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26:音容宛在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tag:#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26.


  无数雪白的花瓣飞舞而过,身穿深黑服饰的人们穿过了爬满常青植物的拱门,在青翠的草地上停步。

  此刻足有上百人聚集在这片草地,外头更是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机甲和私人航舰,数量之多,几乎将整片区域围拢,草地上却静得出奇,仅有人群中偶尔传出的细小抽噎声。

  一座布置庄严典雅的礼台立于众人前方,雪白色的精致礼花妆点各处,拉出了彷若仙境般的成片白绸绿地。

  这一切美轮美奂的布置,全使得置于礼台上的那口深色棺木愈发冰冷压抑,有女性干脆转过了头,轻揩着泪,又是低泣起来。

  

  忽然,有人冒冒失失地冲入了拱门,他一面跳下运输踏板,一面左右摆弄着系歪的黑色领结,抬脚踏上昂贵的人工绿地前却遭人一手拦下。

  这位行色匆忙的家伙倒也不恼,顺畅无比地转向拦住他的人问道:“哎,开始了吗?我没有迟到吧?刚好踩线?”

  拦人者是名年轻男性,学生似的模样,然而洁白的正规军服显示他是隶属军队的哨兵。明明看着是开朗好相处的人,神情却十分不善,一开口就气势冲人:“啊?你说什么开始没开始了?这里有什么活动是你这样急吼吼地冲来冲去的人要参加的?特卖会?逃难?躲债呢?”

  “说什么话啊小兄弟。”那人古怪地看着他,实际上不只那人,草地上留意到两人动静的几人,全跟着投来略带谴责的目光。“今天还能有什么其他大事?最重要的,当然是全联邦上下都关注的,联邦军苏沐秋苏准将的……”

  

  联邦主星,俗称‘皇冠’的CR-00模组,联通管道下方,旧星地球。

  举办在这里的,正是联邦军苏准将的葬礼。

  在苏沐秋的档案戳上确认死亡的鲜红印章后,半年,这场姗姗来迟的葬礼,终于由联邦高层主持,以最高规格举办起来。而苏沐秋的特殊情况,让他获得联邦上将级的殊荣待遇,被厚葬在地球。

  然而,不知怎么的,这葬礼场地在四周安排了数架智能机器人,各自摆弄着鼓风机,玩命地撒花瓣,撒出了漫天花海,白绸系成的礼花随处可见,现场甚至有只完全由人类组成的乐队,要不是那口格格不入的棺材杵着,反倒像婚礼会场。

  

  听对方反而觉得他世事不知,正经解说起来,黄少天眉头一抽,开口欲打断对方前,一道黑色的身影连忙介入两人间,方锐竭尽所能投射冷静的情绪,一边抢先答道:“咳,是苏上……苏准将的葬礼,我们当然知道哈。”

  那人感叹起来:“这还是我头一回到地球来,要不是拿到邀请函,这辈子都没机会了。一下交通舰就差点迷了路,幸好这里跟拍片似的撒了一堆花,否则恐怕就错过啦。这么说来葬礼还没开始啊?太好了没迟到。”

  “这位朋友,你哪来的?”黄少天问。

  “要核对身分是吧!”那人自行理解地点头,一面打开终端,同时自来熟地介绍道:“我是M-79……哎不对,是B-12模组《星光周报》的采访记者。”

  “星光周报??”

  黄少天一头雾水,在对方将邀请函的窗口拨到黄少天面前时,他看都不看一眼,反而转向一旁翻着终端的方锐。

  “星光周报,属于星光报社,原本是M-79模组的一家小报社。”

  通过权限翻了翻宾客清单,方锐还真的找到了:“因为M-79模组在虫族来袭的时候灭了,而这个小报社凑巧是当时第一个将虫族入侵的直播画面发上公共星网的,起了警醒作用,让不少人提前避难,于是名气爆涨。联邦政府把报社剩下的人提起来夸了夸,并协助报社在B模组重建。”

  记者同志骄傲地挺胸,随即小心翼翼地从背包里取出一台摄象机。

  这多功能摄象机,外型仿造旧时代单反,如今所有仿制旧时代外型的物品全都贵得令人叹为观止,显然这位记者小日子过的不错。

  他朝黄少天比了比拇指:“这位接待小哥,你核对过我的身分了,那我能进去了吧?”

