着叶修对那张偷情照的反应。

  

  叶修手边是几张曲谱,握着根笔,谱纸散了满沙发,桌上还有一壶苏沐秋前晚冰好的柠檬茶,显然整个下午窝在沙发里舒服的很。

  瞥见手机弹出的新通知,他眉梢一抬,换了个姿势,苏沐秋看不见屏幕了,幸好仍能清楚看见叶修的表情。

  只见叶修敲了一段字,接着又是一段,再一段,苏沐秋想,难道叶修跟黄少天开始正宫斗小三了?接着就见叶修敲着敲着,忽然塞上耳机,疑似看起了视频。

  靠,难道黄少天还拍了小电影发给叶修?!怎么办,好想揍他!苏沐秋按捺着杀人放火的心,一边悄咪咪地期待叶修脸色大变的瞬间。

  然而没有,他耐心的等啊等,等到腿都酸了,从扒墙半蹲改为原地坐下,都未见叶修有怒气冲冲质问他的征兆。

  反而一会儿过后,叶修眉眼微弯,无预警笑了起来。那笑容,愣是让苏沐秋看的心里一颤。

  

  ——他好久没看见叶修笑的这么开心了。

  发自真心的,纯粹的笑容,忽然在叶修脸上亮了起来。

  

  而与苏沐秋心里的动摇相近的是他的手机,一震一震的,黄少天的消息刷了他满屏,哈哈哈哈的问他叶修的反应,各种求照求实况,显然叶修不是跟黄少天对话。

  黄少天不至于这么无聊,在明知他和叶修人在同个屋檐下时还装精分。那么……

  ……那会是谁?!

  “叶修,你在跟谁聊天?!”苏沐秋蹦了起来大喊。

  “嗯?你洗好了啊。”叶修似乎这才发现他,愣是又发了几句话才抬头,朝苏沐秋招手。

  苏沐秋揣着手机走到叶修身边,一瞥屏幕,果然是正跟人小窗。可是没待他看清对象,屏幕便暗了下来,而叶修一下扯走了他肩头的毛巾。

  毛巾一被拿开,苏沐秋习惯性在叶修腿边坐好,而叶修也自然地把毛巾盖上他的脑袋,随意呼噜起那头湿淋淋的短发。

  为避免打草惊蛇,苏沐秋一反刚才的激动,故作随意地聊道:“今天黄少天那家伙,在片场各种给我添堵,先是说我体态保持不佳抢我饭盒里的鸡腿,接着又笑我挂威亚像二哈,还是卡在树枝上的。”

  叶修:“他说的倒都是实话,要珍惜会说真话的好朋友啊。”

  “…………”苏沐秋忍,云淡风轻道:“嗯,不用你说。”

  “嗯。”叶修也答的漫不经心。

  苏沐秋仰头,就看到叶修单手拿毛巾在他头上胡乱搓,另一边继续手机敲字,而且速度以这个手机废来讲还挺快的,脸上挂着愉快的笑容。

  苏沐秋不爽的顶了一下叶修的掌心,后者屈尊降贵似地瞟他一眼,“动什么,还没擦干呢。”

  “那你赶紧了,我跟黄……我跟少天约好要讨论剧本。”苏沐秋语气淡漠心里火大的回了一句。

  不晓得叶修是不是被他左一句黄少右一口少天给点燃,也跟着不说话了,扔下手机,两手在他头上摆弄毛巾的动作有点重。

  虽然有些疼,但苏沐秋感到万分激励。

  不多时叶修一拍他:“行了,去找你的少天彻夜聊剧本吧。”

  “什么?这就好了?”

  苏沐秋狐疑,他感觉头顶还有些湿凉,抬手一摸,摸到了系在头上的毛巾,登时脸都黑了一半。

  这两圈女孩子卖萌的绵羊头毛巾是怎么回事!

  叶修拍了拍被打扮成羊咩咩的苏沐秋,哈哈笑着潇洒一摆手,迳直进了浴室:“挺可爱的哈,给你晚上开视频都准备好装扮了,别谢我啊!”