  黄少天却是大大地摇头叹气,记者同志茫然,正想证明自己的邀请函绝非伪造,就听黄少天大叹:“唉唉唉,我是真想同情你,你说你一记者,劫后余生咋不报导些正经的呢,那口棺材是空棺想必你也听过消息,那这葬礼是谁你知道吧,苏沐秋,这可是那个苏沐秋啊,那个苏沐秋有可能死的尸骨无存吗?”

  记者抬手:“那啥,什么这个那个的……”

  黄少天迳自继续,连珠炮似的语速吓懵了对方:“他肯定还活着,等他回来那今天的葬礼报导岂不成打脸么?还有你,你连我们都不认得,你报社也能派你来搞采访啊?你要是知道我们是谁,绝对后悔没有采访我们。不过来不及了,我已经知道你是记者了,我不会跟你废话的。”

  方锐&记者:“…………”

  黄少天话锋一转:“对了,谁给这什么星辰报社发的邀请函?去去去,赶紧撤回,这种十八线小报社都能来凑热闹,太掉价了,老苏就是死也会爬起来吐血。”

  记者同志紧张,正想辩解几句,留意到众人视线的方锐连忙哈哈哈哈的干笑着推走黄少天:“别管他,他那什么,今天向导素没吃够……”

  “可你不是向导吗?他为什么要吃向导素?”记者茫然地问。

  被人揪出漏洞的方锐又是一阵尴尬的哈哈哈哈。

  不过两人已经走远,记者无法追问,只能隐约听见只字片语:“黄少,你别在这搞事,万一惹来注意,之后多麻烦啊是不是,来深呼吸哈,你贴心帅气的好队友方锐等等给你一发梳理……”

  方锐?那么另外一个黄少,是指黄少天吗?

  呆愣过后,记者反应过来,顿时捶胸顿足,抱头跪地,一脸即将犯狂躁的模样:“我竟然没有认出苏准将的两位左右手!!我艹,独家头条溜了啊啊啊啊啊!!”,吓得刚刚回到岗位的接待员赶紧呼叫了医疗队。

  

  

  方锐推着黄少天离开后,两人在边上站定,与人群隔出了一大段距离。

  这临时圈出的葬礼会场,格调相当高,举办地点在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攒不够贡献值或军功到访的地球,同时小型交通舰会将人由通道直接送到会场,满目的自然绿意,人工种植的草地与周围的小树林郁郁苍苍,何况范围足有半个联邦中央礼堂。丧礼过后,这整片区域都将是苏准将的墓园,会有专人维护,并开放供人瞻仰。

  “瞻仰个毛线。”

  黄少天作为哨兵,五感是军队里一等一的敏锐,他听见拱门那头有人对那位状况外的记者这般科普,不悦的嘀咕道:“我不是和他说了吗,这是空棺,空棺是什么意思他不知道吗,就是棺材里头是空的啊!好吧不是全空的,但一套老苏那家伙扔柜子里不知馊了多久也没洗洗的备用军服,以及一段好像他人躺在里头的全息投影,有啥好瞻仰的。”

  方锐附和,心有戚戚:“唉,要换作我,我也不乐意大老远跑来地球看他一套脏衣服。”

  他们的对话没有刻意放低音量,即使离得再远,两人本就受不少人暗中关注,这段谈话自然被听见了,当即有宾客露出不敢苟同的神情。

  方锐肘了肘黄少天,两人同时转过头,朝对方摆了个鬼脸。那人如何怒不可遏,就不是他们关心的了。

  宾客见这两人施施然地撇过头去,对所有反应视若无睹,登时一阵窝火,顾不得自己带来的女伴捏紧沾了薄荷油的手绢,还在嘤嘤嘤地抹眼眶拼命掉泪,压低声就抱怨道:“这方锐跟黄少天,真当自己是个角色了?要不是苏沐秋这一死连跳两级,连带他队伍里的这俩人鸡犬升天,一个成了中校一个成了上校,谁会在乎他们?”

  “嘘嘘嘘!”宾客是普通人,但女伴是哨兵,他自以为隐密的音量不比公放,没见随他每句话黄少天一直在撇嘴吗?为免被抓把柄,她连忙暗示对方收声,同时,她不禁瞅向那两人。

  身为联邦军,两人的正式服装就是军服,黄少天一身白色军装,然而腰间大喇喇地挂了把剑。参加任何高官显要出席的场合,卸除武装是基本礼仪,他却全然不顾,整一副叛逆期不合作的脸。

  至于方锐,他虽然没带枪配剑的,不过向导制服被他开了几个扣子,胸前挂了当季款的名牌墨镜,还不忘将袖口卷成了时尚七分袖,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他是来旅游勾搭姑娘的。

  在场不少人都对他两不伦不类的装备颇有微词,军衔比他们高的也不是没有,却愣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指正。

  因为他们与苏沐秋,三人是最要好的朋友,同时是彼此最信任的夥伴。如今苏沐秋的丧礼,所有人都拿出似是而非的宽容,对两位‘不肯接受挚友死去的悲伤打击而刻意不合作的年轻小夥子’投以关爱目光。

  沐浴在这种视线中,黄少天愈发不爽,不住地跺脚采地。他和方锐本质上都不是沉不住气的人,但他们难以忍受这样一场可笑的葬礼。

  何况,比他们更出格的还有其他人。

  

  “啊!来了,那位就是……”

  “真的好年轻啊,才不过12、3岁吧?已经觉醒成哨兵了?苏家兄妹的天赋……”

  “她就是苏沐秋唯一的亲人,苏沐橙?”

  “等下,她怎么穿成那样?”

  

  人群间窃窃私语起来,黄少天和方锐望了过去。

  一辆低调朴实的黑头车减速,在墓园拱门外停了下来,尽管不起眼,但由细节处观察,在场的人都能看出那是改装过的机甲车,防御性绝佳。

  机甲车的车首镶着银质的倒V纹样,背景缀以177道横纹,赫然是隶属联邦军方的专用交通机甲。

  车门安静滑开,一道小小的身影走了下来。

  

  苏沐橙的长发梳了个公主头,精致漂亮的小脸似乎因哥哥离世的打击而面无表情,略显苍白,令人看了心疼。

  明明是血亲的葬礼,她身上穿着的却不是黑色丧服,竟是一袭浅色的裙装。

  那套小裙子虽然可爱,却是质料下乘,裙摆上点缀的一朵小花,甚至能看到粗糙的补丁针脚。

  她迳直走向那口棺木,漠然不语,一路上宛如分海,人群不由自主让出了路,不少提前打了腹稿准备说一通漂亮话安慰小姑娘的人,愣是在这氛围中没敢上前搭话。

  曾经苏沐秋的上司,一战成名重返昔日荣光的嘉世舰舰长陶轩,如今的陶中将一见苏沐橙的打扮,立刻瞪向陪同苏沐橙前来的副手,后者低头弯腰,悄悄溜到陶轩身旁,听陶轩骂道:“怎么回事,联邦议会那边不是花了几十万聘请设计师,给她订制了一套衣服吗?你没送去?这可是全联邦直播的场合,她怎么……怎么……穿着地摊货?!她哥哥要是泉下有知我怎么解释!”

  在陶轩眼里,那套小裙子跟地摊货没两样,尽管实际上也差不了多少。无论过去与苏沐秋有过什么样的龃龉,最后那刻苏沐秋如星辰般璀璨划破银河天幕,带着来犯的漆黑机甲和大量虫族冲过空间裂缝的决然,以及他最后的托付,已经让陶轩把苏沐橙看作他能为旧友能做的所有事。

  更别提,如今多少双眼睛盯着苏沐橙,陶轩将她照顾好了绝非坏事。

  副手却一脸苦相:“当然送去了,可这小祖宗不肯穿,我能拿她如何?难道强迫人小姑娘扒了衣服换上?”