  “…………”

  

  

  当天晚上,苏沐秋睡了书房,并当真差点和黄少天聊了彻夜。

  倒不全是出于置气,隔天上午他有个节目要上,为了保证上节目时脸色不会像蔫了菜,苏沐秋一贯自律地准时躺好睡觉,而叶修也跟着进卧室了,却是带着谱纸。

  两人这几年出于各种因素,真有点聚少离多的感觉,作息时间也不大相同,叶修这次回国后,尽管没约好,两人仍默契地尽可能处在一块,今晚叶修陪他,偶尔是叶修睡觉,而苏沐秋抱着剧本读。

  叶修写字的沙沙声很稳定,而时不时响起的消息提示音,同样规律的要命。苏沐秋几次睁眼,都看到叶修弯起嘴角,对着手机屏幕低笑。

  “对了,沐秋,说到黄少天……”叶修冷不丁开口。

  来了!

  苏沐秋精神一振,忙装出睡意朦胧的不耐烦样,伸手揉了把叶修的腰窝:“干嘛了?怎么突然提起他。”

  “他下午发了张照片给我。”

  叶修对着手机屏幕的微光若有所思,想了想摇头道:“你自己看吧。”

  “还能有什么?”苏沐秋嘴上不在意,心脏跳的贼快,凑过去瞅了眼叶修的屏幕。

  叶修与黄少天的对话不过寥寥几句,苏沐秋一眼就看到那张显眼无比的‘偷情照’,接着两人的消息来往是这样的:

  

  夜雨声烦:啊啊啊啊啊发错了发错了,你当没看见!!!

  一叶之秋:哦

  夜雨声烦:我跟老苏真的啥事也mei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哦?

  夜雨声烦:……………………………

  一叶之秋:真想让我当没看到,怎么不干脆撤回?

  一叶之秋:你这根本没过30秒就发现自己发错了吧

  

  尔后夜雨声烦没有回覆,彷佛人间蒸发了。

  苏沐秋:“…………”

  

  苏沐秋突然福至心灵,与魔教教主杀人作乐,屠了正道少侠上下满门的心情高度共鸣。

  “真是清新自然又不造作的一次艳照门。”叶修点评。

  苏沐秋一愣,从对黄少天的抽搐中回神,彷佛隐约从话中嗅到一丝藏了声嗤笑的火药味,可是当他看向叶修,叶修又恢复了那副淡定模样,一会儿写写谱,一会儿回回讯息。

  消息通知的声响和心里的不确定折磨的苏沐秋越睡越清醒,躺尸半晌他索性起身,顶着叶修的目光一语不发地走出房门,砰的关门进了书房,留下冷酷无情的背影。

  而另一头,被苏沐秋夺命连环call的黄少天,只感觉腰又要折断,背对喻文州越来越温柔的微笑与越来越黑化的眼神,冷汗直流地溜出房,非常有革命义气的接起战友的电话。

  

  当俩人嘀嘀咕咕的讨论叶修这态度到底代表什么的同时,遥远的《魔怔》片场,张新杰已经准时离开了,而制片林敬言仍留在现场,一一确认包含灯光、剪辑、道具等等每个小组的进度。

  留下等他一块离开的方锐打了个呵欠,趴在一旁点开林敬言的邮箱,顺便替他删了删垃圾邮件。

  “咦,”方锐喊了声,朝着林敬言招手道:“老林老林,你来看下这个。”

  “怎么了?”

  林敬言疑惑,一走到方锐身旁,就被扯着坐下了,后者插上耳机分了他一边,并点开一封新邮件的附件,伴随着铮铮琴音的开场,一首略带忧愁的歌曲响了起来。

  “这该不会是……”

  方锐鼠标一晃,指着邮件标题:“你很看好的那位叶修,把demo发来了!”

  “这么快?”林敬言惊讶。

  其实若以剧组拍完就发的网剧模式,第一集都送剪辑后制了而片头片尾还不见踪影,算是迟了不少,他说快的是指叶修完成的速度,本来就是临时委托,曲子比林敬言预料的还要快上了几天。

  他松了口气,静静听了起来。

  然而听了几句,他的表情便逐渐微妙,一旁方锐倒是越听越起劲,还翻出邮件里的歌词品味起来。

  由古琴声引导开头,转入符合现代观众群音乐爱好的曲子,第一遍播放结束后,两人面面相觑,同时开口说了句话:

  林敬言叹:“来势汹汹。”

  方锐兴奋:“恶意满满啊!”