  “她怎么不穿?沐橙虽然年纪小,但很识大体,哥哥的丧礼她不会作怪。”陶轩一愣。

  副手摇头叹息,目光中流露出真诚的惋惜。

  “她说,她知道陶叔叔和上面很多人希望她出席这场‘假葬礼’,要是不出席会添麻烦,所以她会来。但她哥哥没有死,所以她不愿意穿那套丧服。”

  

  而黄少天跟方锐早在看到苏沐橙的第一时间便匆匆迎了过去。神色麻木的小姑娘在看见两人时,总算有了点人气,微微抿唇眨眼笑了下,但笑容转眼即逝。

  他们一左一右护着小姑娘,三位同样打扮出格的人默然无语,来到了棺木附近,不知出于什么打算,第一排只准备了给血亲苏沐橙的位置,一张椅子孤零零地放着,而黄少天跟方锐在第二排,与陶轩等高官同列,但他俩毫不介意地顺手扯了椅子,就在苏沐橙旁边坐下。

  陶轩又是张口,忍了忍,憋着半个字也没说。

  如此,邀请名单上的所有人都就位了。

  负责操办葬礼的主持者隐蔽地朝后一招手,远处等着指示的指挥一点头,手一抬,现场一只乐队内所有成员准备好自己的乐器,奏起了在第一排三人耳中荒诞无稽的庄严礼乐。

  无数礼花簇拥着环绕高台的全景屏幕,开始轮播苏沐秋的照片,除了一些普通生活照外,不仅有加入军队时丑到爆的半身照,还有他躺在驾驶更衣室的长椅上敞着肚皮呼呼大睡,在军队食堂呛的喷出茶水这类恶搞抓拍,简直黑历史强力放送。

  “我靠靠靠靠靠,都不挑一挑照片的吗?老苏的棺材板要按不住了!这是公开处刑吧这??”黄少天表示不忍卒睹,而方锐撕声抽气替苏沐秋犯尴尬癌,简直想捂住眼不敢看了。

  苏沐橙:“他们挑过了。”

  黄少天:“这也算挑过了???主事者是谁???”

  苏沐橙:“但这是我提供的,没人敢删。”

  黄少天跟方锐顿时沉默了,苏沐橙真心道:“这几张照片很可爱呀。”

  

  此时,一位装扮过了时代的主持上台,以这阵丧乐为背景,用极为煽情的语调缓缓说道:“各位敬爱的来宾,我们联邦军特殊军属,倍受敬重爱戴的苏沐秋苏准将,已于突如其来的虫族与机甲入侵中,为拯救我兰布达星系成千上亿的联邦生灵,不幸罹难。虽然他已逝世,但在所有联邦公民心中,他音容宛在,英名不灭。今日我们将怀着悲痛缅怀的心情……”

  “呸,什么烂词。”黄少天与方锐嘀咕,“说的好像当时挡在第一线而不幸丧命的联邦军人,只有老苏一个人似的!”

  苏沐橙抿着唇,默默听着。

  尽管虫族带走不少人命,那驾来历不明的黑色机甲才真正是大危害。锐不可当地杀入军队,打乱阵式,轻轻松松的杀死无数驻兵,防御阵线根本全靠生命来填,至今兵力仍有明显缺口。但早在半年前,那些军人的葬礼已举行完毕,唯独苏沐秋拖到了现在。

  因为苏沐橙很坚持,无论如何也不肯在任何与苏沐秋相关的文件上签字,才会硬生生延期到了今日,半年一过,上头公开撤除了对苏沐秋的搜救命令,将状态由生死不明改为死亡。

  哪怕苏沐秋的军方档案,早早就戳上了死亡印记,已经永久封存。

  方锐嘀咕:“半年前,他们那一副迫不及待要宣布老苏死亡,彻底把他的事盖棺论定的急切样,看了就恶心。可葬礼真的办了,我又觉得更倒胃口了。”

  黄少天冷哼,瞅了眼后排恍若未闻的陶轩。

  “他们全都巴不得他早点光荣盛大地死去,省的在这里碍眼。”

  “黄少,记得咱们发现老苏的驾驶员编号突然灰了的那天吗?”方锐想起一件事,低声说着:“那才失踪了几天啊,搜索队刚刚组织起来出发而已,上头一句知会也没有,就把老苏的身分判定死亡,到底为什么这么着急?”

  一时无人应答,半晌后,黄少天突然开口:“老苏开着沐语橙风冲出去那天,提前把咱们俩从H模组调离的那个什么什么中校,已经找到下落了。”

  方锐一愣。

  黄少天:“他死了。虫族大量来袭时,待在后方的皇冠模组里,几千个高层军官政要一起避难,就他一个‘死了’,理由是机甲车失控爆炸,追悼会都没办一个。”

  

  

  三人具是沉默下来,陷入了各自的思绪。

  他们怕是在场唯三真心厌恶这作秀葬礼的人,尤其这丧礼的背后疑点重重。上层全数遵照制式流程,并未露出任何蛛丝马迹,尽管陶轩的态度不自然,却是光明磊落的表示尽一切捍卫苏沐秋的名誉,对任何疑问一概驳斥无稽之谈。

  而唯一可能的突破口苏沐秋,又是下落不明。

  

  方锐想的头疼,不禁抬头望向高台,那口空棺开了小窗口,内建微型投影仪,全息投影出苏沐秋阖眼躺在棺中的模样。

  “科技进步真不是什么好事,那投影怎么这么毛啊。”

  他搓了搓手臂,只觉阴风阵阵。这阵风吹来,投影的苏沐秋睫毛还会跟着晃,细节维妙维肖到令人作呕的程度。“我看人类迟早会毁于文明。”

  “我要是老苏,我就从底下爬上来掐死做出葬礼决定的人了,不能忍,完全不能忍。”黄少天说。

  苏沐橙点头:“就是!”

  两人望向终于有反应的小姑娘,就见苏沐橙摇头:“哥哥很快就会回来啦,他答应我的,哥哥从来不食言。但他们都不相信哥哥。等他回来看到丧礼的录像,不知道又要笑多久。”

  方锐连连应声,一抬头,却是在苏沐橙看不到的角度,与黄少天面面相觑。

  若说厌恶这丧礼的有他们三人,那么对苏沐秋存活这件事坚信不移的,恐怕就剩下苏沐橙了。

  方锐和黄少天,两人都是机甲驾驶员,打过了这么多场大大小小的战役,无数说着会回来的人,从来没有回来过--除了遗体。尽管他们并未亲眼见到苏沐秋丧命,但冲进空间裂缝后,半年毫无声息,苏沐秋真的能回来的可能性,一日比一日更小。

  两人不是低估苏沐秋的能耐,而是现实早教会了他们没有奇迹。

  没想到苏沐橙追问:“你们说对吗,少天哥,方锐哥?”

  

  对于这个话题,饶是以往能没脸没皮地逗小姑娘“长大之后要嫁给少天哥哥/方锐哥哥啊!”的两人,都难以吐出只字半语。

  一仰头瞧见他们一张脸严肃无比,正绞尽脑汁试图挤出回应的表情,苏沐橙倒是噗哧一声笑。

  “别那么紧张呀,我知道大家都觉得哥哥凶多吉少了。”

  “沐沐小美女,我们没这么想。”方锐摇头,挠了下后脑勺,叹气道:“只是……哎,真的没这么乐观啊。能源,食物都是问题,沐雨橙风里可没那么多吃的……”

  苏沐橙对此反应积极:“我跟橙橙以前买了一大堆零食藏在机舱里,哥哥的话,可以支撑到找到食物。哥哥不挑食的,饿极了树根都能熬汤。”

  方锐:“妳跟沐雨橙风的感情真是挺好的。”

  黄少天作为觉醒已久的哨兵,却知道更麻烦的事,哐当摆弄着腰间的冰雨:“唉唉唉,食物跟能源这算啥,都是小事,他自己老爱给机甲装了些奇怪的充能方式,肯定能想办法启动。但是向导素呢?能支撑多久?他不老说有备无患吗,怎么就不绑个向导一块下落不明?”

  

  见气氛稍稍凝滞起来,方锐夸张地摇头叹气:“哎哟,单身狗落难就这么难熬啊??”