  林敬言满脸复杂,鼠标滚着歌词文件:“嗯……‘我想陪你看千山万水,桃花满溪’还好解释,可以看成是少侠对小师妹的恋慕……但‘阳光将冰雪消融’,‘柔情似水蝶入梦’,这个……”

  “下面还有一句‘我渴望拥有一段爱情至死不渝,只怕不能常伴左右’呢老林?”方锐指出。

  林敬言觉得方锐说的对,这个歌词的确是恶意满满了,好像透过教主少侠影射苏黄CP吧,偏偏有些歌词又轻飘飘地带偏了主题,彷佛自己脑补过度。

  这倒不是歌词写的不好,实际上歌词写的不错,贴合曲调与魔怔的风格,就是能够参透的内涵实在太足了。

  何况这首歌,他清楚标明了是由两位主角双人对唱,到时黄少天一句“阳光冰雪消融”,苏沐秋接着“柔情似水入梦”,哪还有什么联想不到的?这年头的观众一个个火眼金睛,没有的事都能蒙眼瞎扯成有,更何况这首歌昭然若揭的暧昧。

  而且歌名还叫“痴妄”!是“痴妄”什么呢?!

  除了痴妄之外,叶修同样交了备选用的第二首曲子,不过两人听了听,相较痴妄,每一处都普通不少,显然叶修这第二首就是交差,对痴妄很有信心。

  林敬言喃喃:“实话说,真的挺好听的……旋律也很好记啊。”

  “而且有好几种编曲版本。”方锐兴冲冲的点开播放。

  叶修给痴妄准备了几种版本的编曲跟对应的歌词,风格迥异,但不晓得是不是先入为主,林敬言觉得都没有苏黄CP版好听……咳,完了,他已经默认那是CP版本了吗?

  林敬言左思右想的期间,方锐把曲子发到手机里,溜到工作人员里转了一圈,半晌挥别几个信得过的靠谱小夥伴,回来跟林敬言报告:“大家都觉得很好听,问片尾什么时候出单曲。”

  林敬言点头。

  方锐又道:“还问了歌词是不是在描写苏黄,他们俩之间是不是真的有点什么禁忌之爱?”

  林敬言按着脑门:“别问我啊……”

  “化妆师里有一个耳朵特别尖的,听出来藏在间奏里的背景音了,不是古琴,是一种叫做瑟的乐器。”方锐嘻嘻笑道。

  林敬言捏着眉头,心道:这岂不是凑了一个琴瑟和鸣?

  

  *

  

  苏沐秋的确是个很懂得利用时间的人,和黄少天聊天晚睡的期间,他不忘打开微博,挑了几条粉丝给他的有趣评论回复了。如今他的微博是个上万人关注的大V号,他这一回复,当即炸起了一片“啊啊啊男神翻我牌子啦”“苏男神今晚缺暖床吗!抽号码轮流我也愿意!”之类的狂热回应。

  苏沐秋随手点了几个赞,又看了几条冷笑话段子培养睡意,一下扑倒在书房床上睡了。

  而黄少天无语地望着微博上苏沐秋刚才一连串的赞,内容千奇百怪,毫无共通处,他倒是一眼看出那些人要不头像带叶片,就是昵称有叶字的。

  隔天清晨苏沐秋被闹钟叫醒,只觉得腰酸背痛,一侧头发现叶修连人带枕头塞在他与墙缝之间,枕在苏沐秋怀里呼呼大睡。

  “……那我干嘛睡来书房啊?”

  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小单人床,难怪他浑身酸痛。

  苏沐秋打着呵欠起床,顺手打开手机确认今日工作行程,屏幕一亮居然是黑名单页面,夜雨声烦赫然在第一位。

  而叶修似乎在临睡前发了条消息给他,是张苏沐秋用惯的喵喵表情包,一只奶猫凶巴巴地挥着小爪子,配字[我炸毛了]。

  “……”

  苏沐秋忍笑,感觉胸腔内有情绪膨胀,心情快乐的飞起,忍不住低头吧唧叶修一口,一边庆幸还好昨晚他俩是语音通话,又预先认真刷了剧本把对话刷掉,没有留下文字把柄,一边将黄少天放出来,没过脑子就发了句“咱们再来几次吧 [喵喵卖萌.jpg]”过去,踏着轻飘飘晕呼呼的步伐溜进了卫生间。

  他一整个早上,脑子里就一句“叶修吃醋好可爱啊”来回环绕,情绪高昂的诡异,连来接他的王杰希都诧异地悄悄瞥了他几眼:“沐秋,没事吧?”