  几人细语间,主持人那段冗长的介绍词终于结束,又上来了几位将级军官好一通感人肺腑的演说,在他们话里苏沐秋俨然上升到联邦英雄的高度,陶轩更是说到悲伤处,红着眼眶掉了几滴至情至性的眼泪。可惜即使他是真心难受,黄少天跟方锐仍暗自大翻白眼,啧啧摇头。

  军官们致词结束,主持人接着望向了苏沐橙。

  家属发言居然排到了这群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陌生人后头,并且要求一位12来岁的小姑娘在他唯一血亲的葬礼上致词,这两条不知哪一项更加惹人厌恶。

  黄少天低声强调:“沐橙,妳不想去,就不用去,直接告诉咱们,我剑都带进来了,夜雨声烦就停在外头,放心吧不怕杀不出去!”

  

  方锐附和,作势要抱起女孩拔腿冲刺。

  苏沐橙摇头:“谢谢你们,但我要去。”

  方锐不解:“为什么?”

  苏沐橙深呼吸,站起身,眼神坚定。

  “因为我要去哨兵学院。我要加入哥哥的队伍,在哥哥的身边,与他一起战斗。但是我年纪太小了,要越级进去,只能像哥哥当年那样,让所有人知道我不好欺负。”

  

  “天天,锐锐,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苏沐橙一步步走向簇拥的人群,仍然娇小稚嫩的女孩身姿挺得笔直。一阵微风抚过,带起她的裙摆与长发,卷出小小的波浪,黄少天眼尖地发现,苏沐橙束在发上的是一条祈福平安绳。

  五彩交织的流苏垂下,重新隐入发间,她的下半句话传入两人耳里:

  “哥哥说了会回来,那就一定会实现。”

  

  

  随着苏沐橙的致词开始,全联邦的目光无论现场或直播,都放到了小姑娘身上,没人知道在场有两人握紧了拳,不约而同地溜出了会场,随即快跑起来。

  “黄少,你跑出来干什么?不是要帮沐沐杀出一条血路吗?”

  “滚滚滚滚滚,方猥琐你才是,不去当小姑娘的护花使者了吗?下机甲前还拼命喷香水的是谁啊?是你吗?是你吧!”

  两人直奔向机甲坪。纵使在无数达官显要的高级机甲间,星舰型态的夜雨声烦和海无量仍鹤立鸡群,格外不同。

  黄少天一下启动了机甲,飞快进了驾驶舱,舱内竟被各种物资塞得满当,只留出了足够他一个人在里头操纵的空间,而海无量内部同样如此。

  两人开了对彼此的私人通讯,继续说道:“黄少,你赶紧回去,等下沐沐发现我们都不见了,一下少俩靠山,她会多害怕啊。”

  “我去,怎么不是你回去?”

  “听了她那段话,我哪有心情回去舒服过日子啊!”方锐大喊,“而且我是向导,你一哨兵去了有啥用?”

  “就凭我机甲驾驶的技术比你强!!裂缝里头是什么情况,当时咱们俩都在医院没看到,但据说有碎石堆,除了我还有谁能闪过?你吗?你倒是模拟赛达成一次100%回避给我看看。”黄少天口头喷着,手上半点不慢地启动了引擎,俩架机甲一前一后升空。

  “物资都带上了吗?这一去不知道有多少意外,你可别这没带那没有的啊老方。”

  

  “有一部份藏在东南方二十五公里外一个天然洞窟,集装箱上了机甲就行。”

  “对了黄少,你说的那个特制能源炸弹,真的能轰出裂缝吗?虽然高强度的能源爆炸,确实很可能引来震荡导致裂缝,我们也有沐雨橙风消失前的座标,但万一失败了……”方锐把倒下来的罐头塞回箱子里,一边紧追着夜雨声烦,“这动静那么大,恐怕躲不过追究啊。”

  黄少天笃定:“担心什么追究,要真的失败,离爆炸源这么近我们早灰飞湮灭了,追究个毛。况且我私下找研究院的罗辑计算过,这是最接近的能源值,如果这样不能炸开裂缝,那宇宙三度爆炸都没用。”

  “好。我们一定要把老苏带回来!”

  俩人不再多言,加大了引擎输出,推进器曳着灿亮的光痕,朝星际划去。

  


评论(63)

热度(279)