  “什么?什么事?”苏沐秋吸着豆浆笑容灿烂,“王哥,今天豆浆好甜啊,是不是糖放多了?”

  王杰希:“不是。”

  “可是我喝着觉得……”

  “……我买的是低脂牛奶。”

  “哦?”苏沐秋低头看了看,又是笑:“难怪我想今天怎么换纸盒了哈哈哈。”

  王杰希神情镇定,一滴汗悄悄滑落额际。

  

  “这几天剧组那里先缓一缓,第一集进入剪辑了,公司安排了几天歌唱课程给你,黄少天那边应该也是--要准备录魔怔的主题曲了。”

  “要录音了?歌曲已经确定了吗?”

  “还没确定,不过今早剧组那边来了通知,词曲发来的片尾导演跟制片听过都很满意,很可能直接定下。顺利的话,下周内就要把曲子录完,时间比较紧凑,你们多辛苦一点。”

  比起紧凑得要命的行程,苏沐秋更在意另一件事:“叶……词曲已经交了?剧组那边有发Demo吗?我能不能听看看?”

  毕竟苏沐秋看到的叶修,整天就是在涂涂画画,动也没动过乐器,他还以为叶修遇上瓶颈,没想到东西都交了。

  “有,但暂时只是发给两位主唱当作参考,听听感觉,还没拿出来讨论。假如采用,之后会找乐队重新录一遍伴奏。”王杰希打开车用音响,“你先听听看?”

  苏沐秋点头。

  

  王杰希开的是纯伴奏的版本,光是曲调的话,听起来无端有几分风雅的意味,几处波折,由于中西乐器并用,更添了点沧桑壮阔的氛围,彷佛能想见魔教教众与正道分立于山巅两端,漫天黄沙遍地鲜血,两位主角持剑而立的肃杀景象。

  这完全是为了魔怔这部剧,为黄少天和苏沐秋两人的角色量身打造的曲子。

  苏沐秋听着听着,不禁跟着哼了几声,真诚地赞了一句:“这是片尾?写的真好!”

  看过歌词的王杰希复杂的瞥了眼苏沐秋。后者正喜孜孜地发消息给叶修,错过了经纪人意味深长的目光:‘听过片尾了,很棒,是按照我跟少天的印象写的吧?’

  他发完了,又觉得片头还没写出来呢,不能让叶修这就自大了,于是补上:‘另一首也要好好写啊!!’

  叶修没有回覆,当然了,苏沐秋怀疑他会睡到中午,也就关上手机,重新确认了待会节目上的几个环节。

  

  他待会要上的节目,叫做“八卦茶水间”,顾名思义就是专门聊八卦的节目。因为主持偶尔会跟来宾玩些小游戏,有时还会提些辛辣问题,算是访谈跟综艺各半,每一期收视率都很飘忽,端看当集来宾是谁,业内不少人戏称这节目叫人气温度计。

  苏沐秋当然拿到了节目组准备的几个提问,也仔细设想好应对了,都是毫无漏洞的妥贴回答,然而这种节目,当然不可能让他一板一眼地把漂亮话说完,真这么做,观众怕是集体转台,肯定会有突如其来的提问。

  王杰希相信苏沐秋早有预料,也做好与黄少天的关系一百零八问的设想答案了,一般时候苏沐秋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王杰希并不担心他上节目,但是今天苏沐秋的情绪明显亢奋过度,恐怕会出意外。

  “放心吧王哥。”苏沐秋露齿灿笑,满脸相信我的光辉。

  短短十几分钟内被第二次喊做王哥,王杰希越来越焦虑了。

  “我在车里等你,节目结束后,不要逗留,立刻下来找我。”王杰希最后只能这么说。

  

  

  目送苏沐秋进了影视大楼的门之后,王杰希将车开到侧门边停下,抓紧短暂的时间闭目养神。

  车里还在循环播放那几条纯伴奏,音乐静静地流淌于车内,苏沐秋说的不错,仅有伴奏撇除歌词的时候,这几首曲子本身真的相当好听,可见谱曲时的用心。

  王杰希调高了空调,阖眼小憩。

  岂料他刚刚休息不到十分钟,手机便叮咚一声,跳出了一条信息,王杰希一拧眉,就发现是公关团队的负责人,转发了条微博链接给他。

  这阵子以来,王杰希的反应神经早早被苏黄两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绯闻给全方位训练起来,他立刻清醒,左手抽出放在车门旁的平板打开链接,另一手已经拨通了楚云秀的电话。

  “喂,楚云秀?……是我,王杰希。妳也收到了?还没,我还没看,画面没刷开,这里网卡,发生了什……”

  王杰希问话到一半,猛地噎住了。要不是另一头楚云秀被他的反应逗乐似的呵呵笑起来,恐怕当场手一抖摔了那块无辜的平板。

  

  清晰无比的触屏上,正映出一张非常模糊的图,那图不仅清晰度不怎地,就连角度也抓的极差,活像现代艺术抽象画,而且是泡了水的版本。

  然而再怎么差,照片中两人的脸,任何C国群众都能轻易认出--感谢某两人近期不遗余力的刷版面抢热搜,黄少天或苏沐秋单独出镜或许有人认不出脸,但当他们一起出现,可以夸张地说辨认率高达百分之百。

  这条微博的标签,直接就是#最近gay里gay气的那两人#。

  端看照片,似乎是在某处的小树丛边,两人偷偷摸摸地蹲在地上,苏沐秋侧头伸手似乎要碰黄少天的脸,而后者俏皮一笑,伸舌去舔他的掌心。

  

  下面的配字就是一贯的八卦微博风格,几百字全都在牵强附会,模糊大众观点,试图引导大众往他们喜闻乐见的方向议论。

  而底下收获最多赞的评论,果断是一条粉转黑:‘光天化日,俩男男舔手play,我阳光开朗健康向上的小天天已经逝去,掰了各位’。

  随便滑了几条,基本全都是负面评论,以往高喊苏黄发糖的小粉丝们仅有几个吱声,不晓得是不是接连不断的糖吃多了噎着腻味,或是跟着开始质疑吃了假糖,官方麦麸圈粉。

  认真支持他们公开出柜的一小波人,倒是发言特别强硬,在评论区为他们这对真爱大杀四方。

  “这张偷拍照拍的太差,画面不好看,拍照借位粗糙,粉丝连截图舔颜值欣赏脸都没办法。加上清晰度过低,看着就眼疼,网上根本没接受度可言。”

  王杰希说完,察觉自己无意识中,居然把之前那位专业偷拍划进平面硬照的范围,他沉默几秒,随后继续分析:“偷拍的明显是不同人……不,应该说,这才是狗仔偷拍的常态。”

  ‘恐怕是有人尝到了甜头,开始专门盯着他们两找八卦,反正紧跟他们任何一个,就能找到新闻。’楚云秀敏锐道。

  王杰希当然也想到这种可能。这不入流的偷拍照或许容易糊弄过去,或着坦白言明了根本没这回事,全都是断章取义,但就怕嗅着了肉味的鬣狗一来就是一群,何况他们本就在风头上居高不下。

  

  王杰希头痛无比,又摸出那只跟手术刀似的银亮钢笔开始戳记事本了。

  ‘这张照片被截掉了不少地方,左下方那摆设你看到了吗?这是片场附近吧?是有内部工作人员偷拍发出去给外人,还是有人溜进了片场?’楚云秀语气不善,接着关心道:‘苏沐秋今天有个节目要上吧,让他小心,这张照片很可能被提出来。’

  “节目已经开始了。”王杰希叹口气。

  希望等会节目上,别杀个苏沐秋措手不及。

  

  王杰希的期望,上天有没有听到没人晓得,但节目摄影中的苏沐秋,是肯定没意会到的。

  因为,在主持人猝不及防大屏幕放出那张舔吻照的5秒钟前,他正分心着,心底突然纠结一个被忽略的重大问题:

  所以,叶修,昨晚,到底是跟谁聊天?!

     

 

评论(28)

热度(